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5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5章

    你的户型先给你出一稿,要是可以你就考虑考虑,不喜欢他的设计那就算了。”蒋东林询问的眼神看了一下杨沫,又笑了笑,说到:“就这么定了。”

    杨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一般上了蒋东林的车,然后也的确去和那个设计师吃了个饭,只是杨沫从始至终没有发觉那个叫王译的设计师探究了一晚的寻味眼神,杨沫也当然不知道蒋东林临时推掉了当晚的一个重要饭局。设计图当然一顿晚饭是定不下来的,蒋东林说设计图出来了会联系杨沫,又驾车送杨沫回住处。

    刚送走杨沫,王译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你小子,最近有个大赛我已经忙得晕头转向了,难得见你一面吃个饭,还给我招来这么个活儿,快说,那个妞是谁?看你那起劲样儿。”蒋东林才拿起电话,那边就急不可待地问。

    “呵呵,知道王大建筑师你忙,这就是一小活儿,占不了你多少时间。不过,得给我做扎实了啊,至于风格么,按照我的口味来就好了。”蒋东林说得轻松。

    “嘿,蒋总,来真的啊?还要按照你的口味来,您准备蜗居了啊。我看那姑娘挺单纯,可不比你外面那些花花cc,你别引火自焚啊。”

    “哈哈,哪能啊,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蒋东林听着对方这么说着,愣了下神,转眼又打了个哈哈。

    “哎,要是真来个能套得住你的主,也是好事,对了,明明回来了,你知道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j秒钟,蒋东林再开口的时候,已然没有刚才的轻松愉快,“我们没联系过。恩……这个房子装修的事,你多上点心啊,最后给她报个3万以内的价,其余部分我补。”

    “危险了,蒋东林,我看那妞和你不太熟的样子啊,都这么做好事不留名了,你危险了啊。不过你别说,那妞还真是挺漂亮的啊,就是正儿八经的样子搞得我都跟着严肃了,怎么老是你小子有这艳福,准备什么时候拿下?哈。”王译明显感觉到蒋东林突然的严肃,故意打趣地说。

    “行了啊!拿下是自然的事。呵,不说了,挂了。”

    蒋东林发动他的宝马gt缓缓开上环,神se有点木然地打开调频收音,慵懒的nv声洋洋洒洒倾泻出来的时候,蒋东林想起这是方明明最喜欢的歌,蒋东林换了个调频,眼前又出现杨沫那强装镇定、正儿八经谢谢他的样子来。蒋东林不否认,杨沫成功调动起了自己雄x本能的征fyu望与对新鲜猎物的探究心理。杨沫绝对算是男多nv少的官场上少有的漂亮年轻nv孩,而且那丫头一脸严肃地同那些老头子们正儿八经打j道的样子让蒋东林想起来就能不自觉扯开嘴角,还有她做报告时的严肃认真和精准到位,都让蒋东林觉得陌生而有趣。至于刚才王译说的,蒋东林自己并没有深究。调频台里的主持人夹杂英语地不停“叽里呱啦”着,蒋东林却不嫌聒噪,他咧开嘴弯了弯眼睛,紧踩油门往东边驶去。

    8

    8、第8章

    当杨沫赶到costa的时候,看到汤小元正咕嘟咕嘟大口吸着里的冰饮。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杨沫这个咖啡因极度敏感者自然不敢要咖啡,点了杯热牛n就走过去。

    “哎,你终于来了,你们领导是有多离不开你啊,这都j点了,才放你出来。”汤小元好像守得云开见日月的表情,跳起座位就一把搂过杨沫的脖子。

    “翻了翻了,烫烫,哎呀呀,知道小nn你等累了,待会儿请你腐败,地方随便挑。”杨沫把汤小元涂着黑漆漆指甲油的玉爪拿开,笑着说。

    “行,最近新开发了一家店,后海西岸那,人也少,这个点去可以坐在露天卡座了。”

    “汤圆,能不能别去那么恶俗的地方啊。”杨沫生平不喜欢刻意玩情调,斯斯白白净净的她s底下总称自己现在是北方大妞,坚持品味是喜好的自然反映而不是可以营造。汤小元可不一样,天天打j道的环境让她总能知道北京哪里又新开了什么好玩的小情小调的地方,每次她对着杨沫的不屑,总是说:“完了,杨沫你已经彻底被关老同志们的审美情q给同化了,你就快成一马列小老太太了,还好有我时常来拯救你一下……”

    汤小元一抚自己的额头,丧着那张媚人的脸:“沫沫,你可得补偿我啊,你不知道我为了你那装修的事,这个月和那个神经病j了多少个回合,我都快被他气死了,到底他是户主还是咱们是户主啊,什么都拿好主意了,我一句话也cha不上啊,你这么可人的妞儿,竟然把窝给你搞得那么冷峻,田园风格!咱们最喜欢的田园风格被那个神经病批得简直入不了正常人的眼,到底你住还是他住啊,我,我,我又不好跟他发飙。“

    “行行行,为了你的牺牲和付出,都听你的。诶,当初你听到人家名字的时候不是崇拜地找不着北么,这会儿怎么成神经病了?小汤圆。”杨沫被汤小元夸张的表情给逗乐了。

    杨沫最终还是在蒋东林看似合理的“安排”下让王译的设计团队包揽了自己房子的整t装修事宜,杨沫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抗拒不了蒋东林的“自作主张”,自己每次看到他,素日的镇定和落落大方好像见了鬼一样地蒸发殆尽。因为自己不在京,汤小元自告奋勇承担下装修监工的重担,杨沫在看到装修风格方案的时候也觉得和自己的设想并不符合,但是碍于蒋东林介绍的面子,又知道王译在设计界大拿的地位,再加上杨沫心里清楚以汤小元的脾气肯定没少跟王译发飙,杨沫想着以王译的品位应该也差不到哪去,尝试下新的东西也未尝不可,就鬼使神差地应承了这个风格。

    这j个星期杨沫都没有回内蒙县里,年前部里要召开全部系统会议,杨沫被分在会议简报组。因为所有的领导讲话、小组讨论都要及时上简报以供领导和参会代表批阅,因此简报组历来是所有会务小组时效x最强、工作强度最大的组别,一般都会选调各个司局笔杆子不错的年轻同志参加,杨沫被司里派去,自然心里也打足了劲要好好表现一番。

    会议当然是最高规格,举办地点还是在京西宾馆,杨沫因为工作的需要,已经提前入住了快一个星期了,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杨沫在翻看参会人员名录的时候,第一个翻到神州集团代表那页,蒋东林意想之地出现在名单上,看了看分配的房间号,与杨沫不在一幢楼里。会议真正开起来的时候,整个简报组都忙得脚不着地,只要有小组还在讨论,简报组的当天工作就没有结束,组内分了j个小组,倒班制地进行工作跟进。

    这天杨沫已经连续工作了8个小时,揉揉饿得开始隐隐作痛的肚p,杨沫失望地发现自助餐厅也什么吃的都没了,只能回房间泡方便面,却看到蒋东林正等在自己房门前。

    “午吃饭就没看到你,他们说你一直在后面做事,走吧,带你吃点东西去。”蒋东林cha口袋,看着杨沫说。

    “哎,简报组有规定不能随意离开会务组的,蒋总,谢谢你的好意。”杨沫说话已经有点有气无力。

    蒋东林皱皱眉头,揽过杨沫的肩膀就带着她往外走。

    “蒋总,你这……?快放。”杨沫吃惊不小,想挣脱蒋东林揽肩的。他疯了么,这一条全是部里的同事的房间,到,自己真是跳进雅鲁藏布江都洗不清了。

    “你乖乖跟我去吃点东西,我就放。”蒋东林微微侧身,勾着嘴角下巴靠近杨沫头顶,依然边带着杨沫往前走边说。

    “我真的不能去,违反纪律的,蒋总,你快放开我。”杨沫急了,开始推搡他。

    蒋东林没有说话,只是揽着杨沫的肩还在往外走着。杨沫见挣脱不了,急急地说:“行行,那你放开我,我自己走,你疯了,这一层全是部里的人,看到了,我还怎么混啊?”

    蒋东林挑着眉看了看杨沫,抿着嘴笑着说:“院子里那辆军v——xxxxx,车上等你。”就先走了出去。

    杨沫在大学时代也翘过课,代别人点过名,大学生浑水摸鱼应付老师的事也没少g,但是现下这个情景,让她真是又气又恼,杨沫在关里火烛小心惯了,她知道关的生存法则永远是夹着尾巴做人方为良策,要谁敢不留神露出带着锋芒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什么人给一刀切了去。今天竟然违反纪律跑出来,杨沫心里又急又气,但也只敢恨恨地看一眼悠哉哉开着车的蒋东林,看一眼,再看一眼。

    “哈,别怕,出不了什么事,真让你们领导知道了,就说我强迫你的好了。”

    “你……!你怎么这么讨厌,蒋东林,你真的很强人所难,知不知道!”

    “呵呵,终于不叫我蒋总了啊,恩,从你嘴里叫出来,我的名字还挺响亮的。”

    杨沫没想到平日里那么稳重正经的他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当下把脸别到一边,看着窗外闪过的路灯。

    “放心吧,这个点儿,真不会出什么事的,不吃东西怎么行,你看看你已经那么瘦了。”

    杨沫听着,又气又急的情绪似乎有点被打破了,慢慢平复了下来。

    蒋东林带着杨沫走长安街一路往东,过了北环拐八拐到了一个小胡同,不起眼的一个独门独院,进去却是别有洞天,进间的布局,老北京四合院的建筑风格,因为天黑杨沫没能仔细瞧个清楚,就被带到一个小间里,人刚到,热腾腾的鲜虾鸽r生滚粥就上了桌,配了j样清淡下菜,蒸腾的香气一下就让杨沫觉得肚子叫得更欢了。

    “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胃里太空,喝粥不伤胃,这里的季师傅艺没得说,尝尝。”蒋东林说着就动盛粥。

    “我来吧。”蒋东林看杨沫要自己动,也没拒绝,就这么看着杨沫。

    两人对坐无语,只是喝粥,杨沫感觉肚p开始舒坦的时候,在蒋东林直直的注视似乎又找回了面对他一贯的局促。

    “蒋总,谢谢,这个味道很好。”杨沫搅着碗里的粥,没敢抬眼瞧他。

    “呵呵,一夜回到解放前啊,刚才泼辣厉害的样子哪去了?”

    “为了不辜负您对我的美誉,看来以后只能对你直呼其名了。”杨沫抬起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蒋东林,莫名来了这一句。

    蒋东林哈哈一乐,拉起杨沫的,“走吧,送你回去,外面好像下雪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上飘起的雪花让杨沫忽略了被握着的,还是自己心里有点不想挣开,杨沫只记得,回去的路上,自己的似乎一直被他握着。

    9

    9、第9章

    回家已经3天了,杨沫都在一种心神不宁的状态度过,她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么,但又觉得应该不是那样。

    部里的系统会议结束就是春节休假,而自从那晚以后,杨沫除了远远地看见蒋东林在主席台上做神州集团工作成果展示演讲外,就再也没有单独与他碰过面。

    今天是年初二,江南冬天y沉沉的天这会儿又开始飘起了细雨,杨沫百无聊赖得在窗边看着小区水池里那p打转了半天的树叶。“嘀嘟嘀嘟”,杨沫急不可耐得翻开短信,却不是他。杨沫给很多人群发了拜年的祝福短信,回复的短信也陆陆续续地接收着,可始终没有那个人的回复。杨沫赶到一阵失望,把塞回棉睡衣的口袋,想想还是去舅舅家走走。

    杨沫的爸妈一大早就去舅舅家和亲戚们打牌,杨沫有心事,推脱下雨懒得出去。妈妈出门的时候,还在嘀咕:“大过年的,不出去走走倒闷在家里,你这个孩子,真是。”

    杨沫打着伞,走在y冷的细雨里,脑子却混沌一p。蒋东林拉了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她有意思,还是自己想多了,这是杨沫这j天主要思考的问题。如果是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那么暧昧地拉她一个nv孩子的?还带她出去吃东西,给她挡酒?如果没想多,为什么这么多天连个电话或短信也没有,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杨沫脸p薄,能主动给他发一个拜年短信已是极限,再加上两人又没挑明什么,自然只会这么被动地等待。杨沫没有意识到,在那个牵的夜晚之前,她似乎和蒋东林本就没什么联系。当时的自己还在为曾宇的一个电话、一个消息而牵动,而从什么时候开始,杨沫似乎渐渐忘记因为那个叫曾宇的男人而引发的心痛了呢!

    表姐m们嘻嘻闹闹地另开了一桌麻将,拉着杨沫一起玩,厨房里二舅妈和舅妈正在忙活着炒菜,一家子倒也热热闹闹,杨沫颇有点心不在焉地和姐们们玩着,只是放在桌上的一震,就立马扔牌拿起来翻看,然后又回也不回地扔回桌子上

    直到打到半圈,在桌子上

    _分节阅读_5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