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乱第42部分阅读

帝国之乱 作者:肉色屋

      帝国之乱 作者:

    帝国之乱第42部分阅读

    的影子被影在了墙上,放大着摇动着甚至连那飞扬的长发也能看得清楚;红木椅子也发出了“吱吱”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有节奏,像是一曲优美的乐曲,伴随着那疯狂的交合;清新的空气变得浑浊,清凉的晨风变得温暖,整个书房充满了滛糜的味道,那是爱的味道那是催q的味道

    萧仕廉夫妇沉浸于了男欢女爱的疯狂之中,男女之间的结合是精神上的,更是肉体上的这让他们暂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忘却了所有的烦恼,甚至忘却了周围现实的世界在那不知不觉之中,连接着卧室的大门突然缓慢地移动了起来。大门是虚掩的,吴茗霞进来书房的时候并没有将它关死,此时粗重的大门一点一点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渐渐从门后露了出来看到了书桌前的景象,小小的身影停止了移动,只是扶着大门静静地站在那儿,身体仿佛还不时地摇晃着萧仕廉和吴茗霞都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他们仍然在激烈地运动着,书房中的温度仿佛升高了许多,两具赤裸的躯体都已经大汗淋漓吴茗霞的四肢紧紧地缠在了相公的身上,白晰的娇躯上下起伏着,湿淋淋的小肉岤不断地套弄着相公的大r棒,晶莹的嗳液已经流满了相公的大腿吴茗霞已经有了一次高嘲了,当下体的快感像电流般涌向她的全身的时候,她已经快活得不知道天地之分她只能紧紧地拥抱着相公,拥抱着这个爱护她保护她的男人,拥抱着这个她一生厮守的男人她能够感觉到大量的嗳液,像汹涌澎湃的洪水,从她的身体内部急涌而出,喷向相公的大腿,她能够感觉自己的小肉岤中所有的肉片,都在不住地颤抖着,悸动着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大声叫喊,可是仍然发出了呢喃的呻吟声高嘲的到来并没有减轻吴茗霞的x欲,当相公的大r棒在她的小肉洞中继续膨胀的时候,她的欲火再次高涨了起来。娇嫩的躯体透着红晕,白晰的皮肤布满汗珠可是她仍然在继续驰骋着,像一个永不疲倦的女骑士,追求着肉体最大的欢愉秀发在空中飘扬孚仭椒吭谏舷绿荆丫耆还俗约浩饺障褪绲男蜗螅两诹巳馓宓募种摺班浮戳耍戳耍 毕羰肆19潘档溃乃纸糇ナ樽赖谋咴担幼鸥叱暗牡嚼础u娴奶娣耍头蛉舜永疵挥杏谜庵肿耸平换豆蛉说男u舛慈匀唤羝热绯酰恳淮蔚淖露既盟拇驲棒完全地探到了她的身体深处那迷人的小肉洞,像一张小嘴一样吞纳着他的性器官,包容它挤压它给他带了崭新的体验“喔”“啊”,随着两声激昂的呻吟声,夫妇两人的身体突然静止了下来,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嘴巴大大地张开,却完全没有呼吸声再次安静下来的书房之中只能听到“噗,噗”的撞击声,然后就是肉体高频率地颤抖

    萧仕廉s精了在夫人达到高嘲的同时他也s精了夫妇两人在共享x爱高嘲的时候一起射出了生命的精华滚烫浓稠的嗳液同时击打着爱人的性器官,阴阳终于在这一刻达到了调和

    萧仕廉的喷射持续了很久,夫妇俩的绷紧的身体才慢慢地松弛了下来。吴茗霞的脑袋慢慢地靠在了相公的肩膀上面,一双迷离美丽的大眼睛望着相公的脸庞,充满了柔情与蜜意“相公,你好棒啊霞儿爱你”吴茗霞动情地轻声说道。

    “霞儿,我也爱你愿我们永远相伴,相爱一生”萧仕廉也温柔地回答。

    吴茗霞甜蜜地笑了笑,紧紧地拥住了相公的身体,虽然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湿漉漉的,粘滑无比,可是想到这是两人激烈交欢的结果,她的脸蛋儿不禁又羞得通红起来突然,萧仕廉感到夫人的身体突然一颤,明显地僵硬了起来,他连忙望向夫人,发现夫人的眼睛正盯着通往卧室的大门,眼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萧仕廉连忙顺着夫人的眼神望去,不禁也张大了口通往卧室的大门前面,站着萧仕廉的小女儿涵玉小丫头的大眼睛正盯着她的父亲和母亲,脸上露着天真的笑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吴茗霞登时感到羞愧难当虽然小女儿还不到三岁,可是自己与相公做嗳交欢的场面竟然被亲生女儿在旁边看到了,怎么说她也感到不可思议她的上身慢慢地离开了相公的胸膛,积聚的汗水立即顺着她的娇躯流了下来,她顾不得擦拭,慢慢地又抬起了雪白的屁股。相公的大r棒还没有软化,仍然充满着她的小肉岤,她很希望能够继续享受那种充实的感觉,可是现在,却更应该照顾女儿,她只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相公的身体。

    “玉儿,来,到父亲这里来吧。”萧仕廉微笑着对小女儿说,他也感到有些尴尬,更何况自己的身体仍然一丝不挂,不过这个偷窥他们交欢的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且才两岁多一点儿,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吧

    小女孩没有移动身体,仍然笑眯眯地站在大门边,睁着大眼睛望着父亲和母亲。

    吴茗霞赤裸着身体走到了女儿的身前,顾不得心中的羞愧,也顾不得满身的汗水,更顾不得两腿之间正顺势下流的嗳液她一把抱起了女儿,轻轻地问道:“玉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呢”

    涵玉依然笑着盯着母亲的面孔,慢慢地伸出了小手,颤抖着伸向母亲的脸庞,轻轻地擦拭起来,同时发出稚嫩的声音:“妈妈奶奶”

    吴茗霞立即醒悟女儿是肚子饿了,连忙将孚仭酵反盏搅伺淖毂撸蔽氯岬厮档溃骸奥杪柚懒耍穸隽耍穸阅棠塘恕惫唬窳12春x四盖椎逆趤〗头,吮吸了起来,她的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

    望着这一幕温馨的喂奶镜头,萧仕廉感到十分幸福,有了这样体贴温柔的夫人,又有了三个娇美可爱的女儿,他实在对生活难以挑剔了当然,如果再能有一个延续家族的儿子,那就完美无缺了

    小女儿终于吃饱喝足了,躺在她那张专门的小床上睡熟了过去,而萧仕廉夫妇也躺倒在了旁边的大床上面。天色已经有些微亮了,两个人却都没有了睡意,吴茗霞温柔地蜷缩在了相公的怀抱之中,小手轻轻地来回抚摸他的胸膛。

    “霞儿,刚刚你喂玉儿的样子美极了呢”萧仕廉在夫人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嗯都是你,非要人家在书房里面做搞得让自己的女儿看到了羞也羞死了呢”吴茗霞娇嗔道。

    “夫人又耍赖了,刚刚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呢”萧仕廉微笑着说。

    “当然是你主动的啦”吴茗霞娇嗔道,轻轻地推了相公的胸膛一下。

    “好好,就算是我先主动的吧可是,玉儿才两岁多一点儿,连话都说不清楚,一个小不点儿,看到了就看到了呗难道她还能够记得吗”萧仕廉不以为然地说。

    “哼那也不行被自己的女儿看到了交欢的情景,羞也羞死了咱们的女儿可都是天生的聪明伶俐,谁说两岁多就不记事啦如果她以后提起来,看你脸面往哪里放”吴茗霞娇声说。

    “哈哈哈夫人竟然害怕起自己的女儿了呢”萧仕廉忍不住笑出声来。

    “嘘”吴茗霞瞪了相公一眼,示意不要吵醒了女儿。

    萧仕廉连忙收起了笑声,但是继续小声说道:“玉儿还小,什么也不懂的

    只是以后是得注意些了,别让虹儿和霓儿看见了,她们长大了,多少也都懂得一些了“”哼,你才知道啊“吴茗霞娇嗔道,身体却朝相公的怀里紧紧地贴去。

    “是啦,我这一段时间忙得很,也没有时间关心虹儿和霓儿的事情,她们现在都还好吧”萧仕廉问道。

    “嗯,她们都挺好的,每隔十天就会回一趟家,我也会亲自检查一下她们是否有所进步,等到再送她们去的时候,又会向无色大师了解一下她们的情况,大师对她们都赞不绝口,看来咱们的女儿都挺刻苦的呢这不,今天下午她们才回来的,明天下午又要送她们去了。”吴茗霞回答着相公的问题。

    “哦,这就好霞儿啊,我目前身负重担,无暇照顾家里,家里的一切你要多费心了三个女儿的成长就托付给你,我可要好好地谢谢你了”萧仕廉感激地说。

    “相公多虑了,霞儿知道该怎么做的。相公为了国家大事而操劳奔波,霞儿很是理解。你放心地去干吧,家里的一切霞儿都会努力照顾好的只是相公也要注意身体,注意安全,切不可累坏了自己啊”吴茗霞动情地说。

    “唉”萧仕廉深深地叹了口气。

    吴茗霞知道相公为何叹气,知道他的苦恼她是无法解决的,只好轻轻地揽住了相公,一面抚摸他的身体,一面微笑着说:“相公,别想那么多了,许多事情一定会有改观的是了,你还记得虹儿和霓儿出生时咱们去香山永安寺求神拜佛的事情吗”她想分散相公的注意力。

    “记得啊焦芳一伙人简直欺人太甚横行霸道,结果被首辅方大人训斥了一下,宇文兄还教训了焦芳一伙人呢”说到这里,萧仕廉怒火再生。

    “你啊,怎么只记得那些令人烦恼的事情呢”吴茗霞娇嗔道,然后温柔地娇笑道:“你就不记得咱们的女儿们了吗那个慧空大师不是说过,咱们的女儿有帝后之相吗当时我们就不太相信,可是又不便多问大师,也就一直不当一回事情,现在已经九年了,你还相信吗”

    萧仕廉微笑着摇了摇头,小声地说道:“我是一点儿都不相信的咱们的女儿才九岁,要到出嫁的年龄,恐怕还得好几年呢而皇上都已经四十七岁了,到时候都已经是五十几岁的老头子了,我怎么肯将女儿嫁给他呢而且皇上已经有了皇后娘娘了,也不可能再纳新后的啊我不信,我不信”

    “你啊,就不允许咱们的女儿嫁给下一任皇上为后吗”吴茗霞轻声笑道。

    “嘘夫人小声点儿,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怎么能够说出来呢”萧仕廉连忙打断了夫人的话,然后小声地对夫人说道:“哼,如果下一任皇上是焦家皇后的皇子,那我还是不会将女儿嫁给他的”

    吴茗霞小声娇嗔道:“好了好了,咱们睡觉吧你啊,满脑袋都是姓焦的一家,再想下去,恐怕就不用睡觉了”

    萧仕廉卧室的烛光终于熄灭了,屋子里面宁静了下来。

    书房之中的一个偏门外,却闪现出两个苗条的身影,身影慢慢地打开了书房的大门,退了出去,又慢慢地关上了大门,然后悄悄地离去。

    仿佛依希能够听到一声娇嫩的声音:“哎呀,可把我累死了”

    第042章 姐妹情深下

    若霓仰面躺在浴池之中,大部分的身体都被热水所淹没,只有两个胳膊和微微隆起的胸脯露在水面之上,更加显得神秘诱人。若虹蹲在了妹妹的两腿之间,盯着妹妹的身体发起愣来。

    “若虹,你看什么呢”若霓满面羞红娇嗔道。

    若虹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笑道:“没,没看什么你,你怎么不把两腿分开啊这样我怎么能够帮你检查呢”

    若霓的脸庞更加发红,娇嗔道:“那,那多羞人啊”说罢,两腿反而夹得更紧,两只小手也下意识地挡住了那儿。

    若虹娇笑道:“有什么羞人的我是你的亲姐姐,看看又有什么关系你要不让我看,我可不理你了啊”

    若霓连忙说道:“别,若虹,我我张开还不行吗”可是,她仍然是半天没有分开大腿。

    若虹看到妹妹磨磨蹭蹭的样子,一着急,两只小手抓住了妹妹的小腿,用力地向两边分开来。若霓感到大腿根部越来越痒了,很需要有人能够用力地挠挠那儿,所以也就不再反抗,随着姐姐的力气分开了两腿。望着妹妹逐渐露出来的下体,尤其是妹妹那个尿尿的地方,若虹突然感到异常兴奋。几片娇红的肉片层层叠叠,仿佛在她她招呼,召唤她去触摸,召唤她去抚摸若虹的小手情不自禁地朝妹妹的下体伸了过去。

    “若虹,你又要干什么啊”若霓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两腿之间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若虹回过神来,连忙笑道:“若霓,你这里不是痒痒吗我要帮你挠挠啊

    是不是这里“说着说着,她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妹妹的s处那几片柔软的嫩肉上面。

    “嗯”若霓点了点头,嘴里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好的,让我来帮你揉一揉吧。”说完,若虹的手指轻轻地在妹妹的嫩肉上面揉动了起来。妹妹的下体柔软湿滑,和自己的完全一样若虹细细地感受着,突然发觉自己的下体仿佛也被几根硬物触摸揉动着,就像就像是自己给自己按摩一样难道,女孩子的这个地方,也会成为孪生姐妹心灵相通的一部分吗

    之前,若虹和若霓姐妹俩就经常能够发生心灵相通的情况:姐姐的腿摔伤了,妹妹的同样位置也会一起疼痛;妹妹想吃水果了,姐姐也会和她一起享受只是,若虹没有想到,在这种隐秘羞人的地方,姐妹俩也是会有感应的

    若虹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胸脯和两腿之间搔痒难忍,小腹之中也变得灼热起来。她看了看妹妹,发现妹妹的双手正在按摩自己的孚仭椒浚妹妹堪匆幌拢逆趤〗房也会有所感觉看来,她们姐妹俩是同样的症状。若虹突然醒悟过来,也许,正是她配制的那瓶“催孚仭郊痢比堑幕霭桑肯氲秸鲈〕刂械乃家丫旌狭苏庵忠禾澹艉缧睦锝孤峭蚍郑旱却堑模崾鞘裁茨兀br >

    要不要叫醒爹娘来救她们若虹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如果让爹娘知道都是她乱配药惹的祸,那肯定要惩罚她的别的惩罚她倒是不怕,就怕从此以后爹娘不同意她继续学习配药了,那可怎么办啊若虹咬了咬嘴唇,心想:这药并不是什么毒药,对身体应该没有什么危害,只要多揉揉,应该就能慢慢地好转起来

    “若虹,你再用点儿力啊怎么那儿感觉到越来越痒了起来呢”若霓娇嗔了起来,她的双手用力地揉搓着胸脯上的两团嫩肉,小嘴微张,娇喘连连,身体上的红晕越来越多,越来越红起来。

    若虹也是感到浑身火热,连忙对妹妹说道:“若霓,恐怕我们是被我配制的那瓶液体感染了,所以才会这样的。而且,它已经混合在了这些水中,所以会越来越严重的我们还是到床上去吧,离开了这些液体,估计会好些的只是,千万不要让爹娘知道才行。”

    若霓也害怕爹娘知道她们这么晚了还没睡觉的原因,也就同意了姐姐的提议,和姐姐一起擦干了身体,躺到了床上。

    姐妹俩的身体越来越热,雪白的肉体此时已经变成了白里透红。若霓口中不断地呢喃道:“若虹,那个瓶子里面的究竟是什么药啊,我的全身怪怪的,既难受,却又十分舒服”

    若虹将妹妹赤裸的肉体搂在了怀里,轻轻说道:“若霓,别说了,姐姐帮你揉揉,马上就会好了。”她的小手在妹妹的肉体上面慢慢地抚摸起来,可是她的脑海之中却突然浮现出了娘的身体柔软温暖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身边,好安全的感觉啊

    “若虹,用力摸啊好痒好热口也好干啊”若霓的身体在姐姐的怀抱之中扭动着,嘴里发出了呻吟声。

    突然,若霓的身体转向了姐姐,双臂合拢搂住了姐姐,一条大腿整个儿地搭在了姐姐的臀部,她的小嘴也微微地张开若虹与妹妹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妹妹的眼神很怪,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小嘴越来越红润,越来越大靠近她的脸庞若虹的视线越来越弱,妹妹的相貌突然变成了娘亲的样子她望着那越靠越近的嘴唇,突然明白了“娘亲”的意思了若虹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娇笑,也张开了小嘴,朝着“娘亲”的小嘴凑了上去终于,两片滑腻炙热的嘴唇紧紧地接触到了一起,两个小女孩疯狂地吻到了一起。

    若虹和若霓从来没有接吻过,却又仿佛十分熟练。两张小嘴紧紧地堵在了起,柔滑的舌头很快纠缠在了一起,像是在吮吸,又像是在索取;甜美的津液在姐妹俩的小嘴里面度来度去,两个小小的舌头也不住地探索着对方娇红的烛光被风吹得不停地摇曳,像是羞涩地看着床上旖旎无比的春色。两个一丝不挂的小女孩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纠缠在一起,在床上热吻着,在床上翻滚着床上变得零乱不堪,床板发出“吱吱”的声音,汗水溢上了女孩子们的皮肤谁能想象,这对疯狂的小女孩还不到十岁又有谁能想象,她们还是一对孪生姐妹呢

    房中的春色越来越激烈起来,若霓的身体,已经压在了姐姐的娇躯上面,不断地扭动着。她的肉体呈现出了极度兴奋的状况,她的大脑之中也在激烈地运转着。刚刚偷窥时的场面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之中闪动着:为什么每次娘一丝不挂地坐在同样是赤裸裸的爹的身上时,他们都能够那么兴奋,那么快乐呢

    平素文静的娘亲,却也能在爹爹的身上不住地摇动着身躯,爹爹跨下的那根东西,却能不断地进入娘亲的下体对了,让娘亲兴奋的应该就是爹爹那根与众不同的东西吧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只有爹爹才有而娘亲,若虹,她和涵玉都没有呢每当那根东西进入到娘亲的身体里面,娘亲都会兴奋得身体乱扭口中叫喊,也不论是坐着还是躺着那根是什么东西呢难道它真的可以让娘亲如此快乐吗那它又能够让若霓也快乐吗若霓兴奋起来,爹爹的那根东西突然停止了活动若霓一看,竟然发现坐在爹爹身上的人变成了自己自己在摇动着身躯,自己在扭动着屁股,而那根东西,仿佛也插进了自己的体内若霓感到下体仿佛真的被什么东西插入了一般,她的两腿跨开在姐姐的身上,用力地扭动着下肢,继续幻想着那根东西的活动若虹在妹妹的身下轻声地呻吟着,她的双手环抱住了妹妹,胸脯紧紧地顶着妹妹的胸脯,柔软光滑的肉体在一起挤压摩擦,真的好刺激好兴奋啊四条大腿纠缠在了一起,若虹拼命地挺动着下体,期盼着与妹妹的厮磨。

    妹妹的下体好奇妙啊那柔软的毛毛摩擦着自己光滑的肌肤,又痒又舒服

    若虹情不自禁地扭动自己的屁股,好让妹妹的绒毛可以更多地给自己带来快感嗯,若虹突然感到那里已经变成了母亲的下体,妹妹又细又软的绒毛变成了母亲又黑又密的荫毛了若虹欣喜若狂,两腿交叉着缠住了“母亲”的屁股,下体朝着“母亲”的森林压了过去,好舒服的感觉从平滑的小腹柔软的大腿内侧,一直到了娇嫩的下体“嗯,真好太好了”若霓娇喊着,她的下体开始快速地前后挺动,柔软的绒毛摩擦着姐姐光滑的肌肤。她的脑海之中反复地重现着爹爹在娘亲身上驰骋的那个g情场面,爹爹双手紧紧地搂着娘亲的身体,下体快速地耸动着,从娘亲分得很开的大腿之间,可以看到父亲那根粗大的东西不停地在娘亲的下体插进来又抽出去,插进来又抽出去

    就着闪耀的烛光,若霓可以看到爹爹的大东西上沾满了液体,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每当看到这个情景,若霓都会情不自禁地将手指伸向自己的下体,揉弄起那几片娇嫩的肉片很快,她的两腿之间也会变得潮湿起来,然后又变得湿淋淋的。若霓不知道这湿淋淋的液体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尿尿了吗她不敢跟任何人说这件事,甚至连姐姐若虹也不敢说,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啊可是,娘亲不也是尿尿了吗每次当爹爹将那根大东西插进娘亲的身体里面,娘亲不也是尿尿了吗

    一想到爹爹那根大东西,若霓就感到下体更加搔痒,仿佛那根大东西就在自己的下体进出一般好像真的很舒服啊每当若霓用手指轻轻地插入时,她就会感叹道。可是,手指再想伸进去一些,里面就好像有一层东西阻挡了她的手指,隐隐约约还带着一些疼痛,若霓只好停止了下来,不再向里插去。

    此时,趴在了姐姐光滑的捰体上,若霓感到心里旺盛的欲火熊熊燃烧,无法抑制虽然并没有什么东西插入她的下体,可是在姐姐身上快速地摇动屁股,那一前一后运动着的感觉,就像是爹爹在娘亲身上的情景一样啊肉体的感觉真的很棒,实在太舒服了

    “爹爹,快插进霓儿的身体里面吧,霓儿也想尿尿了”若霓突然呢喃地喊道。

    “什么”若虹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可是妹妹不再回答。若虹没有理解妹妹为什么会喊出“爹爹”来呢可是妹妹的呢喃却也提醒了她,她也想要尿尿了

    妹妹的身体还在她的身体上面剧烈地运动着,若虹感到浑身上下充满了热量。

    她没有想到和妹妹在床上搂抱翻滚竟然会如此兴奋,她更没有想到和妹妹嘴对嘴舌头缠绕舌头会是如此刺激她感到小腹之中渐渐升起了一团热火,向她的下体烧去,好想尿尿啊

    若虹的双手移到了妹妹的屁股上面,光滑柔软的肌肤上面已经布满了汗珠。

    来回地抚摸,用力地抓捏,若虹感到爱不释手。她的小手用力地将妹妹的屁股朝自己的下体按了下去,摩擦加剧了,尿意也加强了就快忍不住了

    “若虹,你,你的手指在干什么呢”若霓突然娇嗔起来。

    若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已经沿着妹妹的臀沟向下滑去,摸到了妹妹的肛门附近。若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浑身的欲望却让她继续爱抚了起来,她朝着妹妹诡异地一笑,手指竟然鬼使神差地朝妹妹的肛门插了进去。

    “啊”若霓尖叫了起来。由于被妹妹分泌的液体所润滑,若虹的手指竟然轻而易举地插进了妹妹的肛门,刚伸进去了一点儿,妹妹的肛门就条件反射般地收紧了肌肉,阻止了手指的继续插入。

    然而这小小的插入,已经让若霓的欲望失去了控制,她只感到下体一阵快速地抽搐,紧接着一股炙热滑腻的液体从她的体内激射而出,射向了姐姐的下体,射向了姐姐的大腿在感受到妹妹激射而出的“尿液”时,若虹突然也感到无法控制,她的身体也快速地颤抖,紧紧地楼住了妹妹的身体,下体向上挺动,一股热流也喷射而出火热粘滑的液体流满了姐妹两人的下体,然后又顺着白晰的肉体流到了床上。好一幅滛糜不堪的景象,姐妹俩的身体像刚从浴池中出来般的湿淋淋的,有些是汗水,还有些是滛水。她们的肉体紧紧地搂在了一起,一动也不动的,眼睛都紧闭着,仿佛不忍看到这一幕羞人的景象。

    诱人的娇喘声渐渐平息了下去,姐妹俩的身体才慢慢地分了开来。

    若霓仍然躺在姐姐的怀抱中,双眼迷茫地望着姐姐。姐姐的长发到处散乱,沾在了被汗水覆盖着的肉体上,一副慵懒娇腻的样子。她一面满足地喘息着,一面娇嗔道:“若虹,你配的药究竟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这么厉害”

    若虹满脸喜色没有回答,她正回味于刚刚的畅快淋漓之中。没有想到,和自己的亲妹妹拥抱在一起,竟然会产生如此美好的感觉虽然可能是由于她配的药物的催化原因,可是,即使没有药水,难道她们就不会感到舒服了吗不,绝对不会的她和亲妹妹是同时从娘亲的肚子里面钻出来的,她们之间的拥抱一定是最美好的当然,和娘亲拥抱的感觉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若虹轻轻地抚摸着妹妹的胸脯,小声问道:“若霓,你舒服吗”

    若霓娇笑着点了点头,回答说道:“舒服我终于体会到了娘亲在爹爹身下时的那种快乐了若虹,那你舒服吗”

    若虹也点了点头,娇声说道:“我也好舒服你的身体柔软之中带着弹性光滑之中带着细腻。我抱着你,就好像是抱着自己;,我抚摸你,就好像是抚摸我自己;我亲吻你,就好像是亲吻自己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忘怀呢”

    若霓娇笑着点了点头,脸庞贴在了姐姐的胸脯上,小嘴调皮地含住了姐姐小小的孚仭酵贰班拧比艉缃可胍鳌br >

    若霓亲吻了一会儿姐姐的孚仭酵罚沸Φ溃骸叭艉纾愕逆趤〗头好像变大了呢。”

    若虹喘息着说道:“嗯,我也感觉到了若霓,你有没有发现,娘亲的孚仭酵房纱罅四兀墒窍勰剿牢伊恕br >

    若霓笑道:“怎么,你也想变得像娘亲的那么大吗我发现爹爹很喜欢亲吻娘亲的孚仭椒浚闶遣皇且蚕肴玫孜前。俊br >

    若虹羞红着脸娇嗔道:“讨厌胡说八道你就会乱说”

    若霓娇笑道:“谁乱说了让爹爹亲吻不好吗哼,如果我的孚仭椒砍さ孟衲锴椎囊谎螅铱上m芄惶焯烨孜悄抢锬兀 比艉玢读艘幌拢南耄喝裟藿裉焓窃趺戳耍趺蠢鲜翘岬降兀咳玫孜俏颐堑男馗庾苁遣缓玫陌桑br >

    若虹想了想,对着妹妹笑道:“若霓,姐姐倒是要求不高,只要有你就行了”

    说完,朝着妹妹诡异地笑了起来。

    若霓不知道姐姐是什么意思,瞪着大眼睛望着姐姐,一言不发。

    若虹笑道:“若霓,姐姐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答应呢。”

    若霓笑道:“若虹,你说吧。”

    若虹停顿了一下,然后羞红着脸小声说道:“我想咱们娘亲的孚仭椒恳欢ㄊ堑g孜歉状蟮模晕蚁搿热辉勖嵌枷腈趤〗房快点儿长大一些,那咱们就经常像今天这样,你同意吗”

    若霓愣了一下,虽然心里觉得这样仿佛不对,可是嘴上却马上回答道:“好啊,若虹,正好我也想快点儿让它们能够长大一些呢”若霓边说边将小手按在了自己的孚仭椒可厦妗br >

    若虹一听兴奋极了,紧紧地搂住了妹妹,在她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娇声说道:“谢谢若霓,你真好。”

    若霓笑道:“你谢什么啊,其实我也觉得那样好舒服呢只是不知道,你还会配那种液体吗”

    若虹笑道:“当然了,明天回去我就配制,而且还要多配点儿呢今天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兴奋极了”

    若霓将手伸到了姐姐的两腿之间,立即又抽了出来,将沾满了姐姐嗳液的手掌在姐姐面前晃动了几下,坏笑道:“哼,你看你,尿了这么多,把床单都淋湿了呢”

    若虹脸庞再次羞得通红,她也将手掌伸向了妹妹的下体,也沾了许多的嗳液,娇嗔道:“你还说我呢,你尿的也不少啊”

    姐妹俩又玩闹了一会儿,当若霓再次将姐姐压在了身下时,若虹才笑着对妹妹说道:“好了,若霓,咱们别再闹了,赶紧睡觉吧明天宇文叔叔要来家里和爹爹商量事情,听说会把美玉姐姐也带来呢,我们可要多点儿精神和她玩才好”

    若霓这才从姐姐的身上爬了下来,笑着说:“美玉姐姐要来啊那我们赶紧睡吧,明天我还要让她给我讲故事呢。”

    第043章 锄j密谋

    第二天早晨,春光明媚,鸟语花香。闹了一夜的萧家双姝仍在梦乡,他们父亲萧仕廉的书房之中,却已是热闹非凡。掌銮仪卫事大臣阳汀天和他的儿子二等侍卫阳孝本御史中丞贾羿翰林院掌院学士张恢枢密院副史吕冉度支司副使高颎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宇文述翰林院掌院学士李义府等几位跟萧仕廉志同道合的大臣们集聚一堂,共商要事。

    由于事关重大,萧府丫环全部不允许靠近书房,只有萧夫人吴茗霞亲自给各位大臣沏茶倒水,当最后一杯茶水放到了萧仕廉的桌上之后,她也朝各位大臣点头微笑,然后退出了书房,轻轻地关上了大门。

    萧夫人刚刚出去,书房之中突然之间变得异常安静,刚刚兴致勃勃谈笑风生的各位大臣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发一言。有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水,静静地喝了起来,那只端茶的手,仿佛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窗外传来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更显得房内的安静。

    突然,只听“叭”的一声巨响,却是一位中年男子,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放,大家抬头望去,原来是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宇文述。宇文述大声说道:“你们说话啊,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呢反正焦芳这个老贼,我一定饶不了他的”

    “镇静,镇静宇文兄,不要这么大声,小心被旁人听到了。”枢密院副史吕冉连忙劝阻。他谨慎地朝门口扫了一眼,继续说道:“宇文大人,你的心情我们大家都理解,只是这锄j之事,还得慎重考虑啊”

    “宇文大人,吕大人说得对,虽然我们都很痛恨那厮,可是他的势力正壮,皇上又十分倚赖于他,我们不想个周全的计策,肯定难以制胜的”翰林院掌院学士张恢说道。

    “可是,难道就任由他胡作非为了吗”宇文述愤愤不平地说道:“这才多长时间,我们这边又有几个正直的大臣被他们残害,发配的发配入牢的入牢,高大人的哥哥甚至还被”

    说到这里,宇文述停顿了下来,望向了度支司副使高颎.大家的眼光也都集中在了高颎的身上,只见平素温文尔雅的高颎此时却咬牙切齿怒火中烧,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大家都知道宇文述话中所指,那一幕幕既让人痛心又让人愤怒的场面登时浮现在了各位大臣的脑海之中。

    户部侍郎高琰和太仆寺卿谢迁的死,竟然都起源于几粒小小的“仙丹”

    在场的大臣们都没有忘记,前不久刚刚发生的这两件惨烈之事。那一段时间,皇帝突然间对焦府很感兴趣,经常会到焦府与焦芳商议“要事”,焦芳虽然已经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之人,可是毕竟才是一个二品官员,又会有什么样的帝国大事,使皇帝会只找他一个人商量呢而且这一商议,竟然会一连数天,通宵达旦,食在焦府,睡在焦府,连每日的早朝,也经常迟到甚至不到。

    大臣们都感到奇怪,但是除了有所疑问也别无他法。甚至连首辅大臣方孝儒到了皇宫之中,也都吃了闭门羹就这样,一直过了近三个月的时间,大臣们却发现,每隔一段时间皇帝终于上朝的时候,他的气色却明显比以往差了一些,身体疲劳走路摇晃,精力一下子下降了许多皇上怎么了难道皇上病了吗

    太仆寺卿谢迁精通治病救人,经过他的仔细观察,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终于有一天,当皇帝再次上朝的时候,谢迁斗胆向皇帝提出了这个敏感的话题。“皇上,请恕微臣直言,皇上是否龙体欠安”皇帝面露愠色,盯着谢迁看了很久:这个大臣怎么如此不明事理竟敢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询问皇上的私事

    皇帝没有理会他,但是已经龙颜不悦。谁知那谢迁却紧追不舍,继续说道:“皇上,您是帝国的灵魂,帝国每天还有许多要事等待皇上来处理,您一定要保重身体。以臣看来,皇上您的龙体欠安,而且恐怕还是身虚脾弱的原因,只要好好休息,应该很快就能痊愈的”

    皇帝听了谢迁的话,脸色变得铁青,他知道自己去焦芳家干了些什么,有些做贼心虚起来,他觉得谢迁的话中之话,整个朝廷的大臣们都能够听出来,不禁怒火中烧,气得浑身发抖。还好焦芳此时出来救驾了:“谢大人实在是太过放肆了,皇上是九五之尊,不死之命,怎么会身怀有恙呢再说了,老臣还觅得了能够使皇上延年益寿的仙丹,每日请皇上服食,更会使皇上如虎添翼长生不老”

    听了既是国丈又是妹夫的焦爱卿的一番话,皇帝的心情略好,眼见事情也将结束。谁知那谢迁,却是一个刚直不阿之人,他继续说道:“皇上,您可不能听焦大人的误导之言啊稍有常识之人,都知道此类仙丹纯属骗人的伎俩;那些所谓的神仙,更是缥缈无踪之事延年益寿之事,一定要注意心情饮食房事之控制,而非几颗仙丹就可实现的。”

    帝国之乱第42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