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16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16部分阅读

    忌的行为呢哼,峰儿这小子,竟然抢在了老夫的前面呆会儿一定要去问一问冬怡,恐怕冬怡已经目睹了那风流刺激的一刻了吧

    焦芳的心里已经有了计策,他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眼神却不时盯着女儿的身体:女儿的身材真的好极了,那浑圆的臀部一定很有感觉的吧“爹,早晨好。您这么早也来了啊”焦峰又跟父亲打起了招呼。

    “哦,皇后娘娘好不容易才有个机会回家省亲,可把我们都给想坏了。这不,爹也是来问候一下娘娘,看看娘娘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好继续改进啊。”

    焦芳笑着回答。

    “哥爹,敏儿可是非常满意的呢。”皇后娇笑着说。当焦峰从她的身前走过的时候,她差点儿就要搀住哥哥的胳膊了,还好及时控制住了,脸庞却是一片红晕。

    “嗯,皇后娘娘既然觉得非常满意,那臣等心里可是十分开心的。老臣告诉娘娘,这一切可都是峰儿一手筹划安排的呢,看来他是完全了解到了娘娘的心思了。”焦芳话里有话地笑道。

    “哪里,哪里,爹爹过奖了。皇后娘娘是我们的亲人,我们自然要好好地安排她的起居生活的了而且,这里面可不仅仅是我的功劳啊,爹爹的功劳也大得很呢。”焦峰连忙回答。他觉得父亲的话里面深藏着一些含意,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峰儿就不必谦虚了,爹知道峰儿对娘娘可是忠心耿耿,而且也是十分了解的。这座栖凤阁就是峰儿督工兴建的,里面造得什么样子,连爹爹我都是不知道的呢哈哈哈”焦芳大笑起来。

    听了爹爹的话,不仅是焦峰,连皇后都心里一惊。

    “总之,女儿我是要好好地感谢爹爹和哥哥呢。”皇后连忙岔开了话题:“来,爹,哥,我们坐到那里好好地聊聊吧。”

    皇后领着焦芳和焦峰来到了旁边的一张小石桌边坐了下来。宫女们端上了点心和茶水,皇后手一挥,说道:“你们都下去吧,哀家和家里人好好地聊聊亲情,没有我的召唤,你们谁都不能过来。”

    “是。”宫女们齐声说道,退了下去。

    怡园里只剩下了皇后和焦氏父子。焦峰端起了茶壶,为皇后倒了杯茶,又帮父亲倒了一杯。

    皇后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哥哥的脸庞上,随着哥哥的移动而移动。她娇笑着对哥哥说:“谢谢你啦,哥。”

    焦峰微微一笑,回答说:“敏儿,别客气了,咱们不是最亲密的人吗”说完,兄妹俩相视一笑。

    旁边的焦芳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他的心里有些嫉妒:哼,老夫在这里都还这么卿卿我我的,那要是没有别人,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亲密”呢

    焦芳一面想着,眼神却盯着女儿的胸脯,高耸的胸脯将白色半透明的纱衣也顶了起来,同样是白色的半透明内衣仿佛根本遮蔽不住她的孚仭椒浚┌椎男厝夂兔飨缘逆趤〗沟一览无余,深深地诱惑着焦芳,他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

    “咳,咳”看到女儿和儿子只顾着相视而笑,却一言不发,焦芳只好发出了些声音。

    皇后和焦峰这才反应了过来,一起望向焦芳。

    “嗯今天,皇后娘娘”焦芳心中有事要对女儿和儿子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正好女儿打断了他的说话。

    “爹,现在没有了外人,你们就称呼我为敏儿吧,这样亲切多了。哥就是这样叫我的呢。”皇后的脸蛋儿又转向了哥哥,甜蜜地笑了起来。

    焦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娘娘敏儿在宫里面生活得还好吗”

    “嗯,挺好的,就是挺想家里人的。”皇后再次朝哥哥娇媚地一笑。

    “没有什么人会欺负敏儿吧”焦芳当作没有看到儿女之间的暧昧表情,继续问道。

    “什么”皇后反应过来了焦芳的话,脑袋转了过来,睁大着双眼望着父亲。

    她不明白父亲的意思是什么,她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啊,还有谁敢欺负她吗

    焦芳看着女儿大大的眼睛,心里暗自一喜,看来女儿已经转入了他预先设计好的话题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言之隐,继续对女儿说道:“没有人欺负敏儿就好,爹是没有什么本事保护敏儿的。”

    皇后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望了一眼同样是莫名其妙的哥哥,对焦芳说:“爹,敏儿怎么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呢”

    “敏儿啊,只要你在宫里面生活得开心就好了。那爹在外面不管怎么不如意,不管要面对多少艰难险阻,爹都能够挺过去的。”焦芳带些忧伤地说。

    “爹,您这是怎么了”焦峰都忍不住问了一句。

    “爹,难道还有人敢欺负您吗”皇后焦急地问。

    “那是当然了爹不像敏儿,有皇帝的爱护,朝廷里可是有许多的大臣都想要爹的性命呢”焦芳悲伤地说。

    “啊是谁这么大胆,敢要哀家父亲的性命他难道不想活了吗”皇后冷冷地说。

    “是啊,爹,皇帝不是挺信任您的吗还让您当东厂的主管呢。”焦峰也急忙对父亲说。

    焦芳连忙朝女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这么大声。他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虽然皇帝将爹的职务提升了,可是毕竟我们的敌人还很多呢,只要他们一起发难,恐怕皇帝也不会偏袒我们的。”

    “爹,您可要有信心,只要我们和敏儿齐心协力,将所有反对我们的大臣们都铲除干净,那就不会再有什么人能够推倒我们了”焦峰狠狠地说。

    “可是,还有皇上呢。”焦芳小声地说道。

    “皇上他可是很看中爹爹您的啊这不,还要把安乐公主许配给您呢,您都快成附马爷了,皇上总不会为难他的亲妹夫吧”皇后说着,不禁笑了起来。

    “这也难说啊,常言说得好伴君如伴虎,总还是有危险的,除非”

    焦芳小声地说。

    “除非什么呢”皇后焦急地问道。

    “除非哎,只有父子父女之情才是最稳定的啊。即便是妻子,也是外姓之人呢。”焦芳微笑着说。

    “啊”“啊”皇后和焦峰同时叫了出来。他们相视一望,然后都瞪大双眼望着父亲。

    焦峰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这话要是被其它任何人听到了,然后再告诉给皇帝听,那他们都会被株连九族的就像焦峰突然联想到了冬怡,他和皇帝的老婆偷情已经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了,如今他的父亲又想要当皇帝,那他们一家都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焦峰情不自禁地四周一望,他感到冷汗仿佛已经从背后流了下来,他不断地在想:“妹妹的那颗药丸究竟有没有用呢不会失效吧”

    皇后也是思绪万千。乍一听,父亲的话仿佛是大逆不道,痴人说梦,可是仔细想想,却仿佛很有道理:在这个帝国里,只有一个人是最有权势的,拥有九五之尊,手握生杀大权,那就是帝国皇帝本人。至于其他的人,都没有完全的安全可言。不管是皇帝的皇亲国戚,或者是他的皇后皇妃,甚至是他的皇子皇孙,只要惹得皇上生气了,一样会是人头落地的

    更何况,虽然她贵为皇帝的老婆,可她的心中只有哥哥一个人。她已经和哥哥发生了肉体关系,犯下了株连九族的重罪,可是她并不后悔,也不准备就此停止。她还渴望着与哥哥的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永远。要想实现这个梦想,恐怕完全靠偷情是无法达到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哥哥成为皇帝,自己成为皇后,那才能安枕无忧

    皇后一面想着,不时还望向哥哥,她想从哥哥的眼神之中了解哥哥的想法。

    焦芳暗暗地观察着自己的儿女,心里不禁得意洋洋。他今天的目的,并不是要儿子和女儿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决定,他知道这并不可能,还为时已早。他是想先通过提出这个问题,好观察一下儿子和女儿的态度。这两个儿女绝对是他的左膀右臂,对于他实现他的计划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怡园中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小鸟的鸣叫声偶尔从树上传来。父女三人就这样静静地想着心事,谁也不肯发出第一声来。

    过了大约五分钟,焦峰突然说道:“爹,您这是”

    还没说完,焦芳就打断了儿子的话:“呵呵,你看你们吓得,爹只是稍微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而已,这一切可都是一种假设啊。就是因为你们是我最信得过的亲人,所以我才对你们说的啊”

    焦峰听着父亲的话,他自己的话却忘掉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成为皇帝,他觉得现在过得挺好的,权势越来越大了,和妹妹的相思之苦也已经了偿了,他可不愿意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既然父亲已经澄清了他的话的意思,他也就不再出声了。

    皇后却在细细地品味着父亲的话,在她的内心中,已经隐隐地倾向了父亲的想法,当然,她希望的是哥哥成为皇帝,而父亲仿佛是想自己成为皇帝。不过没有关系了,都是最亲的人,谁当皇帝不都是一样的吗只是,皇后还不想太快地向父亲表露自己的观点,她还要看看哥哥的态度呢。

    “爹,我知道您只是在发牢马蚤而已。不过,您要是被欺负了,就一定要告诉我和哥哥,我们一定会帮助您对付他们的”皇后冷笑着说。

    “敏儿说得对,我们可是您的亲生儿女,只要您有需要,我们一定会全力帮助您的。哼,谁想和我们焦家作对,我就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焦峰恶狠狠地说。

    “嘘”皇后将手掌按在了哥哥的嘴巴上面,娇笑着对他说:“好了,哥,咱们不说这个了。我们好多年没见了,说点高兴的事情吧。”

    焦芳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朝着女儿说:“是啊,敏儿说得对,我们说些高兴的事情吧。”焦芳的眼神却不时望向女儿的胸脯,寻找着女儿那道深深的孚仭焦怠氐搅朔考淅锩妫狗几械搅嘶肷碛兄衷锶鹊母芯酢e膾犹寮负跬耆涑饬怂哪院#且环杖说幕娌欢系卦谒哪院v衅雌ィ顾鸱偕铡br >

    “来人,把梦秋给我叫过来。”焦芳大声地吩咐着。他要马上发泄一下,否则会难受死的。至于冬怡,再等会儿才去询问她吧。

    通过今天的试探,焦芳已经对儿子和女儿有了些了解。儿子虽然凶狠残暴,但是竟然一点儿也没有想过推翻现在的皇帝的念头,焦芳既感到有些失望,却又十分满意。儿子是他手中的一件武器,一件攻城掠寨扫除障碍的有利武器,这件武器还是非常听他的话的,这就足够了。

    至于女儿的态度,焦芳却感到有些意外。他真的没有想到女儿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性格,看来以前只顾着注意女儿的美色了,却没有了解到女儿敢作敢为心狠手辣的特点。

    焦芳脸上露出了一丝滛荡的笑容:看来女儿的性格和自己倒是非常相象的,她怎么会喜欢上她那单纯的哥哥呢还是配自己比较合适啊等到以后真的夺取了皇位,就让女儿仍然当皇后,再给儿子找个妃子不就行啦

    想到这里,焦芳感到浑身欲火高涨,他忍不住将全身的衣服都脱得干净,躺在床上等待着梦秋的到来。

    梦秋来了,也脱得一丝不挂地躺到了老爷的身边。

    男女之间的肉帛大战开始了,没有过多的前戏,焦芳就已经扑到了梦秋的身上,开始了攻城掠寨。

    梦秋感到今天的老爷和往常的好像有些不太一样,虽然大白天的就和丫环们作爱交欢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像今天这样不经过什么前戏就一捅而入,进入了她的身体的时候却并不常见。而且,她发现老爷的眼神并没有看着她,而是游离般地有些呆滞,好像在想着其他的东西。老爷的大r棒却是异常地坚硬火烫,像一根烧火棍般地快速地在她的小肉洞中进出着,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快感。她那开始时有些干涩的小肉洞很快就滛水四溢,进而是波涛滚滚而她,也被老爷一次又一次地带上了快乐之颠

    焦芳干得也非常兴奋。他已经把身下的女孩子完全想象成了他的亲生女儿。

    他一面在脑海里浮现着女儿美艳的脸蛋完美的娇躯雪白的肌肤高耸的孚仭椒俊11朐驳耐尾俊13磕鄣男幻娑杂ψ旁诿吻锏纳硖迳戏12棺潘腔蔚挠br >

    他仿佛是在亲吻女儿小嘴,仿佛是在揉捏女儿的孚仭椒浚路鹗窃诮鲎排男狗家丫淮蛩惚浠皇裁醋耸屏耍恢姥乖诿吻锏娜馓迳掀疵馗勺牛顾芸斓卮恿礁鋈私唤拥娜馓宕┥5搅巳恚硐碌摹芭币丫奘蔚卮锏搅烁叱埃鎏痰臏粢翰欢系亟焦嘧潘拇驲棒,像是在滋润着他的性器。

    卧室里面早已经春色满园,各种各样的声音像是催q剂般回荡在卧室中: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娇喊声性器官的交合上大床的摇动声“啊老爷,奴婢又要来了,您也一起来吧奴婢想要老爷的种子,快把种子都射给奴婢吧”梦秋再次发出了滛荡的叫喊声,她的肉体已经被干得有些麻木,她的神智也已经有些不清,再她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念头,希望老爷能够早些在她的身体里面达到高嘲。

    焦芳也已经到达了高嘲的边缘,“女儿”的肉体对他的刺激也已经渐渐无法控制。梦秋那最后的娇吟声已经成为了他最后冲刺的号角,但是在他的脑海中,这并不是他的丫环在叫喊,而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的亲生女儿在向她的亲生父亲发出了最后的邀请,期盼着父亲能够在女儿的小肉岤中喷发出他的所有精华,甚至期盼着父亲能够将他生命的种子浇灌在女儿那肥沃的土地上,然后由女儿对父亲的种子精心照料,发育成长

    最终,把从父亲的大r棒中喷射出来的和女儿一样的种子培育成唯一个真实的婴儿,并从女儿的芓宫中诞生出来使女儿可以真正地为父亲产下后代,生下一个女儿的兄弟姐妹和儿女

    想到了这里,焦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火,他的下体完全地顶在了“女儿”

    的下体上,他的大r棒往“女儿”的小肉岤深处狠狠地一插,紧跟着大喊一声“噗,噗”从梦秋的体内发出了液体与肉体碰撞的声音。那是焦芳的j液撞击梦秋的芓宫肉壁的声音,那是“父女”之间作爱交欢的最终高嘲“父亲”

    的种子终于开始浇灌在“女儿”肥沃的土壤里了。

    “啊”紧接着的,是梦秋高声的叫喊声,她也同时达到了高嘲。“女儿”

    的嘴巴大大地张着,她的身体用力地弓着,希望能够与“父亲”的下体更紧密的结合。“女儿”湿淋淋的双臂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子,她的大腿也紧紧地交缠在“父亲”的臀部,用力地将“父亲”的生殖器官挤向自己的小岤整个屋子里面充满了滛靡的味道,但也是性的味道,也是爱的证明

    “父女”

    俩搂抱了很久,“父亲”拼命地在“女儿”的身体里面喷射着他的精华,直到再也无法挤出来了,他才从“女儿”的身体上面滑了下来。

    “老爷,您今天实在太厉害了,梦秋都快被您给干死了”梦秋一面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一面疲惫不堪地说。

    “嗯”焦芳没有回话。他的脑海里面还是在想着他的女儿。“老爷,大事不好了”一声紧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什么事情啊,这么慌慌张张的”焦芳有些愠怒地说。这些家丁,太没有眼力劲了,没有看到老爷正在寻欢呢吗总是一惊一诈的

    “是冬怡出事了”家丁回话说。

    “什么”焦芳这才大吃一惊。冬怡她出什么事情了

    “冬怡她,她变疯了”家丁继续说道。

    “冬怡她疯了”焦芳已经从刚才的作爱中完全清醒了过来,他一面穿着衣服,一面大声问道:“她是怎么疯的”

    第022章 国丈窥密

    焦芳跟着管家迅速地来到了冬怡的房间。

    房间外面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丫环和家丁,正在接头交耳地议论着。一看到老爷来了,他们立即停止了讨论,一起小心翼翼地望着老爷,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

    焦芳面无表情地望了他们一眼,就径直走进了房间。跟在后面的梦秋却被门口的玉琪悄悄地拉住了,看到玉琪满脸恐惧的样子,梦秋也突然感到了某种毛骨耸然的感觉,她立刻停止了脚步,站在了门外。

    “老爷”“老爷”焦芳刚一进屋,就有两个人向他打起了招呼。

    焦芳环视一望,发现整个屋子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焦府的大夫,另外一个则是焦府的教头宫勇。当然,这间屋子里面还有第三个人,就是那个躺在床上的冬怡了。

    不过,焦芳只是在猜测而已,因为他并没有看到冬怡的脸。

    在冬怡的床上的确躺着一个女人,不过女人的脸庞是朝内的,还无法确定她是否正是冬怡。在焦芳看来,这个女人仿佛并没有感到他们的到来,就好像在那儿睡觉一般。

    这有些出乎焦芳的意料,当家丁向他报告冬怡疯了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联想到了那些疯疯颠颠的女人的样子:披头散发神情呆滞邋遢不堪却并不像现在的这个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冬怡她怎么样了”焦芳望着大夫问道。

    “回老爷,冬怡她她的脑子好像有问题了,所以”大夫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像难道你还没有查出来她的病因吗”焦芳瞪了大夫一眼。

    “这这个,小人从医二十年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症状,所以所以也很难确诊。”大夫惶恐地回答。

    “真是废物一个”焦芳小声地骂了一句,便想去将冬怡的身体扳过来。

    “别老爷”大夫连忙阻止。可是已经晚了,焦芳按住了冬怡的肩膀,稍微一用力,她的身体就自然地翻了过来,脸朝上地躺着了。

    “啊”焦芳低声地叫了一声,脚步向后退了两步,冷汗立即从他的背部冒了出来:他被冬怡的样子吓着了。

    床上的女人的确是冬怡,不过她并没有睡觉,她的眼睛是睁着的。然而,不管焦芳怎么看,都觉得床上的冬怡并不是一个活着的人

    冬怡的脸色很白,白得已经不仅仅是苍白了,就像是涂上了厚厚的一层白粉一样,完全没有了血色,也失去了少妇应该拥有的光泽;她的嘴唇大大地张开着,苍白的嘴唇又干又涩,怎么也无法想象得到以前的那种红润湿滑的感觉;嘴唇里面是一个黑暗的洞口,从里面散发出一种难闻的味道:像是腐败的肉类,又像是苦涩的药材;最让焦芳感到骇人的,却是冬怡的那双睁开着的双眼,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娇媚与灵气,变得呆滞空洞,苍白的眼睛包含着灰白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真的无法找到一丝儿的生命的气息“她她还活着吗”焦芳小声地问。

    “是的,老爷,冬怡还活着,不过”大夫回答。

    “不过什么到底怎么回事”焦芳瞪着大夫说。

    “老爷,这个还是让小人来回答吧。”这时候宫勇说话了。

    “嗯,好的,那就请宫教头说吧。”焦芳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儿微笑,对待宫勇,他还是非常客气的。

    “小的也看过一下冬怡的病情,她应该是大脑受到了某种严重的伤害,所以人已经变得痴傻疯颠了。她不能说话,不能识别物体,也不能记忆她的脑子已经完全坏死了。”宫勇严肃地说道。

    焦芳愣住了一下,心里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冬怡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出问题了而且这种病情总不会平白无故就得了的吧

    “那是什么引起的呢”焦芳问道。

    “这个,小人就不敢肯定了。不过小人曾经听说过,有一种药丸,吃下去以后,能够破坏人的大脑,将所有的记忆全部毁损掉,而对这个人的身体却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害。小人怀疑冬怡就是吃了这种药丸。”宫勇回答。

    “这种药丸哪里有可能有呢”焦芳继续问道。

    “这个,小人也不太清楚。以前听人说只有皇宫里有,可是是否真的有,这就没人可以确定了。”宫勇回答。

    “皇宫”焦芳的心里再次警惕了起来。不会这么巧吧女儿来了,自己派冬怡去给儿子送糖水,接着冬怡就出事了,看来,儿子和女儿一定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冬怡发现了吧

    “是谁最先发现冬怡的”焦芳问道。

    “玉琪”大夫回答。

    “把她叫进来。”焦芳吩咐道。

    冬怡是和玉琪睡在同一间房间里的。

    前一天晚上,玉琪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才朦胧间感到了冬怡的回来。

    “这么晚才回来,一定是偏心的老爷又给她开小灶了吧”玉琪的心里滴沽了一句,马上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玉琪起来了,发现冬怡还在床上酣睡着。她和冬怡是很好的姐妹,虽然心里不免有些嫉妒,不过还是抿嘴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冬怡姐姐,看来昨天晚上你被老爷折磨得不的了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老爷的体力那可是惊人的啊下次再被老爷临幸,可别忘了妹妹啊”

    时至中午,玉琪再次回到了房间,却发现冬怡还在睡着。这下子玉琪感到有些奇怪了,她走到了冬怡的床边,小声地喊了一声:“冬怡姐姐,快起床啦,该吃饭了。”

    可是冬怡没有反应。

    “冬怡姐姐,都中午了,快起来吧。”玉琪大声地叫了起来。

    冬怡还是没有反应,甚至连呼吸仿佛都没有了,这下子玉琪开始有些惊慌了起来。

    玉琪慢慢地绕到了床的另外一面,不禁吓得大叫了起来,连忙跑了出去。

    和焦芳看到的一模一样,玉琪发现冬怡的眼睛已经睁开了,然而却毫无生机,就像一个死人。听完玉琪的叙述,焦芳已经冷静了下来。

    梦秋和冬怡都是焦芳有意安排去给女儿和儿子送糖水的。一个目的,自然是想知道儿女们到底有没有发生私情。虽然,不论是对两个丫环还是对他来说,如果真有其事,这样的行动都是非常危险的:丫环们被发现了,那丫环们很有可能会被杀人灭口;如果丫环们没有被发现,那她们就捉住了焦家的一个重大的把柄,那整个焦家都会十分危险。

    如果丫环们死了,焦芳当然不会有太多的难过。虽然这两个丫环都在床上服侍过他,但是女人嘛,他多得是,以后当上了皇帝,那后宫佳丽更是数不胜数,牺牲一两个他根本不会在乎的。

    但是如果丫环们真的发现了什么而没有被发现的话,那他们焦家的性命就都掌握在两个侍妾的手中了那不但是儿子女儿,就连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她们杀人灭口的

    不过还好,梦秋回来了,她根本就没有能够进入到女儿居住的地方,既然没有发现什么,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可是,冬怡,却整整在儿子的房间里面待了两个多的时辰

    足够了两个时辰足够发现很多的事情了

    就在焦芳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除掉冬怡了当然,这要等到他从冬怡的口里将她所看到的东西全部都了解清楚以后才会进行的。

    然而,冬怡却疯了虽然秘密不会被暴露了,可是他也无法了解了。

    焦芳既感到庆幸,又感到失望。他要等待时机,继续窥探儿女的秘密。

    至于冬怡嘛,却有些棘手起来。既然她已经变疯变傻了,那杀她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经过了短暂的思考,焦芳吩咐下人将冬怡关到了焦府的一间旁院养了起来,还是让她自生自灭吧。

    接下来的几天,焦芳总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兴奋,他预感到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一定已经发生些了什么,而且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起来。一想到儿子和女儿突破了伦理禁忌,一丝不挂地在床上拥抱交缠颠鸾倒凤的画面,他就无法抑制自己的x欲和强烈的嫉妒。

    两腿间的大r棒无时无刻地坚挺着,被禁锢在裤子里面难受至极;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量让他感到焦燥不堪,口干舌燥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不断地炙烤着他焚烧着他,令他难以忍受。

    为了发泄自己的欲火,焦芳每天都要找四五个丫环同床共枕,在她们的肉体上驰骋纵横,疯狂交媾。他把她们都想象成了他的女儿,把她们的小肉岤想象成了女儿的小肉岤。他热烈地亲吻遍了她们的肉体,用力地吮吸她们的孚仭椒浚焖俚馗勺潘堑男腏液一次又一次地浇灌在她们的体内,仿佛永无止尽。

    然而,这些都不够,焦芳的心里越来越烦躁,越来越好奇。他要确切地知道儿子和女儿之间的事情,他才能考虑下一步的计划。女儿暂时得不到手,他可以忍耐,可是他的雄伟的计划是一定要实现的他要利用儿女之间的关系将他们掌控起来,让他们帮他实现目的。

    每当他看到儿子和女儿早早地就回到屋子里面休息,他就非常肯定他们一定是去偷情了。他很想亲眼看看儿女们是如何亲旎的,想知道他们是如何滛荡和疯狂的。可是冬怡的下场却又令他感到有些害怕,他们既然对冬怡可以下此毒手,那他这个当父亲的是否也会遭遇不测呢

    就这样,在不断地猜疑和犹豫之中,焦芳等来了最后一天。

    过了今天,女儿就要回去皇宫了,那他的计划就没有办法实现了。焦芳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采取行动了,他知道女儿和儿子一定会好好地珍惜这最后一次的幽会机会,他们一定会进行最后的疯狂的而且,即便被儿女们发现了,焦芳也相信他们不会对他怎么样的,难道他们还会杀他这个做父亲的灭口吗

    想到这里,焦芳更加下定了决心,决定晚上去探寻儿女之间的秘密。

    果然不出所料,才刚刚吃完了晚饭,皇后就吩咐下去,说她要早些休息了,并警告说,谁也不能去打扰她,否则格杀勿论。而焦峰也说自己比较疲劳,回房去睡了。

    焦芳心里暗自一笑,两人白天什么也没有干,哪里会累呢而且从兄妹俩相视时的含情脉脉的眼神和迫不及待的暧昧一笑,他就已经知道儿女们的打算了。

    哼,今天说什么也要行动了焦芳下定了决心。

    焦芳让他的侍妾将儿子的丫环小月叫去了打牌,他一个人就悄悄地溜进了儿子的房间。

    果然,儿子并没有躺在床上,焦芳心下暗喜,开始在儿子的房间中搜寻起来。

    凭借着焦芳的经验与预感,他终于在儿子的书房中发现了那道隐密的小门,怀着有些激动和忐忑的心情,焦芳进入了那条隐密的通道。

    焦芳在黑暗的通道中渐渐地接近了那一丝光线,光线越来越明亮了,寂静的通道中仿佛也开始嘈杂了起来。

    焦芳静静地听着,那嘈杂声仿佛是一声又一声的女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那是女人的叫喊声焦芳很有经验,那绝对是女人在作爱时发出的叫喊声

    看来儿女们已经开始干了起来焦芳的胯下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他一面走着,手情不自禁地按在了自己的胯下抚摸着。

    敏儿,敏儿焦芳的心里不断地叫喊着。

    焦芳来到了最后的一道门前,停了下来。望着这近在咫尺的门,他却不由自主地长嘘了一口气。

    打开这扇门,就可以见到女儿和儿子了,可是他不敢。

    冬怡那张骇人的脸庞再次浮现在了焦芳的脑海之中,虽然他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可是他也不太敢冒这个险。女儿惊人的变化令他感到万分吃惊,向来温顺的她竟然变得如此冷酷无情,看来,他对女儿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嗯嗯”屋子里若隐若现的呻吟声不断地透过这扇门传了出来,涌进了焦芳的耳中。焦芳紧张的心情渐渐地被强烈的欲火所驱散。

    “哼,真是一个小浪女啊”焦芳心里暗想,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胯部,不禁快速地揉搓了几下,他的脑海里面反复地想着:“要是能和如此滛荡的女儿同床共枕肌肤相亲同赴巫山共度云雨,那一定会是极其爽快的事情吧”

    焦芳忍不住将耳朵贴在了门上,他发觉,这道门的隔音效果其实是非常好的。

    贴着这扇门听到的声音,已经不是那种“嗯嗯”的呻吟声了,那些其实都只是一种幻觉,一种假象。屋子里面回荡着的真正的声音,却是女儿“啊啊”的浪叫声。女儿的声音夸张而又充满了诱惑,焦芳可以想象得到女儿在房间里面是多么地滛荡多么地疯狂

    “如果敏儿能够在老夫的身下如此地浪叫一下,那让老夫去死也在所不惜了”

    焦芳心里羡慕至极。他的胯部迅速地膨胀了起来,大r棒在裤子里面不断地变长变粗。讨厌的裤子已经成为了它的束缚,它在努力地与裤子进行着抗争,力图破它而出。

    “啊哥啊哥,用力些,再用力些敏儿舒服死了”焦芳突然间听到了女儿大声地叫喊着。

    焦芳的脑海中立即出现了一幅滛荡无比的画面:女儿一丝不挂地仰面躺在她的亲哥哥的身体下面,美丽的秀发四处散落着,并不时随着脑袋的摇晃而飘扬;丰满白皙的孚仭椒勘桓绺缛嗄蟮眯翁蚯В杖宋薇龋桓绺缒歉薮蟮腞棒正在她的小肉岤中快速地进出着,鲜红的膣肉被顶了进去又带了出来,滑腻的滛水被大r棒摩擦成了白色的泡沫,积聚在两人性器交合的地方,大量的滛液顺着女儿的臀沟向下流去,经过了那娇红的肛门,最终流到了床上“那根正在女儿体内行凶的性器如果是自己的该多好啊”焦芳心里再次涌出了这个念头。他的手不断地摩搓着自己的大r棒,想象着它正在女儿泥泞炙热的小肉洞中纵横驰骋。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焦芳的大手也越来越快,大r棒已经膨胀得越来越难受了。

    “老天啊,什么时候才能让老夫一解相思之苦啊”焦芳内心狂喊着。他猛地解开了裤带,裤子整个儿滑了下去,那根粗长的大r棒立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欢快地蹦跳了出来。那个又红又肿的竃头高高地挺立着,像是一只饥渴的怪物吐着白色的“口水”。

    焦芳迅速握住了大r棒,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坚硬粗壮炙热焦芳感到自己的性器已经到达了爆炸的边缘。他很少自己用手帮助自己解决需要,他从来都不缺乏女人。在他需要的时候,他的侍妾们会娇媚滛荡地用她们的小手小脚孚仭椒俊12欤敝了堑男u鈱窗镏鹋缟涑隼础br >

    然而这一次,再也没有女人帮他解决这种需要了。他是在偷窥自己亲生女儿的x爱,他也是在想象着亲生女儿来帮助他发泄欲火。在这一刻,他需要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不是其他任何的一个女人。

    焦芳的大手在自己的大r棒上用力地套弄着,他已经把自己那双大手想象成为了女儿的小手。火热粗长的r棒被“女儿”柔软滑腻的小手所包围,并且不断地在女儿的小手中间膨胀膨胀再膨胀真的好刺激啊

    “哥,敏儿受不了了”女儿的叫喊声再次传到焦芳的耳中。“你插得好深啊快,用力,用力啊用你的大r棒干死敏儿吧”

    女儿的滛言乱语不断地刺激着焦芳的情欲,他仿佛还能够听到儿子刺穿着女儿的小肉岤时的那股肉体碰撞时的“叭,叭”声和潺潺的滛水声。

    焦芳的手也下意识地配合起了女儿的滛叫声,一面根据女儿的叫喊声想象着她的滛态,一面套弄着自己的大r棒焦芳已经无法忍受下体强烈的快感,他的理智渐渐地被肉欲所遮蔽,他决定要打开这扇生死之门,他决定要亲眼看看儿女之间的乱囵之爱,亲眼看看儿子的大r棒是如何在他的亲生妹妹的小肉岤中疯狂进出的

    焦芳把手用力地抓住了门把手,向上抬起,然后尽量轻轻地旋转了起来门锁很重,但是还是可以打开。焦芳心里有些不满:都已经被发现了一次,怎么这对兄妹还是如此地不小心呢这么大的事情,如

    帝国之乱第16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