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23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23部分阅读

    上那一幕幕既令她气恼又感到刺激的画面。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看到那个老东西和几个小丫环们滛乱的场面了,第一次她看到的仅仅是结果,而这一次,她竟然是作为观众欣赏了一整晚的多女一男的滛乱,甚至她还不时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想到这里,安乐公主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朝着小宫女问道:“国丈附马爷呢他哪里去了”

    “回公主的话,附马爷早就起来了,正在外面和国舅爷商议事情呢。”小宫女连忙回答道。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如果不是害怕的话,她早就要大笑了起来。都已经成为了焦国丈的夫人了,可是公主自己却还没有把称呼改正过来,“国丈爷”和“附马爷”,这里面的关系可是相差了一辈了呢。

    安乐公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又望了一眼零乱的床上,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小宫女。

    已经服侍了公主好几年,小宫女马上明白了公主的意思,她又补充说道:“那些小丫环们,也很早就起床了。国附马爷一起床,就把她们也喊了起来。”

    安乐公主点了点头,这个老东西还算识相,虽然让那些小滛娃们和他交欢,却没有让她们在她的床上停留得太久,否则她很可能叫家丁把她们都痛打一顿的

    她是堂堂的公主,又是焦府明媒正娶的正房夫人,怎么能够跟那些下贱的小丫环们睡在一张床上呢丢人,实在太丢人了

    “我还是再躺一会儿吧,等一会儿再起床。”安乐公主无力地对小宫女说,下体的疼痛感越来越厉害起来,她已经疼得冒起了虚汗。

    “公主,您是怎么了哪里疼呢要不要我找大夫来给您看看呢”小宫女紧张地问道。

    “喔,先不用了,也许再躺一会儿就好了吧啊”安乐公主红着脸说道。疼痛的地方是女人最隐秘的地方,怎么能够给那些大夫们看到了呢然而大腿稍微一动,再次痛彻心头。

    “公主,您疼得厉害吧,还是叫大夫看看吧。”小宫女着急说道。

    “不用了,不用找大夫了要不,你帮我先看看。”安乐公主红着脸说。

    小宫女一听有些惊讶,可是公主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况且她是公主最贴身的宫女之一,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公主才同意让她看看的吧。小宫女有些紧张地掀开了被子,当她看到公主的下身的时候,她不禁被吓住了。

    公主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一双大腿叉开得很大,露出了女人最隐密的s处。

    看来新婚之夜好色的附马爷真的十分粗暴地对待公主了,公主白皙柔嫩的娇躯上面竟然东一块西一块地布满了青痕和吻痕。尤其是公主的下体,更加是一塌糊涂:卷曲的荫毛不再柔软均匀,好像沾上了某种液体,纠缠成了一团一团的,还有一些孚仭桨咨囊禾逭丛谏厦妫械皆勇椅拚拢谎┌椎拇笸雀坑行矶喟岛焐暮奂#袷潜蛔烨椎模窒袷潜谎莱菀y模忠残砹街侄加校蛔盍钚」ツ烤牡模枪鞯囊趸Γ趾煊种祝拖袷且桓雎芬谎吒叩赝蛊穑分屑湎赶傅墓帝忠彩窍屎煳薇龋钙垦薜哪廴夥诹脚裕帝种腥匀皇笞牛欢嫌幸恍┣嘲咨囊禾寤旌献潘克康南恃髁顺隼础」牧撑有叩猛ê煳薇龋彩堑谝淮慰吹脚俗钜降牡胤剑氲阶约旱囊趸σ彩侨绱说难樱醯眉刃朔苡执碳ぁbr >

    “公主,您,您怎么流血了”小宫女着急地问道,难道公主受伤了吗

    “喔没事的”安乐公主脸庞一红,轻声回答。她当然知道那些血迹代表着什么,在大婚之前,她的皇后嫂子已经告诉过她了。她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已经插进去了,而且还流血了,自己真的已经从一个小女孩蜕变成了一个少妇了呢可是,让自己发生如此变化的男人竟然会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东西,这实在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小宫女轻轻地在安乐公主的大腿内侧抚摸了一下,轻声问道:“公主,疼吗”

    “嗯”安乐公主点了点头。她感到有些气恼,这个老东西,第一天晚上就这么用力地对待自己,这又红又肿的下体,怎么好意思去见人呢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来,帮我吹一下那儿。”

    小宫女瞪大着双眼望着安乐公主,公主竟然要她帮她吹下体她感到十分羞涩与难堪这个地方,真的可以吹吗应该怎么吹呢

    “别害怕,注意一点儿,轻轻地吹就可以了。”安乐公主羞红着脸对小宫女说道。她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前一天晚上,那些小丫环们亲吻那儿的羞人感觉了。那个好色的老东西,真像一个魔鬼,竟然会命令那些小丫环亲吻她的小肉岤

    要是平常,她说不定会命人将几个小滛娃的脑袋都砍掉的可是可是她们舔得真的很舒服啊那一条条柔软滑腻的舌头,像蛇一样在她的阴沪上面来回的移动着,那种感觉,实在是无法形容

    本来阴沪已经被干得又红又肿,既疼痛又敏感,她已经没有办法再次承受老东西的大r棒了。所以,当老东西想再次将那根坚硬的“棍子”插入她的小肉洞时,她坚决地反抗起来。又哭又叫又躲又闪,最终,还是她妥协了,同意了老东西的要求,把那些小滛娃叫了进来。她没有办法,她实在无法承受老东西的大r棒了,否则她的小肉岤一定会被干烂的

    小宫女不敢违背安乐公主的旨意,她强忍着紧张与羞涩,慢慢地将脸靠近了公主的下体。一股清淡的腥臊味道传到了小宫女的鼻中,她立即感到内心“噗噗”

    地直跳,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觉刺激着她,使她全身不住地颤抖。她稳定了一下情绪,朝着公主红肿的阴沪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嗯好舒服啊”安乐公主忍不住娇吟了出来。她感到一股温暖轻柔的气息吹拂着她的下体,疼痛感立即小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的马蚤痒,一点点的兴奋她的两腿也渐渐地放松起来。

    听到了公主的肯定,小宫女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她开始继续吹气。

    安乐公主睁大眼睛看着伏在她的两腿之间的小宫女,享受着那一阵强似一阵的马蚤痒,脑海中却渐渐地再次出现了前一天晚上的羞人场景。几个小滛娃一来到了屋子里面,就被那个老东西命令脱光衣服。这可是她的新婚之夜啊,这里可是她的婚房与婚床啊,怎么能够允许这么多的小滛娃在里面和她新婚的相公滛乱呢

    她很生气,可也十分无奈,她的下体钻心般的疼痛,她实在不敢再承受老东西的大r棒了。

    小滛娃们满脸滛笑地就上了床,开始争先恐后地叼起了老东西的那根丑陋的棒棒她们怎么这么不要脸呢老东西怎么会喜欢女人们来亲吻吮吸他的那根大r棒呢那个地方不是男人尿尿的地方吗多脏啊可是男人也许就喜欢这种感觉吧就像那天,焦峰不也让他的小丫环为他含吸吗

    安乐公主躺在床边的一角,无奈地看着相公和那些小丫环们调情做嗳。小丫环们抚摸着老东西的全身,舔吻着老东西的全身,争相恐后地将老东西的大r棒吞进嘴里,哪怕上面还有湿润滑腻的嗳液,而那些嗳液不但有老东西射出来的j液,还有她分泌出来的嗳液啊

    安乐公主越来越兴奋了起来,当她看到小滛娃们争相地舔吻着老东西的肛门,看着她们小小的舌头卷成一团插入老东西的肛门中时,安乐公主的心跳加快了许多。这,怎么能够呢那是男人排泄的地方啊,怎么能够用舌头去舔呢这嘴和肛门的接触,好脏可是又好刺激安乐公主突然觉得她的下体也马蚤痒了起来,要是老东西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他竟然让小滛娃们也舔起了她的下体,好舒服啊她心里快乐地叫喊了起来下体的快感一阵阵地传向了全身,她感到自己的滛液也不断地流了出来,她能够感到小滛娃们在吞咽着她的滛水,她甚至能够听到那滛荡的吞咽的声音好滛荡啊,好刺激啊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和女人在一起也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快感她一面看着老东西就在她的身边干着那些滛荡无比的小丫环,耳中听着老东西重重的喘息声和小丫环们放肆的滛叫声呻吟声,自己却也享受着小滛娃们对她的爱抚和吮吸。她感到全身的细胞都活动了起来,将她快乐的感觉不断地输送到了她的大脑之中,让她感觉到仿佛是在天堂中一般

    老东西真的好厉害啊安乐公主不禁从心里佩服起他来。整个晚上,只有老东西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年轻滛娃,每一个滛娃都在老东西的身下娇喘呻吟过,每一个的小丫环都被老东西干得叫喊疯狂。她其实很想能够再次加入到这场滛乱的派对之中,很想再享受一下下体被大r棒完全充满时的那种强烈的快感,可是她不敢。

    “公主,您好些了吗”小宫女小心问道。

    “好些了,看来吹一下还是很管用的。”安乐公主微笑着回答。然后她想了想,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双脸娇红地继续说道:“你,你再帮我亲一下那儿吧”

    听到了安乐公主的话,小宫女两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公主,怀疑自己听错了。

    安乐公主喘了口气,羞涩地说道:“帮我舔舔那儿吧,那儿肿得太厉害了,舔一下才能好得快的。”

    虽然安乐公主的口吻像是在征求意见,可是小宫女知道,公主的吩咐就是命令,是不能够违抗的。舔公主的下体,这会不会很脏呢可是那儿的味道并不难闻的小宫女心里快速地想着。

    其实昨天晚上,小宫女和其它几个姐妹们就在公主的新房外面等着,等着随时听候差遣。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可是屋子里面滛荡的声音还是使她们都面红耳赤,心跳不已。那就是新婚之夜吗新婚之夜都会这么热闹吗新婚之夜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小宫女想了一个晚上。此时,当她看到了公主的下体,她才隐隐地感觉到,只有新婚之夜,才会令女人的下体变成这样的吧

    小宫女不再回想,她的脸庞再次凑到了安乐公主的下体,看到公主的阴沪如此红肿,再看到那条沟壑中还不时地渗溢出白色的液体,小宫女就感到有些恶心。

    然而公主的命令还是要执行的,小宫女咬了咬牙,终于伸出了舌头,朝公主红肿的“馒头”上舔了过去。

    “喔”安乐公主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虽然阴沪上面还有些疼痛,可是更多的是强烈的快感。那种快感比疼痛来得更加强烈,就像是昨天晚上老东西用舌头舔吸的一样,也和那些小滛娃舔吸的一样安乐公主心里想道:看来,只要有人用舌头在她的阴沪上面舔吻一下,她就能产生强烈的快感啊

    小宫女继续在安乐公主的阴沪上面舔吻起来。公主的阴沪暖暖的滑滑的,再加上鼻子中嗅到的马蚤马蚤的味道,小宫女渐渐地不再反感,反而有些喜欢起了这种舔吻和味道。她的双手不断地在公主的大腿内侧抚摸着,她的舌头则卖力地在阴沪上面来回移动,甚至,还舔上了那条娇艳的沟壑上面。

    “啊好舒服啊,就这样舔,不要停”安乐公主突然娇声叫喊起来。

    听到了安乐公主的赞许,小宫女也不再犹豫,认真地舔起了那条沟壑。沟壑中很快就流出了无色透明的液体,热热的,肯定是公主刚刚分泌出来的。小宫女舌头一扬,就混合着白色的液体一起卷进了口中。作为一名宫女,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得到主子的喜爱,能够令主子开心,这是每一名小宫女绞尽脑汁要做的事情,这名小宫女自然也不例外。当然,除此之外,小宫女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竟然觉得她也喜欢上了这种舔吻,她甚至能够感到她的下体也潮湿了起来“夫人,起床了吗老夫来了”就在小宫女和安乐公主各自沉浸于舔与被舔的时候,门外突然穿来了男人的叫喊声。

    “焦国丈”安乐公主与小宫女的脑子里第一反应都是这三个字。她们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快,快快给我盖上”安乐公主急忙说道。

    然而两人还没有开始动作的时候,门已经被打开了。小宫女的脸庞还埋在了安乐公主的两腿之间,安乐公主还赤裸裸地仰面躺在了床上安乐公主的眼神望向了大门,呆呆地看到焦芳快速地走了进来,他的后面,竟然还跟着另外的一个人一个男人

    当六道眼神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屋子里面的时间仿佛瞬间凝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甚至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这样相互呆望着,眼神中都充满了震惊恐惧和不可思议就是他安乐公主立刻就认出了跟随焦芳走进屋子里的,正是她在梦中见到过的那个男人然而令她感到无比难堪的是,这个男人她认识,甚至是刻骨铭心的因为,他就是焦芳的儿子焦峰,也就是她新婚燕尔的相公的儿子,就是他,曾经在游泳池边差点儿强j了她

    安乐公主的脸庞刷地变得通红,裸露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有的只是兴奋与g情。她清楚地意识到,此时此刻的她,正羞辱地一丝不挂地仰卧在她的新婚卧榻之上,她的最隐密最羞人的s处完全暴露无遗,赤裸裸地展现在了焦峰的眼中而焦峰是她相公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儿子”,而她,则是他的“母亲”作为一名“儿子”,虽然并不是亲生的,可是他怎么能够窥视到“母亲”那毫无遮掩的下体呢而作为一名“母亲”,她又怎么能够将下体如此滛糜地暴露在“儿子”的眼中呢

    安乐公主的心中“怦怦”地跳动着,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突然感到浑身发烫,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觉充斥全身。焦峰不是她仰慕已久的男人吗她不是曾经想要向皇帝哥哥悔婚不嫁给父亲而是嫁给儿子吗给他看看她那白皙坚挺的孚仭椒浚纯此墙磕邸裘拥男u鈱纯此腔沽魈首潘盖椎男孪蔎液的小肉洞,这将是多么刺激的一件事情啊不但她会感到很刺激,焦峰也会感到很刺激,她甚至可以肯定,那个好色的老东西肯定也会感到很刺激的

    安乐公主的内心突然感到十分满足,一种被“儿子”偷窥s处的禁忌之情和被心爱的男人欣赏s处的欲望之情同时刺激着她的神经。看吧看吧安乐公主心里大声喊道:这就是爱你的女人的阴沪啊这就是差点儿属于你的阴沪啊你难道一点儿都不后悔吗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占有这个美妙的地方吗你看看,连小宫女都可以用她的嘴唇亲用她的舌头舔这个地方,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呢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属于你的啊

    安乐公主的心潮澎湃,口吐香气,胸脯起伏,两条修长的大腿仍然保持着张开的状态。她知道这样的姿势是多么地滛荡与羞人,但是她又不好意思合拢起来。

    她的心里想道:看吧你这个好色的老东西看吧我心爱的男人

    焦芳此时正在目瞪口呆地望着床上的安乐公主,望着这个刚刚被他开苞了的小夫人。真是一个小滛娃啊焦芳的心里感叹道。昨天晚上的做嗳交欢,竟然还是没有能够令这个小滛娃感到满足,她的需求还真的挺高的可是,为什么昨天晚上又要百般拒绝和老夫梅开二度呢原来小滛娃还喜欢和女人玩这一手焦芳心里滛笑着:真会装模作样呢,竟然连老夫都给骗了,看老夫以后怎么收拾你才行当然,老夫才不介意你这么滛荡呢,对于老夫来说,你越滛荡越好呢

    焦芳得意地想着,眼光却落在了安乐公主的两腿之间。娇嫩的小肉岤明显地肿胀了起来,鲜红的沟壑中不断溢出了白色的液体,那不就是自己的j液吗焦芳被新婚夫人滛糜的下体引得欲火高涨,昨天晚上为小夫人开苞的那一幕刺激的景象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的下体突然膨胀,大r棒将裤子顶起了一座小山包来,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就在身后,他真的就会马上脱光衣服,再次扑向小夫人的玉体之上,再次疯狂地用他的大宝贝在她的小肉洞中来回冲刺,甚至连那名为小夫人舔阴的美丽小宫女,也会一并处理的

    不过想归想,焦芳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毕竟儿子就在身旁,他总不能当着儿子的面与儿子的“母亲”共享鱼水之情吧

    整间屋子里面最为震惊的人应该就数焦峰了,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久久地停留在了安乐公主的两腿之间,难以回过神来。他本来是和父亲商讨完事情后,应父亲的要求过来给刚刚过门的继母请安的。然而,他想都没有想到过,当他跟随父亲刚刚迈进新婚房间时,就被眼前的春色看得浑身发热,欲火中烧。

    他没有预料到,做为他的新婚“母亲”的安乐公主,不但没有穿着雍容华贵的衣服呆在屋里,等待他的请安,反而是浑身上下不着一缕,完全赤裸着身体就仰卧在了乱糟糟的床上,四肢滛荡地张开着,孚仭椒俊12「埂14趸Φ韧耆急┞对诹怂难壑校┞对诹怂飧觥岸印钡难壑小br >

    更为令他感到兴奋的,是竟然有一个年轻美貌的小宫女正在为安乐公主舔吻下体没有想到,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出生皇室的小继母竟然是如此滛荡,怪不得那日差点儿就强j了她,她也没有反抗,也没有指责,也许,她的内心还希望他与她交欢呢看着小继母那个红肿不堪的阴沪,看着那条充满白色j液的沟壑,焦峰心里狠狠地骂道:真是一个小滛娃,如果哪天老子实在忍受不住了,不管你是不是老子的继母,都非得把你这个小滛娃强j了不可

    就这样,春光四溢的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几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然而那种滛糜和欲望之火却在不停地燃烧着。

    “你,你们”还是安乐公主首先娇声说道。她的赤裸肉体被心爱的“儿子”看到了,本来就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更何况她还和小宫女发生了如此滛糜的关系,她感到又羞又臊,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哎呀,夫人,都是老夫不好,不知道夫人尚未起床你这个奴婢,还不快点儿把被子盖上要是夫人有什么闪失,老夫绝饶不了你”还是焦芳老j俱滑,很快就将责任推到了小宫女的身上,开始训斥起来。

    “是,是”小宫女连忙用被子将安乐公主的捰体盖住,然后就规规矩矩地站在床边,满脸恐惧之情。

    看着小宫女担惊受怕的样子,焦芳心里暗自偷笑:真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娃,不过模样倒也挺好,看看什么时候也和她的主人一起在老夫的身下快活一番,肯定会十分爽的焦芳一面想着,却连忙走到了床边,坐在了安乐公主的身边,一面轻抚她的头发,一面安慰她道:“夫人,都怪老夫,没有敲门就进来了,还请夫人原谅至于这个小宫女,如果你觉得不满意,老夫就拉出去教训她了”

    “公主饶命,国丈附马爷饶命”小宫女吓得一下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

    “算了算了,这也不是她的问题,就饶了她吧。我也是想让她帮我止疼而已”安乐公主连忙说道,声音却越来越小。她心里清楚得很,是她让小宫女帮她舔吻阴沪的,小宫女要是被惩罚了,那多冤枉啊。可是这种事情,却不好明说,更何况“儿子”就在眼前呢

    焦芳其实也是故意说的,这么娇嫩的小宫女,他也不舍得惩罚她的。听到了安乐公主的话,他想故意逗逗她,就故意什么也不明白地问道:“止痛夫人哪里疼痛快让老夫看看”

    “那不用了吧也不好”安乐公主连忙娇声回答。那个羞人的地方,即便是相公,也不好随意给他看的。更何况“儿子”也在身边呢

    “有什么不好的,公主你已经是老夫的夫人了,老夫有责任照顾你啊”焦芳一副关心的样子说道。

    “不要了那个地方”安乐公主急着向焦芳解释,她的眼神不断地向焦峰扫去,希望焦芳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焦芳就是装成不明白安乐公主的意思,继续“着急”地问道:“夫人,究竟是哪个地方啊”

    “下面那个地方”安乐公主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她的脸庞臊得通红,甚至连胸脯也一片娇红。如此羞人的话语,竟然当着“儿子”的面说了出来,实在感到羞耻。

    “哦是了,峰儿也在这里。这样吧,峰儿,你和这个小宫女一起先出去吧,我要检查一下你母亲的伤口。”焦芳这才“恍然大悟”,转头对着儿子说道。

    “是,父亲。”焦峰恭恭敬敬地回答。他的脸庞转向了床上,对着安乐公主鞠了个躬,说道:“请公主好好休息,臣现在就出去了。”

    安乐公主看到“儿子”朝自己请安,一张俏脸羞得更红了。焦芳这个老东西,竟然当着“儿子”的面说要检查她的“伤口”,明白的人都知道了,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老东西实在坏透了

    “峰儿,你可是称呼错了呢。你忘了安乐公主已经嫁给了老夫,是老夫的新婚夫人,你现在应该称呼她为母亲的她是你的母亲,你可是她的儿子呢。”焦芳突然开口说道。

    “哦,是的对不起,父亲,儿子说错了呢。”焦峰连忙回答。他的心里倒是没有什么所谓,只是有些不屑,这个小滛娃差点儿就是他的棒下俘虏了,此时却变成了他的“母亲”,真是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父亲从小就是焦峰的偶像,父亲的话他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既然父亲说他错了,那他就改过来算了。

    “不,不用了吧峰峰他就叫我公主吧。”安乐公主连忙说道。她可不愿意成为焦峰的“母亲”的,他是她心爱的男人啊,如果成为了母子,那是多么别扭的事情

    “那可不行礼数上的事情从来都是乱来不得的峰儿,你再请安一次吧。”

    焦芳严肃地说。

    “是的,父亲。母亲,儿子先出去了,请母亲好好休息。”焦峰说道。

    “嗯好”安乐公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

    和小宫女走出了房间。

    “夫人,他们都出去了,现在就剩下你我二人了,让老夫来看看你疼痛的地方吧。”房门刚刚关上,焦芳就迫不及待地坐在了床边,滛笑着对安乐公主说道。

    “不不用了,那里已经不怎么疼了。”安乐公主连忙说道。

    “一定要的,老夫心疼死了。”焦芳不理会安乐公主的拒绝,一下子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安乐公主感到身体突然间一凉,双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胸脯之上。

    “嗯,好,很好。”焦芳一面扫视着安乐公主的捰体,一面滛猥地赞美道,根本不像是帮助夫人治疗疼痛的样子。

    安乐公主看到焦芳色迷迷地望着自己的捰体,她突然醒悟过来,这个老色狼,哪里是要帮她治病啊,很明显是想猥亵她了真是个老滛虫安乐公主心里暗骂一声。然而,肉体的感觉却和她的想法背道而驰,随着老东西眼光的不断游弋,她的肉体仿佛也兴奋了起来,马蚤痒与暖意布满了全身,急切地盼望老东西的大手可以抚摸她的肉体,而她那仍然疼痛的下体,仿佛又已经分泌出了湿润的暖流。

    “夫人,你真的好美啊”焦芳看出了安乐公主的春心,故意地赞美了起来。

    他的手也攀上了她的肉体,开始了爱抚。

    焦芳不愧是一个调情高手,温暖的大手在安乐公主的玉体上上下翻腾,时快时慢,时摸时捏一会儿是公主光滑的脖颈,一会儿是坚挺的孚仭椒浚换岫质切蕹さ拇笸取ソサ兀怖止鞯拇5嚼丛酱螅皇币卜3隽松胍魃br >

    突然,安乐公主觉得焦芳的动作停了下来,大手也离开了她的身体。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想看个究竟。她发现,焦芳竟然在脱衣服。很快,他就已经一丝不挂,两腿之间那条丑陋的大r棒已经坚硬挺翘,在向她发出狰狞的笑容呢。

    难道老东西又要和她交欢吗安乐公主心里紧张起来。她的下体仍然剧烈地疼痛着,看着相公那条粗长的大r棒,她肯定已经不能承受了。她娇声问道:

    “相相公,你要干什么”

    果然,焦芳挺着大r棒跪在了安乐公主的下身,双手将她的双腿分开,脸上露出了滛笑。他对着安乐公主说道:“好夫人,你真的太美了,老夫忍不住又想和你共赴巫山云雨了”说完,一只手便抓住了他的大r棒,顶在了公主的阴沪上,准备向里插去。

    “啊,不行啊,疼”安乐公主大声叫喊了起来。她的一只手一下子护住了她的阴沪,另外的一只手抓住了焦芳的大r棒,不让它向前插去。

    “不怕的,夫人,进去就不疼了。”焦芳滛笑着说道。他把安乐公主的两只小手都抓住了,移到一边,大r棒继续向前挺动。巨大的竃头已经顶在了娇嫩的阴沪上面,只要再一用力,就可以整根没入了。

    “不要,不要”安乐公主仍然在叫喊着,眼泪也渐渐地流了出来。一想到下体红肿疼痛的感觉,她就感到恐惧万分。她的双手不断地挣扎着,她的下体也扭来扭去,阻止着不让大r棒进入其中。

    焦芳看着安乐公主挣扎的样子,心中十分满足。即便是贵如公主的她,不也是要在他的身体下面哭泣求饶其实他也知道小夫人的下体已经红肿不堪,他也并不想真的再次进入她的小肉洞。他的心里已经又了另外的一个想法,一个羞辱公主的想法。

    “可是,老夫的这个大东西此时涨得难受极了,难道夫人就不能帮老夫解决一下吗”焦芳一面继续用大r棒在安乐公主的小肉岤边滑动着,一面“可怜兮兮”地说道。

    “可是,我的那里还很疼啊。”听了焦芳的话,安乐公主也感到有些愧疚,语气也温柔了起来。

    “夫人辛苦了,要不然算了,老夫还是忍一下算了。”焦芳“黯然”说道,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相公辛苦了,我实在是感到下体太疼痛了。”安乐公主感到更加内疚,突然,她眼睛一瞪,大声说道:“对了,要不然相公再去找那些小丫环们来跟你上床不就行啦”话刚说完,她又感到有些别扭,毕竟她说过不允许焦芳和别的女人同床交欢的,此时又出尔反尔,实在迫于无奈啊。

    焦芳心里暗暗偷笑,心想真是个嫩丫头,这么快就被老夫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他的脸上却现出了为难之色:“可是,夫人你曾经说过不允许”

    “哎,这是特殊情况嘛。”安乐公主连忙说道,脸上已经现出了娇羞的微笑。

    “多谢夫人关怀,可是可是小丫环们都在工作着,难以帮助老夫啊”

    焦芳说道。

    “那,那该怎么办呢”安乐公主着急问道。

    “现在嘛,恐怕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老夫的问题了。”焦芳神秘地笑道。

    “什么办法啊快点儿告诉我嘛。”安乐公主娇嗔道。

    “这个办法很简单,但是恐怕还要辛苦一下夫人呢。”焦芳微笑道。

    “快说嘛,要我干什么呢”安乐公主问道。

    “就是用嘴帮老夫”焦芳慢慢地说道。

    “用嘴你”安乐公主开始没有明白焦芳的意思,然而很快,她就清楚了他想让她做些什么,她的俏脸一下羞得通红。她的脑海中再次清晰地浮现出那日在泳池边看到的情景,“儿子”焦峰那根大r棒在小丫环的小嘴中快速进出的情景再次充斥了她的眼前,那件事,真的很刺激呢可是,她应该帮相公亲那根东西吗那根大r棒又丑又腥,她能够忍受得了吗

    “老夫只是提议而已,既然夫人难以接受,那还是算了吧。”焦芳故意说道。

    “不是的,我我愿意”安乐公主小声说道,她脸上的红晕愈发艳红起来。

    “夫人,你真好。老夫一定忘不了你的情意的,老夫一定会令你幸福的。”

    焦芳“动情”地说,同时身体向安乐公主的头部移动。

    安乐公主有些紧张,刚刚由于一时冲动,竟然答应了老东西的要求,可是却马上犹豫起来。看着老东西的大r棒一点一点地向她的脸庞靠近,巨大的竃头已经昂首挺胸,咧着“口”在她眼前一下一下地“敬礼”,那股腥马蚤的味道也渐渐飘入了她的鼻子里面,她的心里登时娇羞无比,马上闭上眼睛,芳心却怦怦乱跳。

    焦芳色迷迷地望着身下女孩羞红一片的俏脸,那种夹杂着征服感的欲望之火立即熊熊燃烧。他叉开两腿跨坐在了公主的胸脯上面,一只手握住了大r棒,开始用巨大灼热的竃头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地挑逗起来。好刺激的感觉啊裸露的屁股下面是一对凸起的柔软光滑的软肉,滑腻的感觉使他头晕目眩。尤其是公主那颗已经葧起的“葡萄”,顶着他的肛门,让他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喘息声。

    安乐公主紧闭双眼,原本已经绯红如火的娇靥更加红晕片片慵懒无比。她没有想到,老东西竟然整个身体坐在了她的胸脯上,沉重的身躯使她娇喘连连,而他下体的荫毛不断扫动着她赤裸的胸膛,更令她感到搔痒无比。那股腥马蚤的味道也越来越浓厚了起来,她紧合红唇,不让老东西那又热又硬的竃头进入她的小嘴。

    然而,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够抵抗一个强壮的男人更何况她还亲口答应了老东西的呢

    焦芳一点儿都不着急,也不担心公主会不帮他口茭,她已经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了,他还要更多地享受那种征服的快感。他一面轻摇臀部,好让肛门在公主的胸脯上来回摩擦,柔嫩的肛门与滑腻的胸肉亲密地接触着,那种刺激的感觉实在不可多得,他的大r棒也由此越来越硬。他手握棒身,竃头却在公主的脸上来回游动,一会儿是高挺的鼻子,一会儿是红热的脸庞,一会儿是紧闭的眼睛,一会儿又移到了柔软的红唇安乐公主下意识地摇动着脑袋,躲避着老东西的羞辱,然而却事与愿违,越是躲避,却更多地与大r棒亲密接触。又硬又热的竃头几乎触到了她的脸庞的每一个角落,她甚至能够感到一些湿润的粘粘的液体流到了她的脸上那些是什么是老东西流出来的脏脏的东西吗安乐公主感到有些恶心,更加紧闭红唇,男人的那个东西不是尿尿的地方吗怎么能够插进嘴里呢脏死了

    焦芳感觉到了身下女孩的微弱挣扎,更是暗笑她的无知。看着自己由于兴奋渗透出来的无色j液沾在了公主高贵的脸庞上,那种强烈的兴奋感觉就不可自抑。

    他更加肆意地用他的“武器”在公主的脸庞上重点攻击,竃头顶在了她的鼻孔上面你不是觉得脏吗你不是觉得有异味吗那老夫就让你好好地闻个够

    安乐公主的嘴巴紧紧地合着,鼻子又被老东西的竃头堵着,她渐渐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终于睁开眼睛,立即发现近在咫尺的大r棒,巨大的竃头狰狞地朝着她,那道沟壑中不断地渗出了无色的液体。

    “不要”安乐公主忍不住羞涩地说道。话还没有说完,大r棒突然移动了位置,巨大的竃头从她的鼻子处突然移到了小嘴处,然后就顶了进去,把她下面的话都堵在了嘴里。登时,安乐公主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

    “哈哈哈,夫人你看,这不进去了老夫的大r棒还好吃吧”焦芳得意洋洋地大声笑道。既然已经进去了,就不怕她再拒绝了。

    安乐公主不断地扭动着脑袋,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将焦芳的大r棒吐了出来,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像是在喘息,又像是在说话。

    “夫人要说什么呢”焦芳笑道,同时将大r棒暂时从安乐公主的小嘴里抽了出来。

    “你,你好讨厌啊咳,咳”小嘴里面突然没了大r棒,安乐公主急忙一面娇嗔一面咳嗽,然而她还没有责怪完呢,小嘴再次被大r棒所撑满。

    “夫人,可是你答应帮助老夫

    帝国之乱第23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