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0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0章

    的,等下明明他们跳完第一支舞,希望你可以请我跳第二支。”方明明并未理会方卉卉颇有意味的介绍,没有再瞧杨沫,直对着蒋东林说。

    “呵呵,明明,今天你这个堂姐怎么着都不能抢准新娘的风头啊。方叔叔,你们先忙吧,我们自己随便转转。”对方仲平礼貌地打了招呼,蒋东林又拉上杨沫的离开了火y味渐浓的谈话圈。

    “刚才他们的话,别放在心上。”蒋东林趁人少,捏着杨沫的耳垂,又问:“和曾宇很熟?我看方卉卉好像要吃了你的样子,呵呵。”

    “哎,这个……说来话长。”杨沫低了低头。

    “呵呵,那就以后慢慢告诉我。”

    订婚宴已经开始了,杨沫看着台前进行着仪式的那个人,觉得内心还是微微有点发酸。曾经说会永远ai自己照顾自己的人,现在却只能假装普通同事那样互相客套地寒暄,然后看着他把戒指套进另一个nv人的指上说:“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杨沫觉得实在是可笑。

    蒋东林和j个男子在那边开心地聊着,里面有王译和西山那晚见到的j个,杨沫自己躲到一个角落的树底下,看到方明明言笑晏晏地走去蒋东林那边,杨沫就又猛灌了一杯水果酒。

    水果酒酸酸甜甜,很好入口,杨沫自持有些酒量,不知觉已经喝了7,8杯了。直到看着曾宇带着方卉卉进入内厅的舞池开始跳开场舞,杨沫才发现原来水果酒也会让人眩晕。

    “诶,原来你叫杨沫啊。”蒋东林和那帮朋友已经找到了角落里的杨沫。“今天一打扮,差点认不出来啊,东哥,你老是能找到漂亮妞儿。”那个叫辉子的男子笑说到。

    蒋东林的笑微微有点僵y,王译在一旁用胳膊肘撞了撞还正说得兀自高兴的李明辉,递了个眼se。

    “东林,第二支舞,说好了一起跳的。”方明明已经主动伸出了,也不管周围神se各异的眼神,只是笑着对蒋东林又说到:“咱们探戈一向配合得很好。”

    “明明,很久没见识你的舞姿了,赏个脸给我,我请你跳这支舞吧。”王译看着有些沉下脸的蒋东林,赶紧打圆场。

    “东林答应了的,东林?”方明明笑着,脸上满是期许又不容推却的神se。

    “这支舞,照例我应该请我的nv伴跳的。”蒋东林又缓起了笑容,拉起杨沫的,就往内厅走去。

    方才的j个回合杨沫自然都看在眼里,曾宇的订婚礼加上方明明那暧昧的眼神,让杨沫心里已经纠结得厉害了,再加上根本不会跳节奏这么明快的探戈,只能任由蒋东林拉着胡乱走着步,却不知道已经踩了他多少脚。

    一曲未毕,杨沫就急急败下阵来,看到蒋东林和方明明在舞池里近乎完美的舞步,杨沫除了知道猛灌里的水果酒之外,就只剩下一颗纠结的心了。

    “今天的你和平时真不一样。”曾宇cha着口袋,拿走杨沫里刚喝空的酒杯,笑着说道。

    杨沫没有理他,想再拿一杯,却在伸过桌子的时候被曾宇按住。杨沫一个紧张,赶忙避开。

    “今天你是新郎倌,注意点,你想让我被你的卉卉大切八块啊?”杨沫压抑着声音,有点狠狠地说到。

    “我没想到你还真攀上蒋东林了,杨沫,听我一句,你和他玩不起的,他在外面nv人多的是,不要引火自焚。”曾宇面带笑容,声音里却满是冷清。

    “谢谢你的忠告,玩不玩火,我愿意。”杨沫越发烦躁,甩下一句转身走开。

    走到内厅,看到满眼神采的方明明,杨沫怒从心起,恶胆猛生,一咬牙就走到舞池央两人前:“方小姐,我的男伴,可以还给我了么?”一已经搭上了蒋东林的臂。方明明显然一惊,却很快恢复镇定,瞥了眼杨沫,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只带着一个疑问的表情,看着蒋东林。

    “呵呵,看来我的nv伴舞瘾上来了,抱歉,我得失陪了。”蒋东林边笑着,顺着杨沫的就换过舞伴,带着杨沫转圈到旁边,只留一脸愕然的方明明尴尬地站在舞池里。

    “东林,今天的礼节你这算送到了么?”

    “送到了。”

    “那我们走吧。”

    “好。”

    蒋东林和方仲平打了招呼,又让代他向爷爷问好,就带着杨沫离开了订婚礼现场。蒋东林知道,身后有很多道眼光都在看着他们离开,有愤怒的、有吃味的、也有很多探寻的。

    “你不想问问我和曾宇的事么?”杨沫微眯着眼睛,问到。

    蒋东林一握着方向盘,一探过来一把抓住杨沫的:“他是他,我们是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杨沫趟在自家沙发上的时候,水果酒里打底洋酒的威力已经彻底发挥了出来。蒋东林去厨房给她倒水,只感觉一个软软的身t从背后环抱住了自己的腰。

    再转过身的时候,一张温濡濡的的唇已经迫不及待得吻了上来,小巧的舌头有些野蛮又缺乏技巧地钻进他的嘴里,只想寻找他的。

    蒋东林反抱住杨沫:“沫,你喝醉了。”没有继续动作,抱了抱杨沫,说:“你睡一会儿,我不走,在这陪你。”

    “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么?”杨沫还在寻找蒋东林的唇,已经开始胡乱撕扯他的衬衣扣子。

    蒋东林再也没有迟疑,什么理智、什么自持,在这样的杨沫面前,暂时先丢到一边吧,蒋东林托起杨沫的t抱起她,往卧室走去。

    直到看到杨沫眼角的泪珠和鲜红的处子血,蒋东林才懊悔自己的大意和粗鲁。他看着怀里已经熟熟睡去的小人儿,脸庞因为刚才的□而泛起的绯红还没有完全退去,眼睛还有点微微的肿胀,他轻轻得抱紧杨沫,心里泛起一种奇妙的感受,那是一种真正拥有的狂喜和亲身伤害的怜惜,不仅仅是杨沫紧紧地把自己包裹住的那种温暖满足,更是一种内心好像被什么填满之后的喜悦。蒋东林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虽然相拥入睡的姿势并不舒适,但蒋东林就是觉得不愿意放开,他又把杨沫往自己x口拢了拢,然后沉沉睡去。

    15

    15、第15章

    “小杨,刚才前面的那句删掉。”卫副处长探寻地看看杨沫,小声地提醒第二次走神的杨沫。

    “哦,哦。”杨沫忙脚乱地在电脑上找到那句,删除,大家继续看着投影讨论着稿。

    今天全司主要业务骨g都在集讨论修改这周就要出去的一个件,杨沫被叫来现场修改电子,各处主要业务带头人都在发表者自己的意见,现场有点混乱。杨沫的思绪也有点乱,想到那天醒来面对蒋东林的尴尬、自己的慌乱,杨沫脸上一阵发烫。

    那天再醒来的时候,杨沫睁开眼就看到蒋东林放大的脸正对着自己,杨沫一下屏住了呼吸就背过身去,看后面的人似乎没什么动静,杨沫瞧瞧起身就想先溜出去,哪知脚刚挪出被窝,人就被一双大给捞了回去。蒋东林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从后面贴上杨沫抱上她,说了句“再睡会儿”就没了下。杨沫分明感觉到**蛋子那什么东西正变得越来越火烫,却怎么也挣不开钳着的,只能小心翼翼又闭上了眼睛,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至于后来醒来起床后自己恨不得立马能cha翅飞走的尴尬,杨沫已经不敢再回忆下去,趁着改稿子j个男同事出去吸烟的当口,杨沫赶紧去洗间洗了把冷水脸,告诉自己“要专心专心”,今天自己老是走神不在状态,处长已经提醒过她两次了,后面不能再出错了。

    蒋东林办公室门口的秘书对一个要敲开蒋东林办公室门的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老大这两天心情不太好,今天一天还没露个笑脸呢,你可小心伺候啊。”

    果然,虽然没有从办公室传出什么激烈的骂人声,但是刚才进去汇报工作的人出来的时候面se微微发青,关上蒋东林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不自觉得抹了抹额头的汗。

    秘书对这个结果显然早就有数。蒋东林是个做事很少带个人情绪的人,就算是曾经在公司内部传言他过去婚史的时候,他也只是不置可否得笑笑,没有看到影响到工作的情绪,更没看到对八卦的人进行什么报f打击。但是这两天,似乎有什么事情严重影响到了他们蒋老大的情绪,一贯带有的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不见了,虽然不会大声吼人,但是业务部门去跟他汇报工作或提j方案,十个有八个都是灰溜溜出来的,所以整个副总办公室,大家都如履薄冰,生怕不小心踢到钢板。

    虽然冷气很足,蒋东林还是扯开领带松了松第一粒扣子,刚才叶部长提j的方案显然没有将工作做到十分扎实,但是蒋东林也知道这类方案一向是这么做的,下面人早就习惯了,自己发的那通火,的确有个人情绪的成分。

    蒋东林想到这个,更觉得有些烦躁,抓了抓短短的头发。本来经过了那次以后,蒋东林以为和杨沫两人也算“坦诚相待”,关系自然是更进了一步,他甚至自己有点乐滋滋地想过同居的问题,让杨沫搬来自己那住或者索x自己搬去杨沫那,小窝地方虽然不大,但看着似乎也比自己那空空大大的公寓要温馨许多。但没想到的是,杨沫似乎在有意地躲着自己,电话也是含含糊糊地应付j句,约她出来吃饭见面也说单位加班没有时间。

    蒋东林何许人也,自来只有自己不想见的nv人,还没有遇到过这样吃过nv人的瘪。自己显然是杨沫的第一个男人,不该是她哭着喊着来绑住他么,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怎么看怎么像自己盯着人家负责,而肇事者却吃g抹净就开始东躲西藏起来。乱了乱了,反了反了,一切都不对劲了,蒋东林想到那个丫头流着眼泪的样子,本来心底已经有个要好好疼惜她的声音在呐喊,现在却愣是一头冷水从头浇到脚,让他有点摸不清状况,又觉得内心烦躁不安。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蒋东林的烦躁,他低头埋进件里,没有看门,说到:“进来。”

    “东林”方明明那张永远明艳自信的脸出现在蒋东林的桌前。

    “你怎么来了?”蒋东林放下笔,一脸疑h。

    “我在在走廊第一间,欢迎来指导工作。”方明明看着蒋东林疑h的眼神,撸平了套装铅笔裙的后摆,自顾坐下,笑着说到。

    蒋东林没有说话,还是一个疑问的眼神。

    “呵呵,我们工作室签了你们集团50周年纪念的宣传策划,神州给我安排了临时办公室。”方明明说到。

    “呵呵,那恭喜你接到这么大笔单子,我知道神州在宣传上一向不吝啬,只追求高品质。”蒋东林摆上一个职业的笑容,微微耸了下肩,平和地说到。

    “以后少不了叨扰了。”方明明娇俏地说到。

    “呵呵,宣传事宜有集团专门的宣传部门和团队负责,我这是做业务的,负责挖煤,估计只能最后欣赏你的艺术成果了。”蒋东林端起茶杯,又说到:“哦,让我的秘书给你泡杯咖啡。”

    “呵,不用了,我说过的,东林,我会在北京开始我的新生活的,今天我再加一句,我也会在北京把我丢了的东西再找回来的。”方明明边说边走到蒋东林办公桌前,俯□t贴近蒋东林的脸,慢慢地说到。

    “ok,不耽误你办公了,有空过去看看我的新办公室。”方明明整理了一下自己荡低的领口,又朝蒋东林笑了笑,走了出去。

    蒋东林看着方明明踩着她的8寸高跟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敛起自己职业化的笑容。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5点半,没有再迟疑,拿起外套就出了办公室。

    “小张,我下班了,有什么事联系。”蒋东林对外间的秘书说了声。

    张秘书看着蒋东林风风火火进了电梯,嘴巴立马张成一个o字。周围的j个同事也立马围拢过来八卦。

    “太反常了,这个点从没看到过老大在这个时间下班的。”有人说到。

    “是啊,这两天都是乌云密布,到底怎么了嘛?”已经有人等不及地问小张秘书。

    “哎,我只负责办公室这块,又不跟着老大出去跑,我也不知道啦,不过看这样子,不像是公司的事啊,最近也没什么老大的消息啊。”小张也一脸八卦,跟别人j换着意见。

    找到杨沫办公室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隔壁留守的人看到有人找杨沫,说她15楼小会议室改稿子。

    “我在你们过道电梯那等你,你出来一下。”一条短信差点让正努力打着字的杨沫从椅子上蹦起来。

    “我在开会呢。”杨沫趁空档赶紧回复。

    “你先忙,我在你们单

    _分节阅读_10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