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29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29部分阅读

    认为你的继母有什么了不起的爹娶了她,那是她的荣幸峰儿啊,只要爹过去跟你讲的那件事办成了,那全天下的女孩子不都是属于咱们父子俩的吗”

    “父亲”焦峰刚想说话,却被焦芳挥手打断了。

    “峰儿莫担心,爹只是想想而已,那些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的”焦芳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咱们有些事情却可以开始着手进行了。”焦峰的脸上突然变得阴险毒辣,声音再次压低下去。

    “请父亲明言。”焦峰的脑袋自然而眼凑向了父亲。

    “爹当初向皇上提议设立东厂的时候,主要就是想借用这个机构的名义铲除咱们焦家的敌人现在这个机构成立了,爹也成了它的最高领导人,而且和安乐公主成亲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爹准备开始实现爹的梦想了”焦芳继续说道。

    焦峰静静地听着父亲的话,两眼却泛起了冷酷的光芒一提到要找仇人报仇,他就感到异常兴奋,满脑袋都是劫杀柳御史一家的刺激场面鲜血人头碎尸无不勾起了他的欲望杀谁要是不听老子的命令,老子就让他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焦峰心中恶狠狠地骂道。

    焦芳仔细观察着儿子的神情,脸上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峰儿,爹知道你和我一样,对待咱们的敌人都是痛恨之极,毫不怜悯的有你做为爹的好帮手,咱们一定能够将焦府的势力发扬光大爹有个想法,想向皇上推荐你当皇宫内的侍卫总管,这样你就能和皇上搞好关系,有朝一日,当爹需要的时候,你的话也可以影响皇上的决策不知道峰儿意思如何”

    焦峰一听可以进宫,登时激动万分,差点儿将手上的茶杯掉在了地上。如果皇上真的同意让他担任皇宫侍卫总管,那不就意味着他可以整天和心爱的妹妹见面了吗那种思念之苦整天折磨着他,也折磨着他的妹妹,他又怎么会不同意父亲的建议呢焦峰连连说道:“好,好峰儿愿意进宫”

    焦芳愣了一下,马上哈哈大笑:“爹就知道峰儿一定愿意的进宫之后,峰儿还可以和敏儿朝夕相对,也能一解你们兄妹俩的相思之苦啊哈哈哈”

    焦峰听到父亲仿佛话里有话,不过他和妹妹的私情如此隐秘,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那个唯一知道隐情的丫环秋怡,现在不也成为了一个毫无记忆的疯子了吗想到这里,他渐渐放下心来,却高兴得合不拢嘴巴。

    “只要咱们父子能够里应外合,再加上敏儿给皇上吹吹枕边风,我想,任何一个不听从咱们的话的敌人都会溃败在咱们面前的”焦芳恶狠狠地说。

    “父亲所言极是”焦峰也恶狠狠地说。

    “哈哈哈”焦芳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

    “附马爷在吗”突然一个娇横的女声传了进来,是安乐公主到了。

    “奴婢参见公主附马爷在里面,可是他吩咐谁也不能进去。”一个丫环说道。

    “放肆”安乐公主大怒。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可是附马爷吩咐过”小丫环胆战心惊地说道。

    “还有谁在啊”安乐公主的声音缓和了一些。

    “只有附马爷和国舅爷在。”小丫环急忙回答。

    “是国舅爷啊本公主是他的母亲,进去怕什么的快点让开”安乐公主继续骂道。

    “是,是公主”小丫环战战兢兢地回答。

    焦芳的眉头暗皱,刚想说些什么,门便被打开,安乐公主已经闯了进来。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半透明纱衣,纱衣宽松飘逸,里面的淡黑色内衣隐约可见;一头长发蓬松散乱,一部分随风飘荡,一部分披肩而下;一双大眼睛朦胧暧昧,脸庞臃懒娇红,一付刚刚睡醒的样子。

    “亲爱的,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焦芳皱着眉头问道。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安乐公主娇嗔道,她的眼神扫了一眼焦峰,脸上突然浮现出了娇媚的笑容,她一面朝焦芳走去,一面娇腻地说道:“人家想相公了,自然就来找你了啊”

    焦峰感到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叫了一句:“母亲”

    “哦,是峰儿啊,早上好啊”安乐公主朝焦峰妩媚一笑,很快地走到了焦芳的身前,一下子坐在了焦芳的怀里。

    焦芳没有料到安乐公主会如此举动,怀里的肉体却又如此柔软滑腻,还带着温暖的体温,搞得焦芳有些神魂激荡。他只好微笑着说:“你老夫正和峰儿在谈事情呢,你先回房去吧。”

    “不嘛,人家想死你了”安乐公主腻声说道,身体却在焦芳的怀里轻轻扭动,继续娇笑道:“昨天晚上你把人家搞得那么舒服,现在人家浑身还麻麻的呢。”

    安乐公主柔软挺翘的臀部在焦芳的大腿上不断扭动着,摩擦着他敏感的下体,很快,他的欲火就被燃起,坚硬火热的大r棒紧紧地顶在了公主的臀肉上面,双手也情不自禁地伸进公主的纱衣,抚摸起她那光滑的大腿。

    安乐公主脸上露出娇媚的笑容,口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眼神却再次扫向了焦峰,嘴角带着奇异的笑容。

    焦峰马上明白了安乐公主的意思:这个小妮子,肯定是因为昨天引诱他失败而报复他呢唉,她实在是太任性了,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摆脱她的纠缠呢真希望父亲能够快点儿向皇上推荐他,这样他就可以和心爱的妹妹经常见面了,同时也可以远离这个可恶的公主焦峰强挤出了笑容说道:“父亲,母亲,那孩儿就先告退了吧。”

    “峰儿先别走啊,你和你父亲有事情要谈就谈嘛,我应该不会打扰你们的谈话吧”安乐公主娇笑道,一双小手却已经移动到了焦芳的大腿之间,轻轻抚摸起他的大r棒来。

    焦芳深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控制了一下心里的欲火,对安乐公主说道:“亲爱的,你先回房去吧,老夫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嘛,人家可不愿意离开你呢。”安乐公主娇声说道,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

    “求求你了,老夫和峰儿可是有正事要谈呢”焦芳喘息着说道。

    “什么正事啊,本公主听听都不行吗咱们可是一家人啊,一个是本公主的相公,一个是本公主的儿子,大家一起聊聊不很好吗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们出出主意呢”安乐公主娇笑道,故意把“儿子”两字的声音提得高高的。

    焦芳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我们在讨论给峰儿找少夫人的事情呢。”

    安乐公主一愣,脸色突然一变,但是很快又露出了笑容。她小手在焦芳的大r棒上用力一抓,然后娇笑道:“原来是这事啊,那我更得参加讨论了峰儿是我的儿子,要给峰儿找儿媳妇,我这个当婆婆的怎么说也应该出出主意,把把关啊”

    焦芳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儿子,发现儿子也在看他,他朝儿子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办法,只好如此了。

    焦峰也没有什么办法,看着安乐公主身着性感暴露的衣服,在父亲的怀里肆意撒娇,他也感到欲火中烧,下体也膨胀了起来,他只能翘起了一只腿,力图能够遮挡这个羞耻。

    只有安乐公主,她的脸上笑容越来越灿烂,同时也越来越娇媚起来,她娇声说道:“好啦,你们继续说吧,我在旁边旁听,给你们提提意见和建议就行了。”

    焦芳和焦峰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有了安乐公主在旁边,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敞开心扉来交谈,可是真要谈论婚嫁之事,却又无从入手,两人都尴尬得冒出了冷汗。

    “怎么还不说啊,人家都等着急了。”安乐公主在焦芳的怀里撒娇,俏脸却朝着焦峰娇笑道:“峰儿啊,这个儿媳妇是谁啊说出来,让母亲我也参谋参谋。”

    “这”焦峰吞吞吐吐地回答。

    “哟,峰儿还害羞了呢,咯咯咯告诉母亲怕什么么,还怕母亲会反对不成”安乐公主继续灼灼逼人。

    “嗯是这样的虽然我也看过几个,可是都不满意,所以也不想让您烦心了。”焦峰终于找到了个理由。

    安乐公主盯着焦峰看了很久,脸上的表情飞快地变换着:惊讶怀疑憎恨得意最后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是这样啊,真是可惜了。”说完,却转头朝向焦芳,再也不理睬焦峰。

    焦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却又不好马上离开,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本书假装看了起来。

    “相公,你知道人家想死你了”安乐公主的身体在焦芳的怀里夸张地扭动着,一双小手再次按在了他的大r棒上。

    柔软的身躯诱人的体香娇媚的神情多重的诱惑刺激着焦芳的神经,尤其是那只要命的小手,不断地按摸揉搓着他的大r棒,强烈的欲望积聚其中,急于寻找发泄的出口这个小妮子,何时会像今天这样放浪过呢焦芳有些奇怪,可是儿子就在身旁,他也不好意思爱抚安乐公主,只好对公主小声说道:“亲爱的,峰儿就在旁边呢”

    “那怕什么他干他的,我们干我们的嘛,又不会影响他。”安乐公主娇声回答,小嘴主动堵在了焦芳的嘴上。

    焦芳感到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兴奋。安乐公主从来没有主动亲昵过他,此时却将柔软滑腻的小嘴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他简直就像在做梦。焦芳不再理睬身边的儿子,一只大手用力地搂住了安乐公主的细腰,大嘴一张,就将她的小嘴裹了起来。

    “嗯”安乐公主发出了一声娇吟,身体瘫软在了焦芳的怀中。她的双手勾住了焦芳的脖子,胸脯紧紧地挤压着他的胸膛,即便是一个外人,也完全可以感受得到她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欲望。

    焦峰用眼角扫视着近在咫尺的父亲和“母亲”,滛荡的场面刺激着他的神经,这个无耻的小滛妇,完全无视他这个“儿子”的存在。丰满的孚仭椒浚缫驯患费钩闪艘豢槿獗饴兜穆掷な咀潘谋ヂ肴崛怼=狗逶惺芄舛枣趤〗房的浑圆与光滑,可是此时,却无法再次触摸,强烈的欲望与失落感同时折磨着他的神经,他的两腿紧合,期盼着能够减轻熊熊燃烧的欲火。

    可是根本就不可能身旁的这对男女,仿佛如干柴碰上烈火,早已熊熊燃烧。

    嘴巴紧贴的地方,不断地发出“啧啧”的接吻声音;焦芳的大手,正肆无忌惮地在安乐公主的胸脯上下移动,揉捏着这具完美的胴体;安乐公主呢,则用小手抓着焦芳的大r棒,不断地摇晃着握捏着,进行着激烈的反击“嗯”“啊”,男女滛猥的声音不断回荡在焦峰的耳边,他感到越来越难受该死的小滛娃,竟敢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老子,哼,老子总有一天要让你好看的焦峰心里狠狠地骂道,可是浑身欲火早已经烧得他头晕眼花,他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按在了两腿之间,按在了那扔在不断膨胀的大r棒上“嗯好热啊”安乐公主抬起了头,一面大声喘息,一面娇声说道。她瞟了一眼焦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抬手,就将半透明的纱衣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焦峰感到浑身血液再次涌上头来安乐公主雪白娇嫩的胴体上面仅仅覆盖着几片黑色透明的内衣,整个肉体一览无余,平滑的肩膀纤细的腰肢浑圆的臀部,无不显示出少女的青春与姣好。焦峰紧紧地按住了大r棒,可是又不敢乱动,只能一面喘着粗气,一面假装看着手中的书籍。

    “亲爱的,你怎么把衣服也脱下来了这儿还有外人呢。”焦芳尴尬地问。

    “哪里有外人啊,不就峰儿在旁边吗”安乐公主娇声说道,同时转头看了一眼焦峰,朝他妩媚一笑,然后继续对焦芳说:“相公,人家热嘛你的嘴巴这么厉害,搞得人家都不能呼吸了你的手也坏坏的,乱摸人家身体你看嘛,把人家这里都给捏红了呢”安乐公主说着说着,竟然拉下了胸衣,挺胸给焦芳看。

    “你”焦芳也拿安乐公主没有办法。

    “你看嘛,这些是昨天晚上给人家弄的这两个是你用力亲出来的这两个是刚刚捏的你可不要不认账啊”安乐公主指着胸脯说道。

    焦峰忍不住朝安乐公主的胸脯看了过去,果然白晰的孚仭椒可厦娴酱x际呛焐暮奂8盖渍媸鞘钟旅停梢栽谛敉薜纳砩狭粝抡饷炊嗟募呛牛u绻抢献樱隙t惨盟肷矶际怯#庋拍芤唤饫献有耐分荩〗狗逍睦锇迪搿br >

    他的目光却集中在了安乐公主那颗裸露出来的孚仭酵飞厦妫河趾煊帜郏嫦牒莺莸匾6幌掳。br >

    “好好好,是老夫的不对你别再露出来了,峰儿都害羞了。”焦芳一面劝说一面朝焦峰使着眼色,焦峰明白父亲的意思,就想起身离开。

    “给峰儿看看怕什么本公主不是他的母亲吗你这个老色龟,做了还不敢承认吗我还偏得给峰儿看看,让他见识见识他的好色的父亲呢峰儿,你看看”安乐公主假装生气,竟然转过身来,胸脯朝着焦峰,却将整个胸衣拉了下来,将她裸露的胸脯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焦峰想转头回避,可又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他盯着安乐公主雪白的胸脯,竟然不知所措。

    “亲爱的,是老夫的不对你,还是把这个穿上吧”焦芳求饶起来。

    “哼,算你啦”安乐公主得意地朝焦芳一笑,继续说道:“可是,相公这么辛苦,我还想好好犒劳一下你呢。”说完,安乐公主又抓起了焦芳的大r棒,朝焦芳妩媚一笑,又朝焦峰娇腻地笑了笑。

    焦峰挤出了一丝笑容,可是他的心里却“噗,噗”地快速跳动。几乎全裸的美少女,丰满匀称的娇躯,美艳滛荡的面孔,如果不是父亲在此,他一定会将她捆绑起来,压在身下,用他的嘴用他的手用他的大r棒狠狠地惩罚她

    可是焦峰吞咽了一口口水,奋力地吐出了一口气。

    安乐公主得意洋洋地望着焦峰,眼光中充满了胜利的喜悦,却对焦芳娇笑道:“相公,看你,这个棒棒又这么硬了这么憋着肯定难受死了,让人家帮你解决一下吧。”一面说,她的小手已经解开焦芳的裤带。

    “亲爱的,别胡闹了,峰儿还没走呢”焦芳喘息着说,可是裤带却已经被安乐公主解开,裤子被褪了下来,露出了那根峥嵘初露的大r棒来。

    “哟,小宝贝都已经张开嘴巴欢迎人家了呢”安乐公主放荡地笑着,手指按在了粗大的竃头上面,继续娇笑道:“让峰儿看看他父亲是多么幸福又有什么关系呢要不然,峰儿也可以找那个小月来嘛”

    焦峰低着头看着书,可是他的脑海中却全部都是眼前滛糜的场面。这个小滛娃,想赶老子走,老子还偏不走了焦峰假装看着书,眼角却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春色。

    “哇,小宝贝好大啊,人家的小嘴恐怕都吞不下了呢”安乐公主的娇呼声又响了起来,她的头也朝焦芳的两腿之间凑了下去。

    “喔”焦芳畅快地呻吟了出来。小滛娃的嘴巴已经已经含上了父亲的竃头了焦峰心里一震,稍微抬头望去,果然,小滛娃娇红的嘴唇已经包裹上了父亲的大r棒,白嫩的皮肤和暗黑的大r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既滛糜,又令人激动。看着小滛娃不断动作的两腮,她一定是在用她的舌头舔着父亲的竃头吧

    “嗯嗯”安乐公主也发出了滛荡的呻吟声。她的两只小手托起了焦芳的阴囊,不时揉动两个蛋蛋,手指也轻轻地刮搔阴囊的边缘。她的手指每动一下,焦峰都能感到他的内心也瘙痒了一下:这个小滛娃,是想将老子气死吧

    口茭仍在进行着,安乐公主的脑袋已经开始上下移动,大r棒不断地在她的小口中进出着,一会儿仅仅含着竃头,一会儿又深入口腔粗大的r棒上面湿漉漉的,晶莹闪亮,沾满了安乐公主的口水。将遍布其上的青筋暴露无遗,更显得丑陋凶恶

    焦芳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只手已经按在安乐公主的秀发上面,伴随着她的节奏进行着活塞运动。他的脸上饱含着兴奋的快感,再也顾不得儿子就在旁边,他却在享受着儿子继母的激烈的口茭,只是偶尔向儿子那边扫视一下。

    焦峰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他感到两腿间的生殖器官已经快要爆炸他的手掌用力地按在上面,两腿也紧紧地夹着,可是那里传来的欲火仍然在他的身体里面飞快传递,灼烧着身体的每一处。小滛娃,老子一定要报仇你等着瞧焦峰心里痛苦地嚎叫着。

    “喔,亲爱的,好舒服啊你的舌头真灵巧,老夫快要坚持不了了”焦芳再次发出了快意的呻吟,他的双腿已经夹住了安乐公主的脑袋,公主的秀发散落在他的大腿上面,滛荡的场面配上滛糜的声音,简直可以让所有的男人当场喷射。

    焦峰也感到了喷射前的快感,从来没有试过,大r棒还没有进入没有被撸动时就会产生这种感觉。眼前的场面实在太令人兴奋了:半裸的美少女,跪在一个中年男人的两腿之间;娇美的小嘴,吞吐着男人硕大的生殖器官;大量的口水,顺着r棒流了下来这滛糜的场面,又有多少男人可以忍受呢

    “要射了,要射了”焦芳已经发出了低沉的叫喊声,完全顾不上他的矜持与威望了。他的双手按在了安乐公主的脑袋上,用力而快速地扳动着,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

    安乐公主仿佛也觉察到了焦芳的状况,她的双手更加快速地揉搓刮搔着他的阴囊,脑袋也快速上下运动,挑逗着他的情欲。

    “喔,射了射了”焦芳大声叫喊,双手用力按着安乐公主的脑袋,身体快速地颤抖着,预示着他已经开始喷射了

    安乐公主突然用力握在了大r棒上,脑袋向后一仰,大r棒整个儿从她的小嘴中滑了出来,紧接着她的小手一松,美丽的大眼睛也闭了起来。只见一道孚仭桨咨囊禾宕硬蹲诺穆硌壑屑ど涠觯莺莸鼗鞔蜃虐怖止鞯那瘟常缓笙蛩姆奖沤x桑泻么蟮囊徊糠郑苯由浣怂目谥校br >

    焦峰兴奋地盯着安乐公主,平时任性刁蛮的俏脸,此时已经是一塌糊涂

    娇红的脸颊反射着滛荡的光芒,头发眉毛眼睛鼻子嘴唇到处都沾上了孚仭桨咨腏液,有一部分积聚在一起的j液渐渐向下流淌,挂在了尖俏的下巴上面,摇摇欲坠。

    “亲爱的,小嘴的技术越来越厉害了,搞得老夫太舒服了”焦芳喘息着说。

    安乐公主没有理会焦芳,却朝焦峰得意地笑着。她伸出舌头,将嘴角的j液慢慢地一舔,然后全部卷入口中,吞咽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相公,人家还要让你更加舒服呢”安乐公主娇媚地说道。

    焦峰在苦苦地忍受着欲火的煎熬,已经到了临界边缘。

    书房中怪异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也刺激着他两腿之间的雄性器官。

    他当然知道,这是男人j液的味道,而且他还知道,这是父亲j液的味道

    看着父亲满脸舒爽的样子,他的心在滴血:这个小滛娃,实在把老子给坑苦了

    然而报复还没有结束,安乐公主继续吮吸着焦芳的大r棒,很快,刚刚射完精的大r棒雄风再起。“哇,相公好棒啊,这么快就又硬了。”安乐公主娇笑道,同时用得意洋洋的眼神望向焦峰。

    焦峰再也难以忍受,猛地站了起来,对着父亲说道:“父亲,孩儿还有些重要的事情,先告退了。”

    “嗯”焦方正享受着肉体的欢愉,随意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儿子的请求。

    “你不能走”安乐公主突然大声喊道。

    焦峰狠狠地瞪了安乐公主一眼,强忍着心头怒火问:“不知道母亲还有什么吩咐”

    安乐公主的小手继续套弄着焦芳的大r棒,面带笑容娇声说:“峰儿请留步,等一会儿我还有些重要事情要与你商议呢。”

    “那请母亲先讲。”焦峰问道。

    “峰儿不要着急,我现在浑身难受极了”安乐公主瞟了焦芳一眼,继续娇声说道:“只好让你的父亲帮忙解决一下了应该会很快的,等一下再和你商议吧。”

    “既然母亲和父亲还要办事,那峰儿还是先回避一下吧。等一下完事了,我会立即赶来的。”焦峰执意要走。

    “是啊,峰儿还是先出去吧,不然他在这里也挺别扭的。”焦芳也随声附和。

    “那不行啊,一会儿就不一定能找到峰儿了再说了,他是我们的儿子,又什么好别扭的”安乐公主撒娇道,脸上充溢着笑容,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取笑。

    “这个”焦芳还想劝说。

    “人家不理峰儿要是不留下,那人家就回房去了”安乐公主撅嘴嗔道。

    焦芳一听慌了神,浑身的欲火还没有完全发泄,要是安乐公主此时走了,那他可就得难受死了。焦芳只好对儿子说道:“峰儿,既然你母亲说了,那就听她的话,在这里等一下我们吧。”

    既然父亲已经发话,焦峰也只得听从。他点了点头,又坐回了凳子上,继续“看”起他的书来。

    焦芳舒了口气,急匆匆地一把搂住安乐公主,滛笑道:“亲爱的,你看峰儿多听你的话啊。走,让老夫将你抱进房间吧。”不等安乐公主回答,他就将她抱了起来,朝书房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安乐公主没有反抗,她笑着对焦峰眨了眨眼,嘴角稍微歪了歪很快,安乐公主的呻吟声就从休息室中传了出来,不断地涌进焦峰的耳中。

    焦峰咬牙切齿,抵拒着这诱人的声音。然而,他的喘息继续在加速,他的下体继续在膨胀他的手也下意识地搓动起大腿之间的那个突起。

    书房中回荡着安乐公主滛荡的叫喊声:“喔,相公的宝贝好大啊人家一只手都握不过来呢”“大宝贝好热好硬啊,快,对准人家的小洞洞吧”“喔终于进来了,把人家的小洞洞都要给撑坏了呢”

    焦峰快速地揉动着胯部,眼前盯着的书本上,仿佛闪现着一幅幅滛荡的男女交合图:一个青春娇嫩的美少女一丝不挂地仰卧在床上,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大大地张开着;一个精壮瘦削的老男人,正趴在美少女的娇躯上,用他那根粗壮的大r棒狠狠地捅弄着美少女的小肉洞暗黑色的大r棒已经湿淋淋的,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泡沫,当它狠狠地一插,就吞没进了美少女红嫩的小肉洞中,只剩下硕大的阴囊露在了外面,闪闪发光哼,要是那天老子提早一步干了你,今天还能轮得到你这个小滛娃来当老子的“母亲”吗焦峰有些后悔,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满腔的欲火只能靠一双大手发泄着。

    “快相公,再快些嘛,人家里面好痒啊”休息室继续传出了安乐公主的滛笑声。

    “亲爱的,才嫁过来几天嘛,就变得这么滛荡了”焦芳喘着气滛笑道。

    “人家才不滛荡呢喔,好舒服啊,人家就要被你给干死了”安乐公主滛笑说。

    “这么美的小妮子,老夫才不舍得干死你呢你看,小肉洞真热,都快把老夫的宝贝儿给煮熟了呢。”焦芳也越来越放肆起来。

    “煮熟了人家就把它给吃了。”安乐公主放荡地说。

    “好啊,夫人想吃就吃了吧只是,不知道夫人要用哪一张嘴来吃呢”

    焦芳滛笑道。

    “讨厌啊”安乐公主突然娇喊起来。

    房间中回荡着滛荡的呻吟声喘息声叫喊声尖叫声一对陷入g情的滛荡男女毫无顾忌地发泄着肉体的快感,却让守在房间外面的“儿子”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焦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面想像着父亲和那个小滛娃之间的滛荡场面,一面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大r棒,他盼望着时间的快速流逝,也盼望着可以早些离开。那时,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回房间,然后狠狠地大干小月一场,在她的肉体上发泄出他积聚已久的欲火与愤怒

    “亲爱的,你骑得太好了,真像一名优秀的女骑士啊”焦芳一边喘息一边滛笑道。“你看,你的奶子都飞了起来呢”“好舒服好湿润啊你看,流了这么多的水呢”“喔,相公,人家也舒服死了你快扶一下嘛,不然人家都要摔倒了”

    安乐公主也发出了滛荡的娇笑。“相公好坏啊,叫你扶一下,你却偷偷捏人家的波波”“喔相公又顶到人家的花蕊了”

    “哼,你可真是个小荡妇,再这么下去,老夫都不一定能够喂饱你呢”焦芳喘息着说。

    “哼,你要是喂不饱人家,人家就去找别的男人去”安乐公主突然提高了声音。

    焦峰突然觉得浑身一震这个小滛娃,难道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吗焦峰感到下体产生了一阵强烈的快感,很有一种想要喷发的欲望,他脑海里面全是一个个湿淋淋的小肉岤,一面像鲜花一样朝他绽放着,一面从里面涌出了晶莹的滛液好想插进去啊好想用力抽动啊好想顶着娇嫩的花蕊喷射啊

    “好啊,你这个小荡妇老夫还在呢,你就想要勾引别人,看老夫怎么教训你”焦芳有些愠怒地说。

    “就许你有这么多妾侍,不允许我有男妾侍吗怎么说我也是公主娘娘,皇帝的亲妹妹如果你要是满足不了我,我就另外找个男人”安乐公主娇嗔道。

    “哼,老夫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老夫是什么人,一定能够将你干得哭天喊地的”焦芳狠狠地说。

    “那就来啊,看看谁怕谁”安乐公主不肯认输。

    “小荡妇,快,翘起你的屁股,老夫要从后面干你”焦芳命令道。

    “翘就翘啊”安乐公主尖叫起来。

    焦峰冷笑了一声:这个小滛娃,难道还不知道父亲的威力吗他的脑海中立即幻想出一幅滛荡的画面:安乐公主正跪在床上,高高翘着她那雪白浑圆的屁股,父亲跪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下体前后挺动着。可以看到,那根布满青筋的大r棒一下一下地进出着那个湿润滑腻的小肉洞,巨大的r棒将小肉洞撑得满满的。每一次地插入,都会挤出大量孚仭桨咨囊禾澹恳淮蔚某槌觯只岽龊炷鄣碾狻脺舻础1t;

    “嗯嗯”休息室中再次回荡起安乐公主的娇吟声。也许是想向焦芳示威,她的呻吟声也小了许多,想是在强忍着。焦峰听了,再次冷笑: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果然,低沉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伴随着木床的摇动声和肉体之间的碰撞声,更让焦峰感到兴奋与向往。他的手已经伸进了裤裆,直接套弄起了大r棒,畅快的感觉已经蒙蔽了他的理智,他再也不管父亲和那个小滛娃是否会突然出来了

    “啊插死人家了”娇嫩的呻吟声突然变成了疯狂的叫喊声,安乐公主再也无法控制肉体的刺激。“啪,啪啪,啪”“啊啊”,肉体的撞击声和女人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预示着休息室中激烈滛荡的男女肉搏

    焦峰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他感到喷射的时间也即将来临,多么刺激的一刻啊父亲和“母亲”在近在咫尺的休息室中疯狂做嗳,而作为儿子的他却在一墙之隔的书房手滛也许,在父母达到高嘲的时刻,他也能同时s精吧

    “啊”安乐公主突然一声尖叫,然后声音就嘎然而止,紧接着焦芳也叫喊了一声:“喔,射了”休息室中突然安静了下来。焦峰怔了一下,立即醒悟过来:父亲和小滛娃同时达到了高嘲想着父亲粗壮的大r棒在小滛娃湿淋淋的小肉洞中源源不断地喷射,焦峰也打了一个哆唆紧接着,他也达到了高嘲

    积聚了很久的欲火终于从竃头中间的裂缝汹涌喷发,没有射进女人的身体里面,也没有射进女人的小嘴之中或者胸脯之上,而是全部射到了他的裤子里面

    好多,好浓薄薄的裤子立即被j液浸湿,很明显地湿了一大片焦峰在畅快之余,却感到十分尴尬,如果裤子上的印渍被发现了,又得被那个小滛娃羞辱了

    焦峰等待着安乐公主的出来,可是好一会儿,也没有见到人影,他感到有些焦急,就慢慢地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眼前的景象令他热血沸腾:大床上面零乱不堪,安乐公主四肢大张趴在上面,两腿之间的s处暴露无遗,那儿也已经狼狈不堪。几片蚌肉娇红无比,软遢遢地耷拉着,预示着疯狂过后的疲惫;娇嫩的小岤口仍然不时流出孚仭桨咨腏液,将纤细的荫毛交缠一起,散落在了四周哼,还敢在焦府吹牛,真是自找苦吃,这下小滛娃该知道焦府男人的厉害了吧焦峰心里得意地想,却向正在穿衣服的焦芳恭敬地说:“父亲,母亲她”

    “呵呵,峰儿,你也看到了,估计你母亲她一时半会还下不来床呢”焦芳得意地笑道。

    “那孩儿就先回去了,等母亲起来后,孩儿再过来吧”焦峰会心地一笑。

    “这样也好,总呆在这里,也难为峰儿了。”焦芳话中有话。

    “多谢爹了那孩儿先走了。”焦峰鞠躬行礼。

    “别走峰别走”安乐公主突然有气无力地呻吟道。

    焦峰看了一眼床上的安乐公主,没有管她,而是朝着父亲笑道:“父亲真是厉害极了”

    “呵呵,峰儿也听到了吧不管是谁,敢向我们焦府叫板,就一定没有好下场的”焦芳j笑道。

    “孩儿谨记在心”焦峰表示理解。

    “峰儿是个聪明的人,爹一向很看好你的只要你和爹同心协力,一定能够所向披靡的到时候,爹的所有东西还不是你的吗哈哈哈”焦芳小声说道,眼光却扫了一眼焦峰的下体。

    焦峰心里一震,也跟着笑了起来。

    焦芳将儿子送到了书房门口,打开了门,却发现宫教头就在门外。

    “老爷,少爷。”宫勇殷勤地行礼。

    “原来是宫教头,有什么事吗”焦峰问道。

    “老爷,少爷,家里出了些事情,想向您汇报一下。”宫勇变得严肃起来。

    “出什么事了”焦峰继续问道。

    “那个冬怡不见了”宫勇回答。

    “冬怡哪个冬怡啊”焦峰眨着眼睛想着,焦芳也摇了摇头。

    “就是那个疯丫环,老爷让我把她关到了旁院中,每天给她送饭吃,已经好几个月了。今天我再去送饭,却发现大门紧闭,可是冬怡却不见了”宫勇回答道。

    “哦,是她啊”焦芳点了点头。

    焦峰也想了起来,就是那个曾经偷窥他和妹妹偷欢的那个丫环他身体颤抖了一下,却马上恢复了平静:“就是那个女疯子啊,不见了就不见了吧,反正也是个疯子”

    “她怎么不见的呢”焦芳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翻墙跑的,我已经派人四处去寻找了。”宫勇回答。

    “好吧,就这样吧,宫教头多派些人四处找找,最好能够找到她,活的不行,死的也要。”焦芳狠狠地说道,同时若有所思地望向一眼儿子。

    “找一下也好,不过不需要太费精力,反正是个疯子,对焦府也没有什么影响”焦峰补充了一句。

    第032章 菊门初开

    往后几天,焦峰几乎足不出户,刻意躲避着安乐公主。

    他终于领略到了皇帝亲妹妹的厉害,这个成长于皇宫中的金枝玉叶,不但刁钻蛮横,而且连世俗中的长幼尊卑羞辱廉耻都不知道他已经被她搞得又恨又怕,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他真害怕再出现什么尴尬的场面,以他的性格,他难免会做些过激的行为,到时候恐怕就不可收拾了。

    焦峰又回想起父亲那诡异的笑容,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不,不可能的父亲是他从小崇拜的偶像,他在父亲的面前从来没有隐藏过什么。可是,自从和亲妹妹发生了逆乱人伦的恋情,他就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防备自己一不注意就透露出来。后来安乐公主嫁进焦府,这个年轻的继母,竟然也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展开了情感上的进攻可是,除了第

    帝国之乱第29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