大宋权臣第6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作者:肉色屋

      大宋权臣 作者:

    大宋权臣第6部分阅读

    爷修个庄子。”

    小京子还在思考钱庄的事情,转头一听少爷又想置办个庄子,出声便问:“爷,这往外为啥要买个庄子啊。”

    大才的眼神有些恍惚道:“爷心神不宁,老感觉有事情发生,到时候这庄子买下来,就化到你们两个的名字底下吧。”

    小京子和张九一听,兴奋的红sè立刻顺着脸面就延伸到脖子齐齐站起来跪下道:“多谢爷的赏赐。”

    大才转头道:“快站起来,男人就要腰板硬,赏你们块庄子就跪下,那要是有人出个银山,是不是连爷都卖了啊。”

    小京子和张九站起齐声道:“爷,您多想了,小的们知道,爷就从来把我们两人没当下人看,一天说话也随随便便,哪家的主子像您呢,有啥大事,都是放心地交给我们,这份信任,小的们怎么会忘了呢。”

    大才满意地点点头道:“是得,爷从来嬉皮笑脸的,其实内心里很寂寞,拼命地赚钱,赚钱,就是想好好地生活,也不想惹那么多事,让老爹g如此,其乃我和,活在当下,未雨绸缪,这两句话,其实很矛盾,但都是明理,只要你们好好跟着尤家,将来的荣华富贵定然少不了得。”

    两人听着少爷掏心窝子的话,都感动的无以复加,门外的雨越下越大,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虽然堂里有两口yin森的棺材作伴,但一主两仆敞开心扉地聊天,倒也没感觉到什么,天sè慢慢地暗了下来,直至黑透,眼看是赶不到绍兴府了,小京子和张九索xing拴好马匹,在不大的堂内铺上干草,升起火堆,热了些饭食吃饱后,便早早地休息了。

    .........................................

    大雨终于在三更天停了下来,冷风阵阵,墓堂外数米确有十数人匆匆地奔了过来,只听其中的一个黑影道:“大锤哥,弟弟入夜便见这里火光闪闪,还有马嘶声,想是富贵人家见这雨大,在墓堂中躲雨呢。”

    那叫大锤的汉子回头悄声道:“兄弟们,一会万不可伤了人命,劫了这次道,咱们便往北走,只要过了淮水,这官府定然也拿咱们没法子。”

    “是,是,大锤哥。”

    衣衫破烂不堪的众汉子纷纷应声道。

    十数人呼啦地一下就涌入墓堂,那弟弟当先就喊道:“此道是我修,此堂......”

    “啪”大锤狠狠地就给了这个弟弟一巴掌道:“劫道呢,你还这么大声,怕人听不见吗”

    弟弟摸着脑袋就问:“大锤哥,那要如何说。”

    大锤看到火堆映着里面,已经有三个人齐齐站起,立刻就装出一副狠样道:“劫道,劫道,乖乖把银两交出来,定饶你们不死。”

    大才他们正睡的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抢劫,当先站起打眼一看,喝,十多个蓬头乌面的壮汉手中拿着棍棒,不仔细看,又处在这墓堂内,还以为是厉鬼现身呢,待仔细听到是强人抢劫,才松口气。

    张九市井里混习惯了,蹭地向前一步厉声道:“哪里来得野汉子,光天化ri下竟敢抢劫,就不怕那官府来抓吗”

    大锤睁着个被土盖住的泥眼道:“喝遇见硬碴啦,光天化ri,你个傻瓜看不见外面黑不溜秋吗是不是不想要你狗命啦。”边说,边挥舞着手中的粗棍威胁道。

    大才看到对方人多势众,张九的狠劲他也是见过,能对着这么多人不怕,倒真不是装出来的,这要是真打起来,他们这边铁定吃亏,便赶忙抱拳笑道:“各位江湖好汉,缺了银钱,好说,好说,出门在外,谁不遇见个急事呢。”说罢,便掏出身上所有的银两,连同小京子和张九的都掏个干净,双手奉上道:“就这些了。”

    张九当时就急道:“爷,这.......”

    大才回头一瞪小声道:“舍了这点银两算什么,只要身体无损,定会赚得回来,爷知道你能打,可爷不会打啊。”

    小京子也是出声道:“是啊,只要身体好,就啥都好,爷天天这样交你,还不明白这个理吗”

    三人微笑着在那里议论纷纷,看的一众强盗目瞪口呆,他们行了那么多路,抢人也无数,就从没看见如此镇定,谈笑风生的难主。

    大锤看着大才双手捧着白花花的银两和铜钱,棍子一收,一脸厉sè道:”瞧这位公子倒是个明白人,今ri便不伤你们xing命,爷爷们走后,尽可去报官。“说完,伸手就接过银两。

    那弟弟看到那三匹骏马,在看看几人刚才枕在头下得包裹,唰地一下过来就把包包拿木棍挑了个底朝天,见都是些衣服和吃食,又搜搜三人的身上,实在搜不出多得银两,便一把抓起地上的吃食分与众人与大锤道:“哥哥,这些人还算老实,马儿也牵走吧,还有那公子腰间的剑,都能卖个好价钱呢。”

    张九刚才被搜身的时候就快忍不住那脾气了,在听到这些人连马和少爷的剑也要,当即就暴怒道:“你们敢碰那马匹试试。”

    大才赶紧把张九拉住道:“各位好汉,瞧你们风尘仆仆,定是犯了啥事,听这口音,也非这江浙两地的人士,听本少爷一言,在牵这马拿这剑不迟,如何。”

    大锤他们一见张九上前,齐齐就动了起来,那一身的强横之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发的出,又见刚才老实奉上银子的公子说话客气,本就不想在伤人命的大锤一挥手止住兄弟们出声道:“爷爷看公子是聪明人,也不计较这事,有啥话快说,我们确不是本地人,至于犯啥事,你也不必知道。”

    大才抱拳道:“各位好汉,你们看,这些马儿都是有官印的,以你们现在这身装扮,想一想,骑着如此骏马,在这京城附近逃出生天,恐怕很难吧”

    弟弟歪着脑袋一想道:“哥哥,这人说得没错,我们一但骑上马,定然会让官府抓住的。”

    大才又道:“本人身上这把宝剑乃是家中兄弟赠与,万不可丢失,这样,既然好汉们缺那跑路的银两,只要不拿这剑,天亮之后定当奉上纹银一千俩以作路费,如何。”

    小京子和张九一听,急道:“爷.......”

    大才挥下手道:“别说话。”

    弟弟歪着脑袋道:“爷刚才都搜过了,你哪里还有银两”

    大才道:“只待天亮,入那绍兴府便可取得。”

    弟弟双眼一瞪道:“你这狼子,当爷爷们是傻瓜啊,去绍兴府取来,只怕带着官兵来吧。”

    大锤也是舞动下手中的粗棍道:“就是,别把爷爷们当傻瓜。”

    大才依旧笑道:“好汉们想多了,明ri本人为质,让家中仆从去城中取来银两,顺便也给你们捎些干净的衣物来,如果你们还是疑心有诈,可一人绑我在这里交换,其余人等,退到安全之地,一但我这仆从带官府前来,便可拿剑结果了我的xing命,如何。”

    张九一听就急道:“爷,您这是怎么啦。”

    大才笑笑道:“给你说多少次了,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小京子惶然道:“爷,您是不是让雨给淋啦,这让小的们如何心安。”

    ;

    第十九章 耿大锤 中

    大锤兄出场结束后,就是jing彩章节来临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哦

    ....................................

    弟弟一听,寻思了半天,又跟众兄弟一商量,对着大才道:“好,爷爷们就相信你的话,拿一千两纹银赎这宝剑,如果敢耍诈,“嚓”一下就割下你的狗头。

    一千两银子的诱惑真真是大的不得了,让弟弟商量后也是拿定主意要取得,取下大才的宝剑后睁着眼睛道:“天亮后,爷爷便来看你,其余兄弟尽可退到安全的地方。”

    大锤听了,立马就不愿意道:“说啥话呢,要不是哥哥闯了这弥天大祸,怎会连累到你们,这人就让哥哥来看,你们退走,谁还要争抢,便是想吃这铁拳头了吗”

    大才眯着眼看着一群颇讲义气的汉子,心里就寻思开了,这是一股落难的逃命客,自己那番说辞听起来,好像是糊涂到家了,实际上,他这心里早早就有了一个打算,想要收服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钱庄之事,城外庄园之事,都需要大量的人手,如果以恩情能收了这些人,定是找到了一群得力的帮手。

    尤其现在是孝宗的天下,律法更加全面严明,这些人如果没犯下杀头之罪,定然不会逃离自己的家乡跋山涉水来到此地,他们是一群根本没有目标,只顾埋头乱窜的亡命徒,所以,只要方法得当,肯定能收了他们。

    看着满脸急sè的两个家仆,大才小声地说道:“不要着急,安静下来,爷自有分寸。”

    一群人被大锤这一喝,登时就掩住了声息,那弟弟道:“哥哥,妹妹还在后面等着,你这万一出个啥事,这叫弟弟如何交待。”

    大锤听到妹妹二字,眼中就浮上了柔情道:“看这位公子当不是哄骗我们之人,只要这银两能拿到手,带着妹妹和众兄弟过了那淮水也好置办一份安身之地,反正啥话都不要在讲了,你们都管我叫哥哥,今ri这拿银之事就交给我了。”

    弟弟来回在堂中走动,想了一会,也想不出大才到底是出于何种心思竟然为把破剑出一千两银子,只得恨恨地说道:“要是天亮出个闪失,爷爷定会叫你们一辈子不得安生。”

    大才笑笑道:“好汉们尽可放心,这剑确实是家兄赠与,万不可丢失,待天亮,带来银两,赎回这剑,好汉们也好有钱走路。”

    大才说完,四下也在是没人说话,两帮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一直到天边放出光芒,大锤解下腰带,上来就把大才五花大绑,看的张九出声道:“慢点,慢点,我家少爷从小就没吃过苦。”

    大才呵呵一笑道:“无妨,你和小京子去城中取银过来,尽快赎了这剑,也好赶路。”

    小京子出声道:“爷,小的去取,让张九留在你身边也好有个照应啊。”

    大才道:“没事的,一千两银子分量也是不轻,还要给这些好汉们买来衣衫,一个人自然办不到,赶紧去吧,速去速回。”

    大锤绑好后道:“放心,只要你们不耍诈,爷爷自然不会动你们少爷一根毫毛。”

    张九和小京子怀揣着万分不安定的心骑上马儿,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微笑的少爷渐渐消失,张九立时就有些难过道:“京子,爷这不是抽风呢么,剑丢了就丢了,都是自家兄弟,岂会找事,这不但要白白送出银子,还要受这罪。”

    小京子抽下鼻头道:“看来咱们还是低估了少爷,他心里肯定有主意,才这样做得,你我赶紧去拿来银子和衣衫,了却了这倒霉事。”

    张九点点头,一拍马屁股,两人就在清晨的微风中疾驰向绍兴府。

    ..............................................

    弟弟领着一帮人退到远方的树林里,大锤则绑着大才坐在墓堂中。

    大才挪挪屁股道:“好汉,敢问你是何方人士。”

    大锤咬着根稻草,“呸”地一口吐出道:“怎么,想打听地儿,后边来报复”

    大才道:“好汉多虑啦,看你们这一身装扮,定是犯了杀头之罪,才背井离乡跑到这里,不知要往何处去啊。”

    大锤咬咬牙道:“我们在乡里杀人啦,当然要跑出来了,你要有啥坏心思,少在爷爷跟前逞能,我的脑袋虽然不聪明,但我那义弟可聪明的很呢。”

    大才一看这家伙水火不进,对自己防范甚严,干脆直接就明说道:“本少爷乃是临安府人士,家中资产颇丰。更有圣上御赐金匾,在京城中怎么样都是跺一脚,震三震的人物。”

    大锤回头奇怪道:“说这些做什么夸你家有财有权吗爷最恨这些有权不吧百姓当人的狗奴才了。”

    大才朗声笑道:“好汉误会啦,少爷我天不怕地不怕,家中有许多大买卖,现下正是缺些亡命徒,不知你可有兴趣投奔于我呢”

    大锤楞道:“真得假的”

    大才道:“当然是真得,其实这剑真是家兄所赠,丢失了也自然无妨,昨夜本少爷自可让你们拿了钱财,马匹和剑一走了之,为何要布置这等阵仗呢”

    大锤细细地一想,确实是啊,难道这公子就不怕他们犯的事情疑心道:“你这少爷初生牛犊不怕虎,怕是不清楚我们做了啥事,才跑到这里的吧。”

    爷爷变成了我们,这语气的变化让大才瞬间就抓住了机会道:“要是怕了,昨ri你们就可走了,为何要自取其辱被绑这里呢”

    大锤还是有些不放心道:“少爷是想要杀谁吗”

    “不,不会的。”

    大锤更是疑惑道:“那要我们干嘛”

    “本少爷在谋划一个大买卖,家中金银甚多,需要一帮武艺不凡之人看护,还需要你们的身手帮我做些不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样”

    大锤睁着眼睛道:“少爷,你是真个胆大,还是疯啦,财不露白,你让我们去看护,就不怕抢了你的钱财,在把你毁尸灭迹,逃之夭夭吗”

    大才的眼睛中充满信任地道:“从昨ri晚间就可以看出,你们其实心地善良,迫不得已,才做出那等事情,现下更是无依无靠,埋头乱窜,爷生下来就是胆子比天大,既然能说出这番话,自然就不怕那些事。”

    大锤一屁股坐在地上道:“少爷是个聪明人,实不相瞒,我们本是广南西路矩州府人士,家中老少多年习武,一双铁拳虎虎生威,百里内无人能敌,只因家妹张的艳丽,那知府家的公子几番纠缠,惹恼了老父亲,出手伤了公子手下得奴才,那家伙仗着人多势众,上门闹事,生生打死了我那老父,大锤就是个粗人,在乡里人缘也好,当时正带着本家兄弟们,一看这厮打死了父亲,想都没想,一帮人就抄起家伙,杀了那公子,村里人虽穷,但够义气,纷纷出钱让我们一干犯事之人逃离家乡,大锤便带着妹妹昼伏夜出,从一月走到了四月,本想过了那淮水,到了金人之地,想哪官府也是捉拿我们不到,待事情平息后,在想后路,哎,可怜我那老父,都不是自己亲手埋藏,呜呜~~”铁铮铮的汉子一双虎目尽是赤sè,手抓着地上的泥土满臂青筋暴起伤心地伏地痛哭。

    大才叹口气道:“兄长想得虽好,但过了那淮水,虽然能逃得了眼前的惩治,但能逃一辈子吗你们这些兄弟跟着你历尽磨难,就为了义气二字,你能保证给她们好的生活吗所以,投来少爷这里,定能安身立命,然后本少爷会慢慢打理你们所犯的命案,这等逞强凌弱之事,也会寻个公道出来,如何。”

    大锤擦去眼泪,定定地看了大才半晌道:“少爷,您不会耍我们这些粗人吧。”

    大才道:“耍你们对本少爷有好处吗”

    大锤呆呆地在那想了半天道:“此事还容我要与那些本家兄弟们商量下,只要他们同意,我就没话说。”

    大才点点头道:“好。”

    大锤站起来,让脸sè恢复平常,张嘴一声清亮的哨响,只见远处的林子里就涌出人来,那弟弟奔跑过来张嘴就道:“哥哥,银子这么快就拿到手啦。”

    大锤上前松了大才绑在身上的绳子道:“兄弟们,这位少爷要收留我们,还要替我们寻回公道,你们愿不愿意”

    弟弟一听,瞪眼就道:“哥哥,莫要被这人骗了,到时候往官府一送,赏银一拿,我们可就都人头落地啦。”

    大才舒展下身子骨,上前一步道:“各位好汉,本少爷知道你们心存疑虑,可有句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本少爷是出自一腔热情让你们这些有家不能归去的人们少了那份惶惶不可终ri之心,安定下来好好过ri子,你们想想,本少爷昨ri晚间如把马匹,宝剑都给你们,以这位弟弟的聪明,估计不出三ri,你们定会被捉拿归案,要是想把你们送与官府领那赏银,为何要费如此周折呢“

    弟弟一听就疑问道:“你要我们这些有罪之人做何你什么地位,就能有如此信心担的起这天大的危险而不害怕”

    大才又不厌其烦地把自己在临安的名声和官家御赐的金匾在抬出来唬了众人一把后,那弟弟脸上便也去了五分疑虑,一帮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了半天,只见大锤点了点头后,双拳一抱正待说话,远处尘土飞扬,两匹健马如闪电般就奔道眼前,只见张九背着硕大的包裹翻身下马,“砰”一声就扔下那包道:“这是一千两银子。”

    小京子背着一个更大的包往那一扔道:“这是你们的衣衫,放了我家少爷。”

    弟弟看看后方没有人跟来,上前一把解开放银子的包,只见数十锭堆放整齐,成sè十足的银子闪耀着夺目的光芒,眼中确没有半点贪婪之sè,那五分疑虑又消失了三分冲大锤点点头。

    大锤当先跪倒在地,众人也呼啦啦地跪在地上齐声道:“少爷在上,请受小的们一拜。”

    ;

    大宋权臣第6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