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1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1章

    位对面等你。不见你的人,只能去你们会议室找你了。”又是一条烫的短信。杨沫把放回口袋,过了j分钟,才回了个“好”。

    一天的件讨论,让杨沫已经有点头昏眼花的感觉了,和处长匆匆打了个招呼,杨沫就走出了单位。

    杨沫脸se不太好,有点苍白,坐进蒋东林车里的时候,更是按捺着一颗狂跳的心,只是低着头不敢看他。

    “为什么躲着我,你怎么想的?”蒋东林话里有怒气。

    “那天……”杨沫吞吞呜呜。

    “那天很美好,哪儿不对么?除了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的确粗鲁了些……”

    “我心里不开心,很不开心,我不知道咱们到底算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你正式介绍给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心里没底。那天……那天你并不愿意碰我的,是么?我不明白难道我对你真那么没吸引力……?那天要不是我留住你……,我觉得自己j。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和你隔了一层什么,好像很近,却对你了解并不多,我总是被动地在等待,等待靠近你的生活,而你一旦消失,我却什么都抓不住。有时候躺在床上,真害怕一觉醒来一切不过是场梦。你和方明明在大家眼里还是那么般配,你的圈子都认可她,我往那一站,就像是个多余的人,我不是恨她,也不是恨你,我是觉得自己很可笑很可悲。”杨沫有些语无l次,激动捂住自己颤动的嘴唇。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也不是不能给你,但我不想骗你,不想只是把你哄高兴了到最后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我喜欢你,很喜欢,你给我的感觉和这么些年其他的nv人很不一样。我有过婚史,我不否认方明明的离去给我很大的打击,让我一度怀疑ai情这个东西,也怀疑婚姻的存在必要x。这些年我是有过一些nv人,来来去去,有让我喜欢的,但却没有能住进我心里的,r麻的话我真的说不出口,但是遇到你,我知道不一样了。那天……咳咳,那天其实我心里特美,只是你迷迷糊糊的,咳咳……你别那么说你自己,不碰你,不是因为不想要,相反,我很想,非常想,我也说不清楚心里怎么想的,总觉得你在身边就很好,如果没有确定能给你什么,我不想那样,不舍得。”蒋东林少有的结结巴巴地说到。

    “我十四了,不是二十四岁的男孩子第一次遇到你就能跟你海誓山盟,说自己ai你ai得不行,如果我说出口,一定会努力去做到,只是这之前,我要确定我自己,把自己心里的事情和感情都理顺了,才敢承诺。”

    蒋东林直直地看着杨沫,缓下了脸se,把她抱住,轻声说:“别再觉得我和别人般配,也别怀疑自己的吸引力,那天你没看那么多男人的眼睛都粘在你身上呢!”蒋东林笑着,伸捏了捏杨沫的鼻尖。

    “还有那天床上那个小妖精的样子,简直能磨死人。”蒋东林突然坏坏地来这么一句,轻啄了一下杨沫的嘴唇。

    “哎,你这人,不许提了啊。”杨沫本已被他一番动情的话说得眼眶有点发红,猛得被他这么一调戏,脸“唰”的就红了,忍不住美目圆睁,举起小拳头就朝他肩头砸去。

    “呵呵,明天我要去趟南方x省,可能要j天,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单位里别那么拼,写那么多扯淡件没用……”

    “谁扯淡呢,那都是要上报……”

    “好好好,你们g的都是军国大事,但是别太累着自己了,你看你本来挺可ai的小包子脸都瘦得没那么可ai了。”蒋东林笑说着,一双胡乱揉捏上杨沫rr的脸。

    杨沫努力躲避着他的魔爪,蒋东林收起笑,说“我去看看我父母,适当的时候,我会带你回去的。”

    16

    16、第16章

    父亲还在书房里练字,蒋东林没有打扰他。客厅里,母亲正笑嘻嘻地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蒋东林。

    “上次莫琳带着丫丫回来,喔唷,那个小丫头差点把我和你爸这把老骨头拆了,呵呵,那个小丫头,真是不得了,人前乖巧人后鬼灵。”林静之富态的脸微微笑出一点皱纹,擦着说到。

    “恩,姐夫已经和我说过了,他们俩常年不回国,却还是希望丫丫能在北京读小学。这个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爷爷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我在,苦不着丫丫的。哎呀,妈,你哪有老骨头啊,我面前坐着的明明就是朵花啊,呵呵。”蒋东林一拿着苹果啃着,一揽过林静之的肩头,嬉p笑脸地说。

    蒋东林的母亲林静之常年养尊处优,自然是保养得宜,将近60的年纪却丝毫没有显出老态,整个人白腴富态、端庄淑雅,但眉目间又分明有着j十年官太太生涯独有的精明。蒋东林从小就是蒋家的心头r,更是母亲林静之心尖尖上的那块。和蒋父的严肃深沉不同,除了长nv蒋莫琳,林静之对自己的这个独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疼才好。别看蒋东林在外面稳重老沉、为人做事颇有蒋父之风,但面对母亲,却也知道怎么哄得她眉开眼笑,又ai又气。

    “说正经的,我那外孙nv过了夏天都要进学校读书了,我的乖孙子什么时候才能抱得上啊?”林静之打掉肩头的,板起脸说到。

    “东林,我听说明明回来了,上次回北京,老方说明明这次回来不打算再回美国了,你们那么多年……”

    “妈,我保证会正常地成家生子,但是方明明,别再提了,好么?我最近在接触一个nv孩子,等合适的时候带给您看看。”蒋东林收起嬉p笑脸,颇为严肃地说。

    “你这孩子,这些年外面那些nv孩子我从不管你。我们过来人看得清楚,明明当年离你而去是她不对,我和你爸爸也是有意见的,但是论家世、论各种条件,只有明明这样的nv孩子才配得上你,才适合咱们家。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有些事情,就当是对两人感情的考验了。这次回去遇到明明妈妈,她拉着我说了半天,都是绕着你打转,要不是想挽回还能是什么,你看方明明这么多年在外面,估计想再找个你这样的,也难!夫q啊,总是原配的好,再说,现在也正是你爸爸的关键时刻,部队那块不能松掉……”

    “东林。”蒋父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

    “爷爷说他练完字了,叫您进去。”小保姆羞红着脸不敢看蒋东林,只用夹带着苏北口音的普通话说到。

    蒋东林又拉上那幅嬉p笑脸,对母亲说:“老爷子传我了。”就搂了下母亲的肩赶紧逃离刚才的话题。

    “诶,我话还没说完呢,这爷俩,跟串通好了似的……”

    蒋东林进到书房的时候,早已敛起了在客厅和母亲说笑时候的随意。蒋德生正在洗笔,蒋东林走到父亲的书桌前,仔细看了看水墨未g的大字,笑着说:“爸,您的字是越来越正了,但力道是更苍劲了。”

    “练字是为了平和心态,雕琢x格,我看以后有时间,你也可以学一学,今年省委的老g部书画大赛上,佳作很多啊。”蒋德生看着越发成熟的儿子,笑笑说道。蒋东林敛起笑容,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我看最近国家关闭小火电、整顿能源市场的立场很坚定,力度也是大的,对你们有没有影响?07年下半年以后煤炭价格就一直下行啊。”蒋德生洗完笔,摘掉眼镜,端起茶杯坐到沙发上。

    “这次央下大力气整顿火电,对煤炭的供需的确有影响,但我个人觉得即使是壮士断腕,也是值得的。”蒋东林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继续说到:“其他领域我没做过工作,不敢说什么,但就煤炭而言,集约化、多元化的发展是大势所趋,只有把煤炭上下游产业链连接好,做扎实,像电力、铁路运输、焦化、煤化工等都要理顺,把产业链上各节各点零散的资源都充分整合,像咱们国内所谓的能源大企业,才有希望。虽然煤炭价格暂时受到了些影响,但是我个人认为值得。”蒋东林不慌不忙地谈了点自己的看法。

    “恩,你有你的道理,不过我听说j次碰头会,你都立场比较鲜明,呵呵,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只是能源这块利益格局盘根错节,北京那的情况你也应该有数,不光是政府口子,部队、央企、子弟都有牵扯……很多改革还是只能慢慢推,急不得。”蒋德生喝了口刚泡开的茶,铁观音浓郁的香气立马铺陈开来。

    “小李,你给东林去泡一杯这个茶。”小保姆听到叫她,急急进了书房。

    “这个茶叶好,j年都没喝到这么好的铁观音了,你走的时候带点回去。”老爷子又喝了一口,笑着看看蒋东林。

    “我看牵头这个事情的xx部也是不好做。”蒋东林寻摸着老爷子的话,点着头说。

    “部里老钱快到年纪了,他们这条线能不能保住能源上的位子,也是明年换届的风向标,现在争夺都有点白日化了,这个时候,你凡事还是要多慎重些。”老爷子说得平静,蒋东林却仿佛嗅到了一些暴风雨来临前的气息。

    “按照咱们以前的设想,企业多积累一点实际业务能力和经验,以后有会你还是往宏观上转吧,我看也能走得长远些,能源这个东西,既然你选定了,当然的确也永远是个热点,我看还是好的。”

    蒋东林点点头,父亲宦海沉浮j十年,自己对他的洞察力和敏锐x还是信f的,而自己对职业规划的把握和父亲的想法也不谋而合。

    “老马前段时间来南方,我看他对你赞不绝口啊,他家老幺的事情,你在香港那边,没少找人吧。呵,你和老马分管的部门业务往来多,但是也别走太近,他现在一心盯着那个位子,自己还没觉得外面那么多双眼睛已经看着他了。”

    “爸,你看马叔,希望大么?他盯这个位子好多年了。”

    “呵呵,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老马在铁路运输这一块上纠缠太深,务必是颗地雷。而且能源这么重要的部门,原来的条线怎么肯轻易放弃!”老爷子若有所思,声音轻了下来。

    “爸,我看北边j个省最近风头都很盛,央一拨拨去视察,下次换届,看来是盯着23人的位子呢。”

    “呵,盯着是正常的,在朝为官,不盯位子盯什么!他们这些年经济发展势头那么好,谋求更多政治话语权嘛。”蒋德生握着茶杯,食指缓缓敲打着杯沿,说到。

    “我听你妈妈说,方明明回来了,你们已经见过了?”

    蒋东林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方伯平怎么说也是方老爷子的长子,部队里跟着他的人还是资格要老一些,方仲平想跟他的这个哥哥分庭抗衡,我看现在还早了点,但是仲平这些年在部队苦心经营,我看也是有成果的,这次j大军区人事换防,方伯平应该压力不你最近和一个丫头走得很近?不管怎么样,方明明那你自己稳住一些,部队还是要摆得平,这两年他们自己的也是斗来斗去,一锅粥一样,不要烫到我们自己。”蒋德生颇有意味的一番话,蒋东林脸上轻松的神情彻底隐去。

    老头子说得含糊其辞,蒋东林心里却对这里面的是非曲直清楚得很。能源是块肥r,谁都想咬一口,甚至一大口。马部长自然虎视眈眈地盯着即将空出来的no1的位子,可是说到底,他也只是众多觊觎者之一。蒋东林分管神州集团的煤炭业务,很清楚铁路运力不足一直都是限制煤炭产业发展的瓶颈,虽然国家一直花大力气扩充铁路运能,但是仍然不能满足迅猛增加的煤炭需求量的运输要求。马部长与铁路上的渊源由来已久蒋东林也早有耳闻,在煤炭铁路运力如此紧张的今天,据说他给铁路系统的一个电话,就能帮一个煤老板解决一年的运力问题。

    明年就要进行核心权力x人小组换届选举,这档口任何重要岗位的风吹c动都能让相关人士浮想联翩,甚至无生有,自然是关键又敏感的时期。蒋东林对父亲进入23人小组本来觉得毫无悬念的,但北边j个经济大省对央和部队频繁的动作,又不能不让人警觉。政治输赢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蒋家爷爷年纪大了,虽然是元老级人物,在军和党颇有影响力,蒋家后代如果只想做个富贵闲散王孙,不是不可能,但如果想在仕途上走得更远,后面的路还要靠子孙用自己的实力去打拼。

    军队这块到了自己父亲蒋德生这辈就开始成为蒋家的短板。部队是个很讲究渊源和战友情谊的特殊t系,蒋德生一生从政,没有踏足过军界,虽然因为父亲的原因也有些根基,却并不深厚。j年前蒋东林和方明明的结合的确为蒋德生入主南方x省加了不少分,再加上蒋东林本身也钟情于方明明,这段婚姻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再珠联璧合不过的强强联。但是在日后的点滴,敏锐如蒋东林却惊讶地发现方家在整个南方根基的深厚和实力的强大根本出乎他们的意料

    _分节阅读_11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