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41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41部分阅读

    焦芳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起来,心想:老夫当然还能够再接再厉勇往直前

    虽然这个小孽种并不是老夫的亲生儿子,而是峰儿和小贱人的儿子,可是,老夫想要生个儿子还不容易吗哼哼,总有一天,老夫还要让敏儿给老夫生几个纯种的儿子呢到时候,峰儿你可不要责怪老夫,既然你抢了老夫的女人,还让老夫的女人给你生了儿子,那作为公平交换,老夫也玩玩你的女人,也让你的女人给老夫生育后代这,也很合情合理的嘛

    见到焦芳大笑起来,汪直和王振以为是因为他们的话而笑,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王振说道:“国丈大人,汪兄和下官代表所有弟兄们给您准备了丰厚的礼物,您要不要先过过目”

    焦芳大手一挥,笑道:“先不看了,兄弟们的心意,老夫还不放心吗回去转告兄弟们,只要他们好好地跟着老夫干,老夫是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

    “那下官就代表兄弟们谢谢国丈大人了”汪直和王振一同说道。

    “翰林院掌院学士李义府李大人到”家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焦芳的眼睛突然一亮,脸色严肃了起来。

    “李义府李大人好像不是太熟啊。”汪直悄声对王振说道。

    只见翰林院掌院学士李义府带着两个下人快步走了进来,下人们抬着一个箱子来到了礼宾处,而李义府则直接走到了焦芳的面前,抱拳恭喜道:“下官李义府,给焦大人道喜了。”

    站在周围的周延儒汪直和王振等人见到李义府才送来了一箱礼物,而且平时有十分不熟,立即都用鄙视的眼神望着他,嘴角露出了冷笑。焦亮和焦健更是摇头晃脑,表现出颇为不满的样子。

    焦芳却面带笑容,对李义府说道:“李大人太客气了,你能够来参加小儿的满周酒宴就很给老夫面子了,何必带来这么多的礼物呢”

    李义府微笑道:“一点儿薄礼,微不足道。”

    周延儒在旁边冷笑道:“果然是微不足道啊想必李大人的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些金银珠宝吧”

    李义府微笑道:“周大人是给下官开玩笑呢。下官哪里有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啊也不怕各位大臣笑话,这个箱子里面都是些小衣服小玩具等,是下官的夫人专门给安乐公主和小公子准备的呢。”

    “哈哈哈哈”房间里面立即响起了哄堂大笑,甚至那些焦府的家丁也是忍俊不禁。王振大声笑道:“小衣服小玩具哈哈哈李大人,你以为国丈大人的家里是收集垃圾的地方啊”

    “垃圾小衣服小玩具怎么都会成为垃圾了王大人,下官实在不清楚您在说些什么啊”李义府一脸狐疑地笑道。

    汪直接过话来,冷冷地说道:“小衣服小玩具,李大人,你以为今天是到国丈大人的府中打发叫花子的吗国丈大人家境殷实,难道还差这些东西不成哼,没有诚意你就不要送礼物,要送礼物的话,你就不要送这些垃圾”

    李义府还没有回答,一个苍老的声音却从门外传了过来:“汪大人的话,老夫也不明白啊如果李义府大人送的礼物都是垃圾,那老夫的礼物又是什么岂非也成了大大的垃圾了”

    话音刚落,门外家丁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中书省左丞相太保方孝儒方大人枢密院副史吕冉吕大人工部侍郎萧仕廉萧大人到”

    焦芳抬头望去,却见三位大臣慢慢走了过来,为首的人正是刚刚说话的方孝儒方大人。焦芳心中一喜,这个帝国朝廷的首辅大臣也来参加他的家宴了,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他连忙迎了上去,微笑道:“方大人也赏面来了,顿使寒舍蓬碧生辉啊”

    方孝儒微微一笑,说道:“安乐公主殿下和焦大人喜得公子,老夫自然要来给公主道喜的了。”

    吕冉和萧仕廉也分别向焦芳道喜。

    焦芳脸色微变,心中的欢喜立即变成了气恼:听方孝儒的意思,他只是给了安乐公主的面子,才来参加这场家宴的,否则,他焦芳又哪里可以请得动他呢

    方孝儒又转头朝向汪直,微笑道:“汪大人,你刚才的话老夫还真的没有听明白呢。李大人送了整整一箱的礼物,都被当成了垃圾,那老夫的礼物岂非连垃圾都不如了吗”

    说完,方孝儒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红包交到了师爷的手中,然后微笑着对焦芳说道:“焦大人请见谅,老夫家境也是非常一般,这个焦大人应该清楚得很,因此只能从微薄的薪水中挤出了区区一百两银票作为礼物,还请焦大人和安乐公主不要觉得老夫寒酸啊”

    收礼物的师爷望着方孝儒递过来的一百两的银票,不禁目瞪口呆。今天来的大臣,那个不是十万几万的礼物,最少的都送了至少价值万两的银票和珠宝,何时会有如此区区一百两的呢即便是焦府的这些寻常家丁,对于一百两的银票也是毫无感觉的收,还是不收呢

    正值师爷犹豫的时候,吕冉和萧仕廉也分别递上了小小的红包,并且同时说道:“老夫的也是一百两的银票,在此再次恭喜焦大人了”

    师爷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感到无可奈何,只好望向焦芳,期待他的指示。

    周延儒汪直和王振等更是不屑一顾,如果换做其他人,他们早就恶言相对了。可是,眼前的这位,却是帝国的首辅大臣,在帝国中很有威望的一个人,他们怎么敢辱骂他呢只好静静地望向焦芳,等待他的指示。

    焦健更是无比气愤,就要开口说话,却被焦芳大手一挥,阻止了下来。

    其实焦芳的心里也是怒火中烧,送这样的礼物,简直就和侮辱他一样他的心里不停地骂道:老东西,你就跟老夫做对吧,总有一天,老夫要让你全家不得好死很快,焦芳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地对方孝儒说道:“方大人吕大人萧大人等能够参加老夫为小儿举办的家宴,老夫已经十分感谢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有与没有多有和少有不都是一样的嘛走吧,各位大臣,咱们就不要呆在这里了,咱们一起进去欣赏节目去吧方孝儒面露笑容,朝内院走去,吕冉萧仕廉和李义府则紧跟其后;周延儒汪直和王振等则朝内庭院的另外一边走去,焦亮和焦健则陪在焦芳左右,走在了最后当李义府走过焦芳身前的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下意识地望向了焦芳。焦芳也正好抬头望向他,他的脸上冷冷的,没有一丝笑容,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杀气

    两个人的眼神相对视了一下,马上就分离开来焦芳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了笑容,对着两个弟弟说道:“走,二弟三弟,陪老夫去见见你们的嫂子和侄儿去”焦芳等人刚刚走了不远,就听到焦府大门处传来一声尖刻而幽长的叫喊声:“皇上驾到”

    宣帝一听皇上来了,连忙迎了上去,跪地拜道:“臣等恭迎皇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了吧。”宣帝微笑着说。

    焦芳起身问道:“皇上您怎么也来了皇后娘娘不也是这两天生产吗”

    宣帝笑道:“安乐长这么大,第一次生小孩,如果朕不来看看她,恐怕她会恨朕一辈子的正好御医说皇后今天还不会生产,朕就过来看看了而且”

    说到这里,宣帝突然面露诡异的笑容,看看了焦亮和焦健,继续说道:“而且,朕也有好几天没到爱卿这里来了”

    焦芳一下子明白了宣帝所指,也是面露滛笑,回答道:“老臣知道皇上的意思老臣早就准备好了,不论皇上什么时候来都会的嗯,老臣先给皇上引见两个人,这个是焦亮,这个是焦健,他们都是老臣的亲弟弟”

    “喔,原来是焦爱卿的亲弟弟,一看都是极为出色之人啊。”宣帝笑道。

    “皇上如此夸奖,臣等愧不敢当。”焦亮和焦健齐声回答。

    “嗯,只要你们能够像焦爱卿那样对朕忠心耿耿,朕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宣帝笑着说,然后转头看着焦芳,不耐烦地说道:“焦爱卿,我们快点儿去见安乐吧,完了还有事情要办呢”

    “老臣遵旨。”焦芳滛笑着回答。

    “出去,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当宣帝一行来到安乐公主的房间时,她却正在朝着宫女们发着脾气。

    宣帝连忙进屋,却看到屋里站着三个宫女,都低着头,地上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床上用品。

    看到皇上来了,三个宫女连忙跪地请安,齐声喊道:“奴婢见过皇上。”

    宣帝没有理会宫女,却径直走到了床前,关心地问道:“安乐,你怎么了

    是谁惹你生气啦快点告诉朕,让朕好好地收拾他“安乐公主看到是皇帝哥哥来了,却也不理会他,撅嘴坐在床上,一言不发起来。

    宣帝感到奇怪,不禁连连追问,可是安乐公主喘着粗气,就是不出一声。

    焦芳走到宫女身边,悄声问道:“夫人这是怎么啦”

    小宫女这才颤抖着身体小声回答:“老爷,这可跟我们姐妹几个无关啊公主今天一起床就很不高兴,总是询问少爷是否回来了,奴婢等人照实回答说没有。

    就这样问了有三十几遍,公主突然发起脾气,到处乱扔东西,还命令奴婢等人离开可是,奴婢等人奉命看护公主,又怎么敢离开公主一步呢就这样,公主就一直闹到现在了“听到了小宫女的话,焦芳恍然大悟,心里暗骂:这个小贱人,到现在还在想她的j夫哼,当老夫没到吗难道又想要老夫来惩罚她了吗只是,皇上却在身边焦芳走到床前,微笑着对安乐公主说道:”夫人,皇上都来看你了,你就别闹了吧“说完,焦芳又转头对着宣帝笑道:”皇上,安乐公主主要是想她的皇后嫂嫂了,她很想皇后嫂嫂可以抱抱她的儿子,所以就不开心起来。“

    宣帝一听哈哈大笑,对着安乐公主说道:“安乐,原来是这件事情啊真是小孩子脾气,你的皇后嫂嫂这两天也要生产了,自然不能来看你。等到她把朕的皇子生下来后,朕批准她回家来看你,或者你进宫去见她,不就行了吗”

    安乐公主想说话,可是当她看到焦芳的眼神,就又欲言又止。安乐公主点了点头,终于开口说话:“皇帝哥哥,你们都先出去吧,安乐有些累了,想再睡一会儿。”说完,安乐就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焦芳连忙对着宣帝滛笑道:“皇上,既然公主累了,那就让她再休息会儿吧,老臣这就带你去那个地方去。”

    宣帝的眼睛突然大放光芒,连忙点了点头。

    焦芳回头对焦亮和焦健说道:“二弟三弟,老夫要陪皇上商议些重要事情,你们也先回避一下吧。”

    说完,焦芳就带着宣帝朝栖凤阁走去。

    焦府的内花园中早已经是人山人海,参加焦芳小儿子的满周宴会的大臣越来越多,他们分成各自的圈子和派别,谈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焦亮焦健正和周延儒汪直等人围在一起,他们热烈地交流着送给焦芳的礼物名单,暗自比较着礼物的珍稀和贵重,同时指责着那些没送什么礼物的大臣,尤其是那几个只送了一百两银票的大臣,更成为了他们鄙视的对象而吕冉李义府等大臣,也围绕着方孝儒谈天说地,一会儿悄声质疑焦芳将皇上带到何处的问题,一会儿又指责那些送了贵重礼物的大臣们是贪污腐化而来萧仕廉没有参与对贪官的讨论,他正陪同着香山永安寺主持无色大师聊着天。

    “无色大师,能够再见到你的面真的很高兴。”萧仕廉微笑着说。

    “老衲再次见到萧施主也是十分高兴,萧施主怎么没有将两个女儿一起带来呢”无色大师微笑着回答。

    “难得大师还能够记得小女,这次没来这里,主要两个原因。其一,小女年龄尚小,怕她们到这里来会增加不少麻烦;其二嘛”萧仕廉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这其二,如果不是因为安乐公主的原因,下官本来是不愿意到这儿来的”

    无色大师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了解萧仕廉的意思。他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驼佛,善哉,善哉如果不是安乐公主的原因,老衲恐怕也不会来的

    只是,萧施主的两个女儿可是天大的贵人,老衲希望她们能够顺利地成长“萧仕廉想到了几年前为女儿讨来的那根上上签,不禁心头一动,小声说道:”多谢大师挂念,只是下官该如何让她们顺利成长呢“无色大师微笑着说道:”这个,老衲自有办法,如果萧施主放心的话,老衲倒是可以教授她们,希望能够帮助她们逢凶化吉顺利成长“

    萧仕廉想了一想,觉得这种方法也是不错,不禁笑道:“那下官在此就多谢大师了”

    无色大师微笑着回答道:“萧施主不用感谢老衲,老衲收留两位女子,也是秉承了慧空大师的意思,帝国将要发生危难,萧施主的两个女儿可是帝国未来的救命之星啊”

    萧仕廉微笑着点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帝国如此昌盛繁荣,怎么可能出现危机呢

    第041章 书房春色

    公元九九九四年八月的一个晚上。

    夜已经很深,作为大汉帝国的京城北平,此刻也已经喧嚣尽去,恢复了夜晚的宁静。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依然坐在烛光摇曳的书桌前面的,多数都是那些挑灯夜战寒窗苦读的书生们。

    大汉帝国工部尚书萧仕廉的书房依然灯火通明,一个清秀瘦削的中年男子正在书桌前面奋笔直书。诺大的书桌上面堆满了书籍和折子,即便已经有一座座小山那样高了,可是留给中年男子阅读书写的空间仍然十分狭小,甚至连他书写着的手臂都无法放平。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萧仕廉,此刻他的全副心思都已经沉浸在了笔下的奏折之中。自从两年前萧仕廉被皇上提升为工部尚书,晋升为从一品的官阶,他本来应该欣喜若狂才对,可是,情形却并非如此简单,一贯乐天的他却更加忧国忧民起来。

    上一任的工部尚书本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一个正直敢作敢为之人,在他的眼中只有责任,没有妥协,他是一心一意为了皇上为了百姓办事的人。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忠臣,竟然被焦芳领导的东厂突然抓了起来,然后就是长达三个月的失踪和偷偷的审讯等到他再露面的时候,已经背负了几条莫须有的罪名,职务被撤了,家里被抄了,个人还被发配边关,至今生死不明

    这已经是焦芳那个阴险狡猾的坏人建立东厂之后抓捕的第十三个大臣了,仿佛东厂的成立就是专门为了和他们这些忠臣义士们做对的一样以首辅大臣的方孝儒为首的正直大臣已经向皇上抗争谏言了许多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没有结果。萧仕廉对于劝说皇上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他只是一心想干好自己的事情,为百姓多出一分力气。

    此时他写的奏折主要是关于冀州水灾的事情,当他第一时间到了现场,看到那无数倒塌的房屋无数漂泊的尸体和无数流离失所的难民时,他的心里就像刀绞一样难受他很想帮助这些难民,他很想惩罚当地的父母官,既然百姓将他们的身家性命都交付给了这些官员们,他们怎么能够贪污腐化,将用于防洪的钱财挪用挥霍呢

    他要举报这些官僚,他要为难民们争取到应有的食物和钱财萧仕廉知道,冀州的几个主要官员都是焦芳的人,想要扳倒他们并不容易,可是为了帝国的发展,为了百姓的生活,他只能尽力而为了

    花了两个多时辰,奏折最终完成了,看着洋洋数千字的谏文,萧仕廉心中的怨气渐渐平息了一些。抬头看看窗外,天空特别的黑,没有一颗星星,丝丝的凉意拂面吹来,多少减轻了一些他的倦意,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为了写这份奏折,又已经到了下半夜了吧

    突然,一股熟悉的幽香从他的身后飘了过来,让他感到心旷神怡,紧接着,一双柔软的小手温柔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面,轻轻地捏动了起来。萧仕廉立即露出了甜蜜的微笑,是夫人,是夫人来了

    小手有些冰凉,可是揉捏起来十分舒服,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肩膀之处轻轻地旋转,使他早已疲惫的筋骨感到了放松。他没有回头,身体却自然而然地向后靠去身后站着一个人,他的身体就靠在了那个人的怀抱之中,温暖而柔软。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都在静静地享受这份温情。小手仍然轻柔地移动着,从肩膀慢慢地到了背部,又从背部慢慢地移动到了胸膛萧仕廉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身后那具温暖的躯体。尤其是他的脑袋枕着一团饱满柔软的肉体,正有节奏的起伏着,一点一点地驱散着他的烦恼与疲倦。

    那是夫人的孚仭椒浚羰肆蝗桓械接行┬朔埽欢园孜摹7崧摹3渎缘逆趤〗房的完美形象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现是啊,在他辛勤地耕耘之下,夫人的孚仭椒勘涞迷嚼丛椒崧16嚼丛桨啄邸16嚼丛饺峄踔痢嚼丛较闾鹌鹄矗氲秸饫铮羰肆滩蛔n斐隽松嗤罚诟稍锏淖齑缴厦嫣蛄颂颍路鹪诨匚蹲拍窍闾鸬逆趤〗汁“相公,你辛苦了。”一声温柔体贴的声音传入了萧仕廉的耳中,让他所有的烦恼都变得烟消云散。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按在了夫人的小手上,轻轻地摩挲了起来。

    “夫人,你的手掌怎么这么冰凉”萧仕廉关心地问,回过了头,望向了夫人。只见夫人身上罩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绸睡衣,精致的衣料平滑如水,将她那丰满玲珑的身躯凸显得淋漓尽致。饱满高耸的胸脯将睡衣高高地顶起,顶端的那两颗“蓓蕾”的轮廓也一览无余;高翘的屁股仅仅被睡衣遮蔽了一半,大腿之下都是赤裸裸地暴露在了萧仕廉的眼中夫人一定没有穿内衣萧仕廉的心里一颤,小腹之间隐隐地燃起了一团火焰。

    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摸到了夫人的大腿上面,慢慢地上下抚摸:光滑柔软娇嫩萧仕廉心情激荡,望着夫人美艳迷人的笑容,不禁微微取笑道:“怪不得啊,夫人穿得如此之少,难怪身体冰凉”

    吴茗霞脸上露出了娇媚的笑容,她没有说话,继续地揉捏相公的肩膀,身体也慢慢地向相公的身体倾靠过去。

    萧仕廉感到夫人的身体贴着自己更加紧了,那对丰满的孚仭椒恳泊戳宋屡4崛淼目旄校幕肷矸4确5眨凰笫致卦诜蛉嘶朐餐η痰钠u缮厦婷疵ィ蔽12Φ溃骸昂19用嵌妓寺穑俊br >

    “嗯”吴茗霞轻声回答,屁股却随着相公的抚摸而慢慢地扭动着。

    萧仕廉的欲火渐渐高涨,手掌抚摸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一会儿是屁股,一会儿又移动到了两腿之间:夫人的哪里竟然已经有些潮湿萧仕廉心头一热,一把抓住了夫人的小手,将她拉到了他的怀里,笑眯眯地望着她。

    吴茗霞坐在相公的腿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相公。她的小手慢慢地摸到了相公的脸上,轻轻地抚摸起来,同时心痛地说道:“相公,这段时间你太辛苦了,这不,一个晚上又快过去了。”

    萧仕廉揽住了夫人的细腰,温柔地笑道:“没事的有这么好的夫人,相公我永远也不会感到辛苦的”

    吴茗霞娇笑着点了点头,身体在萧仕廉的大腿上扭动起来,柔软的屁股正好压在了相公两腿之间的那个凸起之上,给双方都带来了极大的快感。萧仕廉的手从夫人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在她光滑的肌肤上面向上抚摸,很快就来到了她的胸脯,抓住了她的孚仭椒浚昧Φ厝嗄笃鹄础氨穑鹫饷创罅Α蔽廛冀啃叩厮档溃骸氨鸢涯趟烦隼戳恕br >

    萧仕廉在夫人的俏脸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调笑着说道:“夫人不用担心,奶水出来了,相公帮你舔干净就行了”

    “这么大的人了,还没点正经”吴茗霞娇嗔了一下,却没有挣扎,任由着相公玩弄她的孚仭椒浚鲎磐罚煳17牛馗焖俚仄鸱硎茏耪馐娣母芯酢br >

    看到夫人娇美动人的样子,萧仕廉心神荡漾。已经好多天没有和夫人亲昵过了,白天他忙着四处考察,晚上她又要照顾玉儿,他们真的很难有时间享受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情呢想到这里,萧仕廉的双手微微用力,抓着夫人的孚仭椒坎欢系厝喽ヂ9饣逆趤〗房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也刺激着他们的欲望。

    “嗯嗯”吴茗霞发出了喃喃的呻吟声。她的身体完全瘫软在了相公的怀中,一双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成熟的肉体轻微地颤抖,发泄着强烈的欲望。

    虽然已经生育了三个孩子了,可是她也才仅仅二十七岁,正当妙龄,肉体上的需求更是强烈无比。

    “相公,吻我”吴茗霞娇媚地轻声说道,双手按在相公的后脑上面,往自己的胸脯按了过来。

    萧仕廉快速地喘息着,顺势将脸庞埋在了夫人的胸口,好饱满好柔软虽然隔着一件睡衣,可是他依然感受到了夫人孚仭椒康幕濉i钌畹匚艘幌拢孟悖br >

    那种特有的幽香,那种带着奶味的清香他忍不住隔着睡衣就吻在了那个凸起上面,用舌头舔着,用嘴唇吮着,一只手也按在了另外的一座山峰之上,用力的揉捏了起来。

    “嗯嗯”吴茗霞再次呻吟起来,娇躯在相公的身上扭动着,胸脯努力地向前挺着,挤压着相公的脸庞。

    咦,好像有股甜甜的味道夫人分泌奶水了萧仕廉隔着睡衣吮吸起夫人的孚仭酵罚鹛鸬哪趟芸旖怂拢缓蟊晃怂淖炖铩翟谔腋a耍br >

    能够再次喝到甜美的母孚仭剑饪梢嘈挥穸兀挥兴某鍪溃哪盖自趺椿嵩俅斡心趟兀靠墒牵飧龅备盖椎模匆颓咨黄鹫滥趟龋绻盟懒耍墒且鸸炙飧龈盖啄兀羰肆睦锇蛋蹈械接行┬男椋墒乔苛业挠鹑春芸煅诟橇艘磺校br >

    萧仕廉两手抓住了夫人睡衣的下摆,向上提高,同时口吐粗气望着夫人。吴茗霞知道相公的心思,一张俏脸闪现出了朵朵红晕,却听话地抬起了双臂,任由相公将她的睡衣脱了下去,只是娇声说道:“在这里吗会不会让小东西们看到”

    萧仕廉一面爱怜地揉捏着光滑的孚仭椒浚幻嫘Φ溃骸澳悴皇撬岛19用嵌家丫寺穑空舛剂璩渴狈至耍饬礁鲂脸嬖趺椿崞鹄茨兀俊br >

    吴茗霞抿嘴娇笑,轻声说道:“哼,你可越老越色了。”

    萧仕廉笑了笑,一面将夫人娇小的身躯搂在了怀里,一面问道:“那亲爱的夫人,你喜欢相公色一点儿吗”

    吴茗霞娇嗔道:“哼”

    萧仕廉的嘴巴凑到了夫人的耳朵边上,一面吹气,一面温柔地说道:“相公如果不色一点儿,夫人怎么能够又给相公生了玉儿呢”

    吴茗霞缩着脖子,抵抗着那暖风吹拂的搔痒感觉,一面小声问道:“相公,老实告诉霞儿,霞儿至今没能给萧家生个儿子,相公是否会不太高兴啊”

    萧仕廉愣了一愣,用手扶正了夫人的脸庞,盯着她,认真地说道:“怎么会呢夫人实在过虑了夫人能够给我生育子女,那正是我的福气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高兴呢夫人以后可再也不能这么想了”

    吴茗霞轻轻地点了点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一双明亮美丽的大眼睛感动地看着相公。

    萧仕廉也露出了笑容,继续说道:“而且夫人才这么小,还可以继续生啊既然嫁了一个好色的相公,那你可以逃脱不了生孩子的命运了”说罢,他的嘴巴开始在夫人的娇躯上面亲吻起来。

    “嗯”吴茗霞嘴里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相公的一番表白令她感动,相公的亲吻令她兴奋,而她内心积累了很久的情欲之火也熊熊燃烧起来。她仰着头,发出了娇媚的声音,身下的那根“大宝贝”已经蓄势待发,她也期待着“它”能够早日插进她的小肉洞中,驰骋冲击萧仕廉贪婪地亲吻着夫人的娇躯,柔软光滑的肉体令太流连忘返:柔嫩的肩部,丰满的胸脯,平滑的小腹无不留下了他情爱的口水坐着的姿势无法亲吻到夫人那诱人的下体,他只好用手指穿过她的大腿,从下面直插她的小肉岤“啊”吴茗霞被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所刺激,忍不住发出了叫喊声。萧仕廉却像收到了进攻的号角一般,一面用力地吮吸亲吻夫人的肉体,一面用手指在夫人的小肉洞中快速抽锸很快,吴茗霞的下体就变得湿淋淋的滛液四溢“啊啊啊”吴茗霞的叫喊声在相公手指越来越快速越来越激烈的抽锸之中变得越来越频繁起来。也许是害怕会影响别人,她强忍着强烈的快感,不让自己的叫喊声音太大,可是这种欲叫还忍的状况更令萧仕廉欲火高涨。

    萧仕廉的手指快速地插动,夫人的滛水大量地被手指带了出来,溅在了他的腿上,滴在了地板之上终于,随着夫人一声悠长的压抑的叫喊声,萧仕廉感到夫人的小肉洞中快速地涌出了一股滑腻炙热的液体,沾湿了他的手指,又流满了他的手掌,最后射向了四周夫人高嘲了萧仕廉激动地紧紧地搂抱起夫人的捰体,一面用力地亲吻她的孚仭椒浚幻娓惺茏欧蛉诵u舛吹那苛业氖账酢钡椒蛉说娜馓逄比碓诹怂幕潮e小羰肆岣x蛉说暮蟊常崆岬卦谒牟本贝η孜亲牛氯岬厮档溃骸罢獯畏蛉恕颉诵矶嗄兀 br >

    吴茗霞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回答,她抬头望了望相公,美丽的脸庞仍然泛着高嘲过后的红晕她娇淬了相公一下,又低下了头,娇小的身躯更加柔若无骨般地蜷缩在相公的怀中,一只小手开始在相公的胸膛慢慢地抚摸着,一点一点儿地向下移动坚硬火烫的“大宝贝”已经在她的身下膨胀了很久,那一阵阵密集而快速的悸动透露出他越来越强的欲火相公,你再等等,霞儿这就来为你服务了柔软光滑的小手慢慢地解开了裤带,然后轻轻地伸了进去。萧仕廉感到浑身颤抖,强烈的欲火全部都集中在了下体的那个凸起上面虽然夫人的小手还没有接触到它,可是那微微发出的呻吟那充满情爱的氛围,已经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笼罩着“它”,使它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拼命地伸着“头”,期望能够早日被那种温柔所包裹吴茗霞在相公的怀抱之中扭动着娇躯,若痴若醉,小手掠过之处,衣服自然而然地被打开,被褪下她的柔软湿滑的嘴唇却贴了上去,轻轻地吻了起来,没有放过相公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当移到胸膛上那两颗仿若绿豆大小的孚仭酵肥保巧斐隽松嗤罚崽蚯崴保都影路鸲源患藜鄣恼浔σ话恪羰肆兆叛劬o硎茏欧蛉说陌В炖值拇5ソサ卮执罅似鹄础k械较绿逡丫蛘偷郊悖路鹚媸倍蓟岜ǎ墒撬2坏p模婪蛉艘欢u换嵬悄嵌嵌撬炖值母荆嵌彩撬炖值脑慈br >

    果然,他感受到了胸膛传来的一阵阵酥麻酥麻的快感,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觉也已经被夫人脱得精光,赤裸裸的身体在凌晨的微风吹拂下并不感觉到冷,反而越来越炙热起来。萧仕廉知道,这是因为他体内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他更知道,怀里抱着的同样是一丝不挂的夫人的肉体也在熊熊燃烧而且,当他两腿之间那根大宝贝被夫人抓住之后,他们的身体将会更加炙热难耐果然,一只柔软光滑的小手抓住了他的大r棒,轻轻地揉动起来“喔”萧仕廉长舒了一口气,即将爆炸的欲望终于有了发泄的途径,让他感到浑身舒畅。迅速葧起的大r棒在夫人小手的撸动下有节奏地悸动着,幸福的快感传遍全身:多好的夫人啊多体贴的夫人啊萧仕廉的心里感激着。

    夫人已经为他生了三个女儿了,唯一小小的缺陷是还没有为他生育一个儿子,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夫人才二十七岁,他也才四十四岁,他们都还年轻,他们都还有时间再生儿子

    夫人的嘴里再次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声,她的小手撸动得越来越快,她的屁股也扭动得越来越厉害了。萧仕廉感到大腿上面一阵湿热滑腻的感觉,那是夫人的嗳液,那是夫人向他求欢的证据萧仕廉不再等待,他的双手托起了夫人的屁股,深情地对夫人说道:“霞儿,来,你自己坐上来吧。”

    吴茗霞抬头望着相公的脸,兴奋的脸蛋儿变得更加羞红,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充满了柔情,丰满高耸的孚仭椒靠焖俚仄鸱牛ザ说哪橇娇拧拜砝佟辈欢系叵蛲庖绯霭咨逆趤〗汁,更加显得娇艳无比。她微张着小嘴,湿润的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然后小声娇嗔道:“嗯就就在这里做吗”

    “就在这做难道霞儿不想吗”萧仕廉微笑着回答,他和夫人都是比较正统的人,结婚都十多年了,还真没试过在书房之中交欢过呢。

    “可是坐在这里也能那个吗”吴茗霞娇羞地问道,可是她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渴望之情。

    “霞儿你看,我的这根东西就这么翘着,不正好可以让你坐下来吗”萧仕廉笑着说道。

    “讨厌”吴茗霞娇嗔着,屁股随着相公的双手慢慢地抬高起来,然后对准了相公大r棒的位置,又轻轻地坐了下去。然而第一次小肉洞并没有对准大r棒的位置,当光滑柔软的屁股接触到坚硬炙热的大r棒时,就向旁边滑了开去,吴茗霞的脸庞更加羞得通红。

    “霞儿,你要对准点啊”萧仕廉微笑着对夫人说道:“你可以先用手握住,然后慢慢地对准了才坐下去。”

    “讨厌”吴茗霞娇淬了一声,她的小手乖乖地伸到了屁股下面,颤抖着握住了相公那根又粗又长的大r棒。有了小手的触摸,吴茗霞可以比较清晰地感觉到了大r棒的位置,她的眼光娇羞无比地扫视了相公一眼,然后抿着嘴,摒住了呼吸雪白的屁股慢慢地移向了“目标”,终于,她感到敏感的下体碰到了一个炙热坚硬的物体到了,到了那一定是相公那个巨大的竃头吧吴茗霞的心中既羞涩又兴奋,第一次用这种方式与相公交欢,而且还得自己引导着相公进入她的身体,这对于贤淑正统的她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她的内心却感到极度的刺激,仿佛突然开窍了,x爱原来可以更加疯狂,x爱原来可以更加自由,x爱原来可以无限创新萧仕廉一直托着夫人光滑丰满的屁股,巨大的竃头已经感受到了夫人小肉岤的柔软与滑腻,夫人的嗳液不但已经流到了他的手上,更加流到了他的大r棒上,他能够感受到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大r棒向下流淌,能够感受到那种像蛇在爬行时的钻心的搔痒“嗯”吴茗霞发出了娇腻的呻吟声,那根粗热的大r棒已经顶开了她敏感的小肉片,就着滑腻的嗳液一点一点地向她的体内挤了进去好充实的感觉

    好满足的坚硬她的喘息越来越响,浑身颤抖了起来,极乐的感觉让她变得眩晕,她情不自禁地紧紧地搂住了相公,一对丰满的孚仭椒恳步艚舻靥诹讼喙牧成稀羰肆俅挝诺搅讼闾鸬逆趤〗香味,夫人的孚仭酵肪驮谧毂撸敛挥淘サ睾鹆艘桓觯昧Φ乃蔽似鹄础还晒晌屡8蚧逆趤〗汁涌进嘴里,也挑拨着他的欲望他更加用力地吮吸着,大r棒也变得更加粗壮。

    “噢”当相公的大r棒完全被夫人的小肉洞吞纳之后,吴茗霞发出了满意的呻吟声。肉体的快感和精神的快感相互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的脑海完全被情欲所占领,她的下体慢慢地摇动了起来,使相公的大r棒能够在她的小肉洞中抽锸着,以产生更强烈的快感宁静的书房中很快变得春意盎然,书桌前两具赤裸的肉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忘我地交欢着。红色的烛光变得摇曳不定,疯狂交合

    帝国之乱第41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