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4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4部分阅读

    中的泪水,慢慢地下了床。她拾起了散落在床角的小小内裤,又捡起了被扔在了地上的肚兜,慢慢地走到了桌子前面,就在红色的烛光旁边,一件一件地将它们折好拉平,然后再穿回了身上。

    哥哥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妹妹的踪影,他忽然发现,笼罩在红色烛光中的妹妹的胴体竟然是那么的单薄,那么的羸弱,那么地惹人心怜。妹妹的眼眶中饱含着泪水,可是她一直在强忍着,哥哥完全可以感受得到妹妹的那种强烈的痛苦,因为他的内心也同样是十分痛苦,为了父亲,为了整个焦氏家族,妹妹实在是付出得太多太多了,甚至还将要付出她最真实的情感与爱情。

    哥哥也下了床,慢慢地走到了妹妹的身后。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次搂住妹妹的身体,他想了想,才将手放到了妹妹的肩膀上,缓慢地对妹妹说:“敏儿,难为你了。”

    妹妹转过了头,面无表情地望着哥哥。哥哥发现妹妹的眼眶中充满了晶莹的泪水,可是她就是咬着唇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她的嘴唇已经被咬出了几道红红的牙印,在她那苍白的脸上显得十分醒目。真是一个倔强的妹妹啊

    哥哥不忍心看到妹妹难过的样子,他再次对妹妹说:“敏儿,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会好受多了。”

    妹妹的嘴唇被咬得更紧了,她的眼睛也瞪得更大了,泪水终于还是被她强留在了眼眶中。沉默了半晌,她才呼出了一口气,冷冷地对哥哥说:“我就是不哭

    我为什么要哭啊我哭给谁看呢谁会了解我的痛苦呢“”我会“哥哥斩钉截铁地说。

    “你会你会吗你能忍心将亲爱的妹妹奉献出去,你难道还能了解她的痛苦吗”妹妹的声音充满了委屈。

    “你以为把你献给皇上我就开心了吗”哥哥的声音也提高了一些,他想让妹妹了解自己的苦衷,他的内心已经够痛苦的了,他不想让妹妹再误解他对她的真情。“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痛苦吗”

    看到了哥哥痛苦的样子,妹妹的心情平静了一些,她的手慢慢地抓住了哥哥的一只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这种喜欢,并不仅仅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而是情人对情人的喜欢我好后悔,后悔得让我好想去死,我后悔为什么我不早一点儿就占有你,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呢”哥哥继续向妹妹倾诉着,仿佛想把心中的苦水全部吐露给妹妹听。而妹妹也被哥哥前所未有的激动所震撼了,她的身体渐渐地靠近了哥哥,轻轻地贴近了他。

    “如果在爹还没有打算将你献给皇上之前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那爹一定不会再这么考虑了可是晚了,什么都晚了我很后悔,真的悔死了现在皇上已经知道了你要嫁给他了,而到时候却发现你已经不是一个c女那时对焦家的危害将是多大,你知道吗”哥哥停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又继续地说道:“依照律法,这是一种欺骗皇帝的罪行,是对皇上的大不敬,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轻则满门抄斩,重则株连九族。也许我们俩被砍头还算不了什么,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殉情而死。可是爹呢可是娘呢还有二叔三叔还有那上百名焦家的亲戚朋友仆人丫环,全部都得为我们而死,这样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去做呢我实在不想因为我们的一时冲动,而害了整个家族人的性命啊”说到这里,哥哥停了下来,用力地呼吸了几下,以此来平息心中的激动。

    妹妹从来没有看到哥哥对她如此激动地说话,哥哥的每句话都像一枚木锤敲打在她的心里,她没有想到哥哥竟然是如此顾全大局,更没有想到如果刚刚哥哥的大r棒真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那她的整个家族将会遇到多么严重的灭顶之灾

    她觉得哥哥说的话是对的,她不能够太自私了,她不能够为了自己一时之间的欢愉而害了整个家族人的性命。她无法成为哥哥的女人,只能怪她和哥哥没有这个缘分。

    想到这里,妹妹已经不再怪责她的哥哥了,她的身体更加紧贴着哥哥的身体,轻声地说道:“哥,我”

    “敏儿,哥爱你”哥哥的话还没有讲完,他继续说了下去:“这种爱已经存在了很久了,可是哥一直没有勇气跟你表白。由于那个该死的禁忌关系,哥错过了太多太多的机遇了。今晚本来是个很好的机会,本应水到渠成的,可是哥实在做不到。哥很后悔,可是也很无奈,哥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可是哥要告诉你的是,哥爱你,这辈子都会爱你的如果有来世,哥还会爱你,不管我们是否还是兄妹,但哥哥绝对不会再失去你的”

    “哥”听到了哥哥深情地表白,妹妹感动极了,她整个身体再次拥抱住了哥哥,脸蛋儿贴着哥哥的胸膛,泪水终于从她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越来越多,终于像断了线的珠子,再也无法控制,她终于“呜,呜”地痛哭了起来。

    经过了刚才的那番真情表露,哥哥感到心里憋着的那团怨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用力地搂着妹妹娇小的身躯,听着妹妹娇嫩的哭泣声,他的脸上渐渐地舒展开来,他叹了一口气,手再次放到了妹妹的头上,轻轻地抚摸起她的头发来。

    这次妹妹趴在哥哥的怀里哭泣了很久,虽然她已经知道了哥哥对她真实的情感,可是也知道了她和哥哥终究是没有可能在一起的。她想通过泪水将所有的失意与痛苦都排出体外,她要获得完全轻松的心情。

    终于,妹妹的哭泣声越来越小了,慢慢地变成了抽泣声,再到后来,妹妹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抬起了头,面带微笑地望着哥哥。

    “你看你,眼睛都哭肿了。”哥哥怜爱地用手擦拭妹妹的眼泪。

    “嗯”妹妹撒娇地扭动着身体,不让哥哥的手接触她的脸蛋儿,可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哥哥。

    哥哥醒悟过来,他怜爱地对妹妹说:“你啊”然后就用手一揽,将妹妹的身体搂在了怀中,然后将脸凑到了妹妹的脸前。

    妹妹这才对着哥哥莞尔一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哥哥伸出了舌头,又开始舔去妹妹脸上的泪水“舔完了,睁开眼睛吧。”哥哥笑着对妹妹说道。

    可是妹妹并没有睁开眼睛,她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惹得哥哥觉得十分奇怪。

    “嗨,你睡着了吗”哥哥再次微笑着对妹妹说。

    突然,哥哥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的浑身一震,便不再动弹,只是张大着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妹妹的眼睛却张开了,她娇笑地望着哥哥,脸上再次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敏儿,你”哥哥突然喘着气儿对妹妹说。

    妹妹再次娇媚地朝哥哥笑了笑,然后说道:“哥,都是妹妹不好,流了那么多的泪,把你的身体都搞脏了。现在让妹妹来将功赎罪,帮你把它们舔干净好吗”

    哥哥低下了头,发现他的胸膛湿淋淋的,全是妹妹的泪水。不过更令他感到兴奋的,是他的r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恢复了精神,在他的下体挺立了起来,而粗长的棒身,却被一只白嫩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这只小手,正是属于他的妹妹的。

    “敏儿,你还要”哥哥颤抖着问道,难道妹妹没有听进去哥哥刚才讲的那番话,还是执意地想做他的女人吗

    “放心吧,哥,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孩子”妹妹微笑着对哥哥说道:“好了,别动,听我安排”

    哥哥真的不再动弹,而是充满了期盼地等待着妹妹的新花样。

    妹妹的一只小手仍然抓着哥哥的r棒,慢慢地上下套弄着,她的上身却微微地弯了下去,她的脸庞靠近了哥哥的胸膛,然后伸出了舌头,开始舔吻她留在哥哥身上的泪水。

    哥哥低下了头,看着妹妹的一举一动。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喘息声也越来越大了。为了安抚妹妹,他刚才是一丝不挂地来到妹妹的身旁的,而妹妹在他的怀里哭泣了半天,泪水顺着他的身体一直流到了地上,他的胸膛他的腹部他的大腿他的小腿甚至还有他的r棒,全部都沾有妹妹的泪水。妹妹说要帮他舔干净所有的泪水,难道也包括他的大r棒吗想到这里,哥哥的心情更加澎湃,他的大r棒也颤抖了一下。

    妹妹很明显感觉到了哥哥r棒的颤动,她抬起了头,用极其妩媚妖冶的眼神看了哥哥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舔了起来。

    妹妹舔的非常仔细,哥哥上身的每一块肌肤都留下了她的口水痕迹。慢慢地,妹妹的头越来越下,她的脸蛋儿离哥哥的r棒也越来越近了。终于,妹妹的脸庞几乎就要碰到哥哥的r棒了,她也停止了嘴上的动作,抬起头,娇笑着望着哥哥。

    哥哥违心地对妹妹说道:“敏儿,就舔到这儿吧,你也累了。”

    妹妹摇摇头,娇媚地朝哥哥说道:“哥,你坐到床边去吧。”

    哥哥听话地坐在了床边,这才发现自己的大r棒更加兴奋地冲天葧起,仿佛是擎天一柱一般。紫红色的巨大的竃头兴奋地颤抖着,正在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爱抚。

    妹妹跟着哥哥来到了床边,看到哥哥在床边坐好了,妹妹也慢慢地蹲了下去,跪在了哥哥的两腿之间。

    “敏儿,你”哥哥惊讶地说。

    “不准说话”妹妹打断了哥哥的话,瞥了哥哥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了不满的情绪。

    哥哥不再说话,而是看着妹妹将要做些什么。

    跪在地上的妹妹慢慢地分开了哥哥的双腿,哥哥的硕大r棒兴奋地在两腿之间不断地摇晃着。妹妹轻咬了一下嘴唇,眼中流露出了渴望而激动的神情。

    妹妹再次抓住了哥哥的大r棒,对着巨大的竃头说道:“大r棒哥哥,刚才是你给妹妹带来了快乐,现在就由妹妹给你也带来快乐,好不好啊”说完,妹妹又轻轻地亲了竃头一下。

    受到刺激的大r棒突然间向上弹动了一下,竃头在妹妹的脸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好淘气的大r棒哥哥啊,看我怎么收拾你”妹妹娇笑着,小手紧紧地握住r棒,突然张开了小口,含住了巨大的竃头。

    “喔”突如其来的快感使得哥哥忍不住发出了欢愉的呻吟声。虽然已经有所准备,可是妹妹的突然袭击还是给哥哥带来了最大限度的刺激。

    听到了哥哥的呻吟声,妹妹抬起了头,小嘴已经被哥哥的竃头所充满,已经无法看出她的笑容,只能从她的不停闪烁的眼神中,体会到她得意洋洋的心情。

    小屋子里面再次春意盎然,一个高大年轻的男子坐在床头,他的身上一丝不挂,两腿之间的大r棒高高地耸立,不住地颤抖摇晃着;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则跪在青年男子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托住了男子的大r棒,另外一只手则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阴囊,而她的小嘴则将巨大的竃头含了进去,脑袋不断摇晃着,吮吸着这是多么滛靡的一个画面啊

    妹妹认真地吞吐着哥哥的大r棒,带着强烈的刺激之情,也带着深深的爱恋之意,或许还带着一些失望。她的下体仍然马蚤痒不堪,她的小岤仍然在不断地向外分泌出嗳液,本来这一切都可以靠哥哥的这根大r棒来解决的。可是事与愿违,哥哥最终还是无法成为妹妹的第一个男人,也无法用他的大r棒来解决妹妹的马蚤痒之苦妹妹轻咬了哥哥的大r棒一口,心里无限感慨:哥哥的这个坏东西,只能给她带来无尽的失望,而无法带来欢愉命运真的让她无法得到它吗

    最软弱的地方被妹妹咬了一下,哥哥立即发出了“喔”的一声呻吟。他喘着气儿对妹妹说:“敏儿,你想把哥哥的宝贝给咬断吗”

    妹妹抬起了头,对哥哥幽幽地说:“咬断就咬断这个坏东西,只会欺负妹妹,早就应该咬断了”

    哥哥微笑着看着妹妹,脸上带了些歉意,他一面抚摸着妹妹的头发,一面不解地问:“它怎么欺负你了”

    “它不能伸进妹妹的身体,让妹妹快乐,这难道还不是欺负妹妹吗”妹妹幽幽地说。

    “啊”哥哥没有想到妹妹会这样回答,发呆了好一会儿,突然把妹妹拉了起来,面带滛笑着对她说:“它不能让你快乐,可是哥哥的嘴巴可以啊”

    哥哥一边说一边开始扒掉妹妹刚刚穿上的肚兜和内裤了。

    妹妹坐在哥哥的怀里,任由哥哥为她宽衣解带。她已经知道了哥哥的意图,她偷窥过母亲和父亲互相亲吻对方的性器官,她能想象得到那种刺激的感觉,她觉得她的小岤更加马蚤痒了。

    哥哥也很兴奋,虽然不能真正得到妹妹的肉体,可是能够用嘴去与妹妹的小岤做最亲密的接触,用嘴给妹妹带来快乐,他也感到十分开心。

    兄妹俩的情欲再次高涨起来,嘴唇也再次接甫在了一起,两个人g情地热吻着,心里都在奇怪地想着:这张嘴儿用处实在很大,既能用它进行热吻,也能够用它来代替性器官而给予对方欢乐,真是奇妙之极。

    妹妹的孚仭椒吭俅瘟粝铝烁绺绮簧俚娜嗄蟮暮奂#置昧┱獠磐v沽巳任恰8绺缪雒嫣稍诹舜采希却琶妹玫牡嚼础br >

    看到哥哥的那根擎天一柱,妹妹再次心情激荡,她朝着哥哥娇媚地一笑,然后慢慢地坐在了哥哥的身体上,臀部对着哥哥的脸部,而脸部则对着哥哥的下体。

    毕竟第一次将自己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妹妹突然也感到了强烈的羞涩,她趴在了哥哥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哥哥的大腿,脸蛋儿则轻轻地在哥哥的大r棒上来回摩擦,同时慢慢地翘起了她的臀部。

    哥哥早已经在等待着这一时刻了,他从没想到,妹妹赤裸裸的臀部会如此近在咫尺,如此真实地展现在他的面前,而且又是如此迫切地期待着他的爱抚。他的手慢慢地放在了妹妹的臀部,激动得竟然有些颤抖。妹妹的臀部并不算大,可是很翘,少女的肌肤没有带一点儿的赘肉,两片臀瓣饱满而又轮廓分明,共同形成了一条完美的曲线。哥哥的手就沿着这条曲线轻轻地摩挲着,感受着着妹妹肌肤的柔软光滑和娇嫩。

    “嗯,嗯”随着哥哥的手地慢慢游弋,妹妹也发出了娇腻的呻吟声,像是对哥哥的肯定,又像是对哥哥的召唤。她的臀部越翘越高,连她自己都已经感觉到将自己c女的阴沪如此近地展现在哥哥的眼前,那是多么滛荡而又令人羞耻的事情啊可是她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小岤的马蚤痒使她几乎要发起狂来。

    “看到了终于看到了”哥哥的内心激动地叫喊了起来。他已经完全地看到了妹妹那美妙的阴沪。那是一条隐藏在两条雪白柔嫩的大腿根部的神秘的沟壑,沟壑的上方长着一些浅色而带些卷曲的荫毛,而沟壑的里面,长却是娇艳鲜红的嫩肉,其中有两片颜色稍暗的嫩肉稍微外翻了出来,像两片红唇一样包裹着这道沟壑,也保护着妹妹最后的贞洁。

    妹妹一定已经欲火难忍了,哥哥兴奋地想到。因为从妹妹那道娇美的沟壑中,正不断地向外涌出潺潺的液体。液体清澈透明,甚至还带着一种特殊的清香,它们流过了沟壑,又淌过了荫毛,然后一滴滴一串串地滴落到了哥哥的胸膛上。

    那一定就是妹妹的滛水如此美味的东西怎么能够让它们白白流失呢哥哥不再犹豫,双手扶住了妹妹的臀部,就把嘴唇朝着妹妹的阴沪上凑了上去“啊”当哥哥的嘴唇接触到妹妹的阴沪的那一刹那,妹妹发出一声悠远由长的呻吟声,这是从她的内心最深处发出来的,是对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的一种最直接的表达。自己的阴沪,一个女人最隐密的地方,一个少女最圣洁的地方,终于被一个她最爱恋的男孩含在了嘴里,而且这个男孩正是少女的亲哥哥这是多么神奇和神圣的事情啊

    妹妹的呻吟声传到了哥哥的耳中,就像是一道命令指示着哥哥。哥哥张开了他的大嘴,对准了妹妹的阴沪,完全地将妹妹的阴沪包容起来。妹妹的滛水不再流失,全部都流进了哥哥的嘴里,哥哥不时用温暖的嘴唇轻触那些娇艳的嫩肉,又用舌头在柔软的阴沪上舔来舔去,甚至顶在了那条沟壑上面,一点一点地向里面伸去“啊”妹妹突然发出一声叫喊声,把哥哥吓了一跳。他紧张地问妹妹:“敏儿,你怎么了”

    “哥,你的舌头顶得我好疼。”妹妹回过头娇嗔道。

    哥哥这才发现,他的舌头已经顶到了妹妹那层薄薄的c女膜上。“好险啊”

    哥哥吓了一跳。没有用大r棒把妹妹的c女膜捅破,如果却用舌头把它捅破了,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都怪哥哥,都怪哥哥”哥哥连忙道歉。

    哥哥再次把妹妹的阴沪含入了口中,而妹妹也将哥哥的大r棒含入了口中,兄妹俩立即陶醉在了这种相互地舔吮对方性器官的快感当中,屋子里面再次回响起了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只不过在这两种声音之外,又多了一种更加滛靡的声音:吮吸声。

    妹妹的阴沪早已经被哥哥吮吸得滛水四溢吹弹可破。妹妹那少女的阴沪第一次被外人接触到,就被如此疯狂地吮吸和摩擦,娇嫩的鲜肉变得更加鲜红,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毫不间断地冲击着妹妹的神经,妹妹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她的口中娇喘息息,然后是越来越强烈的娇吟声,最后发出来的已经是尖声的叫喊声。

    而哥哥的大r棒,也已经被妹妹吮吸得青筋暴露,面露峥嵘。巨大的竃头已经变成了绛红色的,马眼拼命地向两边张开着,不断地从它的中间渗出一滴又一滴的白色浓液。大r棒的中部沾满了妹妹的口水,它的每一寸皮肤都已经被妹妹吮吸舔吻了不下千次,口水积聚在了一起,又顺着棒身流了下去,沾湿了哥哥那两个巨大的阴囊,然后再往下流到了床上。

    “哥,我的里面好痒,好痒啊我好想尿尿我恐怕又要到高嘲了。”

    妹妹突然尖声地叫喊了起来。

    “敏儿,哥哥也好舒服你再坚持一小会儿,让哥哥和你一起达到高嘲吧。”

    哥哥也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兄妹俩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们都在做着最后的冲刺。

    哥哥拼命地吮吸着妹妹的阴沪,妹妹的荫唇早已经被他吮吸得不断地膨胀充血,向两片软肉一样覆盖着娇嫩的阴沪;妹妹的两条雪白滑腻的大腿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这种颤抖就传到了妹妹的阴沪,还有妹妹的全身,她的肛门也不断地收缩着,期盼着高嘲的来临。

    与此同时,哥哥的大r棒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哥哥的臀部肌肉已经收缩绷紧,开始快速地向上挺动,大r棒已经脱离了妹妹的控制,而是像男女交合一样主动地在妹妹的小口里抽锸起来。

    “啊哥,妹妹要来了妹妹马上就要来了”妹妹突然急促地叫喊了起来。

    “妹妹哥哥也要来了马上,马上”哥哥也叫了起来。

    “啊”“喔”随着一声女子高亢的尖叫声和一声男子低沉的呻吟声,兄妹俩几乎同时达到了高嘲。

    哥哥感到妹妹的臀部剧烈地颤抖着,一股温暖清香的液体由妹妹的沟壑深处激射而出,全部射进了他的口里。哥哥的舌头被喷射得有些疼痛,但是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妹妹的琼汁美液,这是妹妹的精华,也是妹妹对哥哥的所有爱意,他要全部吞进肚子里面,一滴都不能浪费。

    妹妹也感受到了哥哥的喷射。当哥哥把他的大r棒整个儿抵在了她的口腔深处不再动的时候,她知道哥哥就要喷发了。念头刚落,哥哥那又浓又热的j液就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张开的马眼中激射出来,经过妹妹舌头的阻挡,在她的口腔中间四处散开。妹妹的小嘴马上就被哥哥的j液充满,她不得不快速地吞咽下去,以接受源源不断喷射而出的j液。

    兄妹俩就这样喷射着他们的精华,再将他们爱人的精华吞进肚中。这是一种爱的迸发,也是一种爱的奉献,兄妹俩已经完全陶醉在了其中。

    慢慢地,兄妹俩的喷射慢了下来,渐渐地趋于停止,他们都在收缩着下体的肌肉,想把他们的嗳液全部排出体外。

    哥哥将妹妹最后的一滴嗳液吞进了肚里,他并没有停止对妹妹阴沪的爱抚。

    他轻轻地吮吸着妹妹的那两片荫唇,又用舌头来回地轻舔她的沟壑,他要让妹妹感受到高嘲之后的温柔,他要减少妹妹下体的痛苦。

    妹妹的小嘴也没有马上离开哥哥的r棒。她先是努力地将哥哥喷射出来的所有的精华都吞咽进了肚里,甚至用舌头将残留在嘴角的余液也卷进了口里,然后用舌头轻舔哥哥那已经开始变软的r棒,帮助哥哥收拾那残留在r棒上面的j液。

    她舔吻得非常仔细认真,她的舌头伸进了马眼之中,又舔遍了竃头下面的沟槽,甚至还有哥哥的阴囊。

    又过了很长的一断时间,妹妹才从哥哥的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又躺到了哥哥的怀里,脸庞贴着哥哥的胸膛。

    兄妹俩都没有说话,可是他们都感到十分满意,他们终于了结了这么多年来的情爱之苦,也享受到了男欢女爱的快乐g情。虽然哥哥的大r棒最终没有刺穿妹妹的那道薄薄的肉膜,这多少有些遗憾,可是兄妹俩都知道这也是命运所使,他们都已经理解了。

    哥哥轻轻地抚摸着妹妹柔软的孚仭椒浚氯岬匚剩骸懊舳绲腏液好吃吗”

    “讨厌。”妹妹软绵绵地躺在哥哥的怀里回答。畅快的高嘲使她感到全身乏力,她已经没有力气捶打哥哥的胸膛了。

    “告诉我嘛,究竟是什么味道”哥哥却有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讨厌。早知道我就不都吞进肚子里了。等到下次,我一定要留一点儿,让你自己亲自尝尝。”妹妹腻声回答。

    突然,兄妹俩都全身一震。“下次”这两个字像兴奋剂一样刺激了两人。

    “敏儿,我们还有下次吗”哥哥问。

    “哥,你说呢”妹妹反问道,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我想会有的吧一定会有的”哥哥突然自信地说。

    “哥,那我可等你啊”妹妹突然翻身趴在了哥哥的身上,娇腻地对他说。

    看到妹妹那妩媚妖娆的神态,哥哥感到再次热血贲张。他知道妹妹话中的含义,也许下次再见,他会用他那巨大的大r棒去安抚妹妹的,这是妹妹所期待的,也正是他所期待的。

    天已隐隐泛白,屋子里面才完全地安静了下来。这时躲在屋子外面的那个男子才蹑手蹑脚地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里的那块石头,心想:“多亏了那块石头,这对傻孩子才没有做出那不可挽回的错误来,好险,好险啊嗯,没有看出来啊,敏儿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小马蚤货,可惜,可惜啊”

    第007章 双重人性

    “峰儿,峰儿。”瘦俏男子的叫喊声打断了年轻男子的甜蜜回忆。

    年轻男子回过神来,看到父亲和叔叔都已经坐在了太师椅上,一面品着茗茶,一面等待着他讲述是如何收拾那姓柳的一家的。他心中的柔情蜜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残忍凶狠的笑容再次浮上了他的脸庞,他冷冷地一笑,当日的血腥场面又一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们这帮残暴的强盗,竟敢掳掠朝庭重臣,杀害朝庭士兵,甚至甚至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不放过,我我总有一天要将你们捉拿归案,千刀万剐”

    被绑在树桩子上的柳适夷对着这群蒙面大汉痛骂了起来。

    “三叔,你看这个老家伙,自己的脑袋都要移动地方了,却还想着要把我们千刀万剐呢哈哈,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大汉朝着旁边的蒙面人说道。

    “哼,迂腐之极我这就让他去见阎王爷,看他还怎么来捉拿我们”被称为三叔的男人举刀便要杀了柳适夷。

    “三叔且慢就这么杀了这个老东西,可也太便宜他了。这个地方如此偏僻幽静,今天的天气又是这么地好,我们不如也好好地玩上一玩,也不要辜负这良辰美景嘛”高大男子将嘴凑到了三叔的耳边喃喃耳语。

    “哈哈哈”叔侄俩同时发出了邪恶的j笑声,听得柳适夷和他的几个亲人毛骨耸然。

    “峰儿,真有你的。不愧是大哥的好儿子啊”三叔赞赏道。

    “三叔过奖了,跟父亲大人相比,我可还差得太远啦。父亲大人跟随皇上讨伐倭国时屠杀倭国皇室的那种气势,还有得我学习呢。”高大男子笑道。

    叔侄俩边说边笑就来到了柳适夷等人的身前。

    “三叔,你看中哪个了你是长辈,就让你先来挑选吧。”高大男子笑道。

    “峰儿,还是你挑吧,你可是我们的头啊。”三叔献媚地说。

    “哈哈哈,三叔客气了,都是自己亲戚,什么头不头的。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小侄先挑了。”高大男子笑道。

    “你们这帮狗强盗,你们想干什么”柳适夷大声地喊道,他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而其余的几个亲人更是惊恐万分。

    高大男子斜眼看了看柳适夷,邪恶地笑道:“柳御史,别着急,呆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完,高大男子便慢慢地从柳适夷的亲人面前走过,一面走,一面还用他那双凶狠邪恶的眼神扫视着他们。

    第一个就是柳适夷,当他看到高大男子从他的身前走过,脸上立即露出了极度愤怒的表情,他不再说话,只是毫不胆怯地迎向了高大男子的眼神,一副要与他抗争到底的样子。高大男子心里暗自冷笑:死到临头了,还是这么死硬,看我呆会儿怎么折磨你

    第二个是柳适夷的儿子。他是柳适夷唯一的儿子,长的也是高大威武。看到高大男子走到面前,他突然朝他吐了一口口水,大骂了一声:“狗强盗”高大男子眼中立即浮现出冷酷的眼神,他猛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用力地插进了柳公子的大腿上,然后又迅速地拔了出来。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柳公子的鲜血立即从那个血洞中激射出来,喷射得足有一丈之远,痛苦的表情马上从他的脸上流露了出来。

    高大男子连看都没有再看,就来到了第三个人的树桩前。倒是周围不再安静,“儿子”“相公”“哥哥”“爹”各种不同的称呼声从柳家女人们的嘴里叫喊了出来,然后就是呼喊声和哭泣声,使安静的森林变得嘈杂异常。

    第三个木桩上绑的是柳适夷的夫人,已经是个50多岁的半老太太了,高大男子仅仅扫了一眼,就流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继续向前走去。

    第四个是柳适夷的儿媳妇,30刚刚出头,虽然不算十分漂亮,却也是个娇嫩无比的少妇,尤其此时她正在哭喊着她的相公的名字,那种面带梨花的娇态倒是很让人怜。不过高大男子也是只看了一眼,连脚也没有停顿,和他心爱的妹妹相比,这个少妇实在差得太多了

    第五个是柳适夷的女儿,20岁左右,倒是正值青春年华,相貌也算姣好,高大男子在她的身前停了下来,从头到脚反复地看着她,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滛光。

    柳家女儿倒是并不害怕,反应和她的爹爹一样,也是用愤怒的眼神望着高大男子,仿佛要把他活活吞噬一样。望着柳女的眼神,高大男子依稀看到了他亲爱的妹妹的影子,妹妹有时侯也是十分倔强的,他又向前走近了一步。

    “你还是c女吗”高大男子突然冷冷地问道。

    柳家女儿的脸庞刷得羞红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个残忍的强盗竟然会问她这个羞人的问题,她想也没想就“呸”了一口,大叫了一声:“滛贼”。

    这回高大男子并没有拔出尖刀,刺在柳女的身上。而是双手抓住了柳女的衣襟,用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轻响,柳女的上衣就被他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柳女那浑圆丰满的孚仭椒苛12聪月对诹酥谌嗣媲啊br >

    “滛贼,你,你要干什么”柳女被突如其来的遭遇搞得又羞又怒,她拼命地扭动身躯,想要挣脱绳索,可是却力不从心,倒是那两个丰满白晰的孚仭椒浚此孀潘硖宓陌诙拇味抢戳酥谇康恋囊黄瑴羯擞铩br >

    高大男子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点笑容,他的双手突然按在了柳家女儿的孚仭椒可厦妫悍崧4崛怼9饣11改濉指姓娴暮眉耍「叽竽凶有睦锇迪搿br >

    “滛贼,你你快点放开我啊”柳女叫喊起来,紧接着又哭泣了起来。

    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却被当众撕烂了上衣,露出了双孚仭剑纠匆丫且患岩匀淌艿耐纯嗍虑榱恕6耸庇直灰桓瞿吧哪凶幼プx怂趤〗,这种被污辱的感觉简直令她痛不欲生她的心理防线渐渐被攻破。

    高大男子很享受柳女的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看到她那种无助的痛哭,他就会产生强烈的快感。他就是要从心理上击溃他的敌人,他的所有敌人那些敢于跟他的父亲作对的人那些敢于跟他的妹妹作对的人还有那些敢于跟他和他的家族作对的人,全部都是他的敌人,他不但要从肉体上消灭他们,他还要从心理上彻底地摧毁他们

    高大男子的大手在柳女的孚仭椒可贤a袅思该胫郑惺芰艘幌滤堑娜崛碛牖澹缓笸蝗灰挥昧Γ憧既嗄笃鹆逆趤〗房来。雪白柔嫩的孚仭椒吭谒氖终评锪12幢蝗嗄蟪闪烁髦值男巫矗橇娇沤垦薜逆趤〗头也仿佛开始膨胀起来。

    “不要啊,快放开我快放开我啊。”柳女更加痛苦地叫喊了起来。双孚仭降拿恳淮伪蝗嗄螅几械搅艘恢肿钋苛业男呷韪校约赫舛砸恢币晕俚慕棵赖逆趤〗房,连她自己都舍不得过多的抚摸,那是给她最心爱的男人保留的。可是如今,却被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当众玩弄,实在是对不起她最心爱的男人啊

    高大男子面露j笑看着柳女的脸庞,看着她那痛苦的哭泣,看着她那不断涌出的泪水,他感到十分兴奋。柳女的泪水早已经流到了她自己的胸脯上,也沾湿了那对丰满的孚仭椒浚叽竽凶痈械绞掷锏恼饬酵湃砣飧踊迤鹄础k佑昧Φ刈ツ笏牵┌椎乃趤〗渐渐地变成青一块紫一块的了。

    “啊”柳家女儿突然再次尖声叫喊了起来。原来高大男子已经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了柳女的孚仭酵罚昧Φ厝嗄笃鹄矗弁锤泻褪娣型毕狭肆男耐罚顾滩蛔3隽思饨小k械礁拥匦呷瑁崴有谟康亓髁顺隼础k丫棠土撕芫昧耍趤〗房上的抓捏就已经让她疼痛不堪了,可是她一直强忍着,不想向强盗示弱,可到底她还是失败了。

    “峰儿,你真行啊,才随便揉了几下,便叫这小女子浪叫了起来,要是待回儿插进她的浪岤里,还不得让她爽上天啊哈哈哈”三叔一面滛笑着说,一面走了过来。他其实早就看上了柳家女儿了,在这一众女人中只有柳女是又年轻又丰满又漂亮,可是没想到侄儿也看上她了,他只好吞了口口水放弃了,谁让侄儿是国舅呢他心里已经打算好了,先让侄儿j污柳女,等到侄儿完事了,他还可以再接着来的嘛。此时他已经选好了另外的一个目标了,那就是柳适夷的儿媳妇,这个女人孚仭椒客Υ蟮模嫫鹄匆欢t不岷芩br >

    “我可没打算要了她。”高大男子的话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高大男子则继续他的揉捏挤压,丝毫没有注意众人的反应。

    “峰儿,这妞儿挺好的,你不插她恐怕会浪费了的。”三叔劝着侄儿,其实他的内心高兴坏了,如果侄儿不要,那肯定是轮到他的了。

    “这个小荡妇已经不是c女了,别人玩过的,我是不会要的。”高大男子冷冷地说。他的心里痛苦地想着:妹妹也已经不是c女了,我还会要她吗

    “胡说我我还是c女”柳女的脸色立即变得通红,她立即为自己辩护,可是声音却越来越小了。

    “峰儿,你怎么知道她不是c女了我看她还挺青春的啊”三叔也感到疑惑。

    “你真的没有跟男人做过爱”高大男人冷笑着问柳家女儿。

    “我我没

    帝国之乱第4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