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3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3章

    眼神。

    会后,大家迟迟没有离去,各自找到感兴趣的对象,两两围成小圈j谈着,有继续就业务事宜讨论的,有与相关人员套近乎的,也有约饭局的。李县长带着老王和杨沫在人群匆匆地找到被围作一团的蒋东林倒是让杨沫有些另眼相看,很多人第一个知道要找省里的相关部门继续哭穷讨政策讨项目,而知道来跟这个神州集团在蒙负责人套近乎,说明李县长还是知道巧劲儿应该往那儿使。内蒙地方能源企业当然不能和神州集团的实力相比,内蒙地方企业需要向省里、向央要资金,要项目,而神州集团隶属央,又有深厚的军方背景,只要说动集团来当地开矿办点,那资金和项目自然也就到位了,总好过到处求爹爹告nn还不知道门头儿朝哪开地一级级拜上去。

    蒋东林不动声se得就转向找过来的李县长他们,噼里啪啦就开始说刚才a县的汇报情况,杨沫讶异于他能在这么短时间的介绍就抓住了那么多重要的信息点,也就在旁边时不时cha入一些附和的声音。

    “说起来杨科长和我一样从北京来内蒙贡献力量,某部还是我们的领导单位,今天我可得代表公司请杨科长吃个饭啊。”蒋东林看周围围着的其他人慢慢识相散开,悠悠说到。

    “对对,应该我们请你们俩位北京来的贵客,蒋总,您看您休息会儿,5点半我们准时接您,xx饭店,怎么样?”老王何许人也,听到蒋东林拒绝其他诸多地方的邀请主动开口,自是喜不自禁,忙将一切打点好了。

    “老狐狸,终于承认我也是客了,暴露了吧。”杨沫心里暗不爽了一句,“呵呵,蒋总太客气了。”脸上还是笑到。

    “行,那晚上见。”蒋东林倒也没有废话,和人握了握,就带着助离去了。

    “嘶啦”蒋东林点燃一根烟,只吸了一口,就看着红红的烟头在黑漆漆的房间里醒目得一明一暗。烟灰很快就慢慢烧起了一段,蒋东林掸了掸,依稀扯开了一个笑容。

    晚宴自然是宾主尽欢,蒋东林在李县长和老王的恭迎试探下自然也透露了些许对a县进驻项目的兴趣,更是让李县长和老王鞍前马后,处处恭迎。内蒙民风好客嗜酒,李县长把在呼市办事处的一男一nv两个海量又带上了,蒋东林的助和两个副总在挡酒j巡后都趴下了,蒋东林也觉得内蒙的烧酒微微有些上头。于是那丫头粉里透红的脸又浮现在了眼前,开始自然是不肯喝的,怎奈在自己除了她敬的酒,其他油盐不进的情况下,他似乎看到那丫头在李县长们的怂恿下开始挂不住的眼神。于是就一杯接一杯,丫头酒量倒还可以,没有被放倒,没有说胡话,没有失态,只是那双开始能漾出水来的眼睛再盯着自己的时候,蒋东林却不自觉的举起杯子一口一个地g了。只喝到旁边人开始只打趣他们,那丫头的脸除了烧酒的熏陶还透出其他se彩的时候,蒋东林就说差不多了吧,于是大家就都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蒋东林打开了灯,拿出下做的关于a县的前期调研报告慢慢翻看。能给a县这个面子吃这个饭,蒋东林是有打算的,他当然知道县里有意拉拢神州集团的驻扎项目,除此以外,央在年初对内蒙进行的全境第次矿藏勘察,蒋东林早在两个月前就拿到了最新的分析数据,他知道a县这一带煤炭储量虽然不能和鄂尔多斯等地区的相比,但是这儿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一种稀有金属矿藏,如果能打上前阵,占上先,打开神州集团这一块业务缺口的战役势必会由他蒋东林拿下。

    只是,似乎在看到这个丫头跟着a县县长走过来的时候,蒋东林自己就想着他们的具t招商意向也似乎不是不可以。蒋东林没想到会在这么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再遇到这个丫头,半个月前的情景在此浮现出来,与夜场格格不入的装扮、拿着一支空啤酒怅然若失的神情,被自己一拉开时惊恐的眼神,还有在车里瞥见的她的抬眼一望,似乎一幕幕全回到了眼前。今天下午她沉稳不惊、鞭辟入里的演讲让他另眼相看,而今晚她的青涩、她的强装老练镇定、不肯喝酒的倔劲儿、开喝后的爽利、还有对自己部委g部身份的淡淡一笑,又让蒋东林觉得无比有趣。当然还有她微醺时嘟着嘴巴的恍惚神情以及听到自己喊她一声“杨科长”时不自觉捏紧衣角的小动作,都让蒋东林此时的眼神焦距更加迷离开来,应酬见得多了,酒桌上形形sese通关系、搞公关的nv人也见得多了,却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让蒋东林自己主动举杯的情况,但是当丫头在县长鼓动下蹙着眉喝烧酒的样子,又让蒋东林觉得有点不忍心。“怎么为个不相g的事,就能这么着了人家的道儿!”蒋东林心里这么想着,脑子里那双含着水的眼睛却总也挥不去,就感觉再也看不下去眼前的件,摁掉了烟蒂,进了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全所有集团名称、行政关名称、行政区划名称、职务名称都是为故事搭造一个背景,纯属虚构哈,请勿对号入座~

    另外,实力对比,读者姑娘们可以自动代入某集团、某部门yy,不一一而论了~

    在下对于官场、职场权谋描写毕竟功力有限,此处还是主要言而为情,其他皆为背景,写得夸张或不到之处,请各位谅解~~

    5

    5、第5章

    杨沫拿起在床头柜上震个没完没了的,也没看清来电姓名,闭着眼睛就接了。

    “沫沫,是我,你在哪?”话筒边传来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杨沫迷糊得睁开眼看了下来电人,酒醒了一半。

    “我休息了,就这样吧。”杨沫脑子开始清醒,但是还是大着舌头说。

    “我知道你还在呼市,是不是就住在这个酒店?哪个房间?”电话那头不依不饶。

    “我已经回县里了,就这样吧,我挂了。”

    “信不信我去一间一间房间敲门。”对方看杨沫要挂电话,有点着急得说。

    杨沫沉默了有快一分钟的时间,她知道曾宇的个x,怕他真做出这种事来,才缓缓开口:“1702”说完,就摁掉了。

    这晚上的一场酒可真够她受的,原以为自己一斤也扛得住的酒量喝这30多度的内蒙烧酒应该不在话下,却不知道是因为菜吃得少还是因为什么,才不到半斤就让杨沫感觉上头,脸上也烫得让杨沫知道肯定成了红脸nv关公,还有那个人似笑非笑得看着杨沫蹙着眉头喝下每一杯的表情,让杨沫只想把自己的双眼躲到小得可怜得白酒盅后面。杨沫不是个矫情的人,和自己姐们儿同学在一起,喝点酒是常有的事,但是应酬的饭局,杨沫知道nv人拿起酒杯想再放下是很难的,所以一般能不举杯就不举杯。今天明知道是李县长他们巴结蒋东林,自己拿点酒敬他也就是个意思和礼节,却没想这人除了自己敬的酒,其他人一概不喝,杨沫毕竟生n,在李县长他们期待的眼神下就有点扛不住自己的初衷了。当杨沫微微醺醺地在饭店的过道里遇到跟在某部长身后的曾宇的时候,杨沫没有看他,而是一脸惊讶得笑着给某部长打招呼,自我介绍是部里来内蒙挂职锻炼的,某部长自是表现出对年轻人的慈ai和亲切,询问一番后又嘱咐了一番方才离去,杨沫瞥过眼角熟悉的脸庞,挑了挑眉就往自己的包间走去。回来后似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在众人的附和应承了蒋东林的一杯接一杯,好在感觉自己上头的劲儿开始强烈起来的时候那人适时地结束了这场酒局,才让杨沫心里松了口气。

    杨沫从床上起身去洗间洗脸,冷水冲过的脸庞已经稍稍褪去了刚才的绯红,而转为n生生的粉红,杨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门铃已经响起。

    杨沫似乎在水龙头的水流声下没有反应过来,知道门铃开始急不可耐起来的时候,杨沫才拖着木讷的步子前去开了门。

    “曾秘书,这么晚,您有何贵g哪?”杨沫没有让他进来,就这么开了个门缝,自己的小脸凑在门缝里对外面来人大着舌头说到。

    “让我进去。”曾宇似乎咬着牙说出这j个字。

    “没什么事,您请回吧,人你也看到了,这么晚进我房间,你想g什么!”杨沫借着酒劲有点恶狠狠地说。

    曾宇突然一反往日的温儒雅,顺势推门而入,杨沫一个趔趄就要往后跄倒,曾宇一拉过她,自己却进入房内踢上了房门。

    曾宇把杨沫一把拉入怀里就吻了下去,尝到嘴里浓烈的酒精味道,曾宇没有停下反而越发用力。

    杨沫死命用推开曾宇,身t扭动,嘴巴也在用力找到逃出的出口。杨沫用力一咬,曾宇吃痛地望着她。

    “你也敢跟那帮人喝酒,小心人家吃了你。”曾宇掰着杨沫的肩膀,急不可耐地说。

    “曾秘书,我被谁吃,吃不吃得着也都是我的事,你还是别多费心了。哦,对了,差点忘了,还要恭喜你终于上位成功,一年半就成功转正处的,部里该多少人眼红你啊,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杨沫开始激动,小握成拳头,不f气得说。

    “你看你今天喝成那样,不说在部长面前造成的影响多不好……满嘴酒气还敢主动跟部长打招呼!你怎么就敢在蒋东林他们面前喝成那样,县里那帮人都有自己的主意,你图什么,你知道不知道nv孩子这样很危险,他们那帮人狼儿似的……”

    “不用你教训我,怎么说人家也尊称我一声也是杨科长,还真敢对我怎么样?”

    “呵呵,杨科长,你的官好大啊!杨科长,你知道蒋东林什么背景么,别说玩你一个部委小爬虫,就是捏死你,人家也有这个能耐。你还敢自己去他眼前献媚,你知道他什么人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陪个j杯酒就什么人都能放倒啊!还是看上他了,就想傍个高枝?”曾宇看着眼前还是醉眼迷离的nv人,开始怒不可遏。

    “你……你…,哈,是啊,我告诉你曾宇,我要傍,就一定比你傍得更高,怎么?我傍谁,要你批准么?你是我什么人?你别忘了你已经有了可ai的方卉卉了,能够帮助你平步青云的方卉卉,可以帮助你步步升天的方卉卉。我算什么,谁想玩我,我愿意被谁玩,都是我自己的事。”杨沫气极反笑,拳头也松开了,眯着她那一双漂亮的眼睛挑衅地看着曾宇。

    曾宇紧皱着一双眉,走近杨沫抱她入怀,杨沫奋力拒绝,曾宇却紧箍着双臂不让她挣脱,“沫沫,蒋东林这样的人你玩不过,也玩不起,你值得一个用全身心来ai你和保护你的人,别自己去点火苗,我只希望看到你平安快乐。”说完,曾宇放开杨沫,出了房间。

    “混蛋,我现在就很不平安,很不快乐。”杨沫激动得拿起床上的枕头,朝关上的门狠狠砸去,眼泪已经止不住得流满了脸颊。

    曾宇听到背后传来的哭喊声,他微红着眼眶按下电梯,却在电梯里与正下楼的蒋东林不期而遇。

    “蒋总,这么晚还不休息,今天没能好好敬您j杯,改天有会在北京还得来拜访。”曾宇已经全然收起刚才的情绪,标准的笑容配合适当的肢t语言,跟蒋东林亲切又不失身价地打招呼。

    “曾秘书客气,酒多了有点上头,在上面休息了一会儿,差点被你们部里杨沫科长放倒了,呵……。对了,这次马叔来是参加稀有矿产开发勘探会议吧。”蒋东林客气得一拍曾宇的肩膀,笑笑说到。

    “是,这次内蒙全境矿产勘探央很重视,部长来视察一下勘探工作进展情况,为明年的计划会议做准备。”曾宇笑笑说。

    “还要你们领导部门多支持啊,有时间,欢迎来视察我们集团项目,内蒙全境都基本铺开了,因公或个人视察都欢迎啊,带你们好好转一转。”蒋东林又笑着拍拍曾宇的肩膀,和他一道走出电梯。

    “呵呵,蒋总邀请,荣幸之至啊,这次部长可能还要在呼市周边转一转,a县b县c县听说都在争取新的能源项目,到时候可能还真能凑到一起。”

    “恩,省里也有意扶持呼市周边能源配套产业发展,他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集团也重点关注着呢,这次要是马叔有兴趣去看一看,我陪着走一躺。”

    曾宇对着蒋东林自然不敢以领导部门自居,谦恭地呵呵笑着和他一道步出酒店,一路还说着什么,直到看着蒋东林的a6l绝尘而去,笑容才从他的嘴角敛去。

    6

    6、第6章

    第二天杨沫跟着李县长回县里的路上就接到了接待任务,马部长和神州集团负责人这两天就要下到呼市周边县里调研考察,这次调研涉及到县里是否可以拿到新一轮在蒙能源投资计划份额和相关项目,因此县里高度重视,县委书记要求全县委和县政府都打起精神,努力做好迎接调研的准备,杨沫他们还在路上,县委书记就要求分管

    _分节阅读_3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