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1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1部分阅读

    作品:帝国之乱

    正文

    主要人物介绍:

    “汉宣帝”刘恒。生于9947年,大汉帝国第887代皇帝。继位时雄心勃勃体贴民情;在皇后焦敏和国丈焦芳的唆使下骄傲自满刚愎自用宠幸j妄疏远忠臣荒滛无度;后来沉靡于女色,与焦府丫环滛乱强j臣妇民女奢侈天下选妃

    “焦皇后”焦敏。生于9965年,汉宣帝第一任皇后。与哥哥焦峰青梅竹马,相互爱恋,终于在她成为皇后回家省亲时与哥哥放生乱囵关系,并怀上了哥哥的骨肉;冷静阴险狠毒,为让哥哥焦峰成为皇帝不择手段

    “焦国丈”焦芳。生于9930年。既是国丈,又是附马,东厂指挥使,正二品。

    安乐公主的相公,阴险狡猾,为了能够谋权篡位煞费苦心苦心经营;为人好色滛荡,对亲生女儿焦敏心怀不轨

    “焦国舅”焦峰。生于9960年。左翼前锋营副统领,从二品冷酷残忍冲动,崇拜父亲,爱恋妹妹,与妹妹乱囵生子,并成为父亲的工具

    “皇妹妹”安乐公主刘若冰。生于9965年,汉宣帝的胞妹。活泼任性刁蛮心地善良,喜欢焦峰。先嫁给国丈焦芳,与继子焦峰通j

    “焦亮”焦芳的二弟,中书舍人,从四品。好色胆小没有主见。

    “焦健”焦芳的三弟,内蒙巡抚,丛二品。好色凶残没有主见。在焦芳的受意下,杀害柳适夷的全家,j污柳适夷的女儿柳飘霜,并将她带回领地,后来被她逃脱。

    “焦府丫环”梦秋对焦芳忠诚鸳鸯滛荡牡丹海棠秋桃冬怡后改名彩凤,被焦敏及焦峰药傻,却被宫勇救了,成为宫勇的女奴;被焦峰强j,生下焦峰的女儿春梅玉琪有恋父情结伴月。小月焦峰丫环

    “安乐宫女”蓉儿冰儿娇儿月儿

    “宫泽勇”倭国大勇宫亲王,生于9950年

    “宫皇后”宫泽里惠。日本皇族,生于9975年滛荡狠毒,对父亲奉若神明;与父亲宫泽勇乱囵生“萧仕廉”大汉帝国工部侍郎,正二品,生于9950年。对汉宣帝十分忠心,屡屡进言,但无法抵挡j臣谗言。忠心皇帝关爱百姓“吴茗霞”萧仕廉的夫人,生于9967年,为萧仕廉生了三个女儿若虹若霓涵玉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萧若虹”萧仕廉的长女,生于9985年8月,外柔内刚坚忍不拔“萧若霓”萧仕廉的次女,生于9985年8月,萧若虹的孪生妹妹内柔外刚敢爱敢做“贾羿”御史中丞,从二品。刚正不阿,执法严明。

    “张恢”翰林院掌院学士,从二品。

    “吕冉”枢密院副史,正二品。为人谨慎,思维缜密。

    “高颎”度支司副使,从三品。

    “柳适夷”御史中丞,从二品。刚正不阿,执法严明。因顶撞宣帝,被发配边疆,路上被焦芳派人害死,仅剩一女儿。

    “柳飘霜”柳适夷的女儿,阳孝本的未婚妻

    “阳汀天”柳适夷的好友

    “阳孝本”阳汀天的儿子,柳飘霜的未婚夫

    “李鸿藻”吏部尚书,从一品。由于焦芳谗言而被撤职,后成为皇十四子手下。

    “赵尔巽”吏部侍郎,正二品。由于焦芳谗言而被撤职,后成为皇十四子手下。

    “方孝儒”首辅大臣中书省左丞相太保,正一品。正直随和德高望重忠心耿耿,却被皇帝灭门。

    “汪直”东厂副指挥史,从二品。

    “王振”东厂副指挥史,从二品。

    “周延儒”吏部尚书,从一品。

    “慧空大师”得道高僧,武艺高强。

    “慧净大师”得道高僧,武艺高强。

    “无色大师”香山永安寺主持,后护庙而亡。

    “宇文述”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

    第一部:盛世危机

    第001章 孪生女婴

    公元9985年8月的第一天。

    刚刚度过了一年中最热的节气大暑,大汉帝国炎热的天气也到达了极至。

    清晨的天空晴朗得像一匹绷得紧紧的宝蓝色绸缎,清澈明亮地笼罩在帝国广袤的陆地和海洋之上。几片薄薄的云彩像棉絮一样飘浮在太空中,这才能使人们感觉到眼前世界的真实。

    初升的太阳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球突然冲出了海面,“嗖”地就占据了蓝天的正中央,千万道灼热的金光毫不留情地燃烧着那一片片的“棉絮”,然后继续凶猛地射向大地,灼燎着大地上的一切可以接触到的物质。

    大汉帝国的京城北平刚刚遭遇了一场十年难遇的干旱,已经将近三个月没有降过一滴雨水了。大地似乎已经无法忍耐太阳光毒辣的抚摸,到处都是龟裂的口子,想以此散发内部难以忍受的热量。池塘干涸了小河断流了树木枯萎了禾苗变黄了粮食欠收了家禽饿死了人们整天无精打采地呆在家里,一面躲避着那毒辣辣的阳光,一面忍受着饥饿的折磨在北平城南区的一座大宅子里,此时却人来人往地并不平静。女眷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有的烧水有的端水有的杀鸡有的煮汤她们的衣服都已经被浸湿,汗水在她们的脸上汇聚在一起,不断地流了下来,然后像小溪水一样落到地上,很快就被蒸发得无影无踪。可是她们谁也没有停步休息,她们能够感受得到炎热的辛苦,可是家里面马上就会发生的大事让她们暂时忘却了这些,因为这是女主人的第一次,也是男主人的第一次。

    在大宅子中的其中一间大房间里,一个中年男子也在不断地来回跺着步子。

    男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身形有些瘦削,仪表端庄,斯文稳重,一副学者的风度。虽然天气炎热,可是他依然衣着整齐,毫不理会身上汗水的黏滑。他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情,不时地望向窗外。

    “啊啊”这时候隔壁的房间又传来了几声女性痛苦的叫喊声,中年男子的心再次揪紧了起来,他快步走到窗前,紧张地望向声音传来的那间房间,双手紧紧地握住了窗棱,嘴里喘着粗气。

    “霞儿,你可要坚持住啊再努力一下就行了。”中年男人自言自语地说。

    女性的叫喊声停止了,大房间中又恢复了安静,只有那无处不在的热量,继续灼烧着中年男子的肌肤,也折磨着他的内心。他无力地叹了口气,感到有些精疲力竭,不单是身体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巨大的书桌,眼角瞄了一眼书桌上的那沓白纸,又长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走了过去。

    书桌是红木做的,很大,也很光洁。仆人们每天都会认真地擦拭它,因此它的表面就像一面镜子,可以清晰地把人的影像倒影进去。中年男子下意识地对着桌面照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发现它竟然是如此地憔悴失落忧虑可不是吗最近遇到的事情足以使他这个外表温和内心坚强的男人也难以乐观下去了。他并不怕被降职免职甚至投进大牢,当初被皇帝委以重任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要为皇帝分忧,为百姓造福。现在既然没有完成皇帝交给他的重任,也辜负了百姓对自己的期望,受到惩罚是应该的。

    他只是很担忧百姓的生活。该死的老天爷把大旱带给了帝国的人民,他也没有办法,他不能够跟老天爷作对,他也没有办法跟老天爷作对。他焦急他苦恼他愤怒他灰心他茫然他终于感到了人怎么能够跟老天抗衡呢

    中年男人的眼睛终于不情愿地落到了白纸上面:雪白的纸上只有寥寥的三个字“请罪书”。这三个字已经在这张纸上呆了有一天了,可是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纸上仍然还只有这三个字。中年男子无数次地举起了笔,可又无数次地将笔放了下来,该怎么写呢真的就应该如此放弃了吗百姓怎么办他的家里人怎么办他的前途怎么办

    中年男人有一个引以为豪的年轻时代。凭借着自己先天的聪颖天资和后天的不懈努力,今年才仅仅三十五岁,他就已经被皇上任命为了大汉帝国的工部侍郎。

    在帝国总理政务的三省六部中,工部主要负责全国的城郭宫室舟车器械钱币河渠等的政令,而工部侍郎则是仅次于工部尚书的官员,官阶为正二品。

    在当今帝国为数不多的高级官员中,又有谁比他年轻呢又有谁比他有前途呢

    他早已经在佛祖的面前立下了八字誓言:报效皇帝造福百姓。

    而且他的婚姻也非常美满幸福。虽然由于学习和工作耽误了几年青春年华,可是他并没有成为一个幸福婚姻的落泊者和失败者。二年前,他终于遇到了他的夫人霞儿,很快,他就和年仅一十六岁的霞儿堕入爱河,共结连理。霞儿年轻美丽,心地善良,两人的婚后生活甜蜜无间,每天都好像是在度蜜月。终于在去年他被任命为工部侍郎的时候,他和夫人决定要个孩子,就这样,霞儿怀孕了。

    可是就在孩子要出生的时候,老天爷却给他出了这么个难题。老天爷是在惩罚他呢还是在考验他呢中年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乌纱帽恐怕是要丢掉了,还好夫人会给他生育后代,就凭自己这个聪明的脑袋瓜子和勤劳的双手,自己难道还怕不能养家糊口吗

    中年男子突然抬起了头,振作了起来,他毅然地拿起了笔,坐直了身子,然后在白纸上落下了第四个字“臣”,接着是第五个字“萧”,再接着飞快地写了下去:“仕廉,承蒙皇上厚爱,委以重任,诚惶诚恐,鞠躬尽瘁”

    “啊”就在中年男子飞快地写着这篇“请罪书”的时候,那声凄厉的女子叫喊声再次传入了他的耳中,打断了他的思路,而且这次仿佛比之前的显得更加痛苦。中年男子猛地扔掉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飞快地朝窗户走去,还没有到窗边,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萧侍郎,萧侍郎”伴随着敲门声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中年男子打开了门,只见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人站在门口,他急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是夫人生了吗”

    “还没有呢,萧侍郎。夫人怀的是双胞胎,现在产前准备不算太顺利,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护士解释道。

    “双胞胎是男的还是女的”一听说夫人怀的是双胞胎,中年男子的眼睛一亮,欣喜之情溢于脸上。他喜欢女孩,但是更希望第一胎能够生一个男孩。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多少还是影响着他,生个儿子继承家业还是很重要的。他跟夫人说过,夫人也理解他的想法,但是能否实现这个愿望,可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又是该死的老天爷”中年男子心里暗骂了一句。

    “还不知道性别。不过夫人现在疼痛得要命,她很希望您能够在她的身边安慰她。所以接生的大夫叫我来征求您的意见,看您能不能过去一趟。”护士又急切地说。

    “你怎么不早说呢走,我们现在就去”中年男子听了护士的话,一点儿也没有迟疑,就抢在护士的前面出了门。

    干净的客房中摆放有一张大床,萧仕廉的夫人霞儿就躺在那张床上,房间中还有另外四五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女人。

    客房并不算小,可是天气实在太热了,又害怕孕妇被风吹着凉了,因此房间的窗子和门都紧闭着,导致此时房间里面像蒸笼般弥漫着一屋子的水汽,水汽中还混合着一种怪异的味道。甚至可以看到屋子里面的几个女人的头上面不断地散发出白色的气体来。

    萧仕廉快步来到了夫人的身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一只手。霞儿雪白的胴体上面没有半丝寸缕,由于天气炎热,原本盖在身上的白布单也被拿掉了。还好负责接生的大夫和那些帮忙的护士们都是女性,而萧仕廉又是她的相公,虽然还是有些难为情,可是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霞儿,我来了,我就在你的身边呢。”萧仕廉温柔地对夫人说。

    霞儿正闭着眼睛抵御着强烈的痛楚,她已经感觉到她的小手被包合在两只温暖的大手中间,那手上的充满了关爱的温暖传递给了她的小手,并顺着肢体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知道是她的相公来了,她的心情立即变得松快起来,甚至下体的痛楚也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

    霞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呼了出去,然后睁开了眼睛。果然是她的相公正用充满紧张焦虑的眼神望着她。她一面快速地喘着气儿,一面勉强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对萧仕廉断断续续地说道:“相公你来了,我就放心了咱们的宝宝宝好淘气,就是不肯出来呢嗯”讲到这里,霞儿突然又发出了一声呻吟。

    萧仕廉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掌被夫人的小手用力地握了一下,那是一种下意识地发自内心的力量,萧仕廉甚至都感到了手上的疼痛。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夫人全身肌肉的绷紧,以抵抗那钻心一样的疼痛。萧仕廉任由夫人在他的手上发泄着身体内的疼痛,他弯下了腰,在她的小嘴唇上用力地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望着她。以往夫人不高兴的时候,萧仕廉都是以这种方式安抚她的内心,使她平静下来的。

    萧仕廉望着床上的夫人,眼中充满了柔情。霞儿今年年仅一十八岁,年轻少女的优势在她的胴体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纤细匀称的娇躯充满了少女的活力;娇嫩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感觉不出来有一点儿的赘肉;修长笔直的大腿弯起来支撑在了床上,由于炎热和疼痛从体内分泌出来的汗珠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她的大腿,匀称晶莹,更加可以体现出她的大腿的健康与迷人;两条雪白的大腿的交接之处则是那女人最隐密的s处,霞儿的下体干净单纯,为数不多的荫毛像绒毛一样柔软而带些卷曲,更加衬托出她那娇红鲜嫩的阴沪来,萧仕廉很喜欢这样的阴沪:青春娇美毫不滛糜。

    萧仕廉又顺着荫毛朝上看去,看到了夫人那滚圆的肚子,这里是霞儿身体上变化最大的地方,也是萧家子孙后代在诞生前的庇护所。巨大的膨胀使得霞儿肚皮显得白里透红,平常娇嫩的皮肤感到只有薄薄的一层,稍微一用力就要破裂了一样。萧仕廉可以体会得到夫人的艰辛,但是他的内心更多的是兴奋,这么大的肚子,生活在里面的,一定是两个又大又健康的胎儿,而且很可能就是一对儿子,是他们萧家未来的继承人。

    萧仕廉的眼神又移动到了夫人的那对孚仭椒俊>肆侥甑男燎诟牛级逆趤〗房已经由c女时代的娇小玲珑,仿佛如干涩的青梨子一般,变成了现在的坚挺肥嫩,虽然还算不得上是什么超级巨孚仭剑墒悄侵种皇挚筛病11迦崮鄣母芯踝钍橇钕羰肆皇褪帧6窨吹搅思唇拥脑懈镜逆趤〗房,仿佛又大了一圈,松软了一些,可是却更加白皙丰满,那里面一定已经储存了许多的奶水,既是为了即将诞生的宝宝们准备的,当然也少不了他这个当爹的男人共同去品尝的了。

    虽然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播放着自己和宝宝们一起品尝霞儿奶水的诱人画面,但是萧仕廉的身体却没有产生过度的反应,他的心中有的只是对夫人的心疼与关怀。赤裸的霞儿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汗水,仿佛刚刚从浴池中沐浴而起。但那些并不是浴池中的水珠,而是发自体内的液体,是霞儿为了抵御疼痛和炎热而作出的最后挣扎。

    萧仕廉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他以后一定要对霞儿更好一些,做一个女人真的挺不容易的,既要照顾好相公的生活,还要担负起生儿育女的重担。

    “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霞儿突然尖声叫喊起来。她的全身仿佛都在用力:她的小手拼命地抓捏着萧仕廉的大手,肚子不断地起伏,两腿用力地蹬在床上,下体的肌肉全部都调动了起来,荫道口也越张越大“夫人要生了”接生的大夫紧张地对萧仕廉说道。

    “霞儿,别害怕,相公就在你的身边”萧仕廉一只手仍旧握着夫人的小手,另外一只手则放到了她的沾满汗水的脸蛋上,轻轻地抚摸起来。“你再坚持一下,咱们的宝宝马上就要诞生了”

    霞儿已经疼痛得没有了回答的力气了,她全身的力量都已经移动到了下体,移动到了那正在从她的体内努力出来的小生命中。霞儿咬着牙,摒着气儿,一点一点地收缩着她的荫道肌肉,带着强烈的痛楚和那么一丝儿的快感,霞儿感到小宝宝终于一点一点地离开了她的身体“哇”一声婴儿的娇啼声打破了房间中紧张的气氛,一个健康的宝宝终于从霞儿的体内完全钻了出来。

    “哇”紧接着,一声更加响亮的娇啼声也加入了房间中美妙的婴儿哭声中,第二个小宝宝也顺利而安全地从霞儿的体内诞生到了人间。

    当第二个婴儿也顺利地哇哇落地后,霞儿这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全身的肌肉也突然放松了下来,“终于生下来了,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霞儿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感。她仍然无法说话,只是望着相公,脸上露出了笑容。

    萧仕廉朝夫人会心地一笑。他没有马上去看那两个刚刚诞生的婴儿,而是俯下身子,在霞儿的唇上深情地吻了下去。霞儿的嘴唇有些冰冷,还在不住地颤抖着,她一定还没有从生孩子剧烈的疼痛中恢复过来。萧仕廉没有马上抬起头来,他心疼他的小夫人,他要给予她最温柔的体贴,他要感谢她的辛苦与无私。

    萧仕廉的嘴唇就这样一直地印在霞儿的唇上,帮助她恢复温度,安抚她不让她颤抖这对恩爱夫妻一时间忘却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了相濡以沫的情感与灵魂的交流当中。而那些大夫与女眷们早已经知趣地离开了房间,有的抱着小婴儿去洗澡,有的则去准备其它事情了。

    萧仕廉和霞儿的交流仍在继续。萧仕廉已经将他的舌头伸进了霞儿的口中,温柔地舔了起来。被相公温柔地亲吻,使霞儿渐渐地忘却了疼痛,她失去的体力也在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她也开始回报相公的热吻,将她的舌头也伸进了相公的口中,与相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吮吸着游戏着“萧侍郎吴夫人,恭喜恭喜,是一对漂亮的孪生女儿。”萧仕廉夫妻俩的热吻终于被接生大夫的话所打断,萧仕廉这才抬起了头,发现夫人的身上还是一丝不挂地,就顺手拉了一张白布单盖到了她的身上。

    刚一听到“孪生女儿”这四个字,萧仕廉的心头突然怔了一下,一丝失望之情在心头一闪而过。不过欢喜的心情立即代替了失望,只要平平安安地出生了,他都已经欢喜得不得了了。

    萧仕廉从大夫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女婴,好漂亮啊他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娇嫩的肌肤端庄的五官浅浅的酒窝,她就是刚刚诞生的一个小生命,她就是萧家的延续,是他萧仕廉的第一个女儿啊突然,他想到一件事情,他问接生大夫说:“她们俩哪个先出生的”

    “是这个。”接生大夫笑嘻嘻地指着另外一个护士怀里抱的女婴对萧仕廉说。

    萧仕廉立即又去看另外的一个女儿。像,真的太像了。不愧是双胞胎姐妹,两个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甚至连睡觉的姿势都一样。

    “那我应该如何去区分她们呢”萧仕廉有些为难地问。

    “还真的很好区分,就好像是老天爷故意留下的标志一样”接生大夫笑着对萧仕廉说:“两个婴儿的胸部都有一个接近圆形的胎记,不过姐姐的胎记在左胸部,而妹妹的胎记在右胸部。”

    萧仕廉连忙轻轻地掀开了怀里婴儿的襁褓,果然,这个小女儿的右胸部果然有一玫浅浅的胎记。

    “相公,快把女儿抱给我看看啊”霞儿着急了,就想从床上起来。

    “快别动”萧仕廉连忙阻止了夫人的举动。他和另外的一个护士抱着两个女儿来到了床头,给霞儿看。

    “好可爱的女儿啊”霞儿发出了由衷地感叹。“相公快看,女儿们好像在朝着我笑呢。”

    萧仕廉充满温情地望着小夫人和两个漂亮的小女儿,他的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能够为皇帝为百姓办事情当然是好,但是一旦没有这个机会,家里还有亲人呢,能够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也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啊。

    “相公,你快点儿给女儿们起个名字吧。”霞儿又对萧仕廉娇声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想,这就给我们的乖女儿们起名字。”萧仕廉微笑着对夫人说。

    “轰隆”突然一声晴天霹雳从窗外传入了房间,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萧仕廉下意识地将怀里的女儿紧紧地搂住了。奇怪的是,两个女儿都没有发出叫喊声,她们的眼睛仍然紧闭着,脸上也仍然带着微笑。

    萧仕廉还没有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屋子外面传来了由轻及重由远及近的嘈杂声,紧接着大宅子里面的人也开始叫嚷起来这回萧仕廉听清楚了人们叫喊的内容,因为他们都在泄嘶底里地叫喊着同样的六个字:“老天爷下雨啦”这些声音由十到百由百到千由千到万最后是千千万万的人们一起喊叫这六个字,那种气势,简直就是惊天动地,仿佛连刚才的雷声都可以压制下去一般

    第002章 天降虹霓

    萧仕廉也放下了刚刚出生的女儿,跑到了屋外。

    屋子外面已经成了人的海洋,人们相互拥抱着庆贺着,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到处都是如开天辟地地动天摇般的欢呼声。

    萧仕廉仰面朝天,迎着那滂沱大雨张开了嘴,雨滴快速地击打着他的身体他的皮肤,又落入了他的口里,带来了一丝不易觉察到的疼痛,可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的心情无比地激动:终于下雨了百姓们有救了萧仕廉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来,很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他终于没有辜负皇帝对他的厚爱,下雨了,旱情疏缓了,他也不需要辞职了。这不但是他自己的一种解放,也是对皇帝的一种解放。长年的仕途生活使他知道“国富则民安,风调则雨顺”这个道理,旱情如果再不得到缓解,也许百姓就要起来造反了,国家也肯定会动乱起来。

    “萧兄,恭喜啊”一个声音从萧仕廉的身后传来,他连忙转过了头,看到来人原来是御史中丞贾羿yi。这御史中丞是大汉帝国监察机构御史台中的副职,比工部侍郎低了半级,是个从二品的官阶。本来这御史台的职责就是“纠察官邪,肃正纲纪。大事则庭辩,小事则奏弹。”上至宰相,下至一般小官,全部都在御史监察弹劾之中,所以寻常官员见到了他们都会有些胆怯的感觉。尤其是这个贾羿,更是刚正不阿,执法严明,他要是执拗起来,连皇帝都要让他三分。

    不过萧仕廉并不怕贾羿,反而两人还是很好的朋友。正是“物以类聚”,两人都是正直的人,都是对皇帝忠心耿耿,对百姓关怀备至,所以两人经常会在一起饮酒品茶,共谈国事。

    看到好朋友浑身上下都被大雨淋得像落汤鸡一样,萧仕廉也笑着对贾羿说:“同喜同喜啊。贾兄四十好几的人了,却也一付心思落在国家和百姓的身上,在如此大雨中与民共庆,实在是我等朝官的典范啊。不过贾兄也得注意身体,毕竟不比年轻人了,要是被大雨浇病了,却是朝廷的损失了。”

    “多谢萧兄关怀,作为一名朝廷官员,自然要为皇帝分忧为百姓解难的了。

    其实对兄来说,今天可是双喜临门啊“贾羿笑道。

    萧仕廉知道贾羿的话中之意,他笑着摇摇头,说道:“贾兄,相比天降甘露这样的天大喜事来说,兄弟我的喜事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了。说来惭愧啊,如果我能更多地考虑到各种灾祸的可能性,计划好对付灾祸的各种方法,做到未雨绸缪,那百姓也就不会如此受苦了,也就不会让皇上如此担忧了。”

    “萧兄多虑了,老天爷做的所有事情自然有它的道理,我们区区一介凡人又如何能够与它相抗呢我想这次大旱也是事出有因的”说到这里,贾羿突然压低了声音:“恐怕就是对去年帝国的征讨行动的一个警示吧。”

    萧仕廉睁大了眼睛望着贾羿,他没有想到好朋友竟然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他连忙朝四周望了望,也低声对贾羿说:“贾兄,你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那可是皇帝御驾亲征的啊还好是对兄弟我说的,要是别人,当心把你送进大牢。

    再说了,那个倭国是大汉帝国世代的仇敌,讨伐它们难道有错吗“”萧兄不要着急,倭国是帝国的世仇,这个我不否认。只是战争使得生灵涂碳家破人亡国家衰败社会动荡,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我一直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条国家之间交往的原则,即便如倭国这样的禽兽之国,我们也应该抱着这样的原则来对待它们倭国已经很久没有马蚤扰过大汉帝国了,这次征讨多少有些师出无名啊。“贾羿叹了口气。

    “贾兄说得本是不错,不过既然是皇上确定的事情,我们当臣子的还是应该鼎立支持才对我们的皇上也算是个英君明主了,他做的事情自然会有他的考虑的,而且他不是还征求过许多大臣们的意见了吗”萧仕廉说。

    “唉,萧兄,这正是我所觉得奇怪和担心的事情啊。皇上刚刚继位的时候,的确是礼贤下士关爱百姓兼听则明,那时候我们君臣关系融洽,皇上也比较能够听取我们的意见。可是慢慢地,他好像变了许多唉,算了,不说了,妄议皇上可是大不敬的罪过啊可是,可是皇上怎么现在会变得如此心狠手辣呢”

    贾羿还是忍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贾兄”萧仕廉被贾羿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四周张望,见到并没有人关注这里,他才舒了一口气。“贾兄,今天是举国大喜的日子,咱们还是不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吧。”萧仕廉想分开贾羿的注意力。

    “哦,是的,是的。你看,我又发起牢马蚤来了,咱们不聊国事,不聊国事萧兄,你的两个小丫头都起名了没有啊”贾羿笑道。

    “尚未起名,还请贾兄提个建议啊。”萧仕廉见贾羿不再议论皇上,一颗紧张的心情暂且放了下来。

    “两位兄台,在聊什么这么投机啊”贾羿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萧仕廉的问题,一个声音便抢先响了起来。

    贾羿和萧仕廉转头一看,来人却有三人,都是朝中大臣,都是平时和他们聊得到一块儿的朋友。说话的那位是张恢,官拜翰林院掌院学士,从二品,掌管着由皇帝直接发出的极端机密的文件;另外一人叫吕冉,官拜枢密院副史,正二品,专司“军国机务,兵防边备戎马之政令”,以及“侍卫诸班直内外禁兵,招募阅试迁补屯戌赏罚之事”;这第三人叫高颎jiong,官拜度支司副使,从三品,掌管全国财赋之数。这三个人也是满身湿透,脸上挂满了雨珠,微笑着望着两人。

    “萧兄今日喜得双姝,而且正值这天降甘露之时,可真是双喜临门啊。”贾羿一面向来人作揖行礼,一面说道。

    “哦,那可得恭喜萧兄了。萧兄年轻有为,又娶了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夫人,如今又诞下两个千金,可当真可喜可贺啊”张恢笑道。

    “张兄说得不错,帝国正值干旱之时,却由萧兄两个女儿的诞生而引来了一场豪雨,解决了帝国的灾情,说不定萧兄的两个千金当真是海龙王派来的小龙女呢。”高颎也微笑着说。

    那吕冉年龄稍大,官阶也最高,他警惕地四周望了望,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萧仕廉的肩膀,轻声地说:“恭喜萧兄喜获双姝,她们给帝国带来了珍贵的雨水,也希望她们能够使帝国永远和平昌盛。”

    萧仕廉感到吕冉的话里带着些什么暗示一样,他忙问:“吕兄,听你的话里,好像帝国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吕冉望了望萧仕廉,又转头望了望张恢等人,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吕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跟我说一声,兄弟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

    难道连兄弟我都不相信了吗“萧仕廉焦急地再次问道。

    “萧兄勿急,吕兄的话只是不好开口而已吕兄,我和萧兄已经讲了一下了,他是我们自己人,可以相信的。”贾羿说话了。

    萧仕廉有些不知所以然地望着贾羿,问道:“难道也是关于皇上”还没说完,吕冉猛地一挥手,打断了萧仕廉的说话,紧张地四周望了望,然后才长嘘了一口气。

    “吕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会如此紧张”萧仕廉有些恼怒于吕冉的无礼,面带愠色地问道。

    “萧兄请见谅,吕兄只是比较谨慎而已。”此时张恢说话了:“详情我们也不好在这里透露,以后会慢慢告诉萧兄的。只是要请萧兄注意一些,皇上的性格好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还请萧兄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皇上的性格变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呢”萧仕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整天只是关注百姓的疾苦了,根本很少与皇上接触,当然发现不了了。”

    张恢说道。

    萧仕廉仔细一想,的确也是,自从上任工部侍郎以来,他整日里就是到帝国的各个府州郡县巡视,与当地官员一并调研及解决百姓的问题,在京城的时间的确不长。连怀孕的夫人都无法照顾,更别说整日与皇上相见了。

    可是在萧仕廉的心目中,皇上的形象可一直是英明神武的,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皇上会发生变化。他再次问道:“皇上怎么会变呢你们一定搞错了吧。”

    “萧兄,你得相信我们的话。我们也知道,皇上刚刚继承皇位的时候,确实是一位好皇上,他关心百姓的疾苦,听取大臣们的建议,大汉帝国也因此日益强大可那都在是从前。最近几年,皇上突然变得刚愎自用好大喜功,甚至有些冷酷无情前两天,就是因为征讨倭国的事,皇上把柳适夷柳兄免去了官职,当庭杖责四十,又全家发配到了北疆去了呢”高颎说道。

    “啊”听到了高颎所说,萧仕廉忍不住发出了惊讶声。那柳适夷已是先帝时期的老臣了,官拜御史中丞,也是一个敢于犯颜直谏的大臣,却没想到竟然落到如此下场。

    “柳兄究竟犯了何事呢”萧仕廉问。

    “还不是因为焦皇后的父亲焦芳那个老贼。听说讨伐倭国也是他劝说焦皇后怂恿皇上而决定的。现在他又不断地在朝庭上当众吹捧皇上,什么英明决策啊,什么勇猛过人啊,什么千古圣帝啊皇上一高兴,就赏给了他很多钱物,还当庭册封他为中书舍人”讲到这儿,贾羿停了一会儿,望着萧仕廉没有说话。

    萧仕廉知道贾羿的意思,中书舍人是皇帝最亲近的近臣之一,是专门掌管为皇帝起草诏书的官员,虽然仅仅是一个从四品的官阶,却是一个能够掌握着皇帝无数的秘密与想法的职位,非常地重要。如果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获此职位,自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如果一旦被一个心术不正的人窃取此职,那恐怕就会大大不妙了。前朝就曾经有人擅自篡改皇帝的诏书,差点儿引起帝国的动乱。有了前车之鉴,后世的皇帝与忠臣们都十分重视这个职位的人选,力图选择忠信可靠之人。

    “那焦芳又是怎么样的人呢”萧仕廉问道。

    “哼,趋炎附势阿谀奉承穷奢极欲投机钻营心术不正的小人,不足挂齿。”张恢不屑一顾地评价。

    “作为一名监察朝庭百官的御史,柳兄当庭便上奏反对皇帝对焦芳的任命。

    焦芳在京城早已经是声名狼藉了,柳御史手中早就掌握了许多他为非作歹欺男霸女的事实。以前由于他是皇后的亲生父亲,贵为皇亲国戚,又没有担当什么大官,也就对他网开一面了。现在皇上竟然要任命他为中书舍人,柳兄这才极力反对“贾羿停了一下。

    “以皇上现在的性格,当众反驳他的决议,一定会使他龙颜大怒的。”吕冉插话说。

    “吕兄说的没错。皇上他当时就龙颜大

    帝国之乱第1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