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章

    来莫忘(高g)

    作者:青涩掌纹

    1

    1、第1章

    呷了口边的浓茶,已经凉透了。杨沫揉了揉酸疼的肩膀,从椅子上坐起来,拿着杯子往开水间走。看到已经停掉的开水炉,杨沫才想起已经晚上9点多了,开水炉早就关了。

    过道里加班的处室不在少数,杨沫所在的处室也是处长、副处长加她这个小兵全t赶夜工。杨沫敲开了隔壁3处的门,j个人还在投影前改稿子,杨沫没有打搅他们,满了满的杯子,走了出去。

    赶稿的压力,让不怎么在办公室吸烟的处长这会儿也一直接一支得吞云吐雾,眉头紧锁,噼噼啪啪敲得键盘作响。杨沫坐回自己的位置前,又开始校对刚写好的意见稿。

    “小杨,弄差不多你就先回去吧,那个意见明天咱们再碰一碰。”处长边说却没有停止敲打键盘的动作。

    杨沫微不可察得点了点头,“张处,我这个弄得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您也别太晚。卫处,我先走了。”

    “叮咚”电梯停在10层,杨沫抬头瞥见里面的人,有点迟疑后迈了进去。

    2年的关生涯,已经让杨沫学会在关大院里对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路人点头微笑,在电梯里礼貌得与同事打招呼。但是这次,杨沫只是立即转身,紧紧站在电梯门的背后,却没有再看角里落的那个人。

    “沫……”那个人似乎是被噎住了一般,“加班到这么晚?”

    “恩”杨沫没有转身。

    “别太累着……”角落里的人开口,却被叮咚的电梯声音打断了,电梯x能很好,又快又稳得停在一层。杨沫紧了紧身上的长p缕,“再见”送出口,人已经走了出去。

    杨沫没有回头,角落里的曾宇当然看不到她眼里的慌张和失落。

    电梯继续往下走,地下2层,曾宇上车、发动,慢慢驶进黑se的夜幕。出了大院,车子并没有往家的方向开,而是绕到后巷,把车熄掉。

    曾宇知道杨沫回宿舍着夜风里瘦瘦得身影,曾宇掏出发送了一条“吃点晚饭,早点休息”出去。车子前面的人从兜里掏出,盯着屏幕j秒钟却没见拇指按动回复,直接扔回包里,姗姗离去。

    曾宇盯着这个背影出了巷口,才发动车子,调头离去。

    北方深秋的寒意总是让来自南方的杨沫觉得时光快进了1个月,但是在这么萧瑟的独自回家的夜晚,杨沫却觉得有说不出的孤寂。

    两年前,初出校门的杨沫以优异的成绩和出se的面试表现通过了令无数人羡慕的国家公务员考试,进了某部委关。父母、老师自然是说不出的欢喜。父母一辈子是公家人,早就希望独生nv儿也能捧上这个铁饭碗,而现在看来,进入某部委的杨沫,似乎是捧上了金饭碗,不管以后发展如何,家人朋友也都认为杨沫算是步入了仕途。

    杨沫自己却并没太在意,的确是花了功夫准备国考,但是并非自己有多宏伟的仕途目标,想着在这条道路上如何大展拳脚。杨沫和千千万万打工的、创业的年轻人一样,仅仅把这当做了一份工作,至于能不能最后发展成自己的事业,杨沫似乎还没有考虑那么深远。

    杨沫是个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人,没有过分的野心,却也知道亲力亲为之事,必须全力做好。一路求学生涯,不算顶尖优异,却也总是一路维持相应水准最后取得小硕一枚。当然,说是小硕完全因为在这个城市,硕博遍地都是,可是作为a大毕业生,杨沫在家人眼,仍是家族的骄傲,弟弟mm们学习的榜样。最起m,父辈们都是以杨沫的优秀为骄傲的,虽然杨沫自己仍然有些不以为然,每个人都不一样,为什么这个路数就被称之为“榜样”?

    蹬掉高跟鞋,躺进床里,杨沫不自觉得从包里掏出,翻到最后收到的一条,盯着屏幕发起呆来。毕竟是25岁的nv孩子,无声无息对着那八个字就流出了眼泪。眨巴眨巴模糊的眼睛,盯着发信人栏里熟悉的名字,杨沫微微按掉了删除键。闭上眼,蜷缩起来。

    曾宇自然是大院里现在最出挑的年轻人之一,出se的业务能力、良好的人际关系、内敛低调的处事作风,让他成为近来马部长秘书热门人选之一。马部长从政经历丰富,在政界影响深远,年龄适当,升迁势头强劲,能够成为他的新任秘书,仕途增势自是不在话下。只是曾宇副处1年多,而风传的竞争对有副处多年的业务骨g,也有正处级业务领头人,多位候选人的优秀和领导的暗考量,都让大院里很多人摸不清局势。

    杨沫进关不久,对表面平静、内里暗流涌动的官场角斗很多都看不太清。自己平时蒙头g活,也不愿意花费过多心力在此,但是对于某部长秘书之争,杨沫心里却是清楚的,如果可以,那她也算这个不大不小事件的一个小小的角se,只是这个角se让她伤心、让她难过,让自以为洒脱的杨沫揪着心知道自己的软弱。

    是的,杨沫当然在乎曾宇,不仅仅是在乎,是喜欢,甚至是ai吧。但是当看到曾宇拉着方卉卉的在自己眼前那不知所措的样子的时候,杨沫知道自己的这场ai情战役在没有完全打响的情况下就结束了。

    一年多以来所有的关怀、表白,还有在转角处拉着杨沫的的情景,在刚刚开始让杨沫心动、情动的时候就破碎了,也是在这个时候,杨沫知道这个秘书的位置,曾宇是坐定了。

    方卉卉何许人也?仰慕曾宇多年的师m,更是含着金汤匙的将门之后,父亲任实力派部委二把,这样的背景,才有资格说北京是我家。杨沫感受到那段时间曾宇略有闪烁的眉目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么多,但是看到曾宇的被方卉卉拉着喊马部长叔叔的时候,杨沫心里了然了。

    杨沫很早就知道方卉卉源于这个nv孩对曾宇近乎疯狂的喜欢和追随,但每次也都是在曾宇接到电话后听他淡淡的一提。杨沫是个心宽的姑娘,她知道有nv孩这么疯狂得追求曾宇,是因为她的曾宇太优秀了。

    曾宇当然算个书生,但却不是书生气十足,儒雅隽永、玉树挺拔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全部都不过分。所以虽然杨沫进大院年头短,却听到不少给曾宇介绍对象的轶事,这个时候,她都是淡淡一笑,心里,却是甜得像蜜一样,因为她优秀的曾宇,因为这么优秀的人喜欢的却是自己。

    杨沫可能总是忽略自己散发出的魅力,更可能不知道,进入大院后,她俨然成为很多人口的部花。

    杨沫身上有着一种小nv孩与年轻nv人混合在一起的轻熟nv气质,俏p的小脸微微还带着点婴儿肥的痕迹。如果只是笑,就似乎有种能溺毙人的甜蜜眼神,原来圆圆的大眼睛也能笑出这种弧度,而恰到好处的身材比例和白皙肤se,是母亲的基因和南方养人的水土赐予杨沫更好的礼物。虽不敢说倾国倾城,但是在以男x为绝对主导的部委关大院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水灵的丫头,愣谁都会禁不住多看两眼。难怪很多其他司局的人看到杨沫所在处室的张处长和卫处长,都会笑称他们享受了全部最好的办公待遇。

    杨沫在床上蜷了一会儿,猛然坐起,拿起翻到那人的名字,狠狠盯了一会儿,第五次下删掉了联系人号m,只是这个号m,在心里什么时候才能删得去?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写这个故事,写多少就顺发了,很多遣词造句存在欠斟酌的情况,以后有时间会慢慢回头修改,但到目前思路大概没变,一些错别字或者不通的语句应该不影响看,就是有点影响美观,请见谅。

    2

    2、第2章

    “小杨,人事司对这批出去挂职锻炼的名单已经通过了,可能这j天就会开会公布,你可能还是去内蒙,气候环境苦是苦了点,但是去西部锻炼人,你先自己有个心理准备。”张处长是杨沫所在的2处的正处长,40不到的年纪,正是业务出活儿的好年纪,这会儿拿了一摞稿子走到杨沫桌前,把稿子放下。“你添加进去的j个咱们的业务点我都看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整理一下,就可以报钱司长那批出去了。”

    杨沫还没在下派锻炼的事情上回过神,刚想开口再问问,张处长又开口:“内蒙这j年发展很快,又是能源资源大省,去锻炼一年,回来提拔也顺当些。”

    “谢谢处长,去哪都一样,就是我走了可能处里您和卫处就更累了。”杨沫笑笑,出去挂职锻炼的事杨沫心里早就有数,因为是高校毕业直接进入关工作的,势必会在工作的一两年间去地方基层锻炼,只是去的地方似乎有些讲究,是轻松富裕一些的地方还是条件艰苦恶劣的地方,全看组织的安排或者自己的运筹能力了。对于内蒙,杨沫倒是心里也算满意,自然条件相比西藏、西南等自是不差,再加上这j年内蒙能源经济发展迅猛,而这又和杨沫的业务工作有相应j叉,去到基层深入了解实地开发和生产,对以后的职业发展未必不是好事。

    “处长,咱们处里每年的固定计划工作量本来就大,还时不时有领导临时j办的任务,我去基层主要是学习和t验,家里有急活忙活,您还是要让我回来一起参与啊。”

    杨沫的这番话,一来倒的确是发自内心,二来对于关的工作方式,两年的磨砺,多少让杨沫知道哪些话是一定要说,哪些决心是一定要表的,不管去到哪里锻炼挂职,自己的命运还是捏在这里。

    张处长和卫副处长听了自是高兴,他们一直都还是比较照顾杨沫这个司里最小的nv同志,只当她是个小丫头,凡事都没太多和她计较,而杨沫,在业务工作上尽心尽力,平时为人也是与人和善,再加上一点年轻nv孩特有的小俏p,倒是也在司里混了个好人缘。

    挂职锻炼的名单在处长说这番话的周五就下来了,杨沫被分去了呼市下的一个县里,任期一年。

    杨沫在上看了看名单,就收拾东西跟副处长去其他司局参加一个业务讨论会。到会议室的时候,乌压压已经坐了一屋子的人。杨沫一眼就看到曾宇跟在分管这一业务的某部长身后,部长正在和到会的专家讨论着什么,曾宇安静得做着一些记录,抬眼间也往杨沫这看了一眼。

    哦,对了,曾宇已经被正式任命为某部长的秘,跟着他也不奇怪。杨沫微微得甩了甩头,嘴角扯开一个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笑,找了靠角落的位子,坐了下去。

    会议进行到一半,现场讨论的氛围很激烈,业务j叉的其他部委代表人、企业代表、专家学者都就各自的角度阐述政策制定的观点,互不相让。杨沫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在权利面前,没有哪个利益群t愿意丧失话语权,当然是据理力争,如果最后能达到某种平衡和妥协,那可能也就是大众所看到了政策或规定的庐山真面目。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就当为你饯行。”杨沫看着这条短信,又看了看前排熟悉的背影,背影把放回桌子上,又记录开来。

    “今天约了人,谢谢。”杨沫在听完卫处长的发言后,才迟迟疑疑得回复了j个字。

    背影急速拿起震动的,盯了好一会儿,终于没有回复。杨沫盯着背影,舒了一口气,但又说不上哪里冒出来的失落感,这种失落感很快就转变为一种悲切,从杨沫的心底悄悄冒出,将她裹紧,杨沫只是一味盯着前排的背影,主席台上发言人的观点,却是再也听不进去一个字了。

    处长和副处长收拾提包,笑着说了什么走出去。“小杨,周末还不早点走?周末愉快啊。”

    “啊,张处,卫处周末愉快,呵呵。”

    杨沫从恍惚抬起头,今天是个不需要加班的周末,但是杨沫却从未像现在那样渴望今天能加班,最好加到死,加到天荒地老,不用回去面对一个人时候的胡思乱想,不用一次又一次把那个人的名字打进再删掉,不用窝在房间想象他牵着其他nv孩的甜蜜地笑,不用……想到这里,杨沫以为平复的心又揪了起来,是不是因为上午那条该死的短信,杨沫想起,随后就拿起删掉了那条信息。

    北方的初冬,不到6点已经黑了天,杨沫的长p缕显然都有点抵御不了彻骨的寒意。背后有远光灯闪了一闪,杨沫没有在意,又闪了一闪,杨沫眯着眼睛回头望,却看不清楚巷口闪灯的车。只看到一个人停车靠边,从车里蹭蹭就跑过来。

    杨沫的心猛然提到嗓子眼,她看清了来人,不知道该转身跑掉还是留在当前,来人却到了眼前。

    “知道约不到你的,只好来这堵人了。”曾宇轻描淡写的一句,眼睛却死死盯着杨沫。

    “啊,呵呵

    _分节阅读_1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