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4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4章

    能源口子的李县长他们赶紧往回赶。

    县里的接待工作自然是做到尽量滴水不漏,可以说是举全县之力,现在经济建设是考察g部政绩的第一标准,县里上到县委书记,下到普通g事,面对即将到来的全县经济腾飞的一次大遇,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杨沫看这实地考察与开会讨论轮番上阵的态势,知道这次调研不是走走过场闹着玩的,自然也打起十二分精神,除了向跟马部长一同出行的原单位的j个同事介绍本县情况与j换意见外,杨沫也一路都其他部委的同行人员讨论着相关事宜,对于近在咫尺的曾宇,倒少了j分开始见面时的不自在。

    县委书记和分管能源工作的李县长一路都紧随马部长与蒋东林身后介绍当地情况,忙得不亦乐乎,蒋东林一路陪在马部长的身边也是谈笑有加,3辆越野和2辆考斯特组成的一个车队,已经跑了a县的好j个乡。杨沫没有刻意留心,但是身边人的j谈不经意间就让她基本知道蒋东林的身份的确不简单。看来所谓深厚的红se背景都应该有个扛过枪的祖辈,爷爷解甲不归田,影响力在朝廷自是不在话下,党政军门生遍布,父辈转战官场,现在正执掌一方大印,并成为坊间流传的下一届进入核心权力层的热门人选。这样的身世背景,让杨沫有点咋舌,杨沫心下觉得他离自己想象的世家子弟出入有点远,或者还是自己眼拙愚笨,根本看不出站在面前的原来是一方大神。倒是想起那晚饭局蒋东林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含着浅浅的笑,不知是觉得逗弄自己有趣还是什么,让杨沫此时想起也觉得脸微微发烫。

    调研的最后一晚照例有宴请晚宴,县城里最好的一个饭店不大的宴会厅挤挤挨挨摆下5桌,除了调研人员,省里和呼市也来了相关人员参加。杨沫因为是从央部委关下来的g部,被安排在了主桌,不过按照职务排下来,也就坐在了上菜的地方。政府关历来男多nv少,像今天这样主桌十来个人坐下来,只有杨沫一个nv同志,杨沫觉得有点别扭,心想还不如安排自己坐到个犄角旮旯,不用和曾宇一桌,不用和领导一桌,而且也不用和那个蒋东林一桌,不用打圈敬酒,还能吃得尽兴随意一点。

    虽是工作宴请,但是酒过j巡后,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都放松了下来,杨沫在nv人堆里也算出挑漂亮的,现下自然成了很多其他桌的县里或省上的人的敬酒对象。杨沫面p本来就薄,也不知道如何端起部委小g部的架子,自然有敬必喝,没下j轮,酒劲儿就上来了。这会儿宴请过半,很多人都下去打圈敬酒,位子只坐得两两,杨沫刚拿起筷子准备塞点东西垫垫可怜的胃,蒋东林拿着酒杯从主位旁边的位子过来直接坐在了杨沫身边的空位上。

    “杨科长,我敬你,我喝完,你随意。”

    “嗯,好,谢谢……”杨沫忙脚乱地放掉筷子拿酒杯,嘴里还嘟囔着没有咽下去的一块羊r,用掩着嘴,想尽快咽下去,却越急越觉得咽不下。

    蒋东林没有喝,拿着酒盅歪着头看眼前这个丫头,怎么瞧怎么有趣,知道她是因为着急越加咽不下,顺拿起饮料杯子,换掉杨沫里的小酒盅,“来,喝这个。”

    杨沫也没客气,一口饮料下去,才算咽下了那该死得羊r。但是放回杯子的,却微微有点抖。

    蒋东林g掉了里的白酒,也没再多话,却没有起身回自己的位子。

    “挂职期间,住在哪?”蒋东林看着间的大转盘,缓缓拨动,用公共汤匙给舀了一匙虾仁,放在了杨沫的骨碟里,问到。

    “在县委大院,他们给安排的地方。”杨沫又喝了一口饮料,没敢看问话的蒋东林,筷子拨拉着碟里的虾仁,一颗一颗地吃。

    陆续又有人来主桌敬酒,敬到杨沫的时候,身边的人眯笑着眼一杯一杯都给挡了,当马部长带着部下敬酒回来的时候,蒋东林看看不知所措的杨沫,笑笑说:“这酒其实挺烈的,少喝点。”,就回去马部长旁边坐下。于是,杨沫像受到蛊h般,或者说再拿起酒杯觉得自己像做错了事情一样,后面再来人,都只喝饮料了事。

    晚宴结束后,杨沫跟着县里的车回了县委大院的住所,躺在床上开始迷糊的时候,却有人敲门。杨沫一个激灵站起来,这个点照理不可能有人来找她,打开门,却让杨沫心跳陡然加快了。

    “果然是这家啊。”蒋东林站在门外,杨沫讶然地看着他。

    “杨科,我有样东西忘了给你,想想今晚要连夜赶回市里,所以还是过来给你。”蒋东林扯了扯嘴角。

    又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笑,杨沫有点不敢看他,“啊,蒋总,什么东西啊?”

    “你不请我先进去坐坐么?”

    “恩……那请进吧。”

    “哈,算了,给了你就走了,喏,这是我的名p,我经常回北京,有什么需要带的或者需要办的事,可以找我,还有在蒙期间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说着chou出一张自己的名p递给杨沫。

    “哦,恩,谢谢,您太客气了……。”

    “我看你名p上只有办公号m,把号写上吧,有事也方便联系。”说着就掏出杨沫给自己的名p和笔。

    “哦,好。”杨沫好像听话的孩子,也没多想,拿起笔就写了自己的号。

    “走了。”蒋东林收好杨沫的名p,又是笑了笑,cha着口袋走了。

    杨沫盯着里的名p,“蒋东林”个大字让她似乎羞于多看,塞进了床头的chou屉里。

    蒋东林的确要连夜赶回呼市,但是在回去之前,他去了马部长下榻的宾馆。马部长似乎知道会有人到访,开门见到蒋东林也不意外。

    “马叔,庭瑞的事情我已经让人过去处理了,您放心,南边那边,没问题。”

    “恩,东林啊,要是马庭瑞能像你这样给自己老子省心,我也就没这么累了,还是老蒋有福气啊。”马部长摇着头,有点无奈地说,神情一扫白天的意气风发,稍稍显出一点老态。

    “东林,呼市周围这一块我认为可以搞,也不完全只着力在煤炭上嘛,还是要开阔思路,战略x矿产资源还是要大力开发的,国家投入那么多钱勘探,最后总要有个有实力的来开发,最好是勘、产、研统筹起来,你们也琢磨琢磨。“马部长重新架上眼镜,拿起茶撇掉茶沫喝了一口。

    “马叔,您老说得是。有新情况我再回北京给您汇报。时候不早了,不耽误您休息。”

    “好好,回头什么时候去看看老蒋,约着打场球,你也来练练。呵呵”

    告辞了马部长,蒋东林带着随行的助往呼市赶,明天要开始正式碰头稀有矿藏项目的相关方案会议,蒋东林知道有得一段时间忙碌了。蒋东林坐在后座,摘下眼镜闭起了眼。蒋东林要的就是马部长那句话,不过能让老辣狡猾的老马开口,也得多谢马家不争气的老幺,在澳门赌红了眼输了巨资给人拿住了事,还嚣张得叫嚣自己老子在京城的名号,澳门仔是什么人,巨贾政要上去赌钱的多了去了,拿不出钱,自然扣住了人。打着自己老子的名号出去找钱的不在少数,但这种完全低级纨绔的方式,是最让蒋东林看不上眼的。马老二的这一闹,正好给蒋东林闹出了一张稀有矿藏项目的通行证。蒋东林笑了笑,重新戴上眼镜,不自觉得伸摸到大衣口袋里的一张小卡p,打开车顶灯又瞧了瞧,杨沫两个字就出现了开来,蒋东林又看了看卡p上的杨沫写的号,才将小卡p塞进从来都空无一物的大衣内袋里。

    7

    7、第7章

    曾宇对杨沫的告诫并非全无道理,蒋东林在京城子弟圈子里的口碑并没有他外表显示出的那么公然无害,他为人低调稳重,但是只要认定的事情下必然杀伐决断。在个人生活方面,子弟圈子里的哥们都知道,称蒋东林为nv人杀并不为过,很少看他带同一个nv人出席两次不同的场合,但是却也从来没见过他在nv人身上闹出什么麻烦,为nv人做什么丢份损脸的事来,圈子里也从没nv人出来哭诉蒋东林的“始乱终弃”。这只能表明,蒋东林对付nv人很有一套,真可谓做到了万花丛过,p叶不沾身。

    曾宇告诫杨沫不要沾惹蒋东林,一方面自然出于心里对杨沫还有感情,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而自s的动物,就算没能厮守到最后,尽管自己已经另择佳人,但是看到曾经相好的nv人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尤其是比自己更加大牛的男人,心里总不是滋味。另一方面,曾宇倒也是出于对杨沫的的不放心,或者可以说是对蒋东林这样的男人不放心。曾宇知道杨沫看着在场面上似乎淡定得t,实际上s底下完全还是小nv孩心x。不错的家庭环境让杨沫这个独生nv一路顺风顺水,从象牙塔似的高校进了对于单纯的人来说也可以算作象牙塔的央部委关。央部委不比地方基层,地方基层本身天高皇帝远,自己上级单位层层累加,要想出人头地就得关算尽、段尽出,整人整事的方法一套一套的。而央部委的环境相对要单纯一些,因为部委关内部g部消化比较缓慢和墨守陈规,权力间又互相制约,明面上反而没有地方基层那么复杂和黑暗。杨沫出了校门就进入这样一个在单位大家互相有礼有节,到地方基层被奉为上宾的环境,虽然大场面的确见过不少,但对社会与人心险恶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曾宇早就因为方卉卉的原因对蒋东林其人进行了侧面了解,除去显赫的家世背景,曾宇也早有耳闻蒋东林在京城子弟圈里的花名,最可怕的是,蒋东林似乎没有留下玩nv人的坏名声,因为跟过他的nv人个个都ai他ai地死心塌地,虽然不情愿被甩,但是也不敢出来乱说话。蒋东林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史,对方正是方卉卉的堂姐方明明,蒋东林与方明明家世相当,祖父辈是一道扛过枪为新国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元勋,两人在一个大院长大,从小就被当作一对金童玉nv,到了男婚nv嫁的年龄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后来方明明为了自己的艺术事业毅然独自赴美深造,两人不久后离婚,据说蒋东林当年为了方明明的离去消沉过好一段时间,但是再出江湖之后就很少能听到他负面的消息了,只是行事的逐渐老辣与他的花名一样日盛起来。

    当曾宇在a县的调研晚宴上看到蒋东明坐到杨沫身边给她挡掉一杯又一杯的酒的时候,杨沫的脸上分明浮现出只有在对着自己时才出现过的羞赧神情,曾宇感到自己心里警铃大作,但是他只能跟在马部长的身后,远远地看着他们。

    杨沫最近老是频繁地往返于北京和呼市之间,因为买房。在京求学加工作已经快有8年的时间了,眼看着房价从自己来京时候的一万左右蹭蹭蹭一路飙升,杨沫和父母都有点按奈不住了,虽说一万多的时候就觉得已然天价,但是杨沫的工作x质注定了她要在北京长期抗战,部委宿舍条件并不好,每次杨沫妈妈来北京看到自己宝贝nv儿住在这么拥挤的环境下都会眼红鼻子酸。所以,当心仪地段的房价没有冲破万大关的时候,杨沫家咬咬牙,准备给杨沫置办一个小窝。杨沫和父母最终选择了离单位不算太远的一个社区,70多平米,30年贷款,父母来小住的时候也可以凑活,杨沫结婚以后可以分到单位的经济适用房,所以买房的决定作为投资也算不错的选择。

    杨沫这会儿正坐在候大厅里看装修公司给设计的装修图纸,自从房子续办好以后,杨沫就再也不让父母为装修的事情烦心了。如果让nv孩子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梳妆镜,或是选一种自己喜欢的壁纸颜se可能会让她们感兴趣,但让一个nv孩子从水电排布开始负责整个房子装修事宜,估计十个有九个抗不住,杨沫这会儿正盯着图纸头大。

    “杨科长,你也回北京啊。”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杨沫抬起正锁着的眉头。

    “蒋总!”杨沫看清来人,站起身,微微一笑。“这么巧。”

    “是啊,呵,回北京开会。啊,别站着,坐吧。”蒋东林大剌剌在杨沫身边坐下,倒好像主人般,杨沫咧咧嘴角,坐了下来。

    “诶?杨科这是准备装修房子哪?”

    “哎,一团浆糊,最近都折腾这事了……”还没说完,蒋东林就凑了过来,“我看下?”

    “好”

    “嗯,我看这个设计蛮一般的,规矩的,小户型在凸显功能x的同时也可以有很精巧的设计,我有个朋友搞设计还不错,可以介绍给你。”蒋东林把设计图还给杨沫。

    “啊,那太麻烦您了,我都找好装修公司了,不用了。”

    “等会儿到了首都场有人接你么?”蒋东林突然转换的问题让杨沫没反应过来就随口道:“嗯,没有。”

    “呵,那好,正好好久没他了,约他一起吃个饭,让他根据

    _分节阅读_4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