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7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7部分阅读

    盯着少女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绝色美少女: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凹凸玲珑的完美身材,全部都被隐藏在了白色的连衣裙内,但是却更让人感到婀娜多姿,遐想连连;她的一双眼睛水汪汪深幽幽的,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她的小嘴娇嫩红润,使人直想一亲芳泽;最令人感到头晕目眩的,便是她裸露的双臂和一双小腿,竟然是如此洁白如玉粉嫩滑腻,使人幻想起了她白衣之内的肌肤,一定更是白皙娇嫩,柔滑爽手的了太美丽了太诱人了焦芳被眼前的美少女完全把魂给勾了过去,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少女的脸蛋儿根本无法移动,一股强烈的欲火在小腹之间熊熊燃烧起来,立即烧遍了他的全身,他感到口干舌燥,竟然有一种强烈地扑上前去的欲望。

    “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敢这样盯着本公主看”白衣美少女也注意到了眼前跪在地上的男人的神态,不禁大声地对焦芳娇斥道。

    “啊臣焦芳”焦芳心头一惊,立即醒过神来。他知道自己实在是大大地失态了,连忙想再次问候公主,却又被宣帝的话所打断。

    刚刚焦芳被白衣美少女迷住了的那一幕,宣帝正巧完全看在了眼中。看到焦芳目瞪口呆肌肉僵硬的样子,宣帝心中突发奇想,想到了一个赏赐国丈的方法了,他不禁心中大喜,立即打断了焦芳的话对皇妹说道:“安乐,别胡闹了。这个是焦国丈,也就是你皇嫂子的亲生父亲。你皇嫂对你这么好,你却想要欺负她的父亲,小心她打你屁股啊”

    “原来是皇后嫂子的父亲啊,这可不能怪我啊,他又没有说,嘻嘻。可是你干什么要直愣愣地盯着我看呢”白衣美少女笑嘻嘻地对焦芳说。

    听到了白衣美少女的娇笑,焦芳感到连骨头都变得酥麻了。他连忙回答道:“臣焦芳恭迎公主殿下。臣之所以盯着公主您看,主要是没有想到您竟然是如此风姿飒爽娇美动人,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嘻嘻,焦国丈的小嘴还挺甜的嘛,那好吧,这次本公主就原谅你了,可是下不为例哟”白衣美少女娇笑道。

    “臣感谢公主的不责之恩。”焦芳继续跪在地上说道。

    “好了好了。安乐,你就不要再捣乱了,焦国丈可是个大忠臣啊,你可不能够如此欺负他啊”宣帝严肃地对白衣美少女说。

    “皇帝哥哥又冤枉皇妹了,安乐什么时候捣乱了嘛”白衣少女坐在了宣帝的身旁撅嘴撒娇地说。

    看到皇妹有些不高兴了,宣帝笑着朝她摇摇头,怜爱地说道:“安乐,母后去世得早,朕又国事缠身,这么多年都没能好好地照顾你,朕也觉得辜负了母后临去时的嘱托啊看来朕得给你物色一个好的附马了,到时候让附马替朕好好地照顾一下你吧”宣帝一边说着,他的眼神却有意无意地不时望了望焦芳。

    “皇帝哥哥,安乐不愿意出嫁,安乐就愿意呆在宫中陪着你。”安乐双手搂着宣帝的脖子,脸蛋贴着宣帝的胸膛,不再抬头。

    看到公主跟宣帝如此亲昵的场面,焦芳虽然有些恋恋不舍,但是他知趣地说:“皇上,如果没其它事情,那微臣就先退下了。”

    “那好吧,不过刚才朕跟爱卿说的事情,你可得尽快地去落实一下。至于爱卿根朕所说的事情,朕也会尽快给你个满意的回复的。而且朕到时候还准备赏赐给你一样礼物,那可是朕独一无二的宝贝呢。”宣帝神秘地说。

    “谢皇上,那臣就告退了。公主殿下,臣就先告退了。”焦芳跪安后,慢慢地退出了御书房。在门外的时候,他还可以听到安乐公主那娇腻的声音传了出来:“皇帝哥哥,你究竟打算赏赐什么东西给焦国丈呢”

    “暂时还保密。”宣帝笑道。

    “不嘛,告诉我嘛”安乐公主撒娇道。

    “好安乐,别问了,现在问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的了。”宣帝笑着安慰皇妹。

    “哼,不说就不说,那我去问皇嫂去。”安乐公主娇嗔道。

    “你皇嫂也不知道的。是了,安乐,你觉得焦国丈这个人怎么样呢”宣帝突然问道。

    “什么怎么样嘛”安乐公主娇声问道。

    “就是相貌人品等等的。”宣帝笑道。

    “相貌吧,还算过得去吧;人看上去也挺忠心耿耿的;就是有些老了点儿,嘻嘻”安乐公主笑出声来。

    此时焦芳已经远离了御书房,虽然他还想再多听一点兄妹俩的对话,可是却一点儿也听不见了。

    帝国皇后焦敏居住的长宁宫中,此时一片安静。宫女们都静静地立在了一旁,即便是有事情的那些宫女,也都是垫着脚尖轻轻地行走,生怕带出一丝声响来。

    皇后爱静,一直以来都非常爱静。

    此时的皇后,正半卧在大床之上,目不转睛地望着手里的书。但是,如果有人仔细地观察一下皇后的眼睛,就会发现她的眼神空旷缥缈。很明显的,皇后并没有在看书,而是在发呆。

    自从嫁入了皇室,成为了宣帝的爱妃,进而为宣帝生下了太子刘衡,并被册封为帝国皇后,焦敏就一直喜欢这样静静地发呆,从早到晚地发呆。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她在想些什么,尤其是她的男人这个帝国最有权势的男人宣帝,就更加不能向他透露了。

    皇后在想她的哥哥,她的亲哥哥

    一晃已经离家五年了,她也已经从一个孚仭叫嵛锤傻氖逅甑那啻荷倥涑闪艘桓龀墒臁1牡拿姥奚俑荆囊痪僖欢急涞檬值赜喝莼蟆4蠓降锰澹魑桓瞿敢翘煜碌牡酃屎螅男蜗笥氡硐质翟谑呛廖尴敬谩br >

    然而,这并不是真正的焦敏,或者说,这只是焦敏流于外表的伪装,而只有在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才能真正地抛弃一切的虚假表现,回复到原来的真实的自我。

    她想念她的哥哥焦峰,从她离开哥哥的那一秒钟开始,她就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之中。大婚洞房怀孕生子任何一件大事都没有能够阻止她忘掉哥哥,而且这种思念之情是与日俱增,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她的心头。

    宣帝其实对她很好,她为宣帝所生的太子也是顽皮可爱,可是她对宣帝就是产生不了哪怕是一点儿的爱恋之情。不论是陪着皇上说笑陪着皇上用膳,或者是陪着皇上游乐陪着皇上睡觉她都像一个玩偶一样机械地被动地应付着他敷衍着他她一点儿也不爱宣帝,因为她的心里面只装着一个人她的亲哥哥焦峰。

    哥哥是唯一一个能够让她分泌嗳液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能够让她产生高嘲的男人每当宣帝在别的皇妃那儿就寝的时候,她都会感到十分高兴。因为在那个独自一人睡觉的晚上,她会慢慢地蜷缩在被子里面,将她那纤细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并拢起来,然后插进她的小岤之中,一面幻想着哥哥的粗大的r棒,一面抽锸起她的手指每当这时,滛水都会很快地而且大量地从她的小岤中分泌出来,然后顺着她的手指流到床上,而她的手指也会越来越快地抽锸,直到达到高嘲

    而那种畅快淋漓的高嘲过后,她又会再次地陷入到思念的痛苦之中,再次恢复到那种虚假的高贵当中。如果她有权选择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她的哥哥,而不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的称呼,只要能够蜷缩在哥哥的怀抱当中,听着哥哥的柔言细语,那她就已经十分满足了然而这一切对她来说,却又显得如此的遥远,如此地不可实现“皇后娘娘,听皇上身边的小春子说,皇上已经从御书房起驾,估计很快就要到达长宁宫了。”一个宫女向皇后禀报。

    “哦,皇上要来了”皇后马上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命令宫女们:“那你们快点儿去准备一下吧。”

    吩咐完宫女,皇后独自一人来到了一间内室,关上了门,从一个柜子中拿出来一个大盒子,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了桌上,然后打开。只见盒子里面放着有许多一模一样的玻璃瓶子,瓶子里面装满了蓝色的小球儿。皇后拿了一个放在了嘴里,喝了一口水,把它咽了下去。

    第011章 皇帝嫁妹“皇上驾到”皇后刚从内室出来,长宁宫里就响起了小太监的喊叫声。

    “臣妾给皇上请安了。”皇后微笑着迎向宣帝。

    “敏儿快快请起。”宣帝满面春风地将皇后扶了起来。

    “皇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呢”皇后将宣帝扶到了椅子上,宫女端来了一杯参茶。

    “今日朝中无事,朕就提前下了朝,找来焦国丈闲聊了几句;之后又应付了一会儿安乐那个小疯丫头,便匆匆忙忙地赶到了皇后这儿了。”宣帝喝了一口参茶,就迫不及待地把将皇后拉到了腿上坐下。

    “啊原来国丈来了,那他人呢”皇后靠在宣帝的怀里,焦急地问。

    “已经走了。怎么,敏儿有事要找国丈吗”宣帝双手交叉放在皇后的胸前,嘴唇靠近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皇后想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轻轻地挣脱了宣帝的拥抱,转过身来,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之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眼神带些忧伤地对宣帝说:“皇上,臣妾有个小小的请求,还望皇上能够答允。”

    “哦,敏儿请讲,朕一定会答应你的。”宣帝不知何事,微笑地看着皇后。

    “臣妾自十五岁有幸嫁给了皇上,至今已有五个年头,连衡儿都已经快三岁了。这五年来臣妾一直陪伴着皇上,皇上也给臣妾带了无尽的欢愉,让臣妾感受到了无穷的温暖。不过最近臣妾总是在睡梦中梦到了臣妾的亲人,他们在梦中一起请求臣妾能够回家看看,以解他们的相思之苦所以臣妾肯请皇上能够答允,让臣妾回家一看,以圆此梦。”皇后幽幽地说道,情到浓时,声音也有些呜咽起来。

    看到怀里美人的忧伤神态,宣帝顿时感到情义绵绵。他轻轻地揽住了皇后的柳腰,温柔地说:“敏儿,你是不是非常想念家里之人啊”

    皇后眼圈微红,点了点头。

    “那朕就给你七日时间,让你回家省亲,不知敏儿意下如何啊”宣帝微笑着说。

    “什么皇上,您刚刚说的是什么您真的答应了吗”皇后瞪大双眼望着宣帝,眼中充满了惊喜之情。

    看到了皇后的反应,宣帝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他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大仁大义之事。他微笑着对皇后说:“敏儿不用惊诧,朕真的答应你的要求,让你挑选一个吉祥的日子,回家看看,以还你梦中之愿,也可以一解你的亲人多年的思念之苦”

    没有料到皇上竟然如此爽快地答应,皇后立刻惊喜万分。她兴奋得一反常态,主动地搂住了宣帝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亲吻了一口,然后笑道:“臣妾多谢皇上恩准。皇上,您真好,真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好皇上啊”

    “哈哈哈”听了皇后的话,宣帝不禁洋洋得意地大笑起来。此时他感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降临人间的神仙:十全十美无所不能

    宣帝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放在了皇后的细腰之上,慢慢地在她的腰部抚摸了起来。鼻子里闻到的皇后身上的芬香气味突然让宣帝感到有种强烈的欲望从心底产生,迅速传递到了全身各处。他不禁定下睛来看着怀里的娇艳美人。

    今天皇后穿的是一条淡兰色的连衣短裙,柔软光滑的丝质短裙更加凸显出皇后那美妙的娇躯来。宣帝低头一看,看到皇后正张开大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短短的裙边已经上翻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露出了那两条雪白柔嫩的大腿来,看得宣帝血脉贲张,下体那根龙茎迅速葧起。宣帝一面隔着薄薄的丝衣抚摸着皇后的娇躯,一面笑着说道:“敏儿今天实在太漂亮了,简直就是一个仙女下凡啊。”

    皇后也已经感觉到了宣帝的葧起,她今天十分高兴,尤其是能够回家省亲的这个消息更加令她欣喜若狂,她终于可以见到哥哥那个她每天都萦绕于心的男人了,她的内心感到一阵阵地激动,下体竟然不知不觉地马蚤痒了起来。

    听到了宣帝的夸奖,皇后俏面一红,感到有些做贼心虚:她的心里明明想着的是她那心爱的亲哥哥,可是却不得不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认为她的下体是为他绽放为他湿润的,这难道不也是一种欺君的大罪吗皇后慢慢地扭动起臀部,好让她那柔嫩的臀部不断地在皇上那越来越涨的龙茎上磨来磨去,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皇上的龙茎在不断地变硬变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小岤中正源源不断地向外分泌着温热的嗳液,嗳液已经浸透了皇上的裤子,相信不久之后,皇上就会感觉得到的。

    果然,宣帝也感觉到他的龙茎正顶着一道温暖而又湿润的沟壑,而且正一点点地向里面深入。想到那是皇后的小岤,宣帝的情欲大增,他的双手也滑向了皇后的臀部。

    当宣帝的手摸在皇后的翘臀上的时候,他感觉到的只有那光滑柔嫩的肉体。

    他的手继续向下摸去,还是没有一丝寸缕宣帝再无疑问,皇后竟然没有穿内裤

    他的欲火一下熊熊燃烧起来,一只大手便迅速地从皇后的臀后伸了进去,覆盖在了她的阴沪之上:那里已经是湿滑无比温暖柔嫩

    “好个美艳风马蚤的敏儿,竟然不穿内裤来迎接朕。而且阴沪之中也是滛水四溢,热情无比”宣帝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啊皇上,你好坏啊,总是喜欢摸臣妾的羞处。臣妾不是想让皇上您方便行事,所以才轻装上阵的嘛。”皇后被宣帝摸得性起,一面娇嗔着,一面继续着她的扭动。

    “呵呵,还是敏儿懂得体贴朕啊朕就是喜欢敏儿那泉水不断的美妙地方,摸也摸不够亲也亲不够插也插不够”宣帝一面说着滛荡的话儿,一面将皇后的娇躯紧紧地搂住,他的手掌整个儿覆盖在了皇后的阴沪上面,来回地摩擦起来,滛水很快就沾湿了他的手掌。

    皇后忍不住发出了娇吟声。马蚤痒的下体被宣帝的大手来回地抚摸,既感到舒服无比,又感到万分难受。伴随着皇上的抚摸,皇后也开始有节奏地摇动起自己的臀部,以使自己的阴沪可以顺着皇上抚摸的方向来回滑动着。宣帝温暖而又有些粗糙的大手给她饱满的荫唇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也使她更加渴望能够有一根粗大的r棒能够插入她的小岤,使那个滛水横流的地方感到充实。

    皇后知道,她的嗳液并不是因为宣帝而流出来的。虽然每次与皇上做嗳,她的小岤都能不断分泌出大量的滛水,可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粒小小的神秘药丸的作用。可是今天不同,虽然她也吃了一粒神药,可是她的泛滥成灾的滛水更多的是为了她的亲哥哥而流的,是为了她能早日与亲哥哥相见而流的,是为了与亲哥哥见面后必将发生的既令人渴望又极度刺激的事情而流的

    宣帝并不知道皇后在想些什么,皇后柔软娇嫩的躯体沁人心脾的体香湿滑温暖的下体让他的情欲越来越旺。他开始激烈地亲吻起皇后的红唇和娇躯,开始隔着丝裙揉搓那对丰满柔嫩的双孚仭剑忌旖怪兄苯尤嗄竽橇娇沤ソネa5逆趤〗头,甚至将手指伸进了皇后那滛水泛滥的小岤中扣弄起来皇后也渐入佳境,开始配合宣帝的爱抚。已经整整五年了,皇后都是依靠把皇上想象成她的亲哥哥才能完成那一次次的爱抚和交欢的,这次也不例外。皇后把那吻在她的娇唇上的嘴唇想象成了哥哥的嘴唇,把那在她的孚仭椒可纤烈獍y乃值背闪烁绺绲拇笫郑涯窃谒南绿宄轱矢诺氖种敢驳背闪耸歉绺绲氖种浮胱畔胱牛屎蟾械椒路鹫娴木褪窃诤退那赘绺缭谧鲟龋朔艿貌畹愣谐隽烁绺绲拿帧br >

    皇后的小手慢慢地移到了宣帝的两腿之间,开始隔着裤子抚摸起宣帝的龙茎来。裤子的顶端已经湿滑无比,那都是皇后分泌的嗳液,这让皇后更加兴奋。她的动作越来越用力,口中也开始娇腻地说道:“皇上,来嘛,臣妾想要了。”

    听到了皇后的娇声滛语,宣帝兴奋异常。他很少见到皇后会如此滛荡地主动向他求欢的,所以他感到全身酥麻,不禁手上一用力,便将皇后的裙子扒掉了,扔在了地上,皇后那洁白柔嫩的娇躯立刻变得一丝不挂,全部映入宣帝的眼中。

    在皇后的帮助下,宣帝的衣服也被全部脱掉了,皇后再次跨坐在了宣帝的大腿上面,将她那湿润滑腻的小岤对准了皇上那根又粗又硬的龙茎,然后慢慢地坐了下去“啊”皇后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呻吟声。她感到了“哥哥”的那根又硬又热的大r棒慢慢地分开了她的荫唇,依靠着早已经泛滥成灾的嗳液的润滑,一点点地深入她的体内,她的小岤中慢慢地充实了起来。

    “敏儿,都已经为朕生过孩子了,可是你的小岤竟然还是如此之紧,朕实在是爱死了”宣帝兴奋地说道,一面紧紧地拥抱住了皇后那柔软娇嫩的身躯,一面开始在她的娇躯上亲吻起来。

    当“哥哥”的大r棒完全地充满了她的小岤,皇后的娇躯也开始了越来越剧烈地上下挺动,强烈的快感迅速从她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传递到了她的大脑之中。

    下体是“哥哥”的大r棒,正在她的小岤之中纵横驰骋;孚仭椒勘弧案绺纭钡淖齑胶蜕嗤匪季荩换岫凰昧Φ厮蔽8蛭牵换岫直凰难莱菀ex随趤〗头轻轻地拉伸;她的臀部则被“哥哥”的大手用力地抚摸着抓捏着,产生了一阵阵的既舒服又带有些疼痛的感觉宫女们早已经退了出去,皇后的寝室里面只剩了这一对赤裸相拥的男女。喘息声娇吟声叫喊声慢慢地从无到有由弱渐强,这一对坐着交欢的男女都已经忘却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了男欢女爱之中。两具一丝不挂地胴体紧紧地搂在一起,拼命地扭动着交缠着,汗珠早已经布满了双方的肌肤,不断地混合流淌下来,使得双方的身体有如刚从浴池中出来一般湿漉漉的,泛着光芒。

    双方的性器更加迅速地相对运动着,意味着双方的情欲也渐渐地接近了高嘲。

    尤其是皇后那丰满柔腻的臀部,更加迅猛地一上一下,在宣帝的腿上起伏着。

    宣帝的粗长的龙茎不时可以从皇后身体起来时的间隙之中看得一清二楚,上面也已经是湿淋淋的,沾满了孚仭桨咨臏粢号菽貌粶裘摇屎蟠耸币丫耆肓艘恢滞业鼐辰缰校哪院锩嫒扛值亩际乔赘绺绲某嗦闵碛埃械囊煳镆脖换孟氤闪饲赘绺缒怯行┲赡鄣侨创执笪薇鹊拇驲棒。她的下体耸动得越来越快,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哥哥”的大r棒越来越坚硬了起来,而且开始了短促地颤抖,那是“哥哥”要达到高嘲前的最后的疯狂皇后开始发出“喔喔”的呻吟声,她每一次的坐下,都会让“哥哥”整个的r棒完全地插入她的小岤之中,甚至让他那巨大的竃头顶开她的芓宫口部,再向里面伸去“啊来了,来了就要射了敏儿喔射了”宣帝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精关,在皇后的小岤里面喷发了起来。

    而皇后也在那一瞬间将臀部完全压在了宣帝的大腿上,使得宣帝的龙茎最大限度地插入了她的小岤,以迎接“哥哥”的喷射。当“哥哥”滚烫的j液开始击打她的芓宫内壁的时候,她的下体也一阵快速地颤抖,一股温热的嗳液也从她的小岤中喷发出来,浇灌在了“哥哥”正在喷发的大r棒上宣帝和皇后紧紧地搂在了一起,口里不断地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一起体验着高嘲时候下体的强烈快感过了好长地一段时间,宣帝和皇后才长长地嘘了口气,身体也不再绷紧,慢慢地松弛了下来。皇后已经全身乏力,娇慵地伏在了宣帝的身上,脸蛋儿贴在了皇上的胸膛上,一面轻声娇喘,一面闭着双眼休息,也顾不上皇上身上的那一片片黏滑的汗水了。而宣帝也一面喘着气儿,一面轻轻地揽住了全身湿滑的皇后,一只手则在皇后的孚仭椒可厦媲崆岬馗拧睦砩系挠肴馓迳系乃匦朔埽沟没屎缶谷辉谛鄣幕忱锼帕耍膊恢拦硕喑な奔洌屎蟛磐蝗恍蚜斯矗11肿约喝匀灰凰坎还业匾蕾嗽诹嘶噬系幕忱铮噬系牧ヒ踩匀徊逶谒男小br >

    “哎呀,请皇上恕罪。臣妾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没有把您给压坏吧”皇后连忙对宣帝娇声说道,一面说,一面移动臀部,想从宣帝的腿上下来。

    “敏儿多虑了。你的娇躯身轻如燕,怎么可能把朕给压坏呢。”宣帝笑着回答。他的双手却揽在了皇后的腰肢处,用力地向下压着,不让皇后的臀部抬起来。

    皇后用了两次力,却仅仅将臀部稍稍抬起,就又坐了回去,反而被宣帝仍然坚挺的龙茎插得又分泌了一些嗳液。皇后感觉到了宣帝的龙茎又慢慢地粗大了起来,她知道皇上的欲火一定是还没有完全地释放出来,估计再一次地交欢是必不可少的了。她只好对宣帝娇声说道:“皇上的身体当然很好,可是这时间太长了,总是容易出问题的。要是臣妾将您给压坏了,那臣妾可是担当不起啊”

    “哈哈哈敏儿言之有理啊。不过朕实在是舍不得敏儿那温暖湿润的小洞啊”宣帝滛笑着,龙茎还故意地在皇后的小岤里膨胀了一下。

    “讨厌,皇上您真是顽皮极了。”皇后娇嗔道。

    “哈哈哈敏儿真是娇美可爱,令朕又想再和你共赴巫山了。不过,还是等一会儿吧,现在朕还想跟皇后你商议个正事儿呢。”宣帝轻轻地搂着皇后的娇躯微笑着说。

    “什么事儿呢皇上请讲。”皇后也不再动弹,瞪大着眼睛望着宣帝。

    “喔”宣帝又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敏儿的母亲好像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吧”

    “臣妾七岁的时候,母亲就染疾而终,臣妾和哥哥都是由父亲带大的。”皇后有些忧伤地回答。

    “那国丈就没有再续弦吗”宣帝再问。

    “没有。臣妾和哥哥都很怀念母亲,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父亲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的。所以父亲一直也没有再给我们找一个后母。”皇后说。

    “喔那敏儿和国舅是否会抵触给国丈再找个夫人的想法呢”宣帝突然问道。

    “那也不会。臣妾和哥哥当然都想父亲可以再找一个后妈,使他不那么孤独,也可以让后妈好好地照顾一下父亲皇上,您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您想给臣妾的父亲再找一个续弦呢”皇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望着宣帝。

    “敏儿真是聪明绝顶啊朕还真就有这个意思,国丈这么忠诚于朕,朕也很想为他的幸福做些什么啊。”宣帝微笑着对皇后说。

    “那臣妾代父亲多谢皇上了。不知皇上有了人选没有”皇后高兴地问。

    宣帝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快点儿告诉臣妾嘛。”皇后撒起娇来。

    “好好好,朕说,朕说。不过朕要再问你一个问题,国舅是否婚配了呢”

    宣帝微笑着问。

    皇后的笑容突然全部消失,她的内心一沉,她不知道宣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要给她的哥哥也找个夫人吗皇后的心情立即十分消沉。不过她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强忍着气恼再次露出了笑容。

    宣帝已经发现了皇后的失态,他关心地问道:“敏儿,你怎么啦”

    “哦,没什么。臣妾突然感到有些头晕,现在好多了。皇上您刚才问的是什么”皇后勉强挤出了笑容。

    “敏儿你没事儿吧会不会是因为没穿衣服有些受寒的原因呢”宣帝有些焦急,把皇后的娇躯搂在了怀里。

    “皇上,臣妾已经没有事情了。对了,我想起来了,臣妾的哥哥目前尚未婚配。”皇后伏在宣帝的怀中说。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宣帝放下心来。“原来国舅也没有夫人,这可就有些难办了。”

    “嗯”皇后不明白宣帝的意思。

    “对了,我们先不说这事儿。”宣帝的话题又转开了,他一面在皇后光滑的背部轻轻地抚摸,一面微笑着问:“敏儿,我听安乐说,她最喜爱跟你在一起玩耍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欺负你啊”

    一听宣帝提到了安乐公主,皇后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的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宣帝的胸膛上,轻轻地抚摸了起来,同时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皇上,你那个皇妹啊,简直就像一个顽皮的小男孩,整天不爱女红,就爱舞刀弄枪的。还整日到臣妾这儿胡闹,纠缠着臣妾。她要是一来,臣妾就根本无法有安静的时刻,她一会儿要缠着臣妾给她讲故事,一会儿又要陪她去花园里捉蝴蝶,再过一会儿又吵着要去骑马简直就是一个女流中的混世魔王嘛。”

    听着皇后的讲述,宣帝的脸上一直露着笑容,他微笑着说:“这丫头原来如此调皮,那朕就告诉她让她少来打扰敏儿了吧。”

    “皇上,那倒不必。”皇后连忙说道:“其实臣妾却一点儿也不厌烦安乐公主的,反而喜欢死了。有她在身边,那就会有无穷的乐趣与欢笑,所以您可千万不要把她赶走啊”

    “哈哈哈,原来如此。其实朕看得出你们姑嫂二人的感情非常地好,朕也非常喜欢这个妹妹。安乐与朕是一母所生,朕的母后去世得早,安乐也是由朕给带大的,所以朕平时也会十分地溺爱于她,不过却让她变得有些刁蛮。不过人总有长大的时候,安乐今年也已经一十五岁了,也到了嫁人生子的年龄了,所以朕准备忍痛将她嫁出去。”宣帝微笑地说。

    “那准备选谁来做附马爷呢”皇后有些舍不得安乐公主。

    “如果朕和皇后再亲上加亲,不知敏儿是否愿意啊”宣帝笑着说。

    “啊”皇后稍一迟疑,马上就明白了宣帝的意思,她的笑容再次消失了。

    “怎么,敏儿不愿意吗”宣帝有些诧异。

    “不是的。臣妾只是只是有些舍不得安乐公主而已。”皇后将自己的失态掩饰了过去,轻声问道:“那,那皇上您准备将安乐公主嫁给谁呢”

    “这正是令朕头疼的事情。皇后家里有两个尚未娶亲的人,朕也不知道该将安乐嫁给谁好,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敏儿,你觉得呢”宣帝微笑着问。

    “臣妾的父亲”皇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倒把宣帝吓了一跳。

    “敏儿选的是国丈那是为什么呢”对于皇后的选择,宣帝有些不太明白。

    “喔,这这原因嘛”皇后有些吞吞吐吐地。“是因为臣妾的哥哥还比较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来选择夫人;而臣妾的父亲则已经到了一定的年龄了,要想找到一个像安乐公主这么好的续弦并不容易,所以臣妾觉得应该将臣妾的父亲招为附马。”

    说到这里,皇后下意识地笑了起来,她的脸庞泛起了一朵红晕:招自己的父亲做为自己小姑子的附马,这好像有些别扭呢。

    “哈哈哈,看来敏儿是早有准备啊。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也比较符合朕的想法。只是国丈已经超过了四十了,不知道安乐会否嫌他年龄大了些呢”宣帝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个请皇上放心,臣妾会去跟安乐公主讲的,相信她一定会听臣妾的话的”

    皇后连忙说道。她怕宣帝会改变主意而将哥哥招为安乐公主的附马,哥哥是属于她的,是不能让其他女人给占有的。而要是将安乐公主嫁给了她的父亲,那将会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所以她一定要努力地争取。

    看到皇后自告奋勇地要去跟安乐公主讲出嫁的事情,宣帝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件大事也基本上解决了,他也放下心来。随之而来的,却是他那再次燃烧起来的欲火。宣帝的龙茎一直没有萎缩下去,而是坚挺在皇后的小岤之中,那种湿滑温暖的感觉早已经使他滛欲难忍了。所以安乐公主的事情一结束,宣帝就迫不及待地搂住了皇后的娇躯,一面开始揉捏她那丰满高耸的孚仭椒浚幻媛赝x鹆讼绿濉br >

    “啊,皇上,您的那根坏东西怎么又动了起来”皇后娇腻地对宣帝说。

    “敏儿,他又想你了啊”宣帝滛笑着回答。

    “皇上,您也很累了,咱们上床去吧。”皇后娇媚地说。

    “好,咱们上床去”宣帝也感到了双腿有些麻木,所以一把抱起了皇后的娇躯,向大床走去。他的龙茎却一直都没有离开皇后的小岤,一面走一面仍在抽锸着,皇后的寝室中再次春色满屋“皇嫂,什么事情这么神秘,非要把我拉到这儿才说啊”安乐公主撅着小嘴娇声问道。

    皇后笑嘻嘻地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话。

    “啊,皇帝哥哥要我嫁给国丈”听完了皇后的话,公主大声叫道,明亮的大眼睛瞪得像两盏明灯。

    “嘘妹妹别叫嘛。”皇后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继续微笑着说:“皇嫂我的父亲有什么不好的,你这么不乐意。”

    “那倒也没有不乐意。”安乐公主的声音降了下来,脸上竟然浮出了几朵红晕。“只是只是”安乐公主“只是”了好久也没有说出下文来。

    “妹妹快说嘛,只是什么啊”皇后面带微笑焦急地问。

    “只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出嫁啊”安乐公主终于说了出来。

    “现在不就是让你有个准备吗我和皇上还会令人给你们算个卦,选个吉祥的日子。估计至少也得几个月吧。”皇后笑道。

    “嗯”安乐公主低头不语,突然其来的变故让她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皇嫂的父亲不是蛮帅气的嘛,比许多的公子哥儿们都好看多了,难道不是吗”皇后笑着问。

    “我又没说国丈长得难看。”安乐公主撅着嘴儿小声地说。

    “那你是怕他不会照顾你吗这你可以放心,皇嫂和皇嫂的哥哥都是他带大的,照顾得可好了呢。”皇后再次笑道。

    “不是的。”安乐公主再次小声地说。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你快告诉皇嫂啊”皇后有些着急了。

    “他他是皇嫂的父亲,那年龄一定会很大了吧”安乐公主终于小声地将她的顾虑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个啊妹妹你放心,皇嫂的父亲才刚过四十,而且身体强壮性格温和相貌也比较年轻,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人,绝对不老。”皇后笑嘻嘻地说。

    “可是,他可是皇嫂你的父亲啊。如果我嫁给了他,那你和我的关系又会变成什么呢”安乐公主又问。

    “你还是皇上的妹妹啊我也还是你的皇嫂,总不能让你变成我和你皇帝哥哥的丈母娘了吧所以呢,吃亏的只有皇嫂我的父亲,他从堂堂的国丈,一下子降了一辈而成为了皇帝妹妹的附马,哈哈哈。”讲到这里,皇后自己都笑了起来。

    安乐公主也笑了起来,一双大眼睛望着皇嫂发起呆来,她的心里突然感到有些激动:她要出嫁了,这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一定会很刺激的吧

    “那你答应了”皇后微笑着问安乐公主。

    安乐公主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的雪白的脸庞一下子羞得通红。

    第012章 东厂成立

    这一日上午,耀眼的阳光把金銮宝殿辉映得格外明亮,愈加显得庄严肃穆。

    百官早已提前到达,均在殿内殿外窃窃私语。由于至今没有找到柳御史一行的下落,朝庭众臣的争辩之声更加激烈。各种猜测层出不穷,也因此而划分成了许许多多的“派系”,互相争论着柳御史的遭遇。

    整个大殿之中,只有一位大臣泰然而立,胸有成竹地静候皇帝上朝。他的脸上一付悠然自得的神情,内心更是一片欣喜得意。他就是焦芳,当今的国丈,此时虽然仅仅是个从四品的中书舍人,在这大殿之中已经属于是最低级的官阶了。

    不过焦芳的心里有数,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要飞黄腾达,他就要掌握其它大臣的生杀大权了

    当然,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感到十分惊喜。前一天他把计划交给皇上看的时候,他就知道皇上

    帝国之乱第7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