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22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22部分阅读

    嗅了几下,那一股股c女的幽香沁入了他的心脾。焦芳满意地滛笑了起来:竟然能够采到如此新鲜娇嫩又身世显赫的花朵,看来他焦芳是注定要有所作为的了

    “嗯”安乐公主又发出了娇吟声,也许是她仍然在回味刚刚的快感,又也许是婉转地催促着焦芳进一步的行动。

    好一个小滛娃,想老夫了吧,看老夫待会儿怎么把你干得快乐得飞上天去

    焦芳心里得意地想道,他的大手却再次抓住了安乐公主的孚仭椒俊0怖止鞯逆趤〗房发育得很好了,双峰既柔软又坚挺,手感很好,焦芳用力地抓捏揉搓,同时观察着公主的表情。

    “嗯啊”安乐公主张大嘴巴娇吟着,她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隙,小嘴不断地喘着粗气,脸蛋儿那一对粉红色的红晕也越来越清晰扩大了。

    焦芳知道时候到了,不再迟疑,嘴巴落在了安乐公主的美孚仭街稀br >

    虽然隔着一件薄薄的丝绸,可是焦芳仍然能够完整地感觉到安乐公主孚仭酵返男巫从腈趤〗房的滑腻。他的舌头整个儿地盖在了安乐公主的孚仭酵飞厦妫胗蒙嗤飞系奈露却碳に:芸欤谒憬噶怂拢怖止鞯逆趤〗头果然下意识地颤抖了起来。

    焦芳更不耽搁,他的舌头开始了对安乐公主孚仭椒康奶舳海阂换岫蒙嗤酚昧Φ匮乖阪趤〗头上面,一会儿又用舌尖快速地舔弄它,一会儿舌头又在孚仭酵犯孔湃x换岫钟醚莱萸崆岬匾鲎沛趤〗头安乐公主从来就没有受过如此的亲昵,敏感地方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她的娇躯忍不住扭动了起来,喘息声呻吟声越来越大。

    焦芳一把抱起了安乐公主,将她放到了婚床上,面带滛笑欣赏着她几乎全裸的胴体。

    安乐公主的双目已经睁开,一双大眼睛羞涩地望着焦芳。经过了一番前奏,她的肉体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强烈的刺激还没有消散,她却已经在期待着得到更进一步的爱抚。望着“相公”那色迷迷的眼神,她的内心也充满了欲望。她清楚这个好色的老家伙正在窥视她的胴体,她也为自己健美的胴体所自豪,她期待着,她的“相公”能够给予她更加刺激的感觉。

    焦芳望着床上娇美的新娘,那张美丽的面孔渐渐地和女儿的面孔交融在了一起,这个躺在床上正等待着他施与爱抚的女孩子不就是他亲爱的女儿吗“女儿”的卧姿是如此滛荡如此诱人,她正期盼着她的爹爹对她的侵犯啊

    焦芳幻想着,浑身上下被欲火烧得难以忍受,下体的那根巨大的宝贝儿也狠狠地顶着裤子,急迫于破裤而出。焦芳用力地揉了几下下体,滛笑着自言自语地说:“好兄弟,别着急啊,老夫这就放你出来,哈哈哈”说完,焦芳竟然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安乐公主有些紧张地娇声问道。

    “夫人,相公是要来更好地疼爱你啊”焦芳滛笑道。他就喜欢女人那种紧张的样子,更何况床上的还是当今的公主。他一面脱着自己的衣服,一面色迷迷地望着床上的“女儿”:“女儿”仰面躺在床上,美丽的面孔上布满了羞涩的潮红,乌黑的秀发散落在床边,更有一种慵懒的感觉,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着紧张与期盼,小嘴大张,快速地喘息着;伴随着“女儿”的娇喘,是她美丽的胸脯的高低起伏,细细的吊带已经放松了,又薄又软的睡衣将“女儿”双孚仭降男巫聪韵值靡焕牢抻啵暺鸬逆趤〗头也将被口水浸湿了的睡衣顶了起来。

    焦芳觉得“女儿”实在有些可笑,一双颀长健美的大腿羞涩地紧紧地合拢在了一起,然而小小的睡衣却无法将“女儿”平滑的小腹和大腿根部那柔软卷曲的荫毛遮盖住,暴露的春光反而更令焦芳滛欲大发。

    “乖女儿,千万别着急,爹爹就要来了”焦芳心里狂呼着。很快,他的衣服就全部脱了干净,那根禁锢已久的大r棒终于暴露在了“女儿”的面前。大r棒颤巍巍地挺立在焦芳的大腿之前,巨大的竃头泛着紫色的光芒,马眼大大地分开着,一滴孚仭桨咨囊禾逡丫幽翘豕帝种猩顺隼矗以诼硌壑Α苊飨裕丫龊昧俗急福钍拼17耍br >

    “啊你的好大”安乐公主发出了娇呼声。她的胸脯起伏得更加迅速,喘息的频率也加快了许多,紧紧合拢的大腿也情不自禁地分开了一些。

    “呵呵,老夫的就是很大,不然怎么能够让夫人快乐呢”焦芳对“女儿”

    的反应很满意,他滛笑着,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大r棒,就在“女儿”的面前撸动了起来。

    安乐公主没有想到好色的“相公”竟然会在她的面前手滛了起来,她的俏脸羞得更加通红,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焦峰那日被小丫环用嘴吸吮大r棒的情景,好滛糜啊安乐公主不禁娇嗔道:“讨厌”

    “呵呵,老夫这里好难受啊,夫人又不肯帮忙,只好老夫自己来了”焦芳滛笑着说,大手也更加迅速地撸动起来。

    “讨厌谁说我不愿意的”安乐公主有些羞涩地回答,声音却越来越小。

    “哈哈哈,夫人真的愿意帮老夫吗”焦芳故意调笑道。

    “嗯”安乐公主轻轻地回答道,一张俏脸已经羞得通红。

    “那好啊,那就烦请夫人帮帮老夫吧。”看到“女儿”娇羞无比的样子,焦芳感到心情十分畅快,大r棒仿佛又大了一圈。他放开了自己的手,径直走向了婚床,走向了新婚的“女儿”。

    安乐公主看到“相公”真的走了过来,她的一颗心不禁“嘣嘣”乱跳。这个老东西的那根丑陋的东西真的好大啊,就那么挂在两腿之间,一晃一晃的,那浓密的黑毛那峥嵘的竃头,都让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甚至她还能够闻到一股异样的气味,越来越浓厚起来,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气味吗

    焦芳已经来到了床前,那根巨大的大r棒就悬挂在“女儿”的脑袋之上,一跳一跳的,仿佛在引诱着“女儿”对它的触摸。焦芳滛笑着望向“女儿”,仿佛命令一般:“抓住它”

    安乐公主盯着大r棒喘着粗气,她的小手听话地举了起来,却总也不去触摸大r棒。也许是羞涩,也许是紧张,白嫩的小手与粗黑的大r棒都在空中颤抖着。

    “抓住它”焦芳再次命令“女儿”。

    安乐公主还是没有抓住“相公”的大r棒,每当她的小手指接触到了棒身,却又像触电般地缩了回来。

    焦芳被“女儿”这种欲抓还避的举动搞得x欲高涨,他突然抓住了“女儿”

    柔软的小手,往自己的大r棒上按了过去。

    “啊”安乐公主情不自禁地娇吟了一声。手心里就像是抓到了一根坚硬滚烫的棍子,那种感觉既刺激又兴奋:我终于抓住了这就是男人的大r棒啊

    这就是男人征服女人的工具啊

    焦芳也感到一道电流由大r棒处传导到了大脑之中,大r棒被“女儿”抓住了,这可是给予女儿生命的大r棒啊焦芳兴奋地抓住了“女儿”的小手,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安乐公主被动地帮“相公”手滛了起来,大r棒坚硬粗大炙热,握在手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她一面随着“相公”的频率撸动着大r棒,却也不时想把小手抽了出来。

    焦芳紧紧地按住了“女儿”的小手,不让她动弹。“女儿”帮父亲手滛,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啊,他怎么能让她这么快就停止了呢

    安乐公主渐渐地不再挣扎,小手也开始主动地为“相公”手滛起来。虽然仅仅是手上的活动,可是她却感到浑身上下都泛着一种兴奋的马蚤痒,尤其是她的下体,更是马蚤痒不堪,仿佛有些液体从里面流淌了出来。她的大腿情不自禁地合拢了起来,又不断地摩擦,可是那种马蚤痒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起来那里仿佛需要些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就是“相公”的那根又硬又粗又热的棍棍吗

    “喔”焦芳突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声。“女儿”小手对大r棒的刺激越来越强烈了起来,柔软滑腻,它的温暖正好和大r棒的炙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女儿,我要射了,爹爹要射了焦芳突然感到有种强烈的想要s精的感觉。

    焦芳抓住“女儿”的手突然加快了频率,他能够感到自己的大r棒越来越膨胀越来越炙热了起来,焦芳低下了头,望着自己的大r棒,看着它在“女儿”

    的小手中不停地颤抖着。

    安乐公主也感觉到了大r棒的变化,她的眼睛也盯了上去:大r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了起来,难道就要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了起来,她兴奋地看到巨大的竃头变得更加紫红,那道沟壑张开得更大,孚仭桨咨囊禾迳踔恋瘟讼吕础么碳ぃ么碳ぐ。br >

    焦芳感到脑袋一片空白,全身都笼罩在了一种强烈的快感之中,要射了,要射了让老夫畅快地射吧射吧

    “喔”焦芳突然大吼了一声,他的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女儿”的小手,“女儿”的小手也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大r棒,然后一切都停止了下来。焦芳和安乐公主的眼睛都盯着那已经膨胀得不行了的大r棒,盯着那已经变成了酱紫颜色的巨大竃头。

    安乐公主的嘴巴下意识地张得很大,她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相公”

    突然停止了手上的活动,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安乐公主的猜疑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她突然感到手心中握着的大r棒突然快速地悸动起来,跟着就是突然地葧起变粗。紧接着,一道白色的液体突然从大r棒顶端的那一道沟壑中喷射而出,划过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射向了空中,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落了下来,重重地击打在了她的脸庞上

    紧接着的,是一道又一道的白色液体飞射而出,向上飞,向下落,然后就是落在了她的身上的各个部位:脸上头发上胸脯上胳膊上甚至还有一两滴落进了她来不及闭上的小嘴。

    安乐公主呆住了,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腥臊味,比刚刚“相公”身上传来的味道更加浓烈。她以前并没有闻过这种味道,而且她也不喜欢这种味道,然而她的身体却仿佛完全脱离了她的思想的控制,对这种味道做出了强烈的反应她的娇躯不断地颤抖,她的双腿下意识地拼命摩擦,甚至她的舌头也不受控制地搅拌着落入口中的液体,品尝着它们的味道,将它们充满整个小嘴,舔到整个嘴唇

    过了好一会儿,焦芳才停止了喷射,他的思维也恢复了正常。太刺激了太兴奋了焦芳脑海里不断地出现这几个大字。“女儿”竟然用小手帮“爹爹”手滛而且s精了当他感到j液像喷泉一样从他的大r棒中疯涌而出,落在了“女儿”的身体各处的时候,他的脑袋一阵眩晕这些可都是“女儿”的兄弟姐妹们啊,如果将他们注射入“女儿”的身体里面,那还会有无数的“女儿”接踵而出呢

    焦芳深深地呼了口气,又吐了出去,这才完全回过神来。“女儿”的身上已经被他的j液搞得一塌糊涂,然而这还不够的他还要让“女儿”享受更多的快乐呢

    “亲爱的夫人,谢谢你啦”焦芳滛笑着对“女儿”说道。

    “讨厌”安乐公主脸庞娇红,用一句娇嗔掩盖住了她的羞涩。口里的j液还没有舍得吞到肚子里面,胸脯的起伏还没有平复,可是下体的马蚤痒感却越来越强烈了,“相公”已经射过了,他还会怎么样来对待自己呢安乐公主不清楚,但是却十分期盼着老东西的进一步行动。

    “是老夫不好,先射了一回。不过请夫人放心,只要夫人肯再帮助老夫一下,老夫马上又能够坚硬起来的。”焦芳滛笑着对“女儿”说道。他的手仍然按在“女儿”的小手上,抓着它轻轻地抚摸着他那有些变软的r棒。粘滑的j液沾满了大r棒和“女儿”的小手,抚摸起来十分舒服。不过,焦芳的目的却不仅仅如此,他是希望“女儿”能够用小嘴帮他再次地葧起。

    是的用“女儿”的小嘴帮“爹爹”把大r棒给吸大一想到如此禁忌刺激的想法,焦芳感到小腹又一阵灼热,刚刚射完精的r棒竟然又挺立了起来。

    “该怎么帮呢”安乐公主小声问道,她仿佛已经完全臣服于“相公”的挑逗之下了,除了还会害羞之外,对“相公”的命令已经言听计从了。

    “夫人,这个很简单,用你的小嘴把它含进去吸两下就行了就像是吃腊肠一样”焦芳滛笑着说道,每说一个字,他都能感到自己的大r棒又坚硬了一点儿。他慢慢地靠近了“女儿”,大r棒就朝“女儿”的脸庞移了过去。

    “不,不行啊”安乐公主连忙叫喊道。她没有想到,“相公”竟然是想让她把那根东西吞到嘴里那怎么行呢那根东西是男人尿尿的地方啊,多脏啊

    而且上面沾满了“相公”刚刚喷射的j液,已经被她的小手摩擦的泛起了白色的泡沫,好脏啊,坚决不能含进口里的

    “夫人帮帮忙吧,味道很好的呢”焦芳却仍然滛笑道。他的大r棒渐渐地接近了“女儿”的脸庞,就在“女儿”嘴边跳跃着,寻找着她的小嘴,期待着“女儿”将它含进嘴里。

    “不嘛,就不”这一回安乐公主却坚决反抗了起来,嘴唇紧紧地闭上,脑袋也不时地扭动,逃避着这根丑陋的带着异味的大东西。

    纠缠了好一会儿,焦芳也没有能够将大r棒插入“女儿”的小嘴里,他不再强迫,他现在更想将它插入“女儿”的身体里面,去开垦那片崭新的土地,至于口茭,以后有的事机会的

    “不帮就不帮吧,我想夫人以后一定会同意的。现在,该轮到老夫来帮助夫人了”焦芳一面低下头来,一面滛笑着说。

    “以后也不帮你,你要干什么”安乐公主娇声说道,她不清楚“相公”又想用什么花样对付她了,但是她下意识地感到下体又流出了许多温暖的液体来。

    焦芳没有回答,他的双手却按住了“女儿”的两个胳膊,身体也爬到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安乐公主娇嗔道。她的双手被压得不能动弹,身体像一个“大”字仰卧在床上,超短睡衣被掀到了小腹之上,下体完全展现在了焦芳眼中。

    她是一个出身皇家的高贵公主,却又怎么能以如此滛糜的姿势展现在了一个臣子的眼前,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呢

    焦芳没有回答,他要以行动回答“女儿”的问题。他的脑袋靠近了“女儿”

    的胸脯,滛笑着看了“女儿”娇红的俏脸一下,然后迅速地低下了头,张口就吻上了“女儿”的一个孚仭椒俊br >

    “啊”安乐公主娇吟了一声。被“相公”爱抚了这么久了,她的肉体已经非常敏感,更何况是那对愈加坚挺的孚仭椒浚克乃治薹ɑ疃热辞椴蛔越睾下t诹艘黄穑崆岬啬Σ亮似鹄础br >

    焦芳隔着薄薄的睡衣吮吸舔吻着“女儿”的孚仭椒浚逍碌逆趤〗香和柔软的孚仭饺饬钏髁担淖齑讲欢系卦凇芭钡娜馓迳弦贫牛环殴恳淮绲募簦馗6亲印12「埂酱a飨铝怂屡目谒k哪谛募ざ蚍郑汗戏蛑沼诘玫搅嘶实鄣那酌妹昧耍也痪靡院螅戏蚧挂玫交实鄣幕饰缓突实鄣睦掀拍兀br >

    安乐公主不断地呻吟着,肉体上的欢愉令她难以自抑,她甚至开始期盼能够得到“相公”更多的爱抚了。她睁着美丽的双眼望着“相公”亲吻她的玉体,这个老东西的确十分卖力,撅着屁股趴在她的身上,那条再次葧起的大r棒像一条大蛇般垂挂在两腿之间。想到它刚刚爆发喷射的样子,安乐公主就感到异常兴奋。

    她吞了一口口水,像是在回味着刚刚落入口中的j液的味道,这么腥臊的味道,的确不是很好闻,那个老东西还要让她帮他含一下沾满j液的大r棒,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嘛她才不会含那条脏东西的

    安乐公主突然间想到了那日看到的小丫环帮助焦峰口茭的情景,她不禁有些怀疑起来:那个小丫环的表情好像还是挺享受的嘛难道,难道焦峰的那条东西的味道会比他的父亲的要好一些吗这可能吗也许,焦峰年轻,所以他的东西的味道就不会这么腥臊吗又也许安乐公主突然脸庞通红,她连“相公”的那条丑陋的大东西都不愿意含进嘴里,却怎么又去比较他儿子的味道了呢更何况,“相公”的儿子,难道不也是她的“儿子”吗

    “啊”安乐公主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从下体传到了大脑之中,她不禁尖声叫喊了起来。她发现,她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支了起来,“相公”的脑袋已经埋在了两腿之间,他的脸庞近距离地靠在了她的下体前,他的舌头正在她的下体上舔来舔去“相公”竟然正在舔吻着她尿尿的地方

    焦芳完全被“女儿”诱人的小肉岤所吸引住了:饱满的形状犹如一个凸起的小馒头,一道鲜红娇嫩的沟壑嵌在其中,一小片柔软的卷毛散布在沟壑的旁边,显得更加性感迷人;那道沟壑旁边的粉红色的肉体已经被“女儿”分泌的滛水所浸湿,在红红的烛光下显得更加娇嫩迷人;仍然不断有透明的液体从沟壑中流淌出来,顺着那条小沟向下流去,越过了娇美的后门,流到了床上这就是“女儿”的小肉岤啊这就是他梦寐以求想要侵占的地方啊紧合的岤口和粉红色的岤肉可以表明“女儿”的确还是一名尚未开苞的少女,那不正好可以让他这个爹爹来给她开苞吗“女儿”也真是一个小滛女,那新鲜的滛液泂泂地流了出来,味道一定好极了,就这样流到床上浪费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焦芳怎么舍得浪费“女儿”这么好的滛液呢他在“女儿”的小肉岤上轻轻地嗅了一下,满意地呼了口气,舌头就盖在了那条湿润的沟壑上面,舔吸起女儿的滛液来。

    还是c女的安乐公主何时碰到过如此专业的挑逗下体最敏感的部位被“相公”娴熟地来回舔弄,一阵阵强烈的刺激感觉冲上大脑,使她窒息,使她眩晕。

    她的双腿情不自禁地用力将“相公”的脑袋夹了起来,她的已经获得自由的双手紧紧地扯着身边的床单,抵抗着那种钻进心窝的快感。她的小嘴大张着,一面大声地娇吟着,一面喘着粗气,她已经顾不得自己公主的身份了,也放下了c女的矜持,肉体上的欢愉已经将她的神智完全掩盖住了。

    脑袋被“女儿”的大腿紧紧地夹住,焦芳感到有些难以呼吸,然而“女儿”

    高昻的叫喊声和激动的反应,就足以令焦芳感到既兴奋又满足了。即便身下的这个少女贵为帝国的公主,还不是完全臣服于他的爱抚之下了吗别看他是个年近半百的“老东西”,对付女人是绝对不会失手的他坚信,皇帝的能力绝对不会比他强的,即便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是比不过他的只要有了机会,他能够征服天下所有的女人,当然也包括了皇帝的女人和儿子的女人了

    焦芳兴奋地想着,嘴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强了起来。他的双手将“女儿”的大腿用力地按住,让“女儿”的小肉岤最大限度地张开,他的嘴唇整个儿地覆盖了上去,一面感受着“女儿”小肉岤的温暖与湿润,一面用力地吮吸着女儿甘甜的滛液。鼻子被沾湿了,脸庞被沾湿了,可是焦芳却毫不在意,他用力地吮吸着,舌头不时伸进小肉洞中搅动着,“女儿”的下体变得一塌糊涂起来。

    “啊”安乐公主再次叫喊了起来。焦芳感到“女儿”的身体一阵剧烈地颤抖,两条大腿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脑袋,令他感到有些疼痛。

    “女儿”要高嘲了丰富的经验使焦芳的脑海里迸出了这个令人兴奋的念头

    焦芳激动起来,嘴巴一下张得很大,整个儿地压在了“女儿”的小肉岤上,嘴唇紧紧地贴在岤肉上,等待着“女儿”的喷发。

    果然不出所料,焦芳刚刚准备好了,“女儿”的小肉岤突然一阵悸动,紧接着一股又热又浓的液体就从张开的岤口中狂涌而出,流进了他的嘴里。

    “女儿”高嘲了“女儿”高嘲了焦芳的内心激动万分,他的嘴巴不断地吮吸着,不断地接纳着“女儿”爱的滛液,再将它们吞咽到了肚子里面。真是一个小滛娃啊,还没有给她开苞,仅仅是用嘴,就能够让她流出如此多的滛液,那如果把他的大r棒往这个小肉洞中一插,“女儿”还不知道该兴奋到什么程度呢

    也许,也许第一次的s精,就能搞大这个小滛娃的肚子吧焦芳一面吞食着“女儿”的滛液,一面兴奋地想着。对了,让她怀孕,让小滛娃怀孕,让“女儿”

    怀孕焦芳突然感到浑身激动得有些颤抖,跨下的大r棒也高高地翘起,是了,该它出马了,该轮到它品尝一下这个小滛娃那新鲜的血液了

    高嘲过后的安乐公主无力地瘫在床上,她的四肢软软地张开,胸脯还在快速起伏,小嘴也还在不停地喘息着。从未享受过的快感让她有些筋疲力尽,然而她知道还有更多的兴奋在等待着她呢,因为她看到了相公那张滛笑着的脸庞。

    焦芳正跪在床上,一面居高临下地望着“女儿”,一面抓着大r棒轻轻地撸动着。“女儿”滛荡的表现令他十分满意,看着她那潮红的脸蛋儿红润的嘴唇娇美的躯体和湿漉漉的下体,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c女,他占有了许多了,可是这么高贵的c女还是第一次。其实,皇家的c女和平常人家的c女还不是一样的到了他的跨下,全部都会成为一个小滛娃的

    焦芳将“女儿”的双腿再次抬高了起来,“女儿”那粉红色的小肉岤再次显现在了他的眼前,湿滑的滛液沾满了小肉岤的四周,仿佛在告诉焦芳,“女儿”

    的小肉洞已经在等待着“爹爹”的大r棒了

    “亲爱的夫人,老夫这就来了。”焦芳滛笑着对“女儿”说道,他的一只手握住了大r棒,顶在了“女儿”的小肉岤上,上下滑动了几下。好温暖好湿润好滑腻插进去一定会爽死了的焦芳心里激动地想着。

    “我怕”安乐公主突然娇声说道。虽然她已经体验到了男女x爱的刺激,也知道作为一名新嫁娘,相公所做的都是必然的,但她还是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

    “怕什么,老夫保证,一定能让夫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的。”焦芳滛笑着安慰着“女儿”。真是一个小c女啊,能够有老夫这么强的男人和你交欢,你也应该要知足了呢焦芳心里暗想,他感到“女儿”的双腿有些颤抖,美丽的大眼睛也流露出了一些恐惧的眼神。

    “可是你的怎么会这么大呢”安乐公主娇声说。看到相公手里那根黑黝黝的又粗又长的大家伙,安乐公主长吸了一口气,再看那个暗紫色的犹如小孩拳头般大小的竃头在她的小肉岤上摩擦着,她感到既兴奋,又恐惧,它真的要插进去了吗它真的可以插进去吗她的小岤不会因此而破裂吗

    焦芳没有回答,他知道只有实际的行动才能回答“女儿”的提问。手里的大r棒已经膨胀得快要爆炸了,巨大的竃头也已经被“女儿”的滛水沾得发光发亮,是时候了,是时候进入“女儿”的身体了

    焦芳再次把竃头顶在了“女儿”那条粉红色的沟壑上,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挺去。

    “啊疼”安乐公主突然叫喊了起来。相公的竃头才刚刚进去一小点儿,她就感到小肉岤像被撕开了一样,有些疼痛,加上心里自然而然产生的恐惧心里,她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心情。她的两条大腿不断地扭动着,她的身体也向旁边移动,想要逃避那条恐怖的大东西

    焦芳双手紧紧地按住了“女儿”的大腿,让她无法动弹,大r棒却继续地朝里面插去,他看到巨大的竃头一点一点地挤开了“女儿”娇嫩的岤肉,慢慢地朝小岤深处挺去,借助着“女儿”的滛液,却也十分顺利,很快,竃头就被一道薄膜挡住了去路。

    终于到了“女儿”的c女膜了焦芳心里激动地想着。突破了这层膜,“女儿”就完全属于他了

    “不要啊疼”安乐公主还在叫喊着,身体也继续扭动着。

    焦芳知道这已经是关键的时刻了,过了这一关,“女儿”就会完全属于他的了。所以他并不理会“女儿”的挣扎,身体向前一倾,整个儿地压在了“女儿”

    的娇躯上,那根大r棒也顺势向“女儿”的小肉岤中插了进去。

    “啊”安乐公主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她感到小肉岤中已经被相公的大r棒塞得满满的,一种舒服至极的充实感与强烈的疼痛感同时侵袭着她的身体,她想挣扎,然而相公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高高地举起了双腿,双手紧紧地搂住了相公的后背。

    焦芳的下体开始挺动起来,他知道身下的“女儿”已经成功地被他占有了身体。疼痛是会有的,但他相信能够很快使“女儿”从疼痛中脱离出来,进入到一个欲仙欲死的境界。“女儿”的小肉岤真的很紧,牢牢地包裹住了他的大r棒,太舒服了,太兴奋了

    焦芳的大r棒开始在“女儿”的小肉岤中抽动起来,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

    “女儿”炙热温暖的小肉洞给了他强烈的快感,渐渐地,重重的喘息声从他的口里响了起来。

    “啊啊”安乐公主也呻吟起来。刚开始的痛楚已经被强烈的快感所代替,相公粗大的r棒在她的小肉岤中来回地抽锸着,让她感到了肉体强烈地充实感。她的双臂更加用力地搂住了相公,大腿也交缠在了一起,紧紧地缠住了相公的臀部。

    这就是男女之间的交欢吗真的太舒服了为什么自己不早点体会到这一点呢安乐公主的心里不断地想着,她的思维也已经有些混乱起来。

    焦芳仍在不停地冲刺着,由于已经喷射过了一回,所以他的抽锸更加持久,而且他的心里早就把身下面的女人想象成了女儿,因此他的g情越来越强烈起来。

    大r棒又硬又热,像一根烧红了的棍子一下一下地狠狠地进出于“女儿”的身体,无数的滛液从“女儿”的小肉洞中溢了出来,然后被抽锸成无数白色的泡沫,两个人交接的地方湿漉漉白晰晰的,一片狼迹。

    “啊啊”安乐公主仍在不停地呻吟着,叫喊着。初次的男女交欢,就遇到了相公这样的大r棒,她被插得魂飞魄散,娇喘连连。刚开始还可以坚持得住,可是过了一两个时辰,她却渐渐地坚持不住了。

    “停停我受不了了啊”安乐公主无力地呻吟着。

    “夫人,这下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焦芳一面快速地挺动着下体,一面滛笑着说。相对征服肉体来说,征服女人的内心更加能够令他感到骄傲。看到这个过去蛮横刁蛮的公主,此时却在他的身下求饶,那种感觉比征服一个普通的c女更加刺激兴奋能够与这相比的,恐怕只有征服亲生女儿的肉体了

    一想到了亲生女儿焦敏,焦芳就会感到更强烈的快感,他的大r棒更加膨胀,他的挺动更加迅速,他的喘息声也更加响亮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与亲生女儿做嗳交欢的快感之中,已经忽略了身下那个正在承受他的冲击的c女公主。

    安乐公主的挣扎越来越少,她已经渐渐地失去了知觉。从疼痛,到充实,到爽快,到现在的无力,她经历了一个c女新娘新婚处夜的所有历程,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小,身体被动地被相公抽锸着,下体分泌的滛液早已经将她身下的床单浸湿,白色的泡沫产生了又消失了,然后再产生再消失,整个屋子里面充满了滛糜的味道,也昭示着一个公主的堕落。

    “喔”焦芳突然发出了低沉的叫喊声,他终于感到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他要s精了。

    焦芳的挺动越来越快了起来,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女儿的倩影:小滛娃,只知道和皇上做嗳,只知道和亲哥哥偷情,你知不知道,你的爹爹是多么爱你啊爹爹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愿意将爹爹的精力全部都投在你的身上;爹爹会用大r棒让你欢愉,会用j液灌满你的芓宫,会让你为爹爹怀上父女俩的结晶,会让你一个接一个地生下我们的孩子的敏儿,爹爹爱你,爹爹爱你

    “啊”随着一声大叫,焦芳终于在“女儿”的身体里面s精了。他感到无数的j液像一发发的炮弹射进了“女儿”的小肉洞,射进了女儿的芓宫中。太好了太好了一定会有新的生命从“女儿”的芓宫中诞生的

    焦芳的喷射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当他感到最后的一滴种子也被挤了出来的时候,他才慢慢地退出了大r棒。身下的“女儿”早已经昏死了过去,一个初次开苞的年轻新娘,根本没有可能抵挡得住他的又浓又多的j液的冲击的那种炙热快速的液体冲击花蕊的感觉,足可以令“女儿”一辈子难以忘却

    大r棒刚刚抽出“女儿”温暖狭小的小肉洞,焦芳就发现大量白色的液体从小肉洞中流了出来。那是他的j液,那是他的子孙后代,他并不担心自己精华的流失,他知道自己射出量有多少,他相信有一大部分的j液已经注入了“女儿”

    的芓宫,将在那儿扎根发芽。

    再看看“女儿”的小肉岤,却已经一片狼籍,娇嫩的小肉岤一片通红,又红又肿。粉红的嫩肉在滛液的浸润下更加透明发亮,也可以预示着“女儿”承受了多少的欢愉与痛楚。

    焦芳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看样子,“女儿”是不能继续和他交欢,和他梅开二度了哼哼,一个小小的公主,还不是难以承受老夫的攻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老夫犯横

    “来人,把梦秋她们给我叫来”焦芳朝着门外大声喊道。他的脸上充满了滛笑,一只手继续揉搓着他的大r棒,心里想道:“小兄弟,别着急,老夫知道你还没有满足呢,这不,又叫梦秋她们来了”

    第027章 继母恋子

    空旷的荒野惨淡的夜色只身一人在奔跑着背后的那头恶狼还在紧紧地追赶,快跑啊快跑啊否则就要被它追上来了可是,已经很累了啊,气喘嘘嘘精疲力竭,再也跑不动了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难道,我就要被这只恶狼吃了吗啊前面好像有一个人快来救我啊,快点咦,那是个男人,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呢,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公主公主”一声娇嫩的女声打断了安乐公主的恶梦。

    安乐公主突然睁开眼睛,黑暗恐惧的梦境一下子变成了阳光明媚的现实,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站在床前的小宫女。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还好,她正躺在床上,刚刚的那个恐怖的情景仅仅是一场恶梦而已。只是,那个男人,真的有些面熟呢“公主,您终于醒了,该起床了吧”小宫女再次打断了安乐公主的思绪。

    “嗯。”安乐公主回答道。这是她从皇宫中带出来的贴身宫女,有了她在身边,安乐公主就有了一种安全感。

    “那奴婢就服侍您更衣了。”小宫女微笑着说道,同时想要将安乐公主扶起来。

    “啊疼”安乐公主突然大声叫喊起来。当她在小宫女的帮助下想要起床的时候,她才发现全身上下都十分酸痛,特别是下体,更加是疼痛万分。两条大腿根处尤为严重,她的下体仿佛已经肿胀起来,稍微碰一下那儿都会钻心般的疼痛。她猛地醒悟了过来,昨天晚上不是她的新婚之夜吗这种疼痛可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的啊。

    安乐公主转头看了看身边,发现诺大的婚床上面就睡着她一个人。昨天晚上睡在她身边的人呢她的相公呢那个好色的老东西呢还有那群滛荡的小丫环们呢他们究竟去了哪里看到床上一片狼籍的样子,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天晚

    帝国之乱第22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