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40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40部分阅读

    别的艰苦生活;为了这个目标,他与唯一的亲生女儿发生了肉体关系;为了这个目标,他绞尽脑汁计划着复仇的提纲现在,女儿终于怀孕了,终于怀上了父女乱囵的结晶在报仇血恨的路途上终于实现了第一个重要的目标

    父女俩沉浸在了激动与兴奋之中,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宫勇大手一揽,宫惠心灵相通地往父亲的怀里一扑,父女俩又拥抱到了一起湿润的嘴唇再次颤抖着接甫在了一起,柔嫩的小手环绕在了父亲的脖颈上面,火热的大手则揽住了女儿滑腻的细腰,另外一只来回地抓捏着女儿丰满柔软的屁股喜悦的心情通过g情的动作得到了发泄,当父女两人再次大汗淋漓的时候,父亲的大r棒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滑进了女儿的小肉洞中,伴随着女儿轻微起伏的屁股,在女儿的小肉洞中抽锸着“父亲大人,您的大宝贝什么时候又插进女儿的小洞洞中了这个,对小宝贝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反应过来的宫惠一面继续起伏着娇躯,一面娇媚地问道。

    “里惠,你可是冤枉父亲了啊明明是你自己用小肉洞坐在父亲身上的,现在怎么又赖起父亲来了”宫勇滛笑着回答。

    “讨厌啊,父亲大人,肯定是您主动插入人家下面的”宫惠娇羞地说着,身体却扭动得更加厉害了。

    宫勇突然喘息加重,大声说道:“里惠,你摇得父亲好舒服父亲快坚持不了了父亲要射了啊射了”

    宫惠立即感到父亲的大r棒在她的小肉洞中迅速地膨胀边硬,巨大的竃头顶在了她的芓宫口上,然后就是一股股强烈的火热的液体激射而出,喷射在了她的芓宫内壁上好舒服,好畅快啊宫惠兴奋地想着,同时下体一镇酥麻,也达到了高嘲喷射了好一会儿,宫勇的大r棒在女儿的小肉洞中渐渐的软了下来。宫惠喘息着,娇羞地说道:“父亲大人,您每次都射得又多又猛,射得里惠舒服死了”

    宫勇将女儿搂在怀中,滛笑道:“知道父亲这么厉害,里惠也要好好地加油,多吸收些父亲的种子,好多给父亲生几个小孩子啊”

    宫惠娇羞地将脸庞埋在了父亲的胸膛上面,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的腹部,娇声回道:“父亲大人的种子,里惠可是一点儿也不敢浪费的呢只是,父亲大人射得又多又浓,是否会对这个有影响呢”

    “哈哈哈,当然不会啦”宫勇滛笑道:“里惠可不要忘记了,你肚子里面的这个小东西,也是从父亲的这些种子里面培育出来的呢父亲将这些种子射进里惠的身体里面,就可以让你肚子里面的这个小东西见见他的兄弟姐妹啊

    “宫惠娇笑道:”父亲大人总是那么多的歪理,这个小东西,怎么可能认识他的兄弟姐妹呢“宫勇滛笑道:”里惠,你还不要不相信父亲的话等到他从你的肚子里面生了出来,一定可以回想起肚子里面的生活的哈哈哈到时候,他肯定会想起来跟他同父同母的那些弟弟妹妹们的而且,里惠,你要加油啊争取能够为父亲生育更多的后代呢“

    “是的,父亲大人”宫惠娇羞但是坚定地说道:“里惠一定会记住父亲的教诲,一定会为父亲大人,为宫氏皇族生育更多的子孙后代的”

    “里惠真的太懂事了”宫勇微笑着说,同时将女儿紧紧地揽在了怀中。

    父女俩依偎了好一会儿,宫惠突然娇声问道:“父亲大人,里惠既然已经怀了您的小孩,那该到那里去休息和生产呢就在这里吗”

    宫勇微笑着回答:“里惠,你放心,父亲都已经想好了你跟着父亲出来已经好几年了,恐怕也很想念自己的家乡了吧过两天父亲去向焦老贼请个假,带你回趟家乡,你愿不愿意啊”

    宫惠一听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兴奋地望着父亲,惊喜地问道:“真的吗父亲大人。里惠真的可以回自己的家乡了那不是又可以看到里惠的师傅了吗而且还可以看到许多的师姐呢太好了里惠想死她们了”

    宫勇微笑着说:“当然是真的父亲不但带你回家乡,父亲还会陪你在那儿住上一段时间,等到你肚子里面的小孩子生了出来,父亲再带你回来”

    “太好了父亲大人”宫惠手舞足蹈起来。

    “好了,里惠,可不要太兴奋了要时刻记着你的肚子里面,可还有父亲的骨肉呢”宫勇微笑着说。

    “是的,父亲大人”宫惠朝着父亲做了个鬼脸,心中娇羞地想:小宝宝,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只要在妈妈的身体里面幸福地成长就可以了不久以后,你就可以和妈妈以及爸爸见面了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妈妈了,宫惠娇羞无比: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小宝贝,虽然是自己的骨肉,可也是自己亲生父亲的骨肉啊

    他真的应该叫自己为妈妈吗儿子的父亲,也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是儿子的妈妈,也是儿子的姐姐;父亲是儿子的父亲,也是儿子的外公这混乱的称呼,着实令宫惠不知所措娇羞无比书房之中,焦芳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一个仆人敲门而入。

    “老爷,宫教头有事求见。”仆人恭恭敬敬地说道。

    “让他进来吧。”焦芳说道。对于宫教头,他还是十分器重的,一方面宫教头的功夫的确高超,另一方面,他总觉得宫教头气质高贵,绝非一般的习武之人,能够网络这样的人才,也许对他将来的谋权篡位很有帮助。

    房门打开,宫勇和宫惠走了进来。

    看到宫惠,焦芳感到眼前一亮,这么娇美动人的美少女,怎么之前没有见过她呢一张美艳的脸蛋儿泛着红晕,硕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带着羞容,白皙的脖颈娇嫩无比,仿佛一按就能出水一般;粉红色的纱衣罩在了娇小的躯体上面,显得更加活泼娇媚这个像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儿,究竟是谁呢

    “小的们见过老爷了。”宫勇和宫惠走到了焦芳的身前,鞠躬问候。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焦芳连忙笑道,急忙走到宫惠的身前,伸出手来扶她起来,然后就盯着宫惠的俏脸看了起来。

    “老爷,小的这次来,主要是”宫勇强忍心中的怒火,微笑着说,谁知却被焦芳打断。

    “宫教头,老夫猜到你来的目的了你也太客气了,何必亲自带她过来呢”

    焦芳一面滛笑着说,一面上下打量起了宫惠来。

    宫惠怯怯地向后退缩着自己的身体,脸上流露出害怕的面容。

    “小美人儿,不要躲啊,老爷又不会吃掉你的”焦芳滛笑着说,却一把拉住了宫惠的小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拉,同时滛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今天多大了“宫勇连忙拉住了焦芳的手,像是在帮他拉女儿,实际上却是帮助女儿逃脱老东西的手心。他急忙说道:”老爷,您搞错了,这个是小的我的亲生女儿啊“焦芳一听怔了一下,手下意识地放开了宫惠的小手,瞪大眼睛望着宫勇,满脸狐疑地问道:”宫教头,这个美人儿是你的女儿“”是的,老爷,这的确是小的的亲生女儿,叫做宫惠。“宫勇回答道。

    “哦,那是老夫搞错了,呵呵”焦芳笑道,眼睛却依然色迷迷地盯着宫惠,不忍离开。

    宫惠被焦芳看得浑身极不自在,连忙扑到了父亲的怀抱之中躲藏了起来。

    焦芳这才回过神来,将头转向了宫勇,滛笑着问道:“宫教头,你的身边可都是些绝美的女人啊上次你带了那个彩凤,这回又带了个女儿,搞得老夫以为你又是给老夫介绍丫环的呢呵呵,宫教头可不要见怪啊”“哪里,哪里,小的怎么敢责怪老爷您呢”宫勇连忙笑道。

    “不过,宫教头,老夫现在正缺少贴身的丫环,如果宫教头愿意的话,可以让你的女儿来做老夫的小丫环,老夫一定不会亏待她的”焦芳滛笑着说道。

    “多谢老爷的抬举老爷愿意让小女当您的贴身丫环,那可是小的和小女的极大荣幸啊只是,小的最近需要带着女儿出趟远门,所以小女还不能留下来照顾老爷,特此请您谅解小的这次来,也是专门向老爷您请假的”宫勇笑着说。

    焦芳脸上立即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只是听宫勇的意思,他并不反对将他的女儿给焦芳当丫环,至少以后还是有机会的这个宫教头,焦芳还要好好地利用他呢,也不能逼迫得她太过厉害,这次也就算了吧想到这里,焦芳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就不强人所难了”

    宫勇连忙问道:“老爷,您答应小的请假了”

    焦芳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有事你就去办吧,只要记得回来就可以了

    女儿你就带走吧,离开了父亲她肯定也不习惯不过说好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就来给老夫当贴身丫环如何“宫勇稍微想了想,回答道:”好的,老爷,小的巴不得如此呢惠儿,还不多谢老爷“

    “惠儿多谢老爷啦”宫惠在父亲的怀里娇声说道。

    娇嫩的声音和妩媚的神情让焦芳感到欲火焚烧,巴不得将这个小美人儿就地正法可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宫教头,他也只能强行忍受。焦芳滛笑着说道:“不过,宫教头,老夫还有一个不情之情啊,既然你的女儿要走,那个彩凤不需要走吧让他来侍侯老爷如何”

    “好的,彩凤没有问题,过两天我就让她来见您”宫勇笑着说道。

    焦芳一听心中大喜,那个体态丰满的大美女,即将成为他的胯下娇娃了,他的欲火再次激起,大r棒嗖地挺了起来就在这时,安乐公主推门进来,宫惠立即扑了上去,娇声叫道:“干妈好”

    安乐公主愣了一下,待看清楚了怀中的女孩子,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一面抚摸着宫惠的头发,一面笑道:“女儿真乖”

    听到宫惠叫安乐公主为“干妈”,焦芳更是愣了一下,他笑着问安乐公主:“夫人,你什么时候收了个这么大的干女儿啊”

    安乐公主娇哼了一声,脑海之中立即想起了那日从焦峰的r棒之下“救”出了宫惠的场面,看到焦芳这个老东西不断地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宫惠看,她对着焦芳娇嗔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她是本公主的干女儿,也就是你的干女儿,以后你可不能欺负她,要好好地照顾她才行啊”焦芳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会按照安乐公主的意思去做,心里却不以为然:哼,小贱人,你还敢指使老夫了

    你可以勾引你的儿子做嗳交欢,老夫为什么不能将自己的干女儿纳为侍妾呢

    哼哼,别说是干女儿了,以后便是老夫的亲生女儿,老夫也要压在身下的

    第040章 水火不容

    转眼之间,冬去春来,七八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皇后和安乐公主都已经到了临产的月份,都等待着肚子里面的小生命降临人间。

    谁想那安乐公主比皇后嫂嫂还要晚了几天怀孕,生产日期却提前了几天,就在初夏的一个清晨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

    “哇”当清脆宏亮的婴儿哭声传到刚刚分娩的安乐公主的耳中时,使她疲惫的精神为之一振。一种无法形容的幸福和快乐涌上心头,晶莹的泪水迅速地溢了出来,沾湿了她的俏脸。终于做母亲了终于做母亲了安乐公主的心里激动地叫喊了起来。无拘无束受人宠爱的日子已经过了二十四年了,今天,她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拥有了自己的骨肉她要好好地关心他,爱护他,就像她的母后关心她一样关心她的孩子,她要让自己的孩子过上美好的生活

    “男孩还是女孩”安乐公主带着有些疲惫的声音问道。

    “恭喜公主,是个男孩。”接生的大夫笑容满面地回答。

    “是个儿子快,快把他抱过来给我看看。”安乐公主焦急地说。

    大夫连忙将小小的婴儿抱到了床边,放在了安乐公主的身边。安乐公主甜蜜地望着自己的骨肉,脸上泛着兴奋的红晕。小小的眼睛高高的额头柔嫩的小手实在太可爱了那相貌那神情,和峰哥哥还真的挺像的啊可不是吗

    他可是峰哥哥下的种怀上的啊,跟他怎么能不像呢

    想到这儿,安乐公主心头隐隐一震,感到迷茫起来:这是峰哥哥和自己生下来的儿子,理应叫峰哥哥“爸爸”,叫自己“母亲”的啊可是他能够这么叫吗什么时候他才能够这么叫呢自己虽然生下了峰哥哥的儿子,可是,在名义上面,自己还是那个老东西的正房夫人,是峰哥哥的“母亲”啊现在,自己和峰哥哥的骨肉,却只能成为他的爷爷的“儿子”,他的亲生父亲的“弟弟”

    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安乐公主望着儿子的脸发起呆来。

    “奴婢给老爷请安了。”丫环们的声音打断了安乐公主的思绪,她抬起了头,只见焦芳面带微笑慢慢地走进了房间。

    “老夫的儿子在哪里啊快让老夫看看。”焦芳一面走一面说道。

    大夫连忙将男婴抱了起来,焦芳也已经走到了床边。焦芳用眼角扫了一眼床上的安乐公主,就立即望向了男婴的两腿之间。“嗯,果然是个男孩哈哈哈,咱们焦府又添丁了”焦芳从大夫的手中接过了小男孩,高兴地说。

    安乐公主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心里却想道:“虽然他也姓焦,可是,他却不是老东西你的儿子,而是峰哥哥的儿子,你的孙子啊”想到这里,安乐公主的脸庞突然羞得通红,想到她贵为帝国皇帝的亲妹妹,却同时和焦芳和焦峰父子俩保持着肉体关系,甚至还和他们在一张床上乱囵交欢过,这份羞辱,如果让皇帝哥哥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斥责她呢而且,虽然这个孩子肯定是峰哥哥下的种,可是她的身体里面,已经充满了他们父子的种子,说不定这两代人的种子,在她的芓宫里面,也会为了争夺这唯一的出生机会而争夺个你死我活吧

    “好儿子,爹爹来看你来了你可要快点儿长大,爹爹还需要得到你和哥哥的帮助呢。”焦芳盯着“儿子”的两腿之间笑着说。突然,他张开了嘴,一口就含住了“儿子”那娇小的鸡鸡,使劲亲吻了起来。

    “哇”男婴哭喊了起来,安乐公主连忙娇嗔道:“老爷,你干什么啊

    把小宝宝都吓哭了“焦芳亲了几下,抬起了头,滛笑着回答:”老夫开心啊夫人你看,咱们的孩子长了这个东西,就一定是儿子,就和老夫和峰儿一样了老夫多亲亲儿子的小鸡鸡,好让他快点儿长大啊你说是不是啊,亲爱的夫人“安乐公主的脸庞更加娇红,娇嗔道:”讨厌,当着儿子的面说这些下流的东西“

    焦芳哈哈大笑,滛笑道:“夫人害羞了呢其实夫人是最清楚的了,咱们焦府的男人,哪个不是真男人呢”

    听着焦芳话中有话的调笑,安乐公主娇红着脸,不再说话。

    焦芳得意洋洋地再次望向怀里的“儿子”,若有所思地滛笑道:“嗯,儿子长得真精神,跟峰儿出生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呢”说到这里,焦芳突然停下来,抬头望着安乐公主,眼神中流露出滛邪的笑容,继续滛笑道:“当然,峰儿是他的亲哥哥,所以像是很正常的事情老夫还觉得,他和老夫也还很像的呢哈哈哈”听着焦芳带着讥讽的话语,安乐公主羞得恨不得钻到床下去。正好男婴再次哭喊起来,安乐公主连忙娇嗔道:“

    好啦,快把儿子抱到我这儿来吧他饿了,要喝奶了呢。“焦芳把”儿子“放在了安乐公主的身旁,滛笑道:”夫人快点喂儿子吧,你要多给他喂奶,争取将他喂得像峰儿一样高大健硕哟。“

    安乐公主娇淬道:“讨厌是啦,儿子还没有名字呢,请老爷赶快给他起一个吧”

    焦芳滛笑道:“起名字这样的小事,夫人自己决定就行啦要是拿不准,可以找峰儿商量一下。”

    安乐公主娇嗔道:“这好吗你的儿子,要峰哥儿起名字干什么”

    焦芳滛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峰儿这么大了,难道连个名字都起不好吗

    更何况这个可是他的“说到这里,焦芳用怪异的笑容望着安乐公主,继续滛笑道:”这可是他的亲弟弟嘛哥哥帮助母亲给弟弟起名字也很正常啊嗯,最主要的,是老夫最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这样的小事就没有时间考虑了。“安乐公主问道:”老爷还有什么事情要办吗“焦芳笑道:”夫人为老夫生了儿子,老夫当然要大肆庆贺一番才行而且,老夫还准备把全朝的文武百官都请来这样轰轰烈烈地办上一场隆重的家宴,夫人脸上有光,老夫的脸上也有光啊“

    安乐公主娇笑道:“老爷想得可真是周全啊。”

    焦芳笑道:“那是当然”他的心里得意洋洋地想道:哼哼,老夫要不是思维缜密,怎么可能去策划那件大计划呢这次,利用这个小贱人为峰儿生了儿子的机会,老夫可得好好地筹划一下,争取来个一箭雕。第一,可以提高焦府在帝国中的地位,让那些和老夫做对的人看看,老夫的女儿是当今皇后,老夫的夫人是当今的公主,公主还为老夫生了个“儿子”,皇上还是老夫儿子的舅舅呢希望他们知趣点儿,赶紧向老夫靠拢,否则,哼哼,老夫可要大开杀戒了第二,还可以收到无数的金银财宝珍惜宝物,增加老夫的库存;第三,可以从中区分哪些是老夫的敌人,哪些是老夫的战友,哪些可以成为老夫的手下只要目标明确了,下一步就好办了焦芳边想,脸上渐渐露出了j险的笑容安乐公主一面喂着儿子喝奶,一面也在甜蜜地想着:这个老东西,这次却做了件好事等会儿我可得赶紧找到峰儿,让他给我们的儿子起名字他可是孩子的爸爸啊,由他起名简直太好了否则如果由孩子的爷爷起,我还不高兴呢七日之后,焦府举办家宴,庆贺焦芳“二儿子”的出世。

    早上开始,焦府就忙碌起来。布置的迎接的接待的做饭的焦府的所有丫环家丁杂役都加入了服务的行列,可是仍然觉得忙不过来。焦芳也亲自走来走去,到处检查,心里却有些怨言:看来老夫府上的人员不大够用啊,早知道就应该再多招些人员了峰儿也真是的,这么关键的日子怎么也不在老夫身边帮老夫一下,却跑到后宫去照顾他的妹妹哼,即便是敏儿就要生产了,也不需要他这个大男人在身边啊,要是一时行为不检被宫里的人偷偷告诉给了皇上,可有我们好看的了嗯,好久没见二弟三弟了,现在趁着宾客少找他们说会儿话吧想到这里,焦芳朝着书房走去,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两个亲弟弟了,他也挺想他们的。

    “二弟三弟”一走进了书房,焦芳就笑着跟两个弟弟打起招呼来。

    “大哥”“大哥”,焦亮和焦健连忙站了起来,齐声叫喊。

    焦芳走到焦健的身前,微笑着上下打量着他,笑道:“三弟,你的身体还是那么强壮威武,看来在内蒙生活得还可以吧”

    “大哥过奖了您的身体才是真的棒极了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反倒显得越来越年轻起来”焦健满面春风地回答。

    “三弟说的一点都没错,大哥的样子是越来越年轻了,看上去比我们都要年轻了呢”焦亮笑着插话说,然后故作神秘地滛笑道:“而且啊三弟,告诉你个小秘密,大哥他不但是长得越来越年轻,身体也越来越棒了一个晚上可以和五六个小丫环同床共枕,把她们都干得滛水四溢娇声四起呢”

    焦芳微笑着转向焦亮,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态。

    “是吗那大哥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小丫环不知道大哥什么时候也能给兄弟我介绍几个啊”焦健笑着回答,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态。

    焦芳的脸庞又转向了焦健,滛笑着说道:“三弟过奖了,老夫可是知道,你在内蒙那边也是女人成堆,大被同眠啊哈哈哈”

    焦亮也笑着说道:“就是就是,大哥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在三弟你的领地里,你的女人可比咱们皇上的后宫要多得多啊哈哈哈”

    焦健露出了一脸无奈的样子,摇头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内蒙的那些年轻女子,各个都是肥臀丰孚仭剑淙淮采瞎し蛞涣鳎墒窍嗝踩醇淦胀ǎ〉芪乙仓皇俏蘅赡魏危仁び谖薨。睦锵裨勖钦饫锏呐耍聿牧徵纭11嗝渤鲋凇12郧榛刮氯岬煤苣兀 苯菇幻嫠底牛成狭髀冻鱿蛲难印br >

    “那那个柳姓女孩子呢岂非在你那里成个宝贝了”焦芳突然盯着焦健的眼睛问道,脸上的笑容神秘异常。

    焦健打了个冷颤,竟然被焦芳的笑容吓了一跳。他连忙不自然地笑道:“大哥果然神通广大那个柳飘霜果然就在”还没有说完,焦芳突然打断了他的说话。

    “嘘”焦芳示意要小声一点儿,他轻声地问道:“那个柳御史的女儿还在你那里吗”

    焦健长呼了口气,也压低声音回答道:“是的,大哥。”

    焦芳脸色严肃起来,缓缓说道:“怎么还没有把她给处理掉呢”

    焦健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大哥,她小弟实在是舍不得把她处理掉啊这个柳飘霜,虽然赶不上大哥您的女人,可是在内蒙,却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了小弟那些侍妾根本就无法跟她相比,您让小弟杀了她,小弟实在下不了手啊”

    焦芳摇了摇头,继续问道:“可是三弟,你忘了,咱们可是灭了她一门的仇人啊如果她要是跑了,不但是你,连老夫我的项上之物也将不保呢”

    焦健连忙回答:“大哥,这点您可以放心,那个姓柳的小贱人在小弟那儿根本无法逃脱的小弟专门把她和她的孽种关在了小弟房间的地下室中,平时三道大门紧锁,只有小弟性起的时候,才会嘿嘿,她根本不可能逃跑的”

    焦亮这时也小声笑道:“大哥,三弟那儿的确美女太少了而且三弟孔武有力,机关严密,根本不担心柳贱人会逃跑所以,就先不要杀了她吧让三弟好好地玩弄她,等三弟玩厌了,自然就会杀掉她们的了”

    焦芳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他微微点头,小声说道:“嗯,二弟说得也有理。

    三弟,老夫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你时刻要谨小慎微,不要出了什么乱子

    这样,对你,对老夫,对我们整个焦家都会有好处的这样吧,柳贱人的一切就你来决定吧,反正要注意,不要让她跑了就行了“焦健脸上立即浮现出了笑容,大声笑道:”多谢大哥“焦芳点了点头,继续小声说道:”对了,三弟,你刚刚说柳贱人的孽种也关在地下室中吗他真是阳汀天的“焦健j笑着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大哥,您也从峰儿那儿知道了,那个柳贱人,其实早已经不是c女了她的情夫,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夫阳孝本的亲生父亲阳汀天哼,平时满口道德君子的,其实却是个扒灰的老滛虫柳贱人不但和准丈人通j,还怀了他的孩子呢后来到了小弟的府中把她生了下来,小弟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灰儿,现在已经三岁多了“

    “灰儿,灰儿哈哈哈,好啊跟公公乱囵通j生下来的孩子,自然是灰儿了哈哈哈阳汀天老儿,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有这么大的把柄在老夫的手中哼哼,如果你不乖乖地听老夫的话,老夫绝对饶不了你”焦芳恶狠狠地自言自语。

    突然,焦芳j笑地问道:“三弟,那阳汀天的儿孙是男是女”

    “儿孙”焦健重复了一句,立即反应过来,滛笑着回答:“哈哈,大哥,那阳汀天的儿孙是女孩子呢”

    “女的嗯,这就好办了”焦芳的脸上流露出滛邪的笑容。

    “大哥,您又想到什么办法了”焦亮笑着问道。

    “嗯,过段时间再告诉你们吧三弟,老夫交给你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啦”

    焦芳再次严肃地问道。

    焦健也立即严肃起来,小声回答道:“大哥,小弟遵循您的意思,一天都没有偷懒。内蒙那边的大小官员,都已经被小弟收买过来了,那些不听话的也已经秘密xx了至于士兵,小弟也是不断扩充坚持操练,战斗的能力绝对非常之强

    只是军饷和粮草还是个问题,不敢向朝庭要啊“焦芳摇了摇头,大手一挥,说道:”三弟,你做得很好,不过还要继续努力才行我希望你手下的兵是全帝国最能征善战的一支至于粮饷,绝对没有问题,老夫会全部解决的

    “”是,大哥“焦健大声说道。

    “二弟,你也要多费些心思,当好中书舍人,为老夫多获取些有用的情报”

    焦芳对着焦亮说道。

    “是,大哥”焦亮也大声回答。

    焦芳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他挥挥手,笑着对两位弟弟说道:“好了,今天大喜的日子,咱们不要谈太多其他的东西了走,一起跟老夫到礼宾处看看,看看咱们今天又有什么收获吧哈哈哈”

    焦芳和焦亮焦健来到了礼宾处,负责收礼和记帐的家丁连忙向他们请安。

    焦芳走到负责记录的师爷身前,满面春风地问道:“今天的礼物收得如何啊”

    师爷连忙拿起桌上的帐本,媚笑着回答:“回老爷,到现在为止咱们已经收到了将近三百份礼物了。这个是名册,小的都一五一十地详细记录了下来,送来的东西全部都摆放到了后堂之中,还等老爷去查看一下。”

    焦芳点头笑道:“老夫事多,就先不去查看了。这还没有到中午,就收到了三百份礼物了,还不错嘛”

    焦亮在旁笑道:“大哥,这也说明您的人缘好威望高啊”

    师爷也媚笑道:“是啊,老爷,二老爷的话对极了。您的人缘真是好极了

    来的大臣大部分都大盒小盒地拿着礼物,后堂都已经堆得满满的了而且有些大臣到外地办事还没有回来的,也都派来了他们府中的重用人物带着礼物来给老爷您道喜,还不停地表示歉意小的看来,还得多准备两间房间来堆放礼物才行,否则到了晚上,这些礼物都不知道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哈哈哈哈“焦芳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突然,他仿佛想起来了什么,笑容立即消失了,盯着师爷继续问道:”你刚刚说是大部分大臣,难道还有大臣没有送礼物的吗“师爷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还还有几个大臣来了一下,就又走了他们送的东西“”他们送的东西怎么啦“焦芳提高了声调。

    “回老爷,他们送的东西实在太微薄了,小的都不敢告诉您了”师爷小声回答。

    “快说”焦健大声喝道。

    师爷吓了一跳,连忙颤抖地说道:“是他们送的他们每个人都只送了一百两的银票。”

    “什么”焦健大吼一声,骂道:“一百两银票他们把焦家当成臭要饭的了”

    “告诉老爷,送一百两银票的都有谁啊”焦芳冷冷地问道,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师爷见到老爷发怒了,连忙拿出另外的一本帐本,小心翼翼地翻开,哆唆地念道:“御史中丞贾羿,一百两;翰林院掌院学士张恢,一百两;度支司副使高颎,一百两;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宇文述,一百两;掌銮仪卫事大臣阳汀天,一百两”

    “够了,不要念了”焦芳冷冷地打断了师爷的话,咬牙切齿地说道:“又是这些人,哼,这不明摆着不给老夫面子吗总有一天,会让你们知道,得罪老夫的下场的”

    “就是,只要大哥发话,老子立即就让他们像柳一样消失”焦健狠狠地说道。

    焦亮也不断点着头,脸上也浮现出愤怒的神情。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家丁的要喝声:“吏部尚书周大人到”

    很快,一个大臣带着几个下人挑着礼物走了过来,焦芳一看,来人正是吏部尚书周延儒。那周延儒快步走到了焦芳面前,双手抱拳,媚笑道:“国丈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啊下官来给您道喜来了”

    这周延儒管拜吏部尚书,是个从一品的大臣,比起焦芳正二品的东厂指挥使还高了一级,可却自称“下官”,而且对焦芳恭恭敬敬地,这让焦芳心里十分受用,刚刚的愤怒之情立即得到缓和。焦芳也不客气,坦然接受了周延儒的称呼,毕竟周延儒的官职是由他向皇上举荐而得。焦芳面露微笑点了点头,说道:“周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小儿出生七日,老夫只是想借此机会和诸位同僚大臣们一起叙叙旧情,却没有想到周大人还送了如此厚礼,老夫实在不好意思啊。”

    “国丈太客气了,这可折杀下官了”周延儒脸色微变,连忙让下人们拿来一个盒子,同时对焦芳说道:“国丈对下官的恩情,下官可是永世难忘的。下官那些金银珠宝银票银锭等就不给国丈看了,那些都是些普通之极的东西,您也看不上眼的这不,下官专门挑选了一件传家之宝送给国丈您,还请您笑纳啊。”

    说完,周延儒轻轻地打开了盒子。

    “啊”周围立即响起了轻微的惊叹声。就连阅历广阔,见过无数宝物的焦芳也为盒子里的宝物惊得目瞪口呆。

    “国丈请看,这是古代某朝皇室的宝物,上面一共镶嵌有九百九十九颗各类珠宝,其中最大的那颗夜明珠,听说到了夜晚还可以吸取天地之精华,然后再转移到穿戴之主人的身上,可以使主人精力充沛,经久不衰,越战越勇呢”周延儒得意洋洋地讲解道。

    焦芳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一挥手,故作镇静地微笑道:“快盖上吧。周大人,你也真是的,这么贵重的传家宝贝,你怎么就送给老夫刚出生的儿子了呢只怕他担当不起,连老夫也担当不起啊。”

    周延儒连忙媚笑道:“国丈您实在太谦逊了,以您的智慧才华贡献和威望,完全可以受用这件宝物的,而且除了您,又有谁能配得上拥有它呢平时下官也没有什么理由送给您礼物,这次就算借着国丈喜添贵子的大喜日子,送给您作为礼物,还请您一定要收留啊”

    焦芳微笑着望着周延儒,又转头看了看焦亮和焦健,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这么看来,这是周大人的一番心意,老夫要是再拒绝下去,那就是不给周大人面子了老夫还非得收下不可了呢你们说是吗”

    焦亮连忙笑道:“大哥您就收下了吧,这也是周大人的一番心意啊”

    焦健也笑着劝说:“是啊,大哥,您要是拒绝了周大人的一番好意,周大人脸上也无光的啊”

    焦芳点了点头,面带微笑对周延儒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只好勉为其难收下来。周大人,老夫代表小儿多谢你了。不过周大人可要记住啊,以后要是还有些什么宝贝宝物的,可要先考虑皇上嘛,至于这次,老夫就收下了”

    周延儒这才松了口气,笑着说道:“下官多谢国丈赏脸了。以后只要国丈您有什么吩咐,下官一定会前仆后继在所不辞的。”

    焦芳微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家丁的要喝声:“东厂副指挥使汪大人和王大人到”

    话音刚落,又有两个大臣带着家丁走了过来,正是东厂的副指挥使汪直和王振。两个人远远地就叫喊了起来:“国丈大人,下官来晚了,来晚了”

    看到自己的两个得意党羽来了,焦芳的脸上登时笑容可掬。

    汪直和王振来到焦芳面前,一起向焦芳行了礼,汪直笑道:“下官和王兄代表东厂所有的弟兄们一起恭贺国丈大人喜得贵子,并祝福大人您健康长寿精力充沛永保青春弟兄们还希望国丈您能够再接再厉勇往直前,继续不断地生儿育女”

    帝国之乱第40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