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5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5部分阅读

    有”柳女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脸庞却越来越红,她忍不住偷偷地看向她的父亲。

    只听“嘶”的一声,高大男子又把柳女的衣服完全撕开了,露出了她那雪白光滑的肌肤。

    柳女已经有些呆滞了,没有再叫喊出来,倒是柳适夷大声地叫骂了起来:“你们这帮强盗,你们这帮滛贼,我一定要把你们千刀万剐啊”

    三叔吞咽了一口口水,色迷迷地望向柳女一丝不挂的上身,心想过不了多久,这具美丽的胴体就是他的啦只是他还有一事不明白,为什么侄儿会知道这个女孩子不是c女了呢他笑嘻嘻地走到了侄儿的身旁,再次问道:“峰儿,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女孩不是c女了呢”

    高大男子停止了对柳女孚仭椒康娜嗄螅12ψ哦匀逅担骸昂撸芗虻サ摹br >

    一个c女的孚仭椒坑衷趺椿崾钦饷捶崧17饷醇嵬Φ哪亍矗澹恍诺幕埃阕约豪疵础叭灏筒坏弥抖恼饩浠澳兀拇笫至12捶旁诹肆逆趤〗房上,开始抚摸起来。果然十分坚挺丰满,摸上去弹性十足,滑腻而又柔嫩。其实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不是c女都没有关系,只要是美女,有一个美岤让他畅快淋漓地插入就可以了。他的手越摸越大力,越揉越起劲,已经不忍放手了。

    高大男子看到三叔迫不及待的举动,不禁微微一笑,继续冷笑着对柳女说:“哼,还说是什么正经人家,大家闺秀,哼哼,不也是一个滛娃浪妇吗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啊”

    柳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就像是市场上的一件商品一样,从一个买家的手中转到了另外的一个买家的手中,她感到悲痛万分。那个被称为“三叔”的强盗也在用力地揉捏她的孚仭椒苛耍械轿蘅赡魏危荒芷疵嘏ざ硖澹胝跬涯歉盟赖纳鳎淙凰髦勒庑┒际窃诎追蚜ζbr >

    然而柳女感到最恐怖的,还是高大男子的那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啊”她不能说,她不能连累了他。虽然她已经将她的肉体交给了他,可是这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惊恐于这伙人的无所不知,好像并非是普通的强盗。

    “怎么,还不肯说吗”高大男子冷笑着说,他的大手再次摸上了柳女的裸露的玉体上面,但是这次却移到了她的小腹之上。

    柳女的脸色突然大变,她惊恐万分地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惊恐地想:他是魔鬼,他一定是魔鬼

    “柳御史”高大男子突然提高了声音,朝着柳适夷的方向说道:“你在外人的面前总是道貌岸然假装正经,到处讲什么礼义廉耻。可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家里却出了个滛荡娇娃了呢”高大男子边说边把手继续向柳女的下身伸去,然后用力一扯,柳女系着裤子的带子便被扯断,她的裤子也慢慢地滑了下去,落在了脚下。柳女那雪白姣好的躯体完全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登时引起了一阵惊叹声,声音里面夹杂着吞咽口水的声音和滛笑声。

    “啊”柳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肉体上和心灵上的双重折磨使她心力交瘁,她的哭喊声也显得有些嘶哑。

    三叔最为兴奋。他的手掌还在柳女的两个滑腻的孚仭椒可狭髁担蹲佑纸目阕右舶橇讼吕矗难酃庥盅杆俚匾贫搅肆南绿濉:妹览霭。br >

    三叔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手上动作也不知不觉地停止了下来。柳女的下体甚至比上身还要娇嫩白皙,两条修长笔挺的大腿紧紧地闭在一起,更加凸显出她那诱人的长满了黑色荫毛的三角地带。三叔不再犹豫,他的手迅速地移动到了柳女的下体,摸起了她的荫毛。

    “快放手,你这个滛贼”柳女还在无助地叫喊着,可这叫喊声只能够更加燃起了三叔的兽欲。

    “该死的强盗们,你们住手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柳适夷大声喊道。

    高大男子的眼睛一亮,他看了一眼正在柳女身上动手动脚的叔叔,笑了一笑,就又回过头去,朝柳适夷的方向走去。每一个被绑在树桩上的人都朝他怒目而视,不过高大男子心里清楚,他们那愤怒的眼神下面,隐藏着的恐怕更多的是恐惧。

    走过柳适夷儿媳妇的身前,高大男子突然被她叫住了。“求求你,请给我的夫君止止血吧,他的血恐怕就要流干了。”柳适夷的儿媳妇哭着哀求道。

    高大男子看了一眼这个女子,脸上邪恶地冷笑了一下,继续朝前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柳公子的身前。真是个傻女人,小命都将没了,还要什么血呢

    由于疼痛和不停地流血,柳公子的身体已经比较虚弱了,他喘着粗气,靠着绑在身上的绳子来支撑着身体,但是他的眼神却依然表现得非常愤怒。高大男子再次冷笑了一下,他非常憎恨这些敢于与他作对的人,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全了,却还在保持着所谓的气节,哼,愚蠢

    高大男子越想越气忿,“嗖”地拔出了宝剑,把它横在了身前,宝剑的剑刃发出了冰冷的光芒,伴随着他那冰冷残酷的眼神,一同射向了柳公子。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宝剑的光芒突然迅猛地闪了两下,然后就又消失在了剑鞘当中。

    “啊”柳公子的嘴里这才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之声,然后就脑袋瓜子一耷拉,昏死了过去。他身前的地面上多出了两件东西,却是从他的身体上被砍落下来的残肢。就在那短暂的瞬间,高大男子已经从膑骨处砍断了柳公子的一条小腿,然后又从大腿根部砍断了他的那整条大腿

    “来人,给柳公子止止血。”高大男子大声命令着,然后朝柳适夷的儿媳妇微微一笑,说道:“柳夫人,我已经遵照你的意思给柳公子止了血,我保证他的那条腿不会再流血了。”

    听了高大男子的话,柳适夷的儿媳妇和柳适夷的夫人都同时晕蕨了过去。

    高大男子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儿,他继续来到了柳适夷的身前。

    “你们这些狗强盗,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我一定要将你们千刀万剐,我一定要将你们万刃穿心”柳适夷仍在叫骂着,女儿的被辱和儿子的被砍已经让他近乎疯狂,他一直在不停地挣扎着,他的四肢已经被绳子勒得红痕遍布,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流出血来。

    高大男子看着柳适夷无力地挣扎,他突然觉得他很可怜。60多岁的人了,却还遭此大劫,真是何苦的呢对皇上对帝国对百姓好有什么用到最后也没有人来拯救他拯救他一家人的性命

    “柳御史,你先别想着杀我,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讲完呢你这个做人家爹爹的,怎么也不关心一下女儿的身体呢告诉你一个秘密啊,你的宝贝女儿怀孕了,她的肚子里面有小孩子啦”高大男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柳适夷讲出了这个惊人的秘密。

    “啊”柳适夷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讶声,他不再叫骂,而是拼命地摇着头,对着高大男子大声地说道:“不可能,你胡说我的女儿还是黄花闺女,她还留在闺中待许,怎么可能就有小孩子了你们胡说”

    “怎么,柳御史,你是不相信呢还是不承认呢你以为生长在像你们这样的迂腐之家的女孩子就一定是正经女孩子了吗你的女儿这么漂亮,而且又生得这么风马蚤,你怎么就能保证她不会招蜂引蝶呢又或者,哼哼,你千方百计地不承认女儿怀孕了,会不会是想掩饰你就是你的漂亮女儿肚子里面的小孩子的亲生父亲这个事实呢嗯”高大男子的声音突然提得很高,他的眼睛里面也射出了闪闪寒光。

    “你,你胡说你”柳适夷被高大男子的话刺激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他感到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身体里面有种窒息的感觉,他只好拼命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他为官多年,一直有很好的口碑,尤其是他的德行,绝对是有口皆碑的,可是如今这帮残暴的强盗不仅凶残暴虐,甚至还血口喷人,如果要传到了朝庭里去,不但会败坏了他的女儿的清白声誉,还会让他也背上一个与女儿乱囵私通甚至怀孕生子的恶名,这种打击甚至远远地超过了肉体上的折磨。

    “你们这帮强盗呜呜呜别碰我呜呜呜放了我爹呜呜呜”这边柳适夷气得心脏难受,那边柳女也悲痛欲绝,一方面她要尽量地挣扎躲避,想逃避那个三叔的滛荡挑逗,虽然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她也只能无力地抵抗;另一方面,她也十分担忧她的父亲。她做出了那件有辱家庭的事情,可是她并不后悔,她是真心地爱着那个男人的,可是为了他的声誉,她是绝对不能说出他的名字来的,如今却害得她的父亲替她背上黑锅。只是她也搞不清楚,她难道真的怀孕了吗她真的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了吗可是并没有什么反应啊。

    “怎么,在你美貌女儿的身体上面享受够了,却不肯承认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了吗你们这些读书人的良心怎么都是这么坏呢本来有什么的啊,你的女儿这么美貌,比你那个丑陋的夫人要好上何止千遍,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这个我们理解,哈哈。偷偷摸摸地在家关起门来搞搞,神不知,鬼不觉的,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你的那个原配夫人就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你就不嫌少了让你的漂亮女儿代母生子,也是让她表表孝心嘛。说不定,她肚子里面怀上的这个孩子就是个小男孩呢到时候你又做父亲,又做外公,多幸福的事情啊哈哈哈”高大男子继续用滛荡的话语刺激着柳适夷。

    “你你们”柳适夷的话儿几乎已经无法说出,他只能用虚弱的眼神看着高大男子,他的脸庞憋得通红,随时都有可能喘不上气来。他的内心充满了痛苦,他实在不明白,他为帝国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却遭到了如此悲惨的下场

    第008章 凶残本性

    看到柳适夷已经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高大男子满意地一笑,然后突然提高了声音:“三叔,你是不是也不信那个女孩子怀孕了啊我跟你打个小赌,你只要在她的小腹上面按一小会儿,她一定会呕吐的”

    那边三叔还在玩弄着柳家女儿的娇躯,他对侄儿的话也还是将信将疑,他决定按照侄儿的办法来试验一下。他低头看了看柳女的小腹,并没有什么异常,倒是那雪白娇嫩的双腿勾起了他的欲火。他色迷迷地对柳女说道:“柳小姐,我侄子跟我打了个赌,我也只好委曲你一下了。不过,做这个怀孕实验之前,我还想先确定另外的一个疑问。”说完,他就将手放在了柳女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柳女哭喊着:“不要啊,不要啊,你们这些滛贼,不要啊”她的声音已经嘶哑多了,听在三叔的耳中,却显得更加地诱人。

    三叔摸着摸着柳女的大腿,手突然间就塞进了柳女紧合着的大腿之间,然后就向两边用力地掰开。柳女仿佛知道了三叔的意图,拼命地想夹住双腿,可惜一介羸弱女子,又怎能抵抗得了一个色欲攻心的壮年男子,她的白嫩的大腿很快就被分开了,三叔的手掌顺势插了进去,在柳女光滑柔软的大腿内侧摸来摸去。

    私密而敏感的地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触摸,这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屈辱令柳女悲伤欲绝。可是她没有办法挣扎,身上的绳索已经深深地勒进了她的嫩肉里,可是还是没有办法挣脱开来,她只能以泪洗面,忍受这个臭男人的污辱。

    “啊不要啊,快拿出去快拿出去”柳女突然高声尖叫,然后就是嘶哑的叫喊声。她感到一只粗糙的手指突然插进了她的下体,在她的荫道里面扣弄起来。

    那是三叔的手指,他趁着柳女不注意的时候,突然间将他的中指插进了柳女的小岤。三叔的中指立即顺利地进入到了一个温暖但是非常干燥的地方,没有了湿润的嗳液,所以给柳女带来了巨大的疼痛感。

    三叔迅速地把手指抽了出来,对着阳光一看,然后大声笑道:“峰儿,你太厉害了,这个小女娃果然已经不是一个c女了,手指都插进去了,可是下面还是一点儿血都没流,看来她真是个小荡妇啊”

    “哼哼,你再按照我说的方法试验一下,看看她究竟有没有怀上她的亲生父亲的孩子”高个男子滛笑着说。

    三叔的眼神再次落在了柳女的身上。他色迷迷地对柳女说道:“小荡妇,小小年纪就和父亲偷情,来,让我检查一下,你究竟有没有怀上你父亲的骨肉”

    他感到十分兴奋,他也很想证实眼前的这个女孩已经怀上了她的亲生父亲的孩子,毕竟父女通j乱囵是道德所不能容许的事情,尤其是发生在像她这样口碑很好的家庭,可就更具有讽刺意义了。

    “呜我没有,我没有和父亲偷情呜”柳女伤心地哭泣着,软弱无力地反驳着。

    三叔没有理睬柳女的哭泣,他的大手再次放到了柳女的小腹上面,按照侄儿的说法,他在柳女光滑的小腹上面揉来揉去,不时还轻轻地按在肚脐之下约三寸的地方。

    柳女紧张无比地注视着三叔的动作,她的心里十分矛盾,她既不希望会出现高大男子所说的那种情形,否则她和父亲将会更加难以辩解;可是她的内心又隐隐地希望能够怀上那个男子的骨肉。虽然和他相恋也是一种孽情,也是不能让大家所知道的事情,可是她是真心地爱他的,她很想真正地怀上他的骨肉,她无法解释这种荒唐的念头,可是她觉得今生无悔。

    柳女紧张地等待着,果然如那个恶魔所说的那样,她感到小肚子里面竟然慢慢产生了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欣喜地想着:难道自己真的怀上他的孩子了这种酸溜溜的感觉很快就传到了她的心窝,她突然感到有种反胃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强烈,而且无法控制,她马上张开了口,干呕了几下,然后就是胃部一阵强似一阵的翻腾,终于,一股酸水从胃部涌了上来,吐到了地上“这小荡妇真的有了,她真的怀上了她父亲的孽种了”三叔瞪大了眼睛叫喊着,他既佩服侄儿那料事如神的能力,又兴奋于柳家女儿与她的亲生父亲乱囵怀孕的事情,他激动得难以自已,竟然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没有我没有和爹爹偷情”柳女竟然没有哭泣,她只是大声地喊叫道。

    她的内心其实充满了喜悦,她和他的爱终于有了结果,她终于怀上了他们之间的爱情结晶。只是她还有些担心,不知道她是否能够活到产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她突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想方设法争取活下来。

    柳适夷的夫人和儿媳妇都已经醒了过来,她们早已经听到了高个男子指责柳适夷和他的女儿乱囵怀孕的事情。刚开始,她们根本不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认为这是邪恶的强盗对他们父女俩的诬陷;可是后来三叔检查出来了柳家女儿真的已经不是c女了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有些将信将疑了。这回柳家女儿忍不住当众呕吐,这两个有过生育经验的女人都知道这正是女人怀孕初期的反应,她们对高个男子的指责竟然已经有些信以为真了。她们的眼光情不自禁地全都朝向了她们的相公和公公,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惊讶之情。那个儿媳妇更是带着鄙视的眼神,心想她的公公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衣冠禽兽

    其实最悲惨的要算是柳适夷了,当他听到女儿竟然真的怀孕了的时候,他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女儿还在她娘的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和他的好友阳汀天的儿子指腹为婚了,本来已经准备明年就正式成亲的。可谁知女儿竟然去和别的男人偷情,而且还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这实在是使他气愤之极,他觉得太对不起好朋友和他的儿子了。而且此时他和女儿竟然还被这些强盗诬陷为父女私通而怀下孽种的,甚至连他的夫人和儿子儿媳妇都已经有些相信强盗的话了,他感到胸口一股闷气实在是没有地方发泄。

    “恭喜你啊,柳御史,你的宝贝女儿终于怀上了你的孩子了,恭喜你又要为人之父了”高个男子对柳适夷笑道,脸上充满了邪恶的笑容。

    “那不是我的孩子,我和馨儿没有发生过苟且之事,那不是我的孩子”

    柳适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反复说道。

    看到母亲和哥哥嫂子都已经不相信父亲了,而导致父亲如此痛苦的样子,柳女内心也是痛苦不堪,终于,她大声地叫喊了出来:“我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爹爹的娘哥嫂子,你们千万要相信爹啊,他可是个好人啊”

    “看看,姘头要为情人叫屈了,哈哈哈你爹当然是个好人啦,他可是个与女儿乱囵通j,还使女儿怀上他的孽种的好人啊如果照此情形发展下去,你们柳家可是一定会人丁兴旺的”高个男子阴笑着说。

    “娘哥嫂子,你们可一定要相信我的话啊”柳女再次痛苦地叫喊。

    “那一定是你为你父亲怀的孽种”高大男子步步紧逼。

    “不是的,不是的”柳女摇头否认。

    “一定是的”高大男子再次紧逼。

    “不是的”柳女再次否认。

    “如果不是你爹的,那孩子他爹到底是谁”高大男子狠很地说。

    “是阳汀天的儿子的”柳女突然间呆住了,她发现她自己竟然把事实给暴露出去了。

    高大男子放松了下来,他笑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他终于套出了柳家女儿肚子里面的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了。那将是他另外的一个目标,他要利用柳女与他的关系控制他,而柳女呢,则对他已经没有了价值。

    “三叔,我的问题问完了,那个小荡妇属于你的了。别忘了,她可是一个小孕妇啊,这样的女孩子玩起来可是更加带劲的”高大男子滛笑着对三叔说,然后他的脸面向了柳适夷。

    听到了女儿肚子里面的孩子其实是她指腹为婚的相公的,柳适夷感到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终于没有对不起他的好朋友一家,虽然女儿未婚怀孕有辱家门,可是他也就原谅了女儿,相对于现在面临的其他的事情来说,婚前与未来的相公发生关系已经算不得什么大事情了。他现在担心的是他们一家人的性命,看样子,这帮强盗的目的恐怕不仅仅是想羞辱他们一家。

    突然,柳适夷想到了些什么,这伙强盗怎么好像和其它强盗完全不同:不图财,只害命,害命之前还非要羞辱一下他们,难道,难道他们并非真正的强盗

    柳适夷的脑中突然一亮。

    “你们,你们并不是强盗”柳适夷突然冒出了一句。

    高大男子突然愣住了,呆滞了有好几秒钟的时间,然后把脸上蒙着的黑布一摘,哈哈大笑起来:“柳御史,你可真聪明啊,竟然猜出了我们的来历。可惜啊,可惜,可惜你现在才发现了这点啊”然后他脑袋一转,大声地喊道:“三叔,你过来一下。”

    那三叔本来已经开始准备对那个赤身捰体的美人柳家女儿展开爱抚的行动了,这一听到了侄儿的叫唤,他只能停止了动作。侄儿是当今的国舅,而且又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惹急了他可是六亲不认的即使是他的亲叔叔,他也不敢违抗他的意思。虽然他的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口头上也只能答应,迅速跑了过来。

    三叔跑到了高大男子的身旁,看到侄儿竟然把面上的黑布也给摘了下来,他就知道侄儿的意思了,所以他也大手一摘,把自己脸上的黑布也摘了下来。

    “焦健你是焦健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狗贼”看到了这个三叔的真面目,柳适夷不禁大吃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了。他恨恨地说:“你,你们竟敢假装成强盗,杀害朝庭士兵,又残害朝庭重臣,真是罪该万死啊”

    “老柳,你也太天真了点吧”焦健对柳适夷阴阴地一笑,“现在可是你们就要死了,不是我们就要死了想当初,我大哥向皇上推荐我当内蒙总督,让我当上内蒙的太上皇,那是多好的事情啊可是你却百般刁难,千般阻挠,最后还是皇后娘娘在皇上面前不断美言,我才能当上了个内蒙巡抚,官阶也从从一品降了两级而变成了从二品。你说你是不是该死之极”

    “唉,又是皇后娘娘自从皇上娶了焦皇后之后,帝国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好事情。你们姓焦的一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皇上怎么会瞎了眼了,会娶你们姓焦的女人做皇后呢”柳适夷摇头叹息。

    “叭”,柳适夷的话音未落,他的脸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紧接着便是眼冒金星双耳嗡鸣脸庞巨疼,鲜血慢慢地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朦胧之间,他看见打他的人正是那高个男子。

    高个男子此时面若冰霜,双眼喷射出冷酷无比的目光来,他冷冷地对柳适夷说:“皇后娘娘的名讳是你说的吗”说完又“叭”的一声打了他一个巴掌。

    “你,你是谁”柳适夷的双脸被打得高高地肿了起来,他只能艰难地说出了这几个字来。

    “你这个老东西,当真是有眼无珠了。这位身材高大相貌威武的青年正是当今的国舅爷,姓焦名峰,你敢骂我们敬爱的皇后娘娘,不是自找苦吃吗”焦健抢先回答道。

    “好啊,原来焦国舅也亲自出马了焦芳那个老混蛋倒也看得起我你们动手吧,要杀要剐,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柳适夷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想死,哼哼,还没那么容易。”焦峰冷笑道,然后便朝柳家女儿的那个方向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柳适夷突然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这个恶魔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焦峰走到了柳适夷儿子的面前停了下来,目光冷冷地望着他。由于一条腿被砍了下来,这个高大的年轻人也已经失血过多,感到昏昏沉沉地,他艰难地张开了嘴,喃喃地说:“你这个强盗不不得好死啊”

    话还没有说完,惨叫声再次叫喊了出来,柳适夷的儿子也再次晕了过去。

    “止血”焦峰大声喊道。两个手下飞奔过来,将一些白色的药粉倒在了一块灰布上,然后利索地包在了柳适夷儿子的另外一条刚刚被齐根而砍的大腿的伤口上面,鲜血不再喷射出来,但是却很快地浸湿了那块灰布,然后慢慢地滴到了地上。焦峰冷笑着看了一眼地上那新增加的两截人体的断肢,然后又继续地向前走去。

    柳适夷儿子身前的土地上此时已经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四截他的残肢了,每一段残肢都是那么真实,预示着那一次次刀锋过后的痛苦,甚至那新砍下来的大腿仿佛兀自在那里颤抖着,维系着那最后一点儿的生机。

    捆绑柳适夷儿子的那段树桩上的情形更加让人胆战心惊。树桩上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迹,地面上更是散布着一滩滩浓浓的人血,从柳适夷儿子腿上那尚未止血的创口上滴落下来的鲜血,一滴滴地落在了那滩血迹上面,然后冒了个泡,就完全溶合了进去。柳适夷的儿子本来也是一个高大威武之人,可是此时却已经足足缩短了一半,他的上身仍旧被绑在了树桩之上,可是他的下身,却已经从大腿根部齐齐失去,他的整个半截的身躯,仿佛被绑挂着一般。

    柳适夷的夫人和儿媳妇何时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而且那个被残害的人还是她们的至亲之人。她们的眼睛一翻,又再次晕了过去。

    焦峰又回到了柳家女儿的面前,看着她的捰体,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j笑。

    柳女强忍着没有被哥哥的惨状吓晕过去,她不断地给自己鼓气,告诉自己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如何保住肚子里的骨肉。她颤抖着对焦峰说:“国舅大人,求你放了我们吧,只要你放了我们,让我们干什么都行的。”

    对于柳女的转变,焦峰并不感到吃惊,一个弱女子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不错的了。他滛笑着对柳女说:“让我放了你也不困难,只要你好好地服侍我的三叔,还有我的那些弟兄们,如果我三叔同意留下你的性命,那我自然也会同意的。”说完,焦峰继续向前走去。

    柳女神色哀伤地呆立在那儿,焦峰的话里已经讲的很明确了,看来她今天是难逃这帮滛贼的污辱了。可是能否活命,却仿佛还有一丝希望。她的心里十分矛盾,究竟是为了自身的清白而死,还是为了保住她与他的爱情结晶而忍辱负重地活着,她一时间也无法下定决心。可恨的是那个焦健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再次玩弄起她的捰体来。

    焦峰并没有理会身后的事情,他慢慢地又来到了柳适夷的孙女儿面前。小女孩其实也能算是个小美人胚子了,虽然年纪尚小,可是却已经长得娇俏迷人,尤其是她那长长的睫毛和大大的眼睛,更是让人感觉到了少女的清纯无瑕。只是她也早已经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得浑身发抖,眼眶中含着晶莹的泪水,一双大眼睛流露出了恐惧的眼神。

    “小妹妹,别害怕,哥哥是不会伤害你的。”焦峰笑迷迷地蹲下了身子,手在小女孩柔软的脸上轻轻地摸了一下。

    “嗯我怕爹爹娘亲爷爷奶奶,你们在哪里啊。”小女孩惊恐异常,娇喊了起来。

    “小妹妹,别叫啊,哥哥现在就带你去找你的爹爹。”焦峰一面微笑着,一面慢慢地解开了绑在小女孩身上的绳子。

    “你,你要把小兰带到哪儿去啊”柳女被侄女儿的叫喊声吓了一跳,她不顾焦健正在对自己肉体的猥亵,紧张地对焦峰喊道。

    “当然是带她去见她的爹爹娘亲爷爷奶奶去啦”焦峰笑着回答。他已经把小女孩身上的绳子解了开来,轻轻地帮她揉了揉被绳索勒红了的手臂,然后将她抱了起来,朝着柳适夷的方向走去。

    “国舅爷,求求你,放了小兰吧她的年龄还小啊”柳女再次求着焦峰,从焦峰那虚假的笑容上面,她仿佛看到了侄女儿的危险。

    “本来我也打算放了她的,可惜啊,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焦峰在柳女的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冷冷地对她说:“如果你是c女,而没有和别人私通,那我自然会选择你而不选择她了,毕竟你比她更懂得风月嘛。可惜啊,可惜啊”说完,焦峰抱着小女孩又继续向前走去。

    “国舅爷,求求你啦,放了小兰吧呜呜呜我愿意代替她啊放了她吧”柳女再次痛哭起来,看来这个恶魔要对侄女动手了,她的心里再次悲痛欲绝。

    “别喊了,你都不是c女了,我们的国舅爷怎么可能还要你呢”焦健一面揉捏着柳女的孚仭椒浚幻鏈粜ψ哦运担骸安还挂也辉诤酰憔透挂液煤玫赝娑桑欢ɑ崛媚阌捎赖模 br >

    柳女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无法亲眼看着焦健这个滛贼在自己的身体上面肆意蹂躏。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中流淌出来,她的心里痛苦地叫喊着:“小兰,姑姑对不起你啊”

    小兰被这个残暴的陌生男人抱在怀里,耳中听着姑姑的话,她已经觉察到了巨大的危机正在等待着她。她在焦峰的怀里拼命地挣扎,口里哭着叫喊着:“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听到了小兰的叫喊声,小兰的妈妈奶奶爷爷,甚至连她的爸爸都焦急万分,他们几乎同时喊着:“焦峰你这个恶魔,快放了我的孙女儿”“小兰,妈妈在啊,你别怕焦峰国舅,求求你放了小兰吧。”“求求你了,放了孩子吧。”“焦峰我要杀了你”这些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中,给人以很悲凉的感觉。

    焦峰抱着小兰来到了柳适夷的跟前,然后将小兰交给了一个手下。他朝柳适夷邪恶地笑了一笑,然后回头对手下之人大声说道:“辛苦大家了树桩子上的这些女人都属于你们的啦大家动手吧”

    “多谢国舅爷赏赐”三十几个大汉同时叫喊了起来,然后就奔向了各自的目标。本来女人就只有四个,焦国舅自己还挑选了一个,所以剩下的三个女人面前都围着有十来个大汉。女人们已经吓得浑身打起了哆唆,甚至连喊叫声也忘记了发出来,她们瞪大着眼睛,惊恐万分地盯着眼前的这些男人,几乎吓晕了过去。

    “你们几个,就跟着我,待会儿这个赏给你们”焦峰对他身边的几个手下说道。

    “谢国舅爷”身边的几个大汉立即喜形于色。虽然他们更喜欢那些丰满风马蚤的女人,可是既然有机会尝试少女的滋味,他们自然也是欢喜至极。

    “焦峰,你这个禽兽你”柳适夷还想破口大骂,可是他已经被所发生的事情折磨得心力交瘁了,甚至连一个句子也无法说完整了。

    “柳御史,你说的没错,我还真就是个禽兽三叔,你带着那个马蚤女人过来玩吧”焦峰突然高声叫道,然后他又低下了头,继续对柳适夷说:“我倒想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个禽兽是如何禽兽不如的刚才说你的宝贝女儿怀了你的孩子,其实是想让她说出来谁是真正的j夫,我知道不是你干的,就你那胆儿,你敢吗哈哈哈。不过,我倒是突然有些怀疑,你的女儿这么漂亮,难道你就没有对她产生过什么非份之想吗如果仅仅是害怕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个忙,让你亲自尝尝你的亲生女儿的滋味,也算是在送你们上黄泉之路前的最后的礼物吧哈哈哈”

    听了焦峰的话,柳适夷竟然也感到了一丝恐惧。听这个恶魔的意思,他竟然是想逼迫他和女儿乱囵相j他知道他和女儿是绝对不会做这种违背情理的禽兽之行的,可是他们现在却被这个恶魔掌握在手心之中,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进行反抗,如果这个恶魔用强的话,那他和女儿还真的无法抗拒想到这里,柳适夷感到后背一阵冰凉,冷汗已经不断地渗出了皮肤

    第009章 灭门之灾

    “峰儿,我来啦”焦健气喘吁吁地说道。看到了三叔的样子,焦峰不禁面露笑容:那焦健的上衣已经脱得精光,裤子也已经脱掉了一半,一半仍套在腿上,另外一半则被拖在地上;他的两腿之间的那根丑陋之物已经膨胀得非常大了,抬头仰天,露出狰狞的样子看来,三叔已经忍耐不住,剑已出鞘了

    “三叔,侄儿又打扰你的好事了。”焦峰笑着对三叔说。

    “哪里的话啊,峰儿。”焦健笑道。

    “三叔,侄儿让你过来,是想让你干得更加刺激呢”说完,焦峰的眼光又停留在了刚刚被下属带过来的柳女身上。那柳女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洁白无瑕的肉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白嫩诱人。她的乌黑秀发四处散乱俏脸上面沾满了泪水一对美丽的大眼睛也已经哭肿了;她的雪白的孚仭椒可厦姹唤菇ツ蟮们嗪鄣赖溃厦婊褂屑父霭岛斓难莱葜。匀灰彩潜唤菇醚酪y牧耍凰难┌椎纳硖逯弦彩嵌桓鑫呛邸10饕桓鑫呛郏踔亮男「埂4笸壬厦娑加行矶啵杉詹藕蒙娜逶谒纳砩弦丫硎艿搅瞬簧俚睦秩ち恕br >

    柳家女儿此时还是泪流满面,她的四肢都被大汉们抓得牢牢的,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刚才焦健那个禽兽已经在她的身体上施加了许多的兽行,她的身体已经基本被他玷污殆尽了,就在他准备强行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他被侄儿叫了过来,柳女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儿。但是她的心里很清楚,这只是短暂地逃脱,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这个男人再次j污的。

    柳女的眼神又望向了她的父亲:虽然并没有被毒打,可是父亲的身体已经软弱无力地吊在了树桩之上,他的双眼迷茫,眼神无光,嘴里仿佛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柳女心若刀绞,叫喊了一声:“爹”

    那柳适夷早已经看到了女儿的身影,看到女儿被脱得一丝不挂,他感到羞愧难当。他心里茫然得很,他实在不明白,他为帝国服务了半辈子了,到老了却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护得了,还让女儿陪同他一起被人污辱。他也难过地对女儿说:“謦儿,爹对不起你啊”

    “爹”柳女再次哭喊着父亲。

    “行啦,行啦,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哭什么啊”焦峰滛笑

    帝国之乱第5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