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9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19章

    北京注定是座辉煌的都市,如果从高高的天桥上看下去,白天的时候车流如龙,晚上灯带如炽,所有车子刹车的时候,一溜儿亮起的刹车红灯会带出一条炫目迷离的光带,好像串起了这个都市里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绵延不息、让人着迷。

    25

    25、第25章

    蒋东林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午夜了。司小张帮着把行李箱拿到他家门口,自觉地没等他开门就走了。

    家里一p漆黑,蒋东林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里的高跟鞋都没有了,还有她的那双喜羊羊拖鞋。蒋东林有点意料地摇了摇头,直到看到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的东西,才着急起来。

    偌大的盒子,上面ikioto的logo字样在柔和的h光灯下散发着珍珠se的光,旁边是那枚鸽血红戒指的丝绒盒子,奥迪车电子钥匙下是一个小小的黑本,公寓钥匙下压着门禁卡。一张字条寥寥j个字:“车在你车的旁边。”

    蒋东林一个愣神,冲进卧室,就像当初他丝毫没有预告地把杨沫的衣f用品拿来一样,杨沫也似那般地把她的东西都带走了,床上只留有一摞叠得整整齐齐的蒋东林留在杨沫那的衣物。

    蒋东林里捏着那枚戒指,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电话已经打了快1个小时了,那头却一直是关,再没有迟疑,还是拿了车钥匙和那边的钥匙就出了门。

    赶到杨沫位于西边的公寓的时候已经快过了凌晨2点了,蒋东林没有管保安疑h的神情,直奔杨沫的那幢楼。留给他的,除了那扇冷冰冰的门板,还是那扇门板,再想用钥匙开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了。还是不停地拨电话却还是关,尽量不大的敲门声还是在午夜吵醒了隔壁邻居。

    “大晚上的,敲什么敲啊,还让不让人睡了?”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探出头来,说到。

    蒋东林看看男人的脸,没有回话,还是叩着门。

    “诶,你找揍是不是,让你别敲了的,这家好j天没见人了,八成不在。”男人看蒋东林不理会他,立马怒了起来。

    赶到王译家的时候,已经快3点了,王译睡眼惺忪地开门看清来人顿时睡意全无,倒是大概猜明了蒋东林的来意。

    “嘶”王译打开一罐苏打水递给蒋东林,蒋东林接过去就猛灌一口。

    “你别太着急,杨沫应该在小元那里,这么晚了,她们俩电话都关了,你现在赶过去,估计也不会给你开门。”王译看看猛灌苏打水的蒋东林,讪讪地说到。

    “你把那nv孩子的地址给我,我自己去。”蒋东林闷闷地说。

    “你是不是和方明明一起去印尼了?”王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蒋东林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

    “东林哥,这件事显然杨沫是知道了,不然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不知道你和明明之间又怎么样了,但是,我觉得杨沫是个不错的nv孩子,能看出来她ai你ai得挺深的,你不该这么伤害她。”王译说得一本正经。

    蒋东林看着王译一脸认真的样子,灌了一口苏打水,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让她等我半年,这里面的原因你自己猜到就猜到,猜不到我现在也不会告诉你,但是半年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娶杨沫的。”

    “那你也人家到时候愿不愿意嫁给你,或者说,杨沫这样的nv孩子承不承受得了这样的局面。我知道你做事一向有自己的主见,也有自己的道理,但是杨沫离那个圈子太远,她未必能看得清里面下的是什么棋,即使知道了,能不能承受那种压力也是个问题,如果你真的在乎她,想要她,而她真的跑了,你可别后悔。还有方明明,这些年,我看她越发精g了,不是随便能够糊弄的主,她现在摆明想跟你复合,他们家都是这个意思,我估计蒋叔叔和林阿姨那,还有蒋爷爷那,都会支持她那边的,如果真闹开来,杨沫无权无势一个nv孩子,怎么去和你那一大家子还有方家抗衡,你想过没?”王译说得认真,蒋东林听得一言不发。

    “杨沫太弱势了,方明明想玩她,简直太容易了,如果没有你在明面上和她站在一起,我看她能支持到最后也很难。我听杨沫前j天好像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有你和方明明在印尼的照p,姿态都很亲昵,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但是给杨沫看到,她受得了才怪。她应该是早就知道你和方明明最近走得很近,也一直都忍着,就因为你一句‘等我半年’,但是这次这样,你不能怨她。这个邮件是谁发的,那些照p怎么就那么容易被搞到,除了当事人,还能有谁?”

    “这次去印尼我的确是去公g,我们集团跟着我去的有十j个人,不知道怎么方明明最后在名单上,我没碰过她。”蒋东林声音有点哽咽,少有的姿态让王译有些吃惊。

    “那照p我没看到,但你们表现得很亲昵,那些总不是别人b着你做的,杨沫只会这么想,她就是个小nv生而已。”

    “……”

    “你也别太着急,她这j天都住在汤小元家里,小元也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情绪肯定是不好的,但不会有其他事。”王译叹了口气,说到。

    “她……没什么事吧?”蒋东林抬起头,看着王译说到。

    “没事,哭是哭了好j天了,我看她平时挺倔强的样子,但是听就是一个劲儿地掉眼泪,什么也不肯说,那照p,还是小元最后问急了才给拿出来的。其他也没什么,白天还是上班,只是不说话,小元不放心,所以拉着住在她家里。”王译摇摇头,坐下拍了拍蒋东林的肩膀。

    “东林哥,我听我哥也提起过你们的事,说真的,哥j个看你这么多年来来去去也没真正找个意的,这次这姑娘我们俩看着都不错,老爷子们那些仕途上的事也不值得把自己的幸福全都搭进去。”

    “恩……快了,还有半年一切都水落石出了。”蒋东林又低了头,闷闷地说。

    “半年?只要你家老爷子在位置上一天,我可以说这些你死我活就不会完的,利益是永远j换不完的,你摆平了这次,还会有下次,下次怎么办?还让你在乎的人受伤害?”

    “这就是你不肯沾这圈子的原因?”蒋东林看着王译,问到。

    “呵,我有什么,我不过一个靠技术吃饭的人,说穿了就是一个艺人,我家老爷子那点事,我没兴趣掺和,也没那脑子去管,就让我哥跟着折腾好了。”

    “你该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只顾自己,我和你不一样,我没办法。”蒋东林说到。

    “哎,我知道,蒋叔叔能不能进‘25人小组’,半年后就有分晓了,这关联到你们那一支那么多人,军队这一块的支持太重要了,谁让方明明她那个爹那么厉害……呵呵,其实我家老爷子也是巴巴地想你们家上去呢……,我当然懂,但是,东林哥,别让自己太累,被让自己ai的nv人太难受,受不了了,她会跑掉的。”

    蒋东林又抬头看了看王译那双认真的眼睛,灌了一口苏打水,没有再说什么。

    杨沫早上开了以后,发现短信呼显示同一个号m昨晚呼叫了自己50多次,最近的一次拨打时间是06:08分。

    用凉水拍拍脸颊,眼睛还是肿肿的,汤小元叽啦着拖鞋就递过来一个冰袋,“敷敷吧,看这两个大桃子肿得,别吓着你单位的领导们。”

    杨沫瘪瘪嘴,接过冰袋就敷上了眼睛。

    “一大早王译就给我电话了,说他大半夜去敲门要来找你,昨晚被王译拦下来了。怎么样,这人都回来了,早晚会找上门,你打算怎么对付?”汤小元靠着卫生间的门框,懒洋洋地说到。

    “怎么对付?不对付。”杨沫捂着眼睛,瓮着鼻子说到。

    “你们毕竟好了那么长时间,不管最后怎么样,总要当面有个说法,这样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的。”汤小元看着杨沫一脸疲态,说到。

    “除了你,好像我身边没有人知道我j过这个男朋友,有上面好说的,就这样过去把。”

    “呵,我看蒋东林那劲儿,可不会轻易放过你。这事他是做得c蛋了点,有上面苦衷可以跟你讲嘛,什么也不j待,搞得你自己在这纠结成这样。那个照p,肯定是有人故意做的局,你可别上了别人的套。”汤着,用揉了揉自己的“红运当头”。

    “照p你也看了,即使是有人故意t拍,但总没人b他和方明明在一起……更何况,我曾经亲眼看过他们的短信……”杨沫说到这,又一阵悲从来。

    “好了好了,别哭别哭,大小姐,不能再哭了,不然长城都要倒了。”汤小元见她又要难过,赶忙上去抚了抚她的背,安w到。

    “这两天他肯定会疯狂地找你,你还是做个心理准备,怎么面对。”

    汤小元错了,接连j天,杨沫再也没收到蒋东林的电话或短信。不是心里不期望,不是真的不想见,杨沫在脑子里想了无数次真的再见面会说些什么,但是一晃两周,蒋东林却像消失了一样,再没给杨沫一点音讯。

    杨沫在单位变得更加沉默,年关将近,单位各种事务越来越繁忙起来,她只是默默地g活,玩命儿地加班,试图用工作的劳累把自己心里越溢越多的苦涩给掩盖掉。处里的正副处长偶尔也会跟杨沫开开玩笑“小杨,按部就班也能提拔,可别那么拼命,把j男朋友的时间都给占掉啊。”这个时候,杨沫只有苦笑。

    杨沫听从张航远的建议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去练瑜伽了,膝盖的酸疼感也慢慢少了。开始的j天汤小元执意每天去杨沫家陪她,后来杨沫看她赶得辛苦,就再不让她每天奔波在城市两头。

    北京已经到了寒冬的时节,抛开室内的暖气,室外真的是一p清冷。树木早就凋敝,光秃秃的树枝在成日y蒙蒙的天空下更显萧瑟。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特别早,11月份的时候就下了第一场雪,到现在,零零碎碎已经下过好j场了,天气是一天冷比一天,杨沫的心也随着安静到似乎诡异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沉寂。

    杨沫睁开眼看看窗外,灰蒙蒙得好似太y还没升起,将近天亮才合上眼,到这会儿也才睡了3个多小时,却一直浅眠多梦,睡了一觉却感觉比没睡更累。看看时间,8点多钟,却响了起来。

    杨沫一个激灵抓过,“张航远”,有点失望地接通电话。

    “外面下雪了,特别大,咱们一起出去看雪吧。”张航远在电话那头似乎满是兴奋。

    “唔……我没什么力气,昨天睡得不好……”杨沫支支吾吾。

    “出去走一圈,保管你回来睡得香,走吧走吧,过半个小时来你那接你。”

    “恩……那好吧。”

    从颐和园的西门进去,杨沫有点庆幸自己跟张航远出来的举动。杨沫只看过荷叶碧连天的颐和园,这雪后初霁的皇家园林,还是第一次见到。园里本就结了薄冰的大p湖面上,因为一夜的大雪而惟余莽莽,到处银装素裹,倒也把平时素雅闲适的颐和园装点得别有一番趣味。

    沿着那条著名的仿制苏堤一路走着,游人不多,擦肩而过的大多是周六出来看雪的市民。窄窄的“苏堤”两边都是大p的湖面,银白的雪se在太y的照s下更把空旷的窄堤撑托地宛如跌入仙境。

    路不宽,雪很滑,走在前面的张航远折了回来,朝杨沫伸出了,“雪挺滑的,小心点,来。”

    杨沫看着他那张温和无欺的笑脸,犹豫把递了过去。本来不长的“苏堤”,张航远却牵着杨沫的放慢了脚步,只慢慢地踱着。

    走到大路上,杨沫有点别扭地放开了张航远,独自走到湖边看对岸的亭台。张航远笑笑,跟了上去,却轻轻掸去了树枝上掉落在杨沫头上的雪花,杨沫一个回头,就看到张航远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杨沫有点不好意思,扭过头去也笑了笑。

    回程的路上一路无话,杨沫只是扭头看着窗外沿路的雪景。

    “去喝点东西吧,走了一上午,怪冷的。”张航远开口。

    “恩……行啊。”

    “那去国大饭店吧,他家有个糕点房,西饼和咖啡味道都不错。”

    杨沫扭头看看张航远,笑着说:“那你可得在这种路况下穿个城,远了点吧?咱们随便找个咖啡店就好了。”

    “呵呵,你尝过就知道绝对值得长途跋涉,我正好有个朋友这两天来京住那,顺道去看看他。”张航远微微一笑,没有看杨沫。

    “恩……我去,不太方便吧?。”

    “没问题,我也就是很久没见他了,见一下就

    _分节阅读_19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