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20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20部分阅读

    。

    “为你服务呸你好大的胆子,小心我砍了你的头”女孩子手一挥,做了一个砍头的姿势。

    焦峰没有想到女孩子竟然如此大胆,看来她的父亲一定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物。不过,焦峰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是国舅爷,再大的官儿也应该给他点面子的。他心里更加想逗一下这个女孩子了。

    焦峰突然间抓住了女孩子的胳膊,用力一拉,便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女孩子明显没有想到焦峰竟然敢对她动手动脚,瞪大眼睛盯着他。

    软玉怀抱的感觉令焦峰突然间欲火高升,刚刚喷射完的r棒再次膨胀起来,顶在了女孩子柔嫩的小腹上。

    “快放开我你找死啊”女孩子终于反应过来,一面娇声叫喊着,一面扭动身体。

    女孩子的挣扎反而更加激起了焦峰的欲火,那种由于畏惧他的威严而投怀送抱或者半就半推的女人们已经让他感到有些厌烦了,这种带着野性的女孩子更能激发起他的征服欲。

    焦峰任凭女孩子扭动身躯,他只是紧紧地箍住了她的腰肢,心里暗自微笑:你就挣扎吧,反而把少爷我的宝贝儿摩擦得舒服之极,到时候我忍受不了了,可别怪我要你的清白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可要叫人杀了你”女孩子一面挣扎一面叫喊着。

    “哈哈哈真是笑话,这是我的家,你找谁来杀我呢”焦峰笑着回答。

    他的下体故意一下一下地顶着女孩子的小腹,感觉真的很棒。

    “你,你我一定要让我的哥哥杀了你”女孩子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你哥哥是谁啊你告诉我,我就放了你。”焦峰笑道。

    女孩子的挣扎已经越来越轻微了,焦峰感到了征服的快感:哼,跟我斗,你怎么可能胜利呢

    “啊”焦峰突然感到胸膛一阵剧痛,忍不住叫喊了出来。

    女孩子竟然在焦峰的胸膛上咬了一口,深深的牙齿印很明显地印在了上面。

    “你,你竟然敢咬我”焦峰一把将女孩子推开,凶狠地瞪着她。

    “咬你怎么了你敢这么对待我,我还要砍了你的头呢”女孩子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焦峰有些气急败坏,一只手抬了起来,便想向女孩子的脸庞挥去。

    “你打啊你打啊不知死的家伙”女孩子反而将胸脯挺了起来,脸上一付毫不害怕的样子。

    焦峰这一巴掌始终没有落在女孩子的脸上。

    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抬起的胳膊也慢慢地放了下来。他已经想到了另外一种方法来征服这个女孩子了。

    随着“扑通”一声,接着的是“啊”的女孩子的娇喊声,焦峰突然把女孩子给推到了水池之中。女孩子的裙子一下子就被池水给浸透了,她那小巧玲珑的躯体轮廓也显露无疑。

    “你”女孩子挣扎了几下,好不容易把头抬出了水面。

    焦峰狞笑着把裹在下体的那块布给扯开,然后也跳进了水池。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子站在水里有点不知所措。焦峰竟然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既感到羞涩,终于开始害怕起来。

    焦峰游到了女孩子的身边,一把将她拦腰抱在了怀里,大r棒不时轻顶她的腰肢。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女孩子叫喊着,不住的挣扎。然而身体浸在水中,反而没有什么借力的地方,她的挣扎更加无助。

    焦峰没有理睬怀里的女孩子,她的反抗已经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从他出世以来,敢于咬他的女人这还是第一个呢管她是谁,他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不然他以后怎么在丫环家丁面前树立威严呢

    至于如何教训这个女孩子,焦峰下意识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怀里的这个女孩子并不丰满,可是她的野性却是焦峰从未遇到的,此时的他已经被这个女孩子挑起了强烈的欲火,那也靠这个女孩子来解决问题吧

    焦峰强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抱着女孩子的身体,他的眼光却落在了她那飘散的短发和健美的脖子上,管她是谁的女儿也好,妹妹也好,先玩了再说谁让她惹急了他呢

    “不要啊你快放了我我要让我哥哥杀了你”女孩子还在叫喊着,挣扎却越来越弱了。

    焦峰将女孩子抱到了水池边,放了下来。一下子从背后搂住了她,滛笑着将嘴巴凑到了她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小妹妹,不要怕,哥哥我会好好地对待你的。”

    焦峰说完,就将女孩子的上身按了下去,使她趴在池边,另一只手则将她的长裙翻起,准备脱她的内裤。

    “你放手”女孩子使劲地扭动着身体,双腿也朝焦峰蹬去。

    “他妈的,还想挣扎出老子的手心”焦峰有些恼怒了,两腿紧紧地挤压住了女孩子的双腿,另一只手已经抓在了女孩子的内裤边缘,用力一扯,便扯了下来。

    “啊”女孩子娇喊了一声,她恐怕也没有想到焦峰竟然真的敢脱掉她的内裤。

    扯掉了女孩子的内裤,焦峰突然感到更加兴奋。他的大r棒紧紧地贴在女孩子柔软光滑的臀部,感受着它的娇嫩,甚至主动地寻找着两腿间的那条缝隙。

    “不要啊不要啊我认输了,我告诉你好了”女孩子终于认输了。

    然而焦峰却并不理会女孩子的求饶,他的欲火一旦高涨起来,他已经不太在乎她的父亲和背景了,他需要的是她的肉体谁让她闯进了他的家里来的呢

    “那你说吧。”焦峰还想逗逗女孩。

    “我是安乐公主”女孩子娇声说道。

    焦峰突然愣了一下,“安乐公主”不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吗难道这个被自己扒掉了内裤的女孩子真的是她吗

    “哈哈哈你要是安乐公主,那我就是皇”焦峰把“帝”字硬生生地吞进了口里。他马上就认为女孩子是在说谎,这一大早的,公主来这里干什么啊

    “我真的是安乐公主,我哥哥就是当今皇帝”女孩子继续说道。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冒充皇帝的妹妹今天你和我做一次,我就饶了你,否则,非得把你送到衙门里砍了你的头”焦峰笑道。

    “啊”女孩子又娇喊了一声,她的内衣也被焦峰扒掉了。

    焦峰身体紧紧地压在女孩子的身体上,他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双孚仭剑昧Φ厝嗄罅似鹄矗欢乃炔煌5啬Σ磷潘乃龋洞蟮腞棒也一点一点地向她的两腿之间挤去。

    水池边上演着一幕壮男戏少女的春戏,随着时间的推移,焦峰的大r棒进入女孩子的身体的那个时刻也即将到来“住手快给我住手”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男人飞快地跑了过来。

    第025章 国丈续弦

    声音是父亲发出来的焦峰回头一看,果然,父亲焦芳正气喘吁吁地朝他跑来。

    父亲来这里干什么呢难道难道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他的什么朋友的女儿吗焦峰不大情愿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可是大r棒却还有意无意地轻顶女孩子的臀部,感受着那种柔软与光滑。

    女孩子仍然趴伏在水池边上,却并没有趁机逃离焦峰的控制,甚至连焦峰那根火烫坚硬的大r棒对她进行马蚤扰时,她也没有过多地躲避。她是吓坏了还是气坏了

    焦芳很快跑到了焦峰的面前,猛地呼吸了几下,突然间跪了下来。

    焦峰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给自己下跪,他连忙问道:“爹,您这是”

    “老臣该死老臣该死老臣来迟了,还请公主一定要饶过小儿啊”焦芳没有理会儿子,却对着女孩子说道。

    “公主”焦峰愣了一下。

    女孩子这才抬起了头,有些漠然地望向焦芳,没有说话。

    焦芳见女孩子没有说话,连忙朝儿子叫道:“你这个逆子,还不快点把公主扶上来”

    焦峰很少见到父亲朝自己大声叫喊的,而且“公主”这两个字也把他震惊住了。难道这个女孩子刚刚说的都是真话,她真的就是安乐公主自己可是差一点儿就要把她强j了的啊

    焦峰的双手连忙从女孩子的胸脯前抽了出来,身体也向后一退,离开了这具美丽赤裸的胴体。焦峰这时候感到浑身有些发冷,身体也不住地颤抖起来。这个女孩子竟然是安乐公主她可是皇帝的亲妹妹啊她会记仇吗她会让她的哥哥杀了他吗

    而且而且她还是他快过门的继母啊焦峰想到这里,浑身上下再次被欲火所充斥,他竟然差一点儿把父亲未来的老婆强j了,这这是这是一件多么刺激的事情啊焦峰的大r棒再次坚挺了起来,仿佛又顶在了安乐公主的屁股上。

    安乐公主的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她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双手整理了一下长裙。长裙早已经被池水浸透了,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将她那不太丰满的身体轮廓显露得一览无余,虽然略显青涩,却匀称健康。

    安乐公主没有回过头去看焦峰,只是对着焦芳冷冷地说道:“他是你的儿子”

    “是的,他他正是老臣的犬子焦峰。”焦芳连忙回答:“他刚刚对公主多有冒犯还望公主您大人有大量饶恕他的不敬吧”

    “哼哼”安乐公主冷笑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的俏手继续整理着衣服,想使它们柔顺一些。她可能并不知道,也可能可以感觉得出来,此时她有些落泊的娇躯,正集中了四道充满了欲望的眼光。这些眼光毫无顾忌地落在了她身体上面最诱人的部位,灼灼逼人

    焦芳跪在地上,头却抬了起来。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安乐公主的胸脯,看着那对凸起。虽然安乐公主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可是那身健康的肤色和少女的娇涩却深深地吸引着焦芳,就像就像是他的女儿敏儿一样,曾经也是如此年轻诱人。他虽然还没有能够占有女儿的胴体,可是有了这个替代品,他也可以暂时一解肉体和精神两方面的相思之苦了

    想到这个美艳的女孩子很快就会成为他的胯下娇娘,焦芳也升起了强烈的冲动。只是,峰儿这个小子,差点儿坏了老子的大事,他怎么能够如此对待公主呢

    如果公主生气了,砍了峰儿的头还是小事情,如果不愿意嫁给他了,那他可得后悔死了的

    再说了,等到安乐公主嫁给了老夫,那她也就是峰儿的继母了,他怎么能够干出这样j母的事情来呢焦芳摇了摇头,对着儿子说道:“峰儿,还不快把安乐公主扶上来”

    “是父亲”焦峰回答。

    其实,焦峰的目光也一直在安乐公主的身体上面游弋着。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失望是嫉妒还是可惜她的身上有某种东西深深地吸引着他:无畏

    蛮横青春焦峰说不清楚。他很想紧紧地拥抱住她,可是却又不一定需要与她结合他希望她是他的朋友他的妹妹他的情人可是事实上,她却很块要成为他的继母了名义上的母亲

    焦峰的双手在空中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抓住了安乐公主的胳膊。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刚刚差点儿被他强j了的公主,可是他未来的继母,“母子”之间这种坦胸露孚仭奖纠淳褪鞘纸傻氖虑椋慰觥狗甯械绞直鄱加行┎读恕br >

    安乐公主突然间转过身去,正面面对着焦峰。焦峰的手一下缩了回来,他的心在嘀咕:公主怎么了难道她真的生气了吗她会杀掉自己吗

    “你就是焦峰”安乐公主突然开口问道。

    “微臣正是焦峰。”焦峰镇定了一下回答道。他的心里已经不太紧张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想逃避是不行的了。只能见机行事,扭转局面。

    焦峰的眼睛望着安乐公主的眼睛,发现公主的眼光中并没有发射出痛恨或者凶狠的凶光,反而显得十分平静,甚至有些朦胧难道公主并没有生气

    “你的胆子可是不小啊”安乐公主说。但是声音已经不是冷冰冰的了,而是带着一些娇嗔的感觉。焦峰发现,公主的脸上甚至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微臣该死微臣实在是不知道您就是公主,所以就还请公主饶命啊。”

    焦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焦峰下意识已经感觉不到危险所在了,他的心情也平静得很。

    “老臣也肯请公主饶了小儿,老臣想公主保证,以后你让小儿做什么,他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焦芳也为儿子求起情来。

    “是吗让你做什么都行”安乐公主没有回头看焦芳,倒是盯着焦峰的眼睛,微笑地问。

    “家父说得没错,以后微臣一定会听从公主吩咐的您要是不解气,可以拿皮鞭打微臣一顿,只要饶了微臣的性命,不砍微臣的脑袋就行了。”焦峰回答道。

    “既然如此,这次就原谅你了吧反正我也没有吃亏”安乐公主边说边看了看焦峰的胸膛,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娇媚地继续说道:“至于你刚刚的承诺,我以后自然会检查的,如果你反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焦峰连忙说道。

    “水池里面的水凉,还是请公主早些上岸吧小月,快给公主拿套更换的衣服来”焦芳朝着小月喊道,一面伸手想去拉安乐公主的手。

    “慢就把你们公子的衣服给我换上就行了,至于他嘛,罚他在水里游泳”

    安乐公主娇声说道,她的手却没有伸向焦芳。

    “是”小月捡起了焦峰的衣裤,快速来到池边。

    “你,推我一把,把我推上去”安乐公主朝焦峰娇媚一笑,然后就转过身来,双手撑在了水池边上。

    “这”焦峰有些为难了。要把公主推上岸去,落手点一定要放在她的腰肢或者臀部上,如今她身上只有一件湿透了的薄裙,扶在上面就跟直接接触到她的肌肤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知道她是公主,那怎么样都好办,可如今知道了她是公主,而且她的未来相公也在旁边,焦峰就有些下不去手了。

    为什么她不让父亲拉她上去呢焦峰心里有些不解。

    焦芳见公主回过头来,连忙再次伸出手来,一面殷勤地说道:“公主,还是让老臣拉你上来吧。”

    “不用了,我能上来的你,快推啊”安乐公主轻声回答焦芳,然后侧过头来向后喊道。

    焦峰不再犹豫,他一咬牙,一只手扶在安乐公主的腰肢上,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臀部,稍微一用力,便将公主推上了岸。

    “你,跟我去换衣服。”安乐公主命令小月。然后回头朝着焦峰娇媚地说道:“你先不要上来啊,否则我砍了你的头”

    焦峰心里暗笑:这个公主,怎么这么刁蛮啊,以后嫁给了父亲,那父亲和我岂非要被她牵着鼻子耍弄不过,她倒也有些意思,以后我尽量避免和她见面也就行了,哼,皇家的人,都是有些性格的

    一想到皇家,焦峰心里又不舒服起来,他想到此时此刻,心爱的妹妹恐怕已经在皇帝的身下痛苦地扭动着身躯了吧焦峰立即开始游起泳来,希望用这冰冷的池水发散他体内的怨气。

    安乐公主也在小月的陪同下朝房间里走去,池边只剩下了焦芳一个人了。

    焦芳的心里感到有些吃醋:安乐公主这个小滛娃,手都还没有让我牵过,身体却肯让峰儿接触哼哼,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在我的身下疯狂浪叫

    “皇帝哥哥,我有事要跟你说呢。”趁着宣帝刚刚下朝回到了御花园,早已等候多时的安乐公主连忙窜了出来,拉住了皇帝哥哥的胳膊。

    “什么事啊,都要出嫁了,还这么疯疯颠颠的”宣帝微笑着对公主说。

    “你们全都下去吧”安乐公主一挥手,要赶走身边所有的太监和宫女。

    宣帝感到有些奇怪,但他从小就十分宠爱这个妹妹,所以他也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回避一下。

    很快,御花园中就只剩下了宣帝和安乐公主两个人了。宣帝微笑着对安乐公主说:“安乐,什么事啊现在可以说了吧。”

    安乐公主突然撅起了小嘴,轻轻地摇晃宣帝的胳膊,娇声说道:“皇帝哥哥,我不想出嫁了。”

    “什么”宣帝大喊了一声,瞪大了眼睛望着皇妹,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安乐公主也被吓了一跳,她的脸上流露出怯怯可怜的样子,抓着皇帝哥哥的手也松了开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想出嫁了”宣帝急忙问道。

    “我”安乐公主吱唔了起来。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跟皇帝哥哥说出来。在她的脑海之中,却是那一幕幕印象深刻的场景在不停地来回播放。

    安乐公主感到十分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想念皇嫂而缠着皇帝哥哥一起来接皇嫂回宫,她是肯定无法遇见“他”的,那她一定就会失去了许许多多的生活乐趣。

    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对“他”有如此深刻的感觉。“他”敢于顶撞她,“他”敢于辱骂她,“他”甚至敢于对她动手动脚,而且几乎就要把她安乐公主不敢去想那两个字,一想到它们,她就会感到害羞和失望。如果不是那个老东西“及时”赶到,如果“他”的动作再快一点那她早就成为了“他”的人了,那时候“生米煮成了熟饭”,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可恨的是那个老东西打断了他们的好事

    安乐公主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怨恨感,憎恨起那个老东西来。

    同样不知道什么原因,安乐公主就是不喜欢那个老东西,从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如此。其实“老东西”的年龄也并不算老,身体也还健硕,相貌也还标准,对她又是百依百顺恭恭敬敬的可是,他就是缺乏了一些令她感兴趣的方面,缺乏了令她记忆深刻的地方不像“他”,打一开始,就深深地吸引着她,打动着她的心扉。

    这是什么,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当皇帝哥哥要和皇嫂亲热而把她和那个老东西都赶出了房间之后,老东西就缠着她要带她四处看看。她终于强忍着性子跟着老东西看了一些房间,然后就把老东西支开了,自己在焦府的花园中慢慢地散步。很快,她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直到看到了“他”和那个小丫环之间的亲旎举动。

    她见过那个老东西和四五个捰体女人同床共枕的场面,也看到了皇帝哥哥迫不及待想与皇嫂交欢的丑态,这些都令她感到很不舒服。然而这一次,她却被这一男一女的举动深深地吸引住了。她感到异常地兴奋与刺激,尤其当“他”的生殖器在女孩子的小嘴里快速地进出时,她不断地舔着自己干涩的嘴唇,很有一种冲过去一起吞吐的冲动最后,当她看到“他”的生殖器从女孩子的小嘴里弹跳而出,孚仭桨咨囊禾逅拇岱傻氖焙颍械阶约汉粑眩12又兀沼诜3隽四歉錾臁br >

    她从树后出来了,却享受到了从未遇见的体会:那名男子竟然敢骂她

    自从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人骂过她,也从来没有人敢于违逆她的意愿。可是“他”敢虽然显然是“他”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她还是感到了一种清新的感觉。她竟然没有想到要生气,那种被人责骂的感觉原来也是挺不错的她喜欢和“他”顶嘴,骂完人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

    之后的事情更加令她难以忘怀:粗暴地拥抱健壮的胸膛冰冷的池水野蛮的撕扯还有那根坚硬火热的坏东西顶在两腿之间的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激动那么令人回味都是那个老东西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们的好事安乐公主的心里再次对他产生了怨恨的感觉。

    我不要嫁给他,我要嫁给“他”安乐公主的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皇帝哥哥改变主意“说啊,安乐,怎么不说啊为什么不想出嫁了”宣帝焦急地问道。

    “我我不想嫁给焦芳”安乐公主终于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为什么呢难道国丈他欺负你了吗”宣帝追问。

    “没有。不过我不喜欢他。”安乐公主撅嘴说道。

    “为什么啊国丈他人这么好,你嫁给了他,下辈子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宣帝劝说道。

    “不嘛,我就是不想嫁给他皇帝哥哥,你就同意了吧”安乐公主扑到了皇帝哥哥的怀里撒娇道。

    “可是可是朕已经正式下旨了啊”宣帝被皇妹纠缠得有些动摇了。

    可是皇帝的话都是“金口玉言”啊说过的话怎么能收回来呢宣帝感到有些为难。

    “你是皇帝,下了旨可以收回来的嘛答应安乐了吧,好吗皇帝哥哥。”

    安乐公主继续撒娇道。

    “那你有了意中人了吗”宣帝问道。

    安乐公主没有回答,她只是羞涩地对着皇帝哥哥微微一笑。

    “唉,这样吧,等你皇嫂来了朕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如果她也同意了,那朕就下旨取消这门婚事,将你许配给你喜欢的那个意中人,你看如何”宣帝让步了。他非常喜欢这个皇妹,不愿意强迫皇妹做事,既然她已经有了意中人了,那就随她去吧。至于国丈大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多赏赐几个女人给他就好了。

    “谢谢皇帝哥哥”安乐公主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高兴地拥抱了皇帝哥哥一下,兴奋地说道:“只要你同意了就好办了,我知道皇嫂一定会同意的”

    “谁说我会同意的我坚决反对安乐悔婚”一个冷冰冰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皇后娘娘走了过来。

    “敏儿,你也来了,快来劝说一下安乐吧。”宣帝对着皇后说道。

    “皇嫂,你为什么”安乐公主刚想质问一下皇后为什么不同意她悔婚,却被皇后的脸色吓住了:以往对她犹如亲妹妹般疼爱的皇后嫂嫂,此时却脸色阴沉,没有一丝笑容。严厉的眼光像刀一样刺向她,令得公主浑身不禁哆唆了一下,后面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

    “安乐,听皇嫂的话,不要悔婚啊。”皇后面无表情地说。

    “为什么啊皇嫂,我”安乐公主小心翼翼地问道,她的心里感到害怕与不解。

    “你想想,自古以来皇帝的话可都是一言九鼎的,说出去了就不好收回了,否则如何在民众面前立威呢再说了,焦国丈又有哪一点儿不好,你嫁给了他,一定会得到幸福的。”皇后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可是,皇帝哥哥都同意的了”安乐公主小声反驳着。她的眉头紧皱,双唇紧闭,一副可怜惜惜的样子。

    “那也不行皇上一时间心软而已,老祖宗的规矩是不能改变的皇上,您说臣妾说得对吗”皇后严肃地对宣帝说。

    “是的,没错,敏儿说得一点都没错。”宣帝朝皇后笑道,他的头又转向了安乐公主,安慰她道:“安乐,听皇嫂的话,皇嫂她也是为你好啊”

    “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国丈,我怎么可以嫁给他呢”安乐公主委屈地说道。

    “哦为什么呢”皇后冷冷地问。

    “他”安乐公主鼓起勇气想说出来,可是当她看到皇后那犀利的眼神,她的话又被吞回了肚中。她只好小声地说:“反正我不喜欢。”

    “安乐可能是喜欢上了别的男子了吧”宣帝出来打圆场。

    “哦你喜欢上了谁,能够告诉皇嫂听吗”皇后灼灼逼人。

    “这个我不能说”安乐脸庞一红,小声说道。

    “告诉你皇嫂吧,皇嫂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宣帝劝说着。

    “不行的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安乐的声音更低,头也低得更低了。

    “你要不说,那皇嫂就替你说出来了”皇后突然说道。

    听了皇后的话,安乐公主的头突然提了起来,用恐惧的眼神望着皇后,心里七上八下地想:难道皇嫂知道了她的想法

    “皇嫂,我”安乐怯怯地说。

    “你是不能喜欢他的你更加不能够嫁给他”皇后斩钉截铁地说。

    安乐公主的心“砰”的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敲击了一下,眼泪开始在眼眶中转动起来。虽然皇后并没有说明这个“他”是谁,可是从来没有被违逆过的公主感到心里产生一种强烈的委屈感,为什么一贯很疼爱她的皇帝哥哥和皇后嫂嫂会如此强烈地反对她呢

    “敏儿,你知道安乐喜欢谁快来告诉给朕听。”宣帝感到十分好奇。

    皇后看了一眼安乐公主,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安-乐-喜欢-的-人-就-是-焦-峰”

    “啊”宣帝吃了一惊,忍不住叫了出来。

    安乐公主没有出声,可是眼泪却终于流了下来。她猜的没错皇嫂口里的那个“他”就是她“一见钟情”的男人怎么办怎么办如果皇帝哥哥和皇后嫂嫂都不同意的话,她该怎么办才好

    “敏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宣帝有些不太相信。

    “臣妾说的当然都是真的了就是那天陛下去接臣妾的那天,臣妾家里面的小丫环说的,绝对没有错的”皇后说道。

    安乐公主终于哭出声来。她恨死了那个告密的小丫环,她会是谁呢她恨不得狠狠地打那个小丫环一顿;她也恨死了那个该死的焦国丈,如果不是他“及时”

    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她一定就会和他“生米煮成熟饭”的想到人生的幸福就差这短短的几分钟而即将破灭,安乐公主的哭声越来越大起来。

    看到安乐公主伤心流泪,宣帝一时间可怜起这个妹妹来。他一把将皇妹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同时望向皇后。他有些奇怪,平日里对皇妹很体贴关怀的皇后,这一次怎么如此铁石心肠,脸上竟然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陛下,请听臣妾一言,再做决定不迟。安乐是陛下的亲妹妹,而且又是臣妾的小姑子,臣妾本不应该强迫她去做什么事情的。可是在婚嫁的这件事上,臣妾是坚决不同意安乐悔婚的为什么因为当初皇上赐婚的男人是焦国丈”皇后说道。

    “焦国丈怎么了又不是我自己挑选的反正焦峰也姓焦,嫁给谁不都一样吗”安乐公主一边继续哭着一边小声说道。

    宣帝听了皇妹的话,差点儿笑了出来。他强忍住了笑意,一面抚摸皇妹的头发,一面继续听皇后说下去。

    “唉,安乐,这可不一样的。你要知道,焦峰是焦芳的亲生儿子,他们是父子俩。你本来是要嫁给父亲的,现在却要悔婚嫁给儿子,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那你的脸该往哪里放啊”皇后继续说道,她的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点儿。

    “我不管,我不怕再说,谁要敢说出去,我砍了他的头”安乐公主撅着嘴说道。

    “你啊,又耍小孩子脾气了你不怕丢脸,我还怕丢脸呢皇上还怕丢脸呢”

    皇后说道。

    安乐公主也许觉得皇嫂说的有些道理,她也没有继续顶嘴,哭泣声也渐渐小了。

    “还有啊,刚刚说的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焦国丈是十分忠于皇上的一个老臣,他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的。陛下你说对吗”皇后问道。

    “是的,敏儿说得没错,焦国丈可是个大大的忠臣安乐,要将你许配给国丈,也是为了对他忠心于朕的一种奖赏呢”宣帝连忙回答。

    安乐公主嘴巴一撅,娇声说道:“那为什么不把我赏赐给焦峰呢他是焦芳的儿子,大家都肯定会忠于皇帝哥哥的嘛”

    “话虽然没错,可是既然已经把你许配给了焦芳,如果反悔的话,那他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那不是反而是没有奖赏而是惩罚他了吗”皇后继续劝说。

    “难道他还敢造反不成”安乐公主娇嗔道。

    “那当然不会的,但是总是不好的吧你想想,原来你进焦府的大门是做夫人的,谁知道却又成了儿媳妇,那焦国丈以后该如何与你相见啊”皇后说道。

    “那皇帝哥哥可以再赏给焦国丈一个夫人的嘛如果一个不够,还可以赏他两个三个反正他也是个好色之徒”安乐公主表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

    皇后见安乐公主还是不肯听她的话,心里又想出了一个想法来。

    “安乐,我问你,你喜欢焦峰什么呢”皇后问道。

    “皇嫂,我也不知道只是,只是人家真的很喜欢他嘛”安乐公主的脸庞刷地羞红了。

    皇后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与嫉妒,继续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焦峰是否喜欢你呢”

    “我都喜欢他了,谅他也不敢不喜欢我的”安乐公主娇声说道。

    “安乐,那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啊:焦峰心里面已经有了意中人了”皇后突然盯着安乐公主说道。

    “什么”安乐公主大喊了一声,她立即瞪大眼睛望着皇后:“我不信,皇嫂嫂,你一定是在骗我吧”

    “我怎么会骗你呢你忘了,焦峰可是我的亲哥哥啊,他的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呢”皇后温柔地说道。

    “她是谁”安乐公主气急败坏地问。

    “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不然焦峰会恨我一辈子的”皇后微笑地说道:“安乐,既然焦峰有了其他的女孩子,而焦国丈又很喜欢你,你还是嫁给焦国丈吧,这样对大家都会好的。”

    安乐公主的眼泪差点儿又流了出来,她默默地低下了头,依偎在宣帝的怀里。

    她感到十分伤心,自己喜欢的男人竟然有了其他的女人,这样她的所有的盼头都没有了现在,她只能嫁给那个她不喜欢的好色的男人了

    “安乐,你皇嫂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就按照原来的安排嫁给焦国丈吧。虽然他有些好色,这也正好能够说明焦国丈的精力旺盛啊哈哈哈”宣帝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偷偷地望了一眼皇后,心里想道:这个老东西,真是享尽了艳福了

    可惜朕只能有敏儿一个女人使用,唉,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一样,后宫佳丽无数呢

    皇后并没有注意到宣帝在想些什么,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安乐公主身上。

    看到安乐公主已经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她就觉得舒展了一口气,看来安乐公主已经相信了她的话,不再闹着要悔婚了。

    那天从小月的口中知道了水池中的那一幕后,她当时就醋性大发,她当然知道心爱的哥哥只是想在公主的身上发泄一下他的怨气而已,她不恨哥哥,可是她很害怕安乐公主。她十分了解安乐公主,如果哥哥真的和她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那以安乐公主的性格,她一定会想杀了他或者爱上他的。

    结果,皇后发现安乐公主竟然爱上了她的哥哥,甚至要悔婚这怎么行呢

    因此皇后突然出现,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打消了安乐公主的念头。

    “好了,安乐,快点回去休息吧,眼睛都哭红了,需要好好睡上一觉了。这件事就这样办吧,你还是嫁给焦国丈,这大婚的日子已经只有七天了,你也好好休整一下,到时候做个漂漂亮亮的新嫁娘。”皇后微笑地对安乐公主说。

    安乐公主没有再闹了,她知道悔婚改嫁的这个想法是肯定得不到皇帝哥哥和皇后嫂嫂的同意的了。而且知道了焦峰又有了心上之人,她也是没有什么戏的了。

    唉,瞎闹了一场,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安乐公主心里感到万分失落。

    “我告诉你,其实焦国丈很帅的呢,不然怎么会生下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和这么英俊的儿子呢嫁给他,你一定不会后悔的”皇后想进一步打消安乐公主的想法。

    “哼,即使他再帅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现在都已经是老东西了,难看死了”安乐公主在宣帝的怀里扭动着身体,娇嗔道。

    “焦国丈才四十多岁,并不算老啊而且,过两年你给他多生两个娃儿,一定也会像皇嫂和焦峰这么漂亮的呢”皇后微笑着说。

    安乐公主脸庞突然羞得通红,她娇媚地叫喊道:“皇嫂坏,我才不给他生小孩呢讨厌”她的心里却在想:给那个老东西生小孩,那小孩子该叫焦峰什么呢难道是叫“哥哥”吗如

    帝国之乱第20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