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6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6章

    说到。

    名品店一家挨着一家,方默如显然是很多店的常客,杨沫看着店员围着她团团转的样子,自己走到一边,坐着翻看桌上的货品图册。

    “沫沫,你怎么坐着了?好多新品,你来试试呀。”方默如c着不太标准的广东普通话,边说边把杨沫拉出了沙发。

    “恩……你慢慢试,我帮你当参谋好了,刚才那件大衣很适合你,型很不错。”杨沫笑着说。

    “哎呀,你看蒋大哥都把黑卡给你了,你g嘛不用,男人赚钱nv人花,天经地义的。”方默如倒也心直口快,“再说你这么漂亮,就应该打扮得更漂亮一些才对。”才说着,一件最新款连衣裙已经放到杨沫,“你p肤白,这个颜se应该适合你,去试试。”

    杨沫有点不好推却,进去换试了衣f。

    “恩,颜se果然好称你,你看香港nv孩子大多黑黑hh,就是衬不起这个颜se。只是size有点大了,你看肩膀这都不太合适。”方默如边说着,已经招呼过一个店员用粤语问询起来。

    “恩……好可惜,全港都没有小一号了,哎,要是半个月前那次你来的时候我在就好了,那时候还有你的号,好可惜。”

    “半个月前?”杨沫一个晃神。

    “是啊,半个月前你不是和蒋大哥也来过咩?当时我去了欧洲,回来还跟阿伟后悔没有看到蒋大哥的nv朋友。”方默如一副当然的样子。

    “我快两年没来过香港了,没合适的尺寸就算了,我去换下来。”杨沫低了头进衣帽间。

    方默如此时才知道似乎自己说错话了,暗暗吐了吐舌头,直接虚晃做了个扇自己嘴巴的动作,也有点尴尬起来。

    杨沫锁上衣帽间的门就颓然地一**软在了地上,眼泪控制不住得直往下掉,一滴一滴滴在身上的裙摆上。杨沫吸了吸鼻子,仰起头想让眼泪回去,无奈泪水绝提只是止不住地往下流。杨沫有点忍不住,咬住自己的虎口不想让外间听到自己的声音,却已经chou噎不已。

    再出来的时候,两眼已然通红,方默如看看她,自知自己一时失言犯了事,也不敢再瞎说什么,直说送杨沫回酒店休息。

    “沫沫,我认识蒋大哥时间也两年了,你是我第一次见他带出来的nv伴。刚才……刚才说的事,其实我也不清楚,你就当我瞎说的,行么?”

    “默如,你不用自责,跟你没有关系,谢谢你今晚陪我。你很可ai,认识你非常高兴。”杨沫握了握方默如的,颇真诚地说。

    方默如自认多说多错,再说想带杨沫去维港看看夜景吹吹海风,杨沫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了,直说奔波了一晚,想早点回去休息。

    蒋东林倒是很快就回来了,他看套间并没有灯光,只直接去浴室洗澡。

    杨沫听到浴室传来了水声,才赤着脚走到了外间,蒋东林的衣f就脱在沙发上,却在他的k兜里响了起来。杨沫掏出一看,短信发送人和短信内容就那么跃然眼前。

    “在哪?想你了。”——方明明

    眼泪又酸疼了眼睛,鬼使神差般,杨沫颤抖着滑开了屏锁键,往昔的短信就这样全部出现在眼前。

    “谢谢生日礼物,珍珠很漂亮。”——方明明,8月2日22:15

    “你喜欢就好。”——蒋东林,8月2日22:40

    “你今天的衬衫颜se很好看,要是配我给你买的那条领带,应该更搭。”——方明明8月10日9:24

    “你的品位一向很好。”——蒋东林,8月10日10:00

    “外面雷太大了,来我房间陪陪我好么?”——方明明,9月3日22:56

    …………

    “爷爷今天很高兴,那幅字,花了不少钱吧?”——方明明,10月3日21:43

    “你高兴就好。”——蒋东林,10月3日22:12

    “起飞了么?想你。”——方明明,10月28日17:27

    “快飞了,我也是。”——蒋东林,10月28日17:50

    杨沫眼前已经一p模糊,一滴眼泪“啪嗒”一下滴在这条昨天发送的短信上。房间里一p漆黑,只有屏幕的光照出杨沫越来越苍白的脸。

    浴室里花洒的声音静了下来,杨沫赶紧把放回k兜,又睡回了床上。

    温温热热熟悉的味道又拥了上来,蒋东林的不自觉得就拢上杨沫x前的那团柔软。脸颊蹭进杨沫的脖子窝里轻轻地呼吸着,带出的鼻息挠得杨沫微微一颤。蒋东林感觉怀里的人微微扭动,再按捺不住,动作大开,就去寻杨沫的唇。

    “我累了,睡吧。”黑暗杨沫别开头,侧过脸不去看他。

    “恩,睡吧。”蒋东林微微一滞,放弃继续的动作,却并没有放开怀里的人,腿勾上杨沫的,抱着她一起虾蜷了起来。

    22

    22、第22章

    蒋东林猛地惊醒过来,伸再摸枕边,已经空了。

    “沫沫。”高声喊了一声,没有人。微微拉开半边的窗帘外面,天已经有些蒙蒙亮,房间里只有昏昏的光线,蒋东林心里突然惶恐起来。

    赤着上身跳起来下床走出卧室,客厅暗着,卫生间没人,衣帽间里也是空的。再看看衣帽间,高跟鞋没了,杨沫的衣f也没了,包也没了。蒋东林有点木木地走到客厅,却听到自己的在k兜里震了起来。

    “想你,一晚,睡不着。”方明明的短信此时看来特别刺目。再看上面一条,昨晚发的,显示为已读。

    颓然间,指触碰到桌子上一张yy的东西,拿起来仔细眯眼看看,才发现自己的黑卡。

    没有只言,没有p语。没有质问,没有吵闹。杨沫走了。

    “哐当”被男人用力地甩摔出去,只听到落地玻璃上清脆的一声,质地良好的却安然无损,只在地上又响起了短信的声音。

    蒋东林双撑膝,低垂着头坐在沙发上似乎在思考什么,听到又响起的短信声,这才回过神胡乱套上衣f,捡过电话就甩门冲了出去。

    “你别太着急,场那边已经在查航班名单了,漏不了的。”王伟开着车,侧头看着蒋东林。此时他一脸焦躁,仿佛没有听到王伟的话,只自顾一遍一遍按着通话键,全然没有平日一切在握的笃定,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王伟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东林,呵呵,这nv人能让你这样,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蒋东林停下重复按键的动作,皱眉看看王伟,没有说话。

    “未必是坏事,这么些年,你一直都没放开以前那件事,我看这次倒是真的重新开始了。哥们这么些年看你身边来来往往,也没见你真上心过,这次,你怕是跑不掉了。”王伟淡然地说着,语气里却是满满的肯定。

    “估计她是知道了,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走了。昨天看她就不太对劲。”蒋东林声音有些嘶哑。

    “你小子到底怎么想的?方明明你应该最清楚的,越得不到的越想咬上嘴,惹ao了也是个玩命儿的主儿,这次你别玩大了啊,老爷子们那也不好j代。”王伟看看自说自话的蒋东林,叹口气说到。

    “诶,你到底怎么打算的,你这样两边都粘着也不是事儿啊。难不成你还真能再做回方家nv婿去?”王伟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蒋东林和王伟自y一起长大,虽然现在一南一北,一个t制内一个自在飞,但两人的x格口味却是再相互了解不过。王伟生意越做越大,蒋东林走得也越来越高,现在一年能见上j次也不容易,但再怎么不经常联系,那份从小打磨出来的情谊,却是不需要太多话语,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彼此知会的。

    王伟看看沉默不语的蒋东林,心里却不相信他真有吃回头c的心思和决心。所谓岁看大岁看老,记忆蒋东林认定的事从来没有变卦过,说出的话也没有不兑现的时候,除非不说。还记得当初方明明离去时他拖着王伟买醉半个月,过后却仍然该g什么g什么,哥们有小心翼翼再问起那档子事的,蒋东林却坦然一笑只说了句“过去了。”是的,蒋东林自己说过去了,那自然就真的过去了,没有再回去的理儿。

    只是王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杨沫那nv孩是第一次见,但名字却听过了好j次了。方明明之后,开始听说蒋东林身边有花花cc的时候,王伟也留意过,但之后似乎nv人多如过江之鲫,也就没再往心上去了,只当是普通的莺莺燕燕,不过是男人本能的消遣。直到听到蒋东林嘴里的“沫沫”,因为和自己准老婆同名,倒是留了个心,更因为蒋东林每次提到这个名字时不同寻常的口吻和满含笑意的眼神,王伟知道这个沫沫在蒋东林这儿肯定不一般。

    如果自己这个最好的哥们真的能再找到这么一个让他真心喜欢的,王伟也打心眼里高兴,特别是认识方默如以后,他越发感觉到一份真心的感情对一个男人是多么珍贵和重要。再到这一次见到杨沫本人,看到蒋东林一路宠溺ai惜的行为和表情,王伟似乎可以笃定,蒋东林算是被套牢了,只是,这小子到底自己意识到没有?

    昨天回去后自家的那个默默一进门就承认了错误,说肯定因为自己失言乱说话给蒋东林惹出大麻烦了。王伟听完就觉得有点头大,方明明他是知道的,毕竟从小一块长大,谁那点脾气德x大致还算清楚,半个月前她跟着蒋东林一起来港就看出她眼里明显有重修旧好的意思,只是蒋东林似乎模棱两可。王伟不相信蒋东林是个会吃回头cf软的主儿,但也相信他这么做必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最后只得j待自家的这个到处闯祸的默默这次不要再跟着自己去见那两口子了,乱说话的事只能就这么胡虏过去,毕竟,自己还是不舍得自己的这个nv人承受蒋东林能杀死人的眼神和怨气。没想到一晚上没到,就闹出这么一场寻人的戏m。

    沉默了半晌,蒋东林终于开口说到:“我说过的,以前的都过去了,我只要沫沫再给我半年的时间。”

    王伟听到和自己媳f一样的ru名,还有点不适应,苦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脚下一紧,加快了油门。

    这是东方最富盛名的不夜城,弯弯曲曲的街道让人总有一直走下去的冲动。沿着不知名的街道,杨沫不知道走了多久,也许是3个小时吧,或者更久?狭窄的街道因为周日的早晨还显得空空荡荡。

    天蒙蒙亮的时候,只有j个通宵买醉的人,两两抱成一团从身边擦过,也会有不怀好意的口哨声,或者是听不懂的粤语调戏,杨沫却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只拼了力气喊了个“滚”字,调笑的人才嘟囔着“靓nv好恶”地讪讪走开。

    不自觉就走到了海边,空空荡荡的观景走廊j乎没有什么人,略带咸味的海风夹杂着饱满的水汽迎面扑来,只是吹乱了杨沫本就散着的长发。

    包里的电话在开始狂震不已后,杨沫就把它关了。和蒋东林从初识到之后所有的点点滴滴开始像放电影般在脑子里铺陈开来,杨沫扶着齐x的扶,眼泪就又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海风一阵阵吹来,却没有吹清杨沫的思绪。脑子是乱的,眼睛是肿得,心,是疼的。广场上人开始多起来的时候,日头也开始毒辣起来,杨沫只是那么站着,望着对面鳞次栉比的高楼,仿佛不知自己身再在何处。

    蒋东林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就像快沉入海底的人捞着一个救生圈一样冲到了门边。杨沫开门进屋,看了看他,毫无表情地走进房子。

    蒋东林跟在杨沫身后,却不敢伸去抱她,只陪她坐下,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走吧。”半晌,杨沫眼睛看着电视的位置,淡淡地说到。

    蒋东林再也按捺不住,伸过去一把抱过杨沫,把她的头按在x口,却还是说不出话来。

    蒋东林到了场乘最早的航班抵京,就赶到杨沫西边的小房子里,却发现杨沫并没有回来。从午到现在,明明想好的解释和理由却在看到杨沫那张憔悴到极点的脸时,愣是说不出口。

    杨沫被他抱在怀里没有反抗,只是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走吧,我累了。”杨沫用力推开他,径自要走回房间。

    “沫沫。”蒋东林一把拽住要离开的杨沫,又想抱住她,杨沫却拼了命地推搡起他来。

    “沫沫……你别这样,你听我说。”蒋东林一去抓她在空舞动的双,一搂着她的腰不让她逃离。

    “你走开,我不想听,我不想再见你了

    _分节阅读_16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