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3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3章

    明明白se的香奈儿套装上。平时在方明明眼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此时似乎显得微不足道,她放下里的刀叉,看着f务生撤走对面的主盘,神思有点怅然起来。

    18

    18、第18章

    “哈,死沫沫,j天没来视察,你这就藏了野男人了,说,是不是那个蒋大帅哥啊?”汤小元右翘着兰花指拎着一条男x内k,左拿着一条男式家居k,人未至声先到,一脸惊讶和八卦地盘问杨沫。

    还没赶上杨沫好好照顾一下难得病倒的汤圆大小姐,汤小元早已小宇宙爆发超强自愈能力得好了,倒是杨沫,因为生理痛实在有点吃不住,告了一下午假这会儿正哼哼唧唧躺在床上翻滚。

    “有点公德心好不好,看人家这样还惨下痛!”杨沫虾蜷着身子,从床上跳起来一把夺过汤小元上的衣f,胡乱塞进衣柜里,跳上c背对汤小元再不理她。

    “你们同居了啊哎呀,杨沫你要么不做,要做比我还狂野啊!”

    “别再b我了啊,哎呀呀,汤圆,我肚子好疼,呜……”汤完,杨沫就抢白。

    汤小元八卦基因那么强大,哪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转到床的另一边,与杨沫来个脸对脸地躺了下来,帮杨沫把被子盖严实些,已经开始轻柔地帮杨沫揉起小肚子。

    “他只是偶尔来这,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杨沫知道汤小元不会就此罢休,主动招供。

    实际上,从和蒋东林好上开始,杨沫似乎无处诉说这段情事。照理这个年纪男婚nv嫁,正是nv孩子正儿八经谈恋ai、j朋友的时候,家里父母不是不着急的,妈妈每次电话里的追问,杨沫不是不明白。只是虽然前段时间蒋东林对自己似乎进行了一场“深情告白”,但回头想想除了“真的喜欢你”,并没有什么其他实质x的内容,至少在杨沫看来是在这样的。杨沫没敢和父母说j了个男朋友,更不敢说他们现在如此亲密的程度,因为这个男人到底算不算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未来会怎么样,杨沫心里真的拿不准。也没敢和其他朋友同学提过,亲近如汤小元,因为j次直接接触知道蒋东林,杨沫也没有多说其他的。

    杨沫心里不是不苦闷的,开始一段恋情,谁都希望可以公告天下,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虽然不算地下情,但杨沫觉得她和蒋东林现在的关系似乎总是不能公然晾在太y底下。杨沫不比很多20出头活蹦乱跳社会上的nv孩子,关生活的一丝不苟让她对自己的感情生活一向比较谨慎和低调,即使和曾宇的那段似有还无的恋情,杨沫也没有公然在单位承认过。杨沫知道在自己圈子里公布一段恋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同事、领导全都会知道,意味着恋ai分换男友会被大家认为自己s生活比较复杂。关单位看似平静无波,每个人都正襟规矩,实际上是传言最好的散播地,一有风吹c动,立马能传遍上下。虽说现在的80,90后谈恋ai、分、换男nv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在杨沫这里,统统不可以那么轻率。所以,杨沫需要倾诉,需要有人能够分担自己心里的这份沉重,而最能信得过的人,当然是汤小元。

    “真的是他?”汤小元瞪圆她那一双圆圆的杏眼,然后又好像一切早在意料之一样说到。

    “不是他还能是谁呢!早看出来他对你不一般,只是看他话也不多,也没追你追得特别紧,你这死丫头自己嘴巴又那么牢,一点风没透。哎,早该想到你们在一起了。”汤小元若有所思地自顾自说到。

    “哇,你们已经……他那么高大威猛,你吃不吃得消啊,小处nv。嘿嘿,哈哈哈。”汤小元一阵□。

    杨沫气结,又转过身背对她,“不理你了,讨厌。”脸上却因为汤小元的话烧了起来。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说说嘛,哎呀,你别**对着我嘛,人家特意赶来照顾你的。”

    杨沫再转过身的时候,眼眶有点微红。

    “怎么了,疼得很厉害么?我再去给你泡红糖水。”

    杨沫拉住了要起身的汤到:“小元,这件事情,其实我心里郁闷很久了,但一直都不想说,也说不出口。”

    “怎么了?你是说和蒋东林j往?”汤小元重新躺下,问到。

    “呵,j往?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这样算不算j往?还是我对于他来说,和以前的所有nv人一样。”杨沫的开始用力地绞被子。

    “咦?什么情况?你们都这样了?”

    “我们的关系,我现在回过头来看也觉得有点乱。当初第一次,是我主动的。哎,我不知道怎么说。”

    “哇,沫沫,没想到你这么闷s啊!哈哈”汤小元嘴巴张得更大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杨沫。

    “哎,讨厌你。不说了。”杨沫更觉气闷。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这很正常啊,男欢nvai,本来就是天底下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是你以前守得太苦。蒋东林厉害啊,能让你这么个榆木疙瘩开了窍。”汤小元点了点杨沫的头,说到。

    “那你们到底有什么问题啊?我看他各方面很诱人啊,又帅,事业又厉害,男人味十足哦,对了,听王译说,蒋东林家背景很深的,你就等着做少nn吧,哈。”

    “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的确觉得很开心很甜蜜,但我根本不了解他真正的生活、他的家庭、他的朋友,除了他在哪工作是g什么的,我好像对他一无所知。每次分开,都觉得一切虚得好像只是一场梦。我不知道对于他来说,我和他以前的或者现在外面的其他nv人是不是一样,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去深究。”杨沫把脸埋进枕头里。

    “那他有没有跟你讨论过未来啊之类的?”

    “没有,我真是一点底都没有,我不敢跟我父母说j了男朋友,我父母详细问起来,我怎么回答啊?他说他因为以前那段失败的婚姻,不敢轻易承诺。我现在又怕见他,又想见他,越迷恋那种甜,越害怕那种甜,我真是纠结地好难受。小元,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没出息,自己越陷越深,对方却说走就能潇洒地走开。”杨沫埋在枕头里的脑袋已经开始慢慢chou泣。

    “别哭,别哭,哎,其实你内心的纠结,别人从外表真的看不出来,总觉得你一直都是很冷静很理智。”汤小元看不得杨沫哭鼻子,颇有点心疼地说。

    “小元……那都是唬人的,我一点也不坚强……”杨沫探出半个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汤小元。

    “哎,沫沫,我看他对你还不错,我虽然见过他次数不多,但是看他眼里,满满都是你哇。而且也老听王译说到蒋东林,说他一向是说得少做得多的人,王译那个自大狂好像都挺f气他的。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像个锯了嘴的葫芦——什么也不说,但不代表他心里没你。看他的态度再说。”

    “恩……,诶?王译,王译,你什么时候和王译那么熟了啊?”杨沫闷了一会儿,抬起头问到。

    “啊……恩……还不是那时候为了装修你这房子,不然我才不想和那个自大自恋狂有什么关系呢。”

    杨沫若有所思地看看汤小元,一向以脸p厚著称的汤小元破天荒得有点红脸,杨沫反过来点了点汤:“你啊,可别落他里了。”

    周一一上班,张处就告诉杨沫她的主科正式任命下来了,正式的这两天就会下发。苦熬年第一次提拔,杨沫感到很高兴。虽然副科升主科也不能称之为提拔,在处里还是最小的兵,但让杨沫一下觉得自己过去加班、连续出差、熬夜通宵写件通通都是值得,最起m努力过后还是有回报,自己对械刻板的关生活似乎也有了新的盼头。

    杨沫第一个想到告诉蒋东林,一条短信发过去,很快就有了回复,“恭喜,丫头。”简单四个字,正如蒋东林的风格,杨沫拿着盯着屏幕会心一笑。

    “一起晚饭吧,我做饭。”杨沫立马回复。

    “有个会议,可能会晚,要不改天庆祝?”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回复。

    “没事,我做好了等你。你吃点东西,别伤着胃。”杨沫和所有热恋里的nv孩子一样,虽然有点小失望,但仍没有放弃。

    蒋东林看着短信回复栏里闪动的光标,打了一个字又删掉一个字,久久,才发出一个“好的”。

    放下,蒋东林在内电话h页上查到这层第一间办公室的号m,刚想拿起电话,“嘟嘟嘟”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东林,是我,晚上我定了‘face’。”

    “明明,晚上……”

    “恩?有问题么?还是你不喜欢那?”没等蒋东林开口,电话那头就问到。

    “……行,就那吧。”蒋东林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呵,那6点,我在b2等你。”

    “好。”

    蒋东林并不擅长给nv人送礼物,也并不清楚哪里是城贵f最常流连的购物场所。新光天地里琳琅满目的一线和副线品牌,让蒋东林有点眼晕。

    蒋东林来之前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在明亮安静的名品道一路逛过去,橱窗里散发着莹莹柔光的莹白珍珠抓住了蒋东林的视线,他看了看招牌,ikioto,依稀有点印象,才走了进去。

    个店员捧的,近乎朝圣一般谨慎小心地把店里那款“晶莹黑葡园”珍珠项链从最显眼的展示窗里拿了出来。铂金质地加全钻石镶嵌做成的葡萄叶子惟妙惟肖,叶子下面掩藏着极品南洋黑珍珠攒成的葡萄串,一簇簇由大到小得铺陈满整条奢华。黑珍珠葡萄粒之间不均匀地散落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单粒钻石,璀璨闪耀与珍珠的温润莹腻相映成趣。奢华耀目的葡萄串之间甚至有精细到极致的钻石镶嵌葡萄藤,蜿蜒在散发着神秘莹柔光芒的黑珍珠间。

    店员没想到纯用于展示的这款镇店之宝真会有人来购买,因而无不是热情恭敬到极致。蒋东林看着眼前这款极其奢华炫目的项链,想象着丫头看到它时可能会出现的眼神和表情,还有如此艳腻莹滑的珍珠躺在她细白x感的锁骨上的样子,不由露出一点笑意。

    “先生,您真是太有眼光了,这款项链,是我们去年在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获过大奖的,全球限量3条,除了日本总店和纽约,全欧亚地区只有这一条。本来只是作为陈列展出的,因为真的极少有客人会购买,它光是工制作就需要一年的时间,每一颗钻石和每一粒珍珠,都是选用最优质的原料,由我们在日本最好的珠宝工师人工镶嵌的,虽然价格昂贵,但绝对是传世之品。如果您购买这一产品,您将可以直接升为御木本金vip会员,享受顶级会员折扣与活动。”

    蒋东林轻轻抚摸了一下晶莹的葡萄串,笑着说:“就它了,请把所有价签都取掉,谢谢。”边递过了卡p。

    “哦,另外柜台里右第一条那个双层项链也帮我包起来,分开装,谢谢。”

    19

    19、第19章

    杨沫的办公座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m,熟悉的内线四位数,杨沫有点迟疑,在卫处长习惯x转接之前,拿起了听筒。

    “是我,看到你正科的任命了,恭喜,为你高兴。”曾宇的声音杨沫再熟悉不过,但现在听来,仿佛只存在于记忆一般,似乎有点陌生。

    “谢谢。”杨沫礼貌地答道,并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曾宇靠着马部长旁边有一件单独的办公室,但自己在j人的大办公室却没法流露过多的个人情绪。

    “晚上一起吃饭吧,庆祝一下,毕竟是你第一次提拔。”

    “呵,今天约了人,您的心意领了。”杨沫还是礼貌地答到。

    “……是蒋东林?沫沫,他真的并不适合你,你了解他有多少?你j新男朋友我祝福,但不该是他。”

    “谢谢你的关心,我能处理好的。”杨沫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语气明显冷了下来。

    “……他和方明明现在似乎走得很近,你自己多留个心,别被人耍了也不知道。”曾宇往日的镇定似乎在蒋东林这个问题老是被打破,听出杨沫的疏离,他淡淡说到。

    “谢谢你,有空再聚吧。”张处已经回过头看出杨沫的些微不耐烦,杨沫拉回笑容和平和,对电话那头到,之后就挂了电话。

    电话已经挂了,但是曾宇的话似乎还在耳边,杨沫听到方明明这个名字,心里似乎有面小鼓一直擂个不停。杨沫起身,去到盥洗间洗了洗脸,才急急拿上笔记本去了会议室。

    蒋东林打开了门,发现客厅的灯

    _分节阅读_13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