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14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14部分阅读

    哥哥生下很多很多的小宝贝来。”

    听到这里,焦峰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搞大肚子”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把他吓了一大跳。

    “敏儿,你你今天是安全的吗”焦峰紧张地问道,他的脸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哥,怎么了,你怎么被吓成这样”焦敏也有些紧张。“你怕敏儿怀孕吗

    你不希望敏儿怀上哥哥你的骨肉吗“”不是的,可是皇上“焦峰有些语无伦次,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是怕皇帝知道吗”焦敏问道。

    焦峰没有回答,而是紧张地点了点头。

    “哥,敏儿不怕敏儿想过了,如果哥哥你成为了皇帝,那敏儿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给你生好多的孩子了”敏儿小声地说道。她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哥哥的脸庞,她要看看哥哥的反应,看看哥哥能否接受她的想法。

    “啊”焦峰惊叫了一声。他的脑袋四处一望,然后紧张地对妹妹说:“敏儿,你,你想让我造反吗这可是要诛连九族的大罪啊,你,你可千万不要再有此想法了”

    焦敏感到有些失望,哥哥还是没有取代皇帝的心思,看来她的计划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她的脸上马上布满了笑容,对着哥哥娇声说道:“瞧把你给吓的

    敏儿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敏儿当然知道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敏儿怎么会这么傻去干这种事情呢“焦峰长嘘了一口气,妹妹的想法可是把他给吓坏了,他继续问道:”你还没有告诉哥呢,这几天是你的安全期吗“”瞧你紧张的,敏儿是那种不计后果的人吗“焦敏娇嗔道,小手在哥哥的胸膛上拍打了一下。”敏儿早就计算过了,这几天安全得很而且敏儿在来之前还吃了避孕的药丸,不然怎么敢让哥哥你射这么多到敏儿的小肚子里去呢“

    焦峰这才完全地放下心来。妹妹的意思很明显,这几天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和妹妹疯狂作爱,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将他的j液射满妹妹的小肉岤。想到这里,刚刚熄灭的欲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他的大r棒也高高地耸立起来。

    焦敏继续在哥哥的怀里扭动着娇躯,她的试探没有成功,但是她已经想到了另外的一个方法。她的小手握着哥哥不断膨胀的大r棒,心中的欲火也高涨了起来。

    “哥,你好强壮啊,敏儿喜欢死了。敏儿还想要呢。”焦敏腻声说着。她的臀部慢慢地抬了起来,移到了哥哥的大r棒上,湿淋淋的小肉岤对准了硕大的竃头,慢慢地坐了下去“啊”焦敏发出了娇吟声,湿润的小肉洞很快就吞没了哥哥的大r棒,充实的快感再次遍布了她的全身。

    焦峰却感到有些异样的感觉,妹妹的呻吟声竟然有了回声他的眼睛渐渐地睁开,朝着回声的方向望去,不禁吓得浑身一抖,冷汗刷刷地从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冒了出来:在房间的其中一面墙壁前,竟然站着一个人在闪动着的烛光的映照下,这个人的身影显得神秘莫测

    妹妹的那个回音就是从这个人的方向传来的,焦峰可以很确定这一点。

    焦峰登时吓得浑身发抖,冷汗已经布满了全身。他不怕天,不怕地,更不怕什么妖魔鬼怪。然而此时,他却是在和他的亲妹妹在作爱他的大r棒已经深深地插入到了妹妹的小肉洞里,他和妹妹已经被那个神秘的来人抓了个现行。更何况这个和他偷情的亲妹妹还是当今皇帝的老婆,她甚至还说出了谋权篡位的大逆不道的言语焦峰僵硬地坐在哪里,不知所措。

    焦敏还沉浸在深深的肉欲之中,小肉岤中的充实感令她十分满意,她扶着哥哥的双腿,慢慢地抬起了她的臀部,然后又迅速地坐了下去,享受着哥哥的大r棒进出她的小肉岤的快感。

    然而没有几下,焦敏就感受到了哥哥的异样。哥哥的动作停止了身体僵硬了全身冷汗直流,大r棒也很快地软了下来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焦敏突然睁开眼睛,马上就看到了哥哥着魔般吓人的神情。她顺着哥哥的眼光忘去,顿时也被吓了一跳,再次娇喊了出来:“啊”

    “啊”那个人影也同样发出了叫喊声音。然而这次,却并不像是焦敏的回声,焦敏隐隐感觉,那是一个女人发出来的声音。

    屋子里面寂静了几秒中,焦敏的心神首先恢复了平静。她并不像哥哥那样害怕皇帝,所以她也并不太害怕有人知道她和哥哥的关系。她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谁要敢得罪了她,那只有死路一条

    心情平静了,视线也就清晰了许多。焦敏渐渐看出了屋子那个角落的大致轮廓来了。在那片墙壁上,仿佛开有一个大洞,一扇像是门一样的东西半开着,洞口后面漆黑一团。那个人影就站在了那个洞口边上,身形并不算太高,仿佛是一名女子。

    那个身影仿佛在移动着,眼看着离那个洞口越来越近了。她要逃走焦敏突然醒悟了过来。

    “你给我站住”焦敏鼓起了勇气突然朝人影喊了一声。“哪里来的小毛贼,胆敢闯到皇后娘娘的屋子里来”

    焦峰被妹妹的喊叫声吓了一大跳,同时他马上也醒悟了过来:不管来的是谁,既然她已经发现了他和妹妹之间的j情,就绝对不能让她轻而易举地离开这里

    至少也应该知道来者何人。

    焦峰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他的脑袋也清醒了许多,他的思维马上就飞快地运转起来。很快他就发现,那道门正是连接他的卧室的,是这间地下室的另外的一个通道。来的这名女子很可能只是焦府中的一名丫环而已,由于误打误撞地才发现了这间地下室。

    焦峰突然心生狠念:既然是偶尔闯进来的,那只能怪她运气太差了。她一个人的性命与整个焦氏家族的性命比较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既然她没有马上逃跑,那就休怪本少爷对她不客气了

    焦峰想要杀人灭口了。

    “你给我过来”焦峰冷冷地说,他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才可能让对方就范的。“顺便把门关上”

    那名女子果然没有逃跑,而是听话地关上了那扇门,慢慢地走了过来。

    随着这名女子的走近,焦峰和妹妹都在努力地辨认着她的样子。红烛的光芒此时变得有些阴暗,笼罩在女子的身体,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终于可以看清楚了这名女子的相貌了。

    “冬怡”“冬怡”焦峰和妹妹同时叫喊了起来。

    这名战战兢兢地走过来的女子,正是焦府的丫环冬怡。

    焦敏嫁入皇室的那一年,冬怡年仅一十四岁。虽然她从小就是在焦府中长大的丫环,按理说焦敏对她应该是有印象的。可是女大十八变,冬怡现在出落得跟出水芙蓉一般,焦敏已经不太敢认了,只能心怀疑虑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焦峰却确确实实地认识冬怡,因为冬怡曾经服侍了焦峰将近五年时间。她长得清秀娇美,对焦峰的服侍也温柔体贴,很受焦峰的喜爱。如果不是因为焦峰的心中只有亲妹妹一个人的身影,那冬怡或许早就成为了他的侍妾了。

    两年前,冬怡又被焦峰的父亲焦芳看中了。焦芳看到儿子对如此美艳的小丫环竟然无动于衷的,心下暗自欢喜,偷偷摸摸地就摘取了冬怡的c女之身。再之后焦芳就将冬怡安排到了自己的身边做为丫环兼侍妾,而给儿子焦峰换了另外的一个丫环小月。

    焦峰虽然有些不舍得冬怡的离去,但是他既不愿意违背父亲的意愿,而且他的心里面又只有妹妹一个人,所以也就默许了这种安排,在那以后焦峰和冬怡就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再次相见竟然是在这种地方,而且还是在这种尴尬无比的场合之下。

    “皇后娘娘国舅爷,求求你们,饶了奴婢吧,奴婢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冬怡跪在了焦峰和焦敏的面前,抽泣着说道。

    焦敏的内心又羞又恨。她和哥哥一丝不挂地相对而坐,哥哥的大r棒还插在她那湿淋淋的小肉岤中,这幅滛糜羞愧的场面竟然被一个小小丫环给撞见了,这要是传了出去,她的面子要往哪里搁啊。更何况她和哥哥私通的事情还牵涉到了整个焦氏家族的性命,可不是一句“不会说出去”的承诺就能搪塞过去的。

    焦敏登时凶光毕露,心里在盘算着该如何杀人灭口。

    焦峰见是自己曾经的贴身丫环,杀人之心倒是减弱了许多。他把怀里的妹妹轻轻地放到了一边,站了起来,赤裸裸地走到了冬怡的身前。

    冬怡早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了,更何况国舅爷还是赤身捰体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她更加是不敢抬头仰望,只能跪在地上不住地哭泣,口里求饶着:“国舅爷,求求您,饶了奴婢吧看在奴婢服侍了您五年的份上,饶了奴婢吧。”

    焦峰望着跪在地上的冬怡,心里竟然破天荒地产生了一丝怜悯之心。他缓缓地说道:“冬怡,抬起头来望着我。”

    冬怡听话地抬起了头,可是她马上就发现了垂挂在国舅爷两腿之间的那跟大r棒离她的脸庞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她立即又羞涩地低下了头。

    “抬起头来,望着我”焦峰突然加重了音量。他知道是他的大r棒令冬怡感到羞愧不已的,但是他觉得这样反而十分刺激。他想了解一下这个丫环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隐密的地下室中的,而首先,他要让她变得服服帖帖的才行。

    冬怡再次抬起头来,国舅爷的话她不敢不听。她的头慢慢地抬了起来,望着国舅爷的脸庞。国舅爷的那根大r棒继续出现在她的眼光之中,她只能努力地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尽量把那根大r棒给忘掉。

    “冬怡,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呢是谁派你来的吗”焦峰面无表情地问道,声音低沉而平缓。

    “没,没有”冬怡拼命地摇着头,哭泣着回答。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脸色苍白得一蹋糊涂。

    “老实说,到底有没有人派你来这里的”焦峰的声音突然响亮了许多。他知道,这种变换的语调最容易突破一个人的心理防线了。

    焦敏轻松自在地坐在沙发上,两条大腿叉开着,一点都没有发觉到自己已是春光大泄,她的全部心思都已经投入在了哥哥是如何“审讯”这个小丫环上面了。

    她的脸上没有笑容,显得冷冰冰的,她也想知道是谁给了这个小丫环胆让她进来的。这个倒霉的小丫环是活不成的了,让她坦白一下她所了解的东西还是很有必要的,焦敏心里冷冷地想着。

    “国舅爷,皇后娘娘,真的没有人派奴婢来这里的,奴婢是自己误打误撞进来的。”冬怡哭泣着回答。

    焦峰冷冷地望着冬怡,没有说话。冬怡只好继续讲了起来。

    “今天皇后娘娘回家省亲,焦府上下都欢天喜地的,迎接着皇后娘娘。大家都很久没有看到皇后娘娘了,今天再次看到皇后娘娘的尊容,大家都开心极了”冬怡为了讨好皇后娘娘,净捡些好听的来说。

    “废话少说”焦敏冷冷地打断了冬怡的话。这个小丫环是死定了的,焦敏只是想听些有用的东西,其它的她可没有心情去听。

    “是的,皇后娘娘”冬怡委屈地回答,她感到事情不妙,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晚上皇后娘娘和国舅爷都休息去了,大家也都忙着收拾屋子。

    老爷突然把我和梦秋姐姐叫了过去。

    老爷说害怕皇后娘娘晚上肚子会饿,需要吃些夜宵,还说在宫里面生活的娘娘们都会有吃夜宵的习惯的。然后老爷就吩咐梦秋姐姐把已经准备好的糖水给娘娘端了过去,又叫我给国舅爷也端了一碗,还说糖水正好有多,不然也是浪费“”那个丫环真的把糖水端到我屋子里去了吗“焦敏再次打断了冬怡的话,冷冷地问道。

    “回皇后娘娘,奴婢并不知道梦秋姐姐走了以后,我也马上就到国舅爷的屋子里去了。”冬怡颤颤巍巍地回答。

    “哼,谅她也不敢进我的寝室中去的我已经吩咐过我的侍卫了,不管谁敢进到我的寝室里,都会格杀勿论的哼,哼,我想她最多也就是放在了外面的房间而已。”焦敏冷冷地说道。其实她的内心也有些担心,如果真的有人进了她的寝室,发现她并不在床上,那可就危险了。

    不,不会的没有人敢违背她的命令的,难道他们不想要项上之物了吗

    焦敏摇了摇头。

    “继续说,为什么你会闯进这间密室的老爷不是只让你送到我的屋子里吗

    你为什么不走呢小月哪里去了“焦峰继续面无表情地问道。

    “国舅爷,本来奴婢只是打算将糖水交给小月就走的,毕竟奴婢已经是老爷的人了,而国舅爷又有小月照顾”冬怡幽幽地说。

    “可是小月正好肚子不舒服,就叫奴婢将糖水直接放到国舅爷的寝室中去。

    奴婢说这样不好吧,但是小月说没有关系的,国舅爷都已经睡觉了,而且奴婢又曾经照顾过国舅爷,国舅爷一定不会怪罪下来的说完,小月就急急忙忙地去如厕了,只留下了奴婢一个人。

    也是奴婢该死,竟然答应小月的要求,将糖水端进了国舅爷的寝室。奴婢心想照顾了国舅爷这么久,国舅爷也比较喜欢奴婢,应该不会生奴婢的气的吧“冬怡说到这儿,又被焦敏”哼“的一声打断了。

    焦敏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冬怡这才敢继续说了下去。

    “奴婢把糖水放到了国舅爷的床边,本想叫国舅爷起来喝的,可却发现国舅爷并不在床上也是奴婢好奇心太强,发现国舅爷不在床上,以为他是在书房中,就又来到了书房。却发现书柜的中间有一条缝隙,上前一看,就发现了一条通道”焦峰听到这里,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了,看来这个小丫环的确是误打误撞地进到了这里,并不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指派。焦峰稍微放下心来,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丫环该如何处理呢焦峰又陷入了困境之中。

    这个小丫环既然已经发现了他和妹妹的j情,她就得死才行,否则暴露出去怎么办呢可是这个娇美伶俐的小丫环服侍过他好几年呢,他还真有些舍不得杀她,更何况她还是他的父亲的侍妾呢杀了她,怎么向他的父亲解释呢

    怎么办呢一向做事干净利落的焦峰竟然犹豫了起来。

    焦峰把眼光移向了妹妹,他很想知道妹妹的打算。

    焦敏看了哥哥一眼,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同时冷冷地说道:“低下头去,不准抬头。”

    冬怡听话地低下了头,她的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皇后娘娘会如何对待她。

    焦峰也疑惑地望着妹妹,不知道妹妹有何举动。

    焦敏四处望了一望,然后走到了水池边上。池水清澈见底,倒映着美丽的烛光,更加美丽无比。可是焦敏并没有看水面一眼,她从水中拿起了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又走了回来。

    焦峰心中突然一惊,他立即领会到了妹妹心中所想,他仿佛可以看到从妹妹的美丽的大眼睛中发射出来的凶光,妹妹是要杀人灭口

    焦峰的脑海中突然迅速地运转起来,他在判断着妹妹的举动是否可行。他可以抛开对冬怡的那一点儿怜爱之心,他也觉得杀了冬怡是一了百了的方法。可是,现在杀她合适吗

    转眼间,焦敏已经走了回来,即将来到冬怡的身边了。

    冬怡仍然趴在地上,脸庞朝下,一动也不敢动弹。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她在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有对什么事情都好奇的这个坏习惯如果不去好奇,不进入到国舅爷的书房中,不去接近那个透露出一丝光亮的缝隙,或者不进入到这危险的通道里去,她又怎么会落到如此的地步呢

    她又恨起了小月来。如果小月不去如厕,那她又怎么会进入到国舅爷的寝室之中,进而发现国舅爷并不在床上呢都是小月害了她啊

    冬怡悔恨着,心想今天一定会在劫难逃了她想到了国舅爷可能会拿大皮鞭子狠狠地抽她的背部,想到了皇后娘娘可能会用尖尖的鞋尖踢她的腰部,甚至想到了皇后娘娘会狠狠地扭她的大腿上和肚皮上等敏感部位的嫩肉冬怡难过得流下了眼泪,她感到胃部一阵难受,忍不住吐出了一些酸水来焦敏并不知道地上趴着的这个小丫头在想些什么,她也不需要知道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消灭所有发现她和哥哥乱囵作爱的人

    焦峰紧张地盯着妹妹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妹妹的大眼睛里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温柔与美丽,有的只是冷漠的眼神和凶狠的杀气妹妹的那只拿着石头的小手已经高高地举了起来,随时有可能落了下来。她那两只性感迷人的孚仭椒看耸毕缘貌园紫湃耍路鹨丫皇悄歉鲅愿械呐瘢且桓隼溲尬耷榈呐笔郑br >

    焦峰终于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系,可是妹妹的小手也已经飞快地落了下来。

    那块石头迅速地朝躺在地上的冬怡扑去,眼看就要落在冬怡的脑袋上面,将她的头颅打得粉身碎骨的

    第020章 丫环失身

    头破血流脑浆四溅的血腥场面并没有出现。

    就在焦敏拿着大石头的手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哥哥的大手牢牢地抓住了。

    焦敏瞪大着双眼望着哥哥,她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哥哥会阻拦她不让她杀死这个小丫环,难道哥哥不怕他们之间的秘密会被泄露出去吗

    然而,当焦敏望到哥哥的双眼时,她立即放下心来。哥哥的眼神中流露出了镇静自若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她,他已经胸有成竹,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焦敏相信哥哥,她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等候着哥哥的指示。

    焦峰已经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他知道冬怡一定要死,但是绝对不是在今天晚上。

    太多的人见到过冬怡了,梦秋小月,还有他的父亲。他们都知道冬怡去给他送糖水去了,如果冬怡从此消失的话,那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主要的怀疑对象。

    因此,冬怡还不能死,至少不能在今天晚上死。

    焦峰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这么隐密的地下室,这么周详的安排,怎么还会出了岔子。这里面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焦峰还不得而知,但是他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的。

    焦峰决定暂时留下冬怡的性命,但是如何处置她,却有些犹疑。如果把她囚禁在这间地下室内,可以保证她无法逃走,也无法将她所见到的东西泄密出去,然而他却无法向众人解释她的失踪。如果把她释放了,又害怕她把兄妹俩的事情都给暴露出去。焦峰觉得十分为难,便将他的想法悄悄地告诉给了妹妹听。

    焦敏想了一会儿,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恶毒的微笑。她凑到哥哥的耳边,悄悄地说出了她的计划。

    焦峰的双眼一下瞪得很大,他惊讶于妹妹的这个计划。平时温柔可爱的妹妹竟然会想出如此阴险毒辣的计划,已经超出了焦峰的想象。不过焦峰很高兴,也很兴奋,看来妹妹和他真的是血脉相连的同胞兄妹啊

    兄妹俩相视而笑,眼神中都充满了邪恶。

    焦敏慢慢地靠在了哥哥的怀抱之中,柔软光滑的肉体再次在哥哥的肌肤上摩擦了起来。她的一只小手摸到了哥哥的大r棒上,轻轻地套弄了几下;而她的另外一只小手则探到了哥哥的臀部,慢慢地在那健壮的臀部上面来回地抚摸着。她的嘴里轻轻地娇声说道:“哥,可要快点儿啊,敏儿还等着呢。”

    焦峰一面抚摸着妹妹光滑的后背,一面滛笑着在妹妹的耳边说道:“好敏儿,你真的同意哥哥吗”

    “讨厌,别浪费时间了。敏儿知道你只爱敏儿一个人就行了”焦敏朝哥哥温柔一笑。

    焦敏从手腕上取下了那只白玉做的手镯子,轻轻转动了几下,镯子上竟然露出了一个小洞来。焦敏轻轻地侧过镯子一倒,从小洞里面掉出来了一颗红色的药丸。

    焦峰从妹妹的手心里面取过了这颗小红药丸,看了又看,然后小声问道:“这个就是泄停疯吗”

    焦敏点了点头,然后娇笑道:“快去吧,敏儿还等着你呢真是便宜你了”

    冬怡一直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她在等待着皇后娘娘和国舅爷的惩罚,她知道太多的动弹只能招致更多的惩罚。

    然而等了半天,冬怡也没见皇后娘娘和国舅爷有什么举动,只能听到他们在叽哩咕噜地说着悄悄话儿。然而即便冬怡竖起了双耳,也无法听得清楚他们在讲些什么。冬怡感到十分奇怪,心里更加紧张起来。

    “冬怡,你可以站起来了”国舅爷的声音终于出现在了冬怡的耳边。

    冬怡既紧张又诧异,她不敢犹豫,听话地站了起来。

    冬怡的脸庞立即羞得通红,眼前的景象令她这个早已告别c女的小妇人也感到耳红口赤的。

    国舅爷和皇后娘娘早已经坐到了沙发之上,或者准确点地来说,是一个坐着,一个趴着。赤身捰体的国舅爷正坐在沙发上,两腿大张,中间的那根大r棒已经充分葧起,一柱擎天;而同样是一丝不挂的的皇后娘娘则趴在他的身上,她的脑袋就在国舅爷的大腿之间,她的小嘴早已经把国舅爷那粗长的大r棒含了进去,正卖力地吮吸吞吐着好一幅滛糜放荡的画面啊

    冬怡的心跳加速,小腹中隐隐地感到一团欲火正在熊熊燃烧着。

    刚刚她已经看到了春情毕露的这一幕了,可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近距离地再次看到这滛荡的一幕。她曾经和六七个姐妹们一起服侍过老爷,那种大被同眠的场面她也见得多了。可是如今在眼前的沙发上如胶似漆地纠缠在一起的,可是一对同母所生的亲兄妹啊亲哥哥挺着大r棒坐着,让亲妹妹用小嘴去吮吸,这种场面简直是冬怡的内心有种说不清楚的快感,她感到欲火已经在焚烧着她的全身。她慢慢地走向了沙发,口中不断地吞咽着口水。

    “冬怡,看见了国舅爷在和皇后娘娘在干什么吗”焦峰慢慢地说着,一面享受着妹妹的口茭。

    “这”冬怡不知道国舅爷是什么意思。

    “这种场面以前不常看见吧”焦峰继续问道,他的声音非常缓和,可是冬怡听起来却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

    “不,不奴婢什么都没有看见真的,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冬怡紧张地说着,她的身体又在发抖起来。

    “这有什么的啊我和皇后娘娘互相爱慕,因此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也是为了让对方快乐的方法之一嘛。就像你和老爷一样,你和他互相爱慕,因此你们不也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吗告诉我,你有没有把老爷的大宝贝儿含进嘴里去啊”焦峰问道。

    “这”冬怡被国舅爷的问题问得娇羞不已。迟疑了一会儿,当她看到了国舅爷那双冷酷的眼神时,她连忙点头回答:“有,有的。奴婢也亲过老爷的大r棒,也含过老爷的大r棒。”

    冬怡感到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两行清泪从她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然而这种羞辱并没有结束,焦峰又继续慢悠悠地问道:“告诉国舅爷,老爷的大r棒含起来舒服吗”

    冬怡这次不敢再犹豫了,她连忙点头回答:“舒服,舒服”

    “真的吗”焦峰的声调突然抬高。

    “真的,国舅爷,奴婢说的都是真的,老爷的大r棒含起来真的很舒服的。”

    冬怡急忙补充。

    “嗯其实国舅爷我的大r棒含起来也是很舒服的,你信不信啊”焦峰脸上露出了滛荡的笑容。

    “啊这”冬怡不知道国舅爷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已经感到十分不妙了。

    “怎么,不相信吗你看,皇后娘娘含得多舒服啊”焦峰轻轻地抚摸着妹妹的秀发,再次对冬怡说道:“冬怡,你想不想也试试啊”

    “这”冬怡终于听明白了国舅爷的意思,她感到浑身颤抖。她曾经是国舅爷的小丫环,本来也可以算是他的人了,可是他以前并没有占有过她的肉体,她当时还感到有些遗憾。可是现在不同了,她已经变成了老爷的女人了,她怎么还好跟国舅爷发生这种肉体上的接触呢

    “别害怕,冬怡,国舅爷并不想让你来含住我的大r棒,有了皇后娘娘含就已经很舒服了。”焦峰脸上露出了笑容。

    听了这话,冬怡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她已经为老爷含过大r棒了,如果今天再含住他儿子的大r棒,那她一定会羞愧终生的。

    “冬怡,你想离开这间房间吗”焦峰突然问道。

    “想,想,奴婢很想快点离开。”冬怡连忙说道,她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可是你已经发现了我和皇后娘娘的一些事情了,这”焦峰慢悠悠地说道,还没说完,就被冬怡打断了。

    “奴婢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冬怡紧张地说道。

    “可是,你让我和皇后娘娘怎么来相信你呢”焦峰脸上挂着冷漠的笑容,看得冬怡浑身发抖。

    “这奴婢对天发誓,如果奴婢将国舅爷和皇后娘娘的事情泄露出去的话,奴婢就会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冬怡竟然下了一个毒誓。

    “虽然你发了个毒誓,我和皇后娘娘的性命可还掌握在你的手里呢,这个毒誓恐怕还不行吧。”焦峰阴笑着摇摇头。

    “那国舅爷,奴婢该怎样您和皇后娘娘才能放过奴婢啊”冬怡简直就要哭出声来了。

    焦峰阴笑着没有回答,焦敏却将哥哥的大r棒吐了出来,接着往哥哥的怀抱里一钻,冷冷地说道:“这些嘴头上的承诺都是不做数的。要想放你并非不可以,只要你能够应允我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皇后娘娘请说,奴婢一定会做到的。”冬怡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问道。

    “说起来也很简单。”焦敏用小手摸了摸哥哥的大r棒,继续说道:“刚刚由于你的冒失闯了进来,搞得我和国舅爷的好事情做了一半就被打断了你也知道的,这种事情中途被打断是最忌讳的事情,这对国舅爷的身心可是严重的打击啊所以嘛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痛痛快快地脱了裤子和国舅爷做一次,让国舅爷恢复一下,那我们就会放你走的。”

    冬怡没有想到皇后娘娘所说的“简单”的条件竟然是要和国舅爷作一次爱

    刚刚庆幸不用用嘴巴含住国舅爷的大r棒,这会儿却要用下面的小肉岤吞纳,这简直是令她难以容忍。

    “看来这个要求是没办法同意的了”焦敏冷冷地说道:“那我们只好把你关在这个地下室中了,把你捆起来,不给你水喝,不给你饭喝,不给你衣服穿我想不出三个月,你就会变成一具没有肉体的骷髅的可惜啊,这么美的女孩子,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不,不救命啊,放我出去”冬怡突然喊叫了起来。她可不想就这么惨死在地下室中,她希望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叫喊声,好把她救出去。哪怕死,也是要死在外面的。

    “叫吧,叫吧,根本不会有人听到的。这里的密封隔音效果可是超一流的,哪怕你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的”焦峰冷笑着说。

    叫喊了一会儿,冬怡也累了,她知道这样叫喊是没有用的,不禁低声抽泣了起来。

    “哭什么啊,答应了不就行了”焦敏冷冷地说。“我哥哥哪点不好,年轻强壮,比我父亲可是更胜一筹呢如果不是害怕你去告密,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去和他作爱呢”

    焦峰微笑着把妹妹搂到了怀里,大手在妹妹的孚仭椒可先嗄罅思赶拢氯岬厮档溃骸昂妹舳挥心阕詈媚亍br >

    冬怡的哭泣声渐渐地小了,继而完全消失了。她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不和国舅爷做一次爱,那她是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间地下室的。为了活命,她只好放弃自己的尊严了。

    “好吧,我同意。”冬怡对着国舅爷和皇后娘娘小声地说道。

    “好啊,终于想清楚了,哪就快点脱裤子吧”焦峰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哼哼,好好地服侍国舅爷,要让他享受到最大程度的快乐”焦敏对冬怡冷冷地说。然后她又转头望着哥哥娇声说道:“哥,真是便宜你了,说起来,冬怡还是你的小妈呢”

    听了皇后娘娘的话,冬怡感到更加羞愧难当,眼中再次流下了热泪。

    “把这个吃了,能够增加你的快感的。”焦敏将那粒红药丸递给了冬怡。

    冬怡没有犹豫,一下子就吞进了肚子里。

    冬怡战战兢兢地站在沙发前面,一双小手不断地翻弄着衣角,却怎么也不愿意解开那第一颗纽扣。

    难道她今天晚上真的要被国舅爷所玷污吗她真的要同时成为父子两人的女人吗冬怡感到心里十分憋闷,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强忍着才能不让它流下来。

    焦峰坐在沙发上面阴笑着看着冬怡,他忽然感到一阵很强烈的快感刺激着他的大脑,使他冲动起来。他望了望自己的下体,妹妹的小手还在他的大r棒上轻轻套弄着,可是他知道,这种快感不是由于敏感的性器官被玩弄而产生的。他再抬起头来望着冬怡,这才发现,这种快感来自于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从冬怡的脸上,焦峰看到了恐惧无奈羞愧她就像一株在暴风雪中孤立着的小树苗,又像是一只在笼子里的待宰的小绵羊,孤立无援楚楚可怜摇摇欲坠焦峰就喜欢这样的场面喜欢这样的女人对于焦峰来说,妹妹是他心目中唯一值得去爱的女人,而其他的女人,都只是一些玩偶,只有当他需要的时候,他才会去玩玩她们。因为占有女人的肉体也是一种征服,就像是把仇人的脑袋砍下来时鲜血四射时产生的极度块感,那是征服男人,这是征服女人,只要是征服别人,他都非常喜欢

    焦峰特别喜欢未经人事的c女。他喜欢看到年轻的女孩子们被他剥得光溜溜时浑身哆嗦的样子,喜欢听到她们被他压在身体之下时发出的声嘶力竭的求饶声,更喜欢当他的硕大性器强行挤进少女们的娇小小岤中时她们发出的那种痛苦绝望的喊叫声总而言之,焦峰喜欢征服别人,喜欢见到鲜血。

    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c女,但是焦峰还是感到十分兴奋,这或许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的身份吧。冬怡是他父亲的侍妾,真的就像妹妹所说的,她还是他的小妈呢。焦峰第一次与这样一个带有一些禁忌关系的女孩子交欢,使他不禁产生了强烈的快感。他很想尝尝父亲的女人是什么一种滋味,很想看看经常在父亲的身体下娇喘呻吟的女孩子在他的身体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焦峰站了起来,滛笑着走到了冬怡的面前,大r棒已经高高地翘起,像“蜻蜓点水”般挑逗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冬怡羞红了脸,虽然隔着一层裤子,可是她仍然可以感觉得到那个东西的坚硬与炙热。她的脚步轻轻地移动,身体悄悄地向后缩去,就是想要躲避着这个羞人的东西。

    焦峰注意到了冬怡的这点儿小动作,女孩子的娇媚和无奈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之心,管她是不是父亲的侍妾呢,今天,她就是他的女人,就是要在他身下承欢的女人

    焦峰的脸庞凑向了冬怡的脸蛋儿,半闭着眼睛用力地闻着,一股股的清香传进了他的嗅觉系统,使他感到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还好,虽然她已经不是c女,但是仍然具有那种清新的而不滛糜的味道。

    冬怡颤颤兢兢地慢慢向后移动着身体,国舅爷的举动令她浑身不自在。那股男人的带些灼热的气息不断地喷洒在她的脸庞上,令她有种恐惧和羞愧的感觉。

    她体验过这种感觉,这一股股的热气正是男人心中欲火的一种发泄。只是,之前她是从老爷的身上体验过这种感觉的,可如今,却变成了他的儿子。

    焦峰没有阻止冬怡的移动,却忽然转到了她的身后,站在了那里。

    背后的男人挡住了她的退路,冬怡感到靠在了一具强壮而火热的身躯上面,她想转过头来面对焦峰,可是又马上想到国舅爷的全身上下还是一丝不挂,冬怡羞愧着,犹豫不决起来。

    身后再次传来

    帝国之乱第14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