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19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19部分阅读

    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突然,小月感到自己的胸口越来越热了起来,她感到一阵阵的热风不断地吹袭着她的衣服无法遮蔽的胸口。她低头一看,发现由于只顾着搬扶少爷的身体了,却没有注意到少爷的脸庞几乎贴在了她的胸口处,那一股股的热气,正是少爷呼出来的气体,而少爷的眼睛,也是直楞楞地盯在了她衣服的领口之处

    焦峰正在窥视着小月的胸脯小月的衣服比较宽松,虽然领口不算很低,可是以焦峰此时的角度,却可以近距离的比较清晰地看到小月那件淡绿色的半透明肚兜,甚至是那一隐一现的白嫩娇美的胸脯。

    也许由于小月仅仅一十四岁而且是一名c女的原因吧,她的孚仭椒炕姑挥蟹15耆幌衿渌男矶嘌净纺茄崧φ恰=狗蹇吹降模且桓霰冉掀交男馗橇阶趤〗房则像两只小小的白面馒头,挂在胸脯之上。相比起来,那两圈暗红的孚仭皆危聪缘么蟮煤埽衅鹆艘豢沤亢斓逆趤〗头。

    焦峰却感到非常满意,他喜欢没有完全发育的女孩子,因为她们绝大部分都是c女对于妹妹之外的任何一个女性,焦峰都只把她们当成了征服的对象,他要她们青涩的小馒头,要她们娇嫩的肉体,要她们薄薄的那层膜,要她们鲜红的c女之血这一切,都能够表明,他占有了她们

    小月被少爷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颤抖,她连忙将手缩了回来,怯生生地站在床边,小声地说道:“少爷,您不是,是奴婢力气太小了,没有办法扶您起来。”

    看到小月害怕的样子,焦峰产生了强烈的征服感。他慢慢地翻过了身子,仰面平躺,然后微笑着对小月说道:“没关系,你上床来,试着分开两腿,跨站在我的身上,再来拉我,一定能够把我拉起来的。”

    小月睁大了眼睛,不明白少爷的用意,她已经感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却怎么也想不透,只好站在哪儿没有动弹。

    “来啊,站上来啊。”焦峰微笑着朝小月招了招手。

    看到少爷那种诡异的笑容,小月吓得浑身颤抖。她慢慢地爬上了床头,跨站在了焦峰的身上。

    焦峰感到非常得意,因为从这个角度,他毫无遮挡地就看到了小月的内裤。

    焦峰吞了口口水,心里想到:小丫头,少爷我很快就会帮你把那条内裤脱掉的

    小月看到少爷不住地往自己的下体瞄去,不禁又羞又臊,两腿情不自禁地并拢了一些。

    焦峰微笑着伸平了双手,说道:“来,握住我的手。”

    小月不敢违抗,慢慢地伸出了双手,抓住了少爷的手掌。

    握着小月柔软的小手,焦峰更加得意,他用力地捏了一下,再次微笑道:“来,抓紧了,用力拉我吧。”

    小月听话地用力向上拉少爷的身体,却仍然是纹丝不动。不但拉不起来,她反而觉得少爷的双手好像也在加力,自己的身体竟然一点一点地被拉向少爷的身体

    小月慌了起来,不断地用力,然而事与愿违,她越用力,自己的身体反而更加向少爷的身体倒去。

    这是怎么回事小月望向少爷,却发现少爷也正微笑着望向自己,不过那双眼睛对,那双眼睛,却带着怪异的眼神。

    “少爷,您快放手,否则奴婢要压着您了。”小月急忙地说。

    “没关系的,再用力试试啊。”焦峰还是微笑着回答。

    小月的身体被拉得越来越低了,她的双腿弯曲,上身也弯曲着,尽量用腰部的力量维持身体的平衡,避免真的压到少爷的身上。要是把少爷压坏了,那她可就大祸临头了。

    焦峰却还是轻松地望着小月:一会儿是她焦急的脸庞,一会儿是她隐密的胸脯,一会儿又是那双白嫩的大腿他的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他知道,这个小丫头很快就会倒在他的身体上的。

    “啊”小月发出了一声惊骇的娇叫声。当身体的平衡被打破的时候,她再也无法站立,倒在了焦峰的身上。

    “啊,对不起,少爷饶命啊,奴婢实在是站不住了。”倒在少爷身上的小月害怕得脸色都青了,口中连连求饶,努力地想从少爷的身上爬下来。

    焦峰才不会放开小月的双手,他牢牢地抓着这只猎物,享受着这种狩猎的乐趣。他一面看着小月无力地挣扎,一面微笑着说:“没关系的,少爷我今天开心极了。”

    小月将信将疑地望着少爷,仍然在做着逃脱的念头:为了不使少爷受伤,她的双腿只能跪跨在少爷的两腿之间,臀部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少爷的大腿上面;她的两只小手还在向后拉着,既想逃离少爷的魔掌,又不能惹少爷生气。很快,小月就感到有些大汗淋漓了。

    焦峰却笑咪咪的,也不生气,却一直把小月往自己的身体上面拉。他已经感受到了小月那柔软的屁股正好坐在了他的大r棒上,由于她身体的扭动,不断地摩擦着他的大r棒,大r棒渐渐变得火热而坚硬起来,反而挑衅似的反顶着小月的屁股。

    小月也感受到了屁股下面的异样,那条灼热坚硬的突起正巧顶在了她的那条小缝隙上,随着它的一下一下的挺动,她也感到下体仿佛有无数条小虫子在蠕动,又痒又疼。同时,一股暖意从小腹升起,传向大脑,使她感到既舒服又难受。

    小月虽然还是c女,但是在和其他的姐妹们的交谈之中,她对男人的性器和男女交合也有了些了解。尤其她早就知道了,她作为少爷的丫环,肉体也早已经是属于少爷的了,只要少爷什么时候需要,她就会成为少爷的侍妾。对此,小月是既害怕又期待,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的到来。

    “少爷,别”小月终于发出了娇腻的声音。她的身体已经被少爷拉得几乎紧贴他的身体了,她已经没有了移动的空间了。

    “干什么啊,小月”焦峰故意逗着她。

    “我”小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月,你今年多少岁了”焦峰继续问道。

    “上个月刚满十四岁。”小月怯怯的回答。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趴在了少爷的身上,只有脑袋可以抬起来望着少爷,这个姿势让她感到十分难为情,然而却只能如此。

    “少爷喜欢你,你愿不愿意服侍少爷啊”焦峰微笑着问道。他将小月的一只手交到了另一只手上,这只空闲下来的手开始在小月的背部抚摸起来。

    马蚤痒而又舒适的感觉很快传遍了小月的全身,她的喘息声渐渐大了起来。她一面喘息着,一面娇声回答:“少爷,我”

    焦峰很喜欢小月这种含羞带臊的表情,他也不急着催问,只是大手又移到了她的臀部,掀起了她的短裙,直接在光滑柔软的臀部抚摸起来。

    “啊”突如其来的快感使小月忍不住大声叫喊了起来。屁股传来的强烈的马蚤痒感使得她下意识地抖动起来,她喘息着说道:“少爷,好痒啊好舒服啊我”

    看着小月激动的样子,焦峰的欲火高涨。他的两腿翻了过来,一下子缠住了小月的两条小腿,这样一来,小月就更加无法逃离焦峰的控制了。焦峰这才放开了小月的双手。

    双手一旦获得自由,小月便想离开少爷的身体,可是她的双腿却被少爷强有力的小腿交缠在了一起,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她的心里慌张起来,连忙娇声问道:“少爷,这是”

    焦峰微笑着看着小月,没有回答。他将小月柔软的身体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上,双手也全部都移到了小月的屁股上面,不断地抚摸着,一只手甚至伸进了内裤之中。

    “不要啊,少爷”小月娇声叫道。毕竟屁股是女孩子身上的s处之一,从来就没有被男人接触过,更别说是直接在上面抚摸了。

    “你要是能从我的身上下来,我就饶了你。”焦峰突然滛笑着说。

    听了少爷的话,小月下意识地开始用力挣扎起来,她扭动着下体,晃动着身躯,一心想着可以从少爷的身体上下来。

    然而事与愿违,不管小月如何挣扎,她始终无法逃脱少爷的身体。而且使她羞怯惊慌的,是她发现少爷竟然已经开始脱她的衣服。她想阻挡少爷的举动,然而事实上,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又一件地被脱了下来。

    焦峰先是将小月的连衣短裙扒了下来,顺手扔到了一旁,小女孩的身体上就只剩下了肚兜儿和小内裤了。这两件遮羞布焦峰却并不急于扒掉,他认为,穿着一点儿衣服的女人永远比一丝不挂的女人要性感迷人。

    望着身上不住扭动的女孩子,焦峰的欲火更加旺盛。他的双手已经兵分两路,分别进攻起了小月的屁股和胸脯。混圆的小屁股光滑柔软,手感实在好极了。

    焦峰将小内裤扒到了一半,他的大手也完全攀上了那儿,上下抚摸揉捏起来,小月的臀部在他的手中被挤捏成了各种滛糜的形状。焦峰的另外一只大手,则毫不客气地伸进了小肚兜中,开始抓捏起那一对孚仭椒坷础br >

    小月的身体从来没有被男人玩弄过,甚至连接触都几乎没有。因此,当少爷温暖粗糙的大手完全抓住了她的孚仭椒亢螅谷恍朔艿镁鸵蔚沽恕k纳硖逦蘖Φ嘏糠谏僖纳硖迳希谥兄荒芊3鼋磕宓纳胍魃br >

    焦峰玩弄了半天小月的身体,感到她的肉体越来越柔软起来,她的口里也只剩下了舒服的娇吟声。焦峰心里暗自发笑:一个没见识的小丫头,才这样就受不了了,那如果真的作起爱来,她还不得兴奋得晕死过去啊

    焦峰的双腿终于放开了小月的身体,然后对她说道:“起来吧。”

    小月正陶醉于身体的快感之中,却见少爷停止了爱抚,不禁有些奇怪。双腿虽然已经被放,但是她却不愿意起来了。好不容,她才从床上趴了起来,站在床边。

    焦峰也下了床,看到面前的小美女脸庞充满了红晕,身上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肚兜和小内裤,他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滛邪的笑容。焦峰大手突然一挥,就把小月的肚兜扯了下来。

    “啊,少爷,你”小月毫无防备,叫喊了起来,她的双手也下意识地交叉挡在了胸脯前。

    “把小内裤也脱了”焦峰滛笑着说。

    “这”小月犹豫了起来。

    “脱了”焦峰的声音加大了。

    小月这才慢慢地弯下了腰,娇羞无比地脱掉了小内裤。身体上面一丝不挂了,小月羞涩地并拢双腿站在了焦峰的面前。

    “会游泳吗”焦峰问道。

    “会的,少爷。”小月小声说道。

    “那好,跟少爷我去游泳吧。”焦峰说道。

    小月没有办法,只好赤裸着身体跟着少爷朝水池走去。她感到有些羞辱,但也带有强烈的刺激感觉,她不知道少爷要些什么,可是她觉得一定是一件令人十分羞耻的事情。

    一路上遇到的丫环家丁们都感到十分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小月会赤身捰体跟在少爷的后面,难道是少爷在惩罚她吗他们都静静地不敢发出一声声响,害怕因此而惹怒了少爷。

    焦峰来到了水池边上,吩咐家丁不准任何人靠近水池,然后便转身面向了小月。

    小月睁大眼睛望着少爷,眼光中含着疑惑羞涩害怕。她有种预感,今天少爷并不会对她不利,但是为什么带她到这里游泳,她还不太清楚。

    焦峰朝小月笑了一笑,双臂张开,没有说话。

    仿佛清楚了少爷的意思,小月上前两步,来到了少爷的面前。她望了一眼少爷,便开始解开少爷身上衣服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小月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

    焦峰居高临下地望着小月,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小月能够不顾身体一丝不挂的羞耻感,不敢有丝毫马虎地服侍他,为他更衣解带,本身就能够说明他在这个家族中的绝对权威。然而,焦氏家族再大也仅仅是一个家族而已,如果他想在整个帝国中享有绝对的权势,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当皇帝

    一想到当皇帝,焦峰的内心竟然也有些激动起来。他曾经忠于过现在的皇帝,曾经发誓要为他出生入死奉献一生。然而,当妹妹被皇帝夺走以后,他就感到了迷茫,为什么自己最崇拜的人要抢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直到刚刚,当他看到心爱的女人被皇帝强行占有之后,他对于皇帝的好感已经消失殆尽。

    看来不能依赖任何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心想事成,统治一切。焦峰心里想着,眼神中渐渐地杀气骤生:哼,谁敢不听从我的命令,我就要了他的命

    谁敢跟我抢女人,我也要了他的命

    小月被焦峰冷酷的眼神吓了一跳,她怯怯地小声问道:“少爷,外衣脱掉了,还要继续脱吗”

    焦峰回过神来,微笑着点了点头。下面,就该好好地与小月“玩”一下了,只有这样,才能将他心中积累已久的怨恨发泄出去。

    小月听话地继续脱着少爷的内衣,她觉得服侍少爷更衣睡觉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些比她稍微大一点儿的姐姐们不也是一样服侍老爷睡觉吗当她听到姐姐们议论到老爷在床上如何如何厉害的时候,她除了一点儿的羞涩之外,更多的则是羡慕与期盼。她一直在想:少爷怎么不要了她呢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小月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可更多的则是欣喜。

    焦峰的内衣被一点一点儿地解开了,露出了他那健硕的胸膛。小月的手不时故意地轻轻触摸一下,感受着少爷强壮的身躯。她的脑子里不断地想着:老爷的身体肯定没有少爷的强壮,老爷都能让那些姐姐们如痴如醉回味无穷,那少爷肯定更能让她快活的。

    小月的脸庞不知不觉泛起了红晕。

    焦峰并不知道小月在想什么,可是当他看到小月红晕遍布的俏脸蛋时,他的心底突然生起了一股浓浓的柔情:以前敏儿也是比较容易害羞的,当他们兄妹不小心相互碰到了对方敏感部位的时候,敏儿都会羞得满脸通红,就像眼前的这个小丫环一样。

    想到这里,焦峰再次欲火高涨,他的手慢慢地伸向了小月的胸脯。

    “啊,少爷”小月察觉了少爷的意图,下意识地娇声叫喊,身体也躲避着少爷的魔爪。

    “别动”焦峰提高了声音。

    小月立即不敢动弹。她的身体紧缩在了一起,俏生生地站在少爷的面前,有些轻微的发抖。她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被少爷抚摸的准备。

    “啊”小月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声。少爷的手指已经触摸到了她的孚仭椒可厦妫崆岬鼗湃ψ樱欢驼鲦趤〗房被抓握在少爷的手掌之中的感觉相比起来,这种感觉更加马蚤痒,更加难以抵抗。

    焦峰并没有粗暴地对待小月,他突然间很想看看一个从来没有和男人接触过的小c女在他的挑逗下会有什么反应。他的手指慢慢地在小月光滑的胸脯上面移动着,他能感受到手指划过之处,小月的肌肤都在不停地颤抖着。

    小月的孚仭椒勘绕渌说逆趤〗房都要小一些,但并不缺乏弹性。按在上面只有爱怜的感觉,并不会有滛荡的感觉。焦峰回想起了妹妹小的时候,她的孚仭椒坎灰彩钦庋啃∶匀说穆穑br >

    “少爷,好痒”小月又忍不住娇吟了出来。少爷的手指不断地按在她的孚仭酵飞厦妫椿夭x械侥侵制婀值穆碓檠鞲芯醪欢系卮剿男耐罚芸欤陌氡哝趤〗房都感到奇痒无比。小月不敢躲避,只能开口求饶。

    焦峰感受着小月身体的颤抖,听着她口中的呻吟,心里十分满意。他微笑了一下,终于不再挑拨小月的孚仭酵罚墙淮笫指橇松先ァbr >

    孚仭酵飞系穆碓檠鞲兄沼诩跞趿耍氯锤械接行┦洹;购茫僖氖终朴盅乖诹怂逆趤〗房上面,有些粗糙,可是更多的则是温暖的感觉,好舒服啊

    焦峰揉弄了一会儿小月的孚仭椒浚缓蟛磐v瓜吕矗12Φ溃骸霸趺赐a耍绦寻 br >

    小月脸上一红,听话地又把手放到了少爷的裤带上面。

    “刚刚摸得舒服吗”焦峰问道。

    “嗯”小月羞红着脸轻声应道。

    “喜欢少爷我吗”焦峰继续问道。

    “嗯”小月的脸庞更加通红,回答的声音也更加小了。

    “呵呵,不要害羞啊,少爷也很喜欢你呢。”焦峰笑道。此时他的裤带子已经被小月解开了,小月的手不小心一松,焦峰的裤子便划落到了地上。

    “啊”小月有些害怕,便弯腰去捡裤子。

    焦峰一把抓住了小月的胳膊,不让她弯下腰去。

    “不管它了,一会儿才去捡吧。这还有一条呢,少爷我今天要裸泳。”焦峰滛笑着说。

    小月只好站直了身体,一双小手放在了少爷的内裤上,却怎么也不好意思拉下去。那条内裤已经是少爷身体上最后的一件遮蔽物了,如果脱掉了它,那少爷也会一丝不挂的,这是多么羞人的事情啊更何况小月瞄了少爷的下体一眼,连忙又抬起了头,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她看见少爷的内裤,已经被高高地顶了起来,里面的那根东西,一定就是少爷的命根子了。

    她没有想到,那条命根子竟然可以膨胀得这么长这么粗,仿佛内裤都要被顶出一个口子了

    焦峰的欲火也在急剧地膨胀着,小月娇羞的媚态让他想起来和妹妹小时候的种种往事。他故意地挺动了一下下体,使得大r棒隔着内裤也抖动了起来。

    “喜欢少爷的棒棒吗”焦峰滛笑着问道。

    “嗯”小月羞得简直无地自容。她的脑袋轻轻地点了点,两腿情不自禁地合拢了一些。

    “喜欢就摸摸啊”焦峰滛笑道。

    小月不敢违背少爷的命令,更何况她的内心深处还真的渴望能够抓一抓少爷的棒棒,感受一下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小月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有些颤抖地伸向了少爷那高高的隆起。那个东西竟然会动,小月感到十分神奇。

    “喔”这回轮到焦峰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他的心里暗自骂道:这个小丫头,真的对男女之事没有什么经验小手指不敢大力,就那么一点点地接触着竃头的部分,时而点击,时而划着圈子。

    可就是如此地接触,反而更加能够激发焦峰的敏感之处,他感到自己的大r棒被刺激得不断地膨胀,却又无法摆脱内裤的束缚,竃头与内裤不断地摩擦着,真的难以忍受

    “用手握住它”焦峰忍不住说道。

    小月听话地抓住了少爷的大r棒,立即感到一阵灼热的感觉传递到了她的手心之中。刚刚用手指触摸少爷的r棒,她感到那儿真是硬硬的,像是一根坚硬的棍棒。此时完全握住了它,才发现它其实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坚硬,而且散发着烤人的热气,仿佛就像是一根刚从火炉中拿出来的铁棒一样。

    焦峰感到集中了自己全部欲火的地方被一只柔软光滑的小手抓住,那种感觉真的十分美妙。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自己抓住了内裤的边缘,稍微一用力,只听“嘶”的一声轻响,内裤就被扯断拽了出来。

    大r棒终于摆脱了一切的约束,在空气中弹跳起来。顶部的那个硕大的竃头已经膨胀得有些发紫,它更是趾高气扬地不断上下摆动着,朝着小月流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小月张着大口目瞪口呆地望着少爷的大r棒,她心里知道这样盯着少爷的性器岂非太滛荡了可是她却无法移动她的脑袋,也无法移动她的眼神。她被这根大r棒吓住了,难道这根东西真的就要进入她的身体了吗她拿什么来容纳它呢

    焦峰看到小月看呆了,喘息声也越来越强,心里偷偷一笑:这回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了吧这根东西可是属于敏儿的宝贝,等一下让你用用,也是看得起你了

    “用手握住它”焦峰再次命令道。

    小月乖乖地伸出了小手,握了上去。好烫啊小月心里说道。

    焦峰的r棒实在太大,而小月的手又比较小,握在上面,仅仅能够握到不到一半的长度,而且她的手指也无法完全合拢。小月只好又伸出了另外的一只手,握住了大r棒的上面半截。然而两只手都用上了,还是露出了一段竃头出来。

    “含住它。”焦峰滛笑道。

    小月没有听清楚少爷的话,只好抬头望着少爷,流露出疑惑的眼神。

    “用你的小嘴,把露出来的那部分含进去。”焦峰滛笑着解释了一下。

    小月这回明白了,少爷是要她把这根大r棒含进嘴里,她的脸庞立即羞得通红。她从姐姐们的口中也多少了解一点含大r棒的“知识”,虽然感到羞涩难当,可是她还是听话地低下了头,将少爷的竃头慢慢地含了进去。

    “喔”焦峰仰头呻吟了一下。好舒服啊,膨胀难忍的竃头一点一点地进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紧迫的口腔和滑腻的小肉洞还真的十分相象,小月那整齐的牙齿,又成为了一件按摩的辅助品,更增加了竃头强烈的快感。

    少爷的r棒实在是好大啊小月心想。这么大的r棒,一会儿怎么可能进入她的身体呢

    小月想着,然而此时她却还得努力地将它吞入口中。小月卖力地将大r棒一点一点地吞进了口里,甚至竃头都已经接近了她的喉咙,可是露在嘴巴外面的还有一半之多。

    实在不行了,小月心里想到。她感到自己的口腔中已经完全被少爷的大r棒所充满,她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少爷的大r棒在她的小嘴里还一动一动的,仿佛在挑逗着她。

    焦峰感到下体的刺激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与刚才那种被内裤束缚着的感觉有些不同,这回却是感到身体里面的g情都在向外涌去,在寻找着发泄的出口。

    小月实在是没有经验,口里塞满了少爷的r棒,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是用鼻子拼命地呼吸着,补充着身体里的气息。

    焦峰的双手按在了小月的头上,开始迫使她的脑袋运动起来。按下来,推出去;再按下来,再推出去小月的脑袋有节奏地运动起来。

    小月仿佛明白了少爷的需求,知道了该如何为那根大r棒服务。她强忍着呼吸的困难,开始随着脑袋的节奏吞吐起大r棒来。火烫的大r棒越来越坚硬了起来,沾满了口水,在小月的小嘴里越来越自由地抽锸。有时候,小月也会下意识地用舌尖划过棒身,感受一下它的硬度和热度。

    小月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焦峰也停止了手上的活动,仰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小女孩的口茭。肉体的畅快没有妨碍他的思维的活动,甚至更刺激着他回到了过去:亲爱的妹妹也是如此聪明,第一次帮他口茭,就含得他十分舒服,甚至还会用小手抚摸他的蛋蛋,刺激他身体所有的情欲那个夜晚真的很刺激,也很危险,还有一些遗憾,如果那晚真的要了妹妹的身体,那现在他们焦家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呢敏儿,亲爱的妹妹敏儿焦峰的内心不断地叫喊着,他感到下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他的思维也无法集中起来。他只想着喷发,他需要将今天所有的郁闷喷发出去

    焦峰的双手再次按在了小月的脑袋上,这回他不再温柔,而是迅速地摇晃着小月的脑袋,以使他的大r棒能够迅速地进出她的小嘴。

    小月感到少爷的大r棒在自己的小嘴里面更加膨胀起来,使得她的呼吸更加困难。尤其当巨大的竃头一下又一下地伸到她的喉咙的时候,她感到整个嘴巴已经不属于自己。口水大量地分泌出来,被大r棒一挤,就溢出了小嘴,然后顺着棒身流了下去小月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搂紧了少爷的屁股,她的纤细的手指甚至已经伸进了那道臀沟之中。少爷下体的挺动越来越快了,小月只能用这种方法保证自己的身体不会倒下。

    焦峰的大r棒越来越快地进出着小月的小嘴,他的情欲也到了发泄的边缘。

    在他的心目之中,小月的小嘴已经转化成了妹妹的小肉岤:温暖湿润狭小焦峰快速地在里面耕耘,发泄着他对妹妹的情欲。

    “啊”终于随着一声舒畅的呻吟声,焦峰下体用力地向小月的小嘴里一顶,同时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脑袋,已经到了极点的大r棒终于喷发了

    浓稠的j液迅速地从马眼处喷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了小月的喉咙深处,小月一时没有注意,被j液呛得难以忍受,终于咳嗽了出来,少爷的大r棒也被吐了出来。

    脱离了口腔限制的大r棒,却没有停止喷射,孚仭桨咨腏液不断朝着小月的脸庞喷射而去,小月的脸上沾满了少爷的子孙后代,看上去有些一塌糊涂。

    焦峰的大r棒还在不停地将他的精华喷射到小月的脸上,小月却有些害怕了。

    她竟然把少爷的大r棒给吐掉了,如果少爷因此而发起火来,她可是承担不起的。

    想到这儿,小月连忙将已经喷射在嘴里的j液吞了下去,然后小手抓住了少爷的大r棒,再次将它含进了嘴里。大r棒还在喷射,但是已经有些强孥之末了。

    小月轻轻地吮吸着竃头,吞食着少爷最后的那一点儿j液;时而用舌头轻轻地滑过马眼,缓解由于喷射而产生的膨胀高嘲过后的焦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小月,看到她脸上那一团团的j液正聚集在一块儿向下流淌,他就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

    “敏儿,别着急,哥哥等会儿就帮你开苞啊。”焦峰的心里想到。

    小月还在努力地为少爷服务着,她已经顾不上脸上那种粘稠而带有一些腥马蚤的感觉。她的小嘴温柔地轻吮着少爷的大r棒,她的舌头也在轻轻地舔净竃头上的滛液,她的小手则托在少爷那双湿淋淋的肉蛋下面,轻轻地抚摸着“少爷射的好多啊,一会儿如果少爷在我的身体里面也射进去这么多的话,我会有了他的孩子吗”小月心里甜蜜地想着清早的阳光洒在了这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身上,显得如此温暖安静,也表示着一个高嘲的结束,和另一个高嘲的开始“啊欠”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传了过来。

    竟然有人在偷窥他们

    焦峰怒火高涨,大喊了一声:“谁在那里,快给我滚出来”

    小月被少爷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了一跳,她连忙站了起来,躲到了少爷的背后,朝着那棵大树望去。

    是谁这么大胆,敢偷看少爷呢少爷不是吩咐了家丁谁也不能靠近的吗

    “哼,果然是一对狗男女啊”一声娇嫩的女声从树后传了过来,紧接着,从大树后面走出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你说什么”焦峰满腔怒火冷冷地说。在焦府的范围之内,又有谁敢违背他的旨意呢,更别说这个女孩子竟敢辱骂他简直就是在找死

    那个女孩子没有回答,也没有退缩。

    焦峰感到有些奇怪,再次认真地望了一眼小女孩。由于距离有些远,小女孩的面孔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一身浅绿色的连衣长裙,却将她蔓妙的身材展现得一览无余。小女孩的年龄并不大,身材也显得有些瘦俏娇小,但是裸露在外的胳膊在晨曦中却泛着柔和健康的光芒,不象许多美女那样皮肤苍白。尤其是那一头短发,乌黑充满弹性,被微风轻轻吹拂,不时露出了她那轮廓分明的骨感脖颈。

    “很阳光很健康的一个女孩子,跟家里面的那些慵脂俗粉们就是不一样”

    焦峰的怒火渐渐平复,倒是对这个女孩子产生了兴趣:“她是谁呢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骂我,就不怕我生气吗”焦峰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哼我才不管你是谁呢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应该挨骂”女孩子娇骂道。

    焦峰心里越发奇怪,看来她真的不认识自己啊否则她怎么敢如此谩骂他呢

    “见过她吗”焦峰回头小声地问小月。

    “没没有。”小月小声地回答。女孩子的话令她感到非常羞愧,她恨不得能找个地方钻进去。

    也许是父亲朋友的女儿吧焦峰判断着。

    “好,你敢骂我,很好你敢过来吗,看我怎么收拾你”焦峰说道。

    “我怎么不敢过去啊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女孩子回答道,可是她仍然站在树下,没有移动脚步。

    “不怕我就过来啊,怎么站在哪里不敢动呢难道要我过去捉你吗”焦峰说道。

    “谁说我不敢过去的只是你那个样子难看死了,我才不要到你面前呢”女孩子娇声回答。

    焦峰这才醒悟到自己身上可是一丝不挂不着寸缕的,那根刚刚发泄完的大r棒还软软地挂在两腿之间呢。他的脸上不禁微微一笑,心里的怒火几乎已经消失殆尽,此时只是想调逗一下这个刁蛮的女孩子。哼,敢到焦府来撒野,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焦峰很想跑上前去捉住小女孩,可是又怕她逃跑了,那可就不好了。他想了想,转头对小月说:“拿块布给我围一下”

    “是的,少爷。”小月听话地拿来了一块布,将少爷的下身围了起来。

    “我已经围上布了,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过来”焦峰面露笑容对女孩子说道。

    “哼,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你这个样子还是难看死了我就是不过去”女孩子娇声回答。

    “哈哈哈”焦峰突然大笑了起来。“原来是个胆小鬼啊算了,不过来就不过来了,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

    “谁,谁找借口了我才不是胆小鬼呢”女孩子有些着急,马上娇声回答。

    “算了,算了,你走吧。”焦峰故意刺激着女孩子。

    “我我这就过来”果然,女孩子受不了激,一咬牙,朝焦峰走来。

    焦峰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孩子向自己走来,心里早已得意洋洋。这个女孩子虽然十分刁蛮,却一点心计也没有,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给骗过来了。估计很快,她就会被自己握于股掌之中的。不过,还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简单捉弄一下也就算了。

    女孩子的脚步很慢,偶尔还停了下来。很明显,她还是有些犹豫,不过最终仍然走到了焦峰的面前。

    “哼,我这不来了看你敢对我怎么样”女孩子胸脯微微一抬,对着焦峰娇声说道。

    焦峰面带微笑,仔细地观察起来。果然是一个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小美女:娇小的身躯上面没有一丝赘肉,皮肤雪白却不松软,反而有种饱满扩张的感觉,光是看看就能感觉得出来充满了弹性;五官端正,高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动人,目光中充满了难以驾驭的野性。

    “这是谁家的女孩子,如此狂野不羁长得也是如此诱人当然,比敏儿还是差了许多。”焦峰心里暗想。

    “我过来了,你怎么却蔫儿啦”女孩子竟然反过来挑衅起来。

    “告诉我,你姓什么,是谁家的女儿”焦峰微笑道。

    “哼,我的名字如果告诉你我的名字,我怕把你吓得魂飞魄散呢”女孩子不屑一顾地说道。

    “哦我倒想听听,看看是谁家的女孩,口气竟然如此之大”焦峰不以为然,微笑着说。

    “那你听好了我就是”女孩子双手叉腰,娇声说道:“我就是不告诉你”

    “哈哈哈”焦峰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你笑什么啊”女孩子瞪大眼睛盯着焦峰。

    “我是在笑你啊笑你自不量力,自投罗网”焦峰笑着回答,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有些狰狞了。

    “你想干什么”女孩子仿佛不怎么害怕,仰头望着焦峰。

    “我想干什么哈哈哈”焦峰再次大笑起来。他心里也有些奇怪,这个女孩的胆子还真的挺大的,竟然不害怕他。她的父亲会是谁呢

    “我想干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你刚刚也看到了,我和这个小丫环在做些什么。是你打断了少爷我的好事,那你也只好赔偿少爷我的损失了”

    焦峰面带滛笑对女孩说。

    “损失你损失什么了我要赔偿你什么呢”女孩子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我是要你代替这个小丫头来为我服务”焦峰滛笑着说

    帝国之乱第19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