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2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22章

    这汤我从昨天就开始炖了,多喝点。”蒋母边盛着汤,边轻描淡写地笑着问到。

    杨沫放下汤匙,微笑着对蒋母轻轻地说:“爸爸妈妈都还在上班的。”

    “呵呵,那你父母挺年轻的,听东林说,你父亲是在xx系统?”

    “恩,我爸爸现在在苏州市xx局,g了一辈子这一行了。”杨沫轻轻说完,就低头喝了一口汤。

    “家里就你一个独nv?”

    “恩,是的,就我一个。”

    “呵呵,独生nv儿从小肯定是父母的掌上明珠,难得你能受得了林林的倔脾气。”蒋母笑着,又给杨沫chou了一张纸巾。

    “唔……”杨沫听到蒋母对蒋东林的称呼,差点呛着,歪嘴笑着看了看蒋东林。

    “呵呵,我的小名,不错吧?”蒋东林咧开嘴笑着看着杨沫说到,杨沫没有回答,又低头拨弄碗里的菜。

    “小杨,你现在所在的部门也算位高权重啊,你对你自己的职业有什么看法?”蒋父打断了轻松的家庭式话题,语气轻松地说起这个不轻松的话题。

    “呃,呵呵,在蒋爷爷和伯伯面前不敢班门弄斧,像我这样的只是咱们这个庞大的国家器上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而已。”杨沫放下碗筷,颇为认真地看着蒋父,说到。

    “哦?呵呵,当初怎么会想到选择这一条路的?”蒋父或者是被这比喻,或者是被杨沫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笑着继续问到。

    “当初选择考公务员,而且是国家关这么高的门槛,不怕爷爷、伯伯、阿姨你们笑话,除了觉得对于nv孩子来说这个工作比较稳定,我还觉得可以很直接地为国家做一点贡献,呵,可能这么说有点……大,但我真实这么想的,国家关站的角度比较宏观,工作内容也能直接参与国家生活,我们的国家器这么庞大,我们只是起到其一个小小零件的作用。

    “恩……现在很多项目大g快上,你们那很关键,你怎么看随之而来的一些权力?”蒋父听杨沫这么说,微笑了一下,又继续问到。

    “伯伯您说我们单位位高权重,我进关时间短,很多东西看得还并不太清,但是就我而言,我只是把这作为一份工作,既然入了这行,就该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我觉得在这个环境里,还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觉得位置离不开人,其实是人离不开位置,所有的权力也好、能力也罢,很多时候都不过是职位赋予我们的,我们本身脱掉这层光环走出去,可能什么都不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我特别赞同这句话。”杨沫看着蒋父,一字一句不急不缓颇为认真地说到。

    “哈哈哈,我看沫沫不错,有这份认识就难得,现在的年轻人啊,大多太轻傲,好了好了,你和林林来我书房有话和你们说,林林妈陪着姑娘多坐一会儿休息休息。”蒋爷爷还没等蒋父开口,自己先扯开大嗓门做了午饭后的安排。

    书房里

    “我看这姑娘不错,秀气伶俐,又比较朴实,德生,孩子的事情,你们做家长的不要过多掺和,林林也十j岁的人了,他分得清好坏。”

    蒋父听着老父亲的话,没有多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却又看向蒋东林。

    “爷爷,爸,我知道现在是很关键的时候,方家那边,总t上还是稳得住,这点我不会拖爸爸的后腿,但是杨沫,我是真想和她结婚。”蒋东林也算开门见山,蒋父却不再看他,也不说话。

    “德生,方家那边虽然部队根基深,但你别忘了,你老爷子我也是扛枪的出身,量那些小子也你老子我j分薄面的。有些事情,你们不要糊涂,方家树大弄权的亏你是吃过的,我一直不赞成你明确站到哪边的队伍里去,找个出身gg净净、简简单单的媳f,对林林未来未必不是好事,有时候得到的越多,牵扯也就越深。”老爷子意味深长的一番话后,只端起袅袅冒着热气的茶杯,却不再开口,蒋东林看了看爷爷,眼里满是欢喜。

    “东林,你自己要把握好分寸,方家那边,也不要惹得太过,方明明的个x你是知道的,不要到最后弄得满城风雨的,现在北边j个省咬得很紧你是知道的,方家老大还是很有点本事,我总不希望最后叫人看了笑话。”蒋父给爷爷的茶杯添上水,却还是一脸沉重地对蒋东林说。

    客厅里

    小保姆端着一盘洗g净的水果就放在了茶j上,蒋母随拿过一颗红圆可ai的苹果,就自己削了起来,动作倒也娴熟麻利,不一会儿就削好了。

    “来,小杨,吃个苹果,这个陕西苹果,水口特别好,nv孩子要多吃苹果,对p肤好。”说着就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杨沫。

    “啊,阿姨,您先吃吧,应该我给您削的,呵。”杨沫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傻笑了j声。

    “吃吧,我再削一个,很快的。”

    “小杨,你和东林的事情,之前他跟我们是提过的,那次在商场遇到,明明也在,你自己有什么看法?”蒋母问题问得模棱两可,倒是让杨沫有点摸不准窍门。

    “之前我大概知道一些东林和方小姐的事,东林只说让我等他半年,这间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从没和我说过,我也没问过。”杨沫低下头咬了口苹果,闷闷地说到,问题很模糊,杨沫知道蒋家都是极其聪明精明的人,索x也打开天窗有什么就说什么。

    “呵呵,你这孩子倒实在……”蒋母把里的第二个苹果削完,用小刀切成j个小块,装在碗里,就冲厨房喊到:“珍珠,去把苹果给林林拿去,还有其他水果给爷爷他们吃。”

    “呵呵,林林从小喜欢吃苹果,你看他p肤多好,呵呵。”蒋母完全沉浸在对自己儿子的自豪,不禁笑道。

    “呵呵,恩,他是很帅。”杨沫低着头咬着苹果,偷笑着答到。

    “哈哈,你这姑娘,真是实心眼,呵呵。别看林林平时人前有模有样的,脾气倔着呢,和他们蒋家人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难为你受得了他。”蒋母抬头,笑着看着杨沫。

    “恩……其实我觉得他还好,我们除了为……方小姐的事……其他时候很少吵架。”杨沫好像要为蒋东林平反一样,着急忙慌得说着。

    “呵,他和明明的事,这么多年了,一本糊涂账,不说也罢……倒是你,难得能让林林带回来见我们的。你别说我做母亲的自s,我生了一双儿nv,nv儿早就跟着她自己的丈夫去美国了,就林林在我身边,前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我心里也累得很,也早就盼望能有个踏实的姑娘真心实意好好照顾林林……男人间那些斗来斗去、争权夺利我不懂,我只知道儿子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儿子幸福我就快乐。我们家不比普通人家,做蒋家的媳f,必然要承受普通人家不需要承受的东西……所以,如果你真的在乎他,真的想和他走到一起,你还得靠你自己,你明白么?”蒋母早靠了过来,不自觉轻轻握上杨沫的,认真地说到。

    “呵,像我这样的,人人都只看到风光和t面,背后的忍受和煎熬,也是普通人看不到的,你要跟东林这样的男人,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他必定是不完全家庭的,也必定不可能完全属于你,他属于他们玩的那个游戏,属于那盘棋,他自己的志向也是不小的,一直都是这样。”蒋母看着杨沫,笑着说到:“你啊,说起工作的事,还真有g子nvg部的味道,但是是怎么都斗不过明明的,呵呵,不过你也不用怕,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斗是斗不来的,还得看个人的造化。”

    蒋母松开杨沫的,看着一脸茫然又有些脸红的杨沫,拿过j颗提子,又递给了她,“我们家丫丫早就想去看熊猫了,小杨你最近要是有空,就和林林一起带着她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发现写得太隐晦果然不太好,虽然现实生活长辈应该不会说得这么直接,但在里,就让他们直接一点吧~~~

    蒋父,内心并不完全赞成男主和方合好,不想明确站入他们的队伍,前面就写过,蒋母以儿子的喜欢为喜欢~~

    29

    29、第29章

    往回走的时候,车的后面除了多出很多据说是正宗有的瓜果蔬菜,还多出了一个小萝卜头,准确地说应该是个长着可ai娃娃脸的调p鬼。

    车子一开出小院,丫丫就开始和从后车厢往前拱。“沫沫姐姐,你p肤真白,妈妈整天说我黑,我要是有你这么白就好了,俗话说,一白遮丑的。”说着,还上摸上了杨沫的脸,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

    杨沫没想到这么个出如此老气横秋的话来,而且小乱摸,反倒弄得她这个老人家不好意思起来,脸很快就红了。

    “什么沫沫姐姐啊?没大没小,应该叫阿姨,以后要喊舅妈。”蒋东林看着丫丫快爬上杨沫的位子,笑着说。

    “唉,舅舅,你自己那么老也就算了,g嘛要拉上沫沫姐姐,人家是nv孩子啦,叫阿姨很伤人的你知不知道?”小丫头嘴一撅,冲着蒋东林就来了一句。

    “小孩子家家,懂什么,你舅舅我这叫沧桑成熟男人味。”蒋东林捏了下丫丫的r脸蛋,笑着说。

    “什么成熟男人味啊,我看是爷爷味,舅舅有时候你说话,比爷爷还爷爷。”丫丫朝着蒋东林做了个鬼脸,就往杨沫怀里拱,杨沫看着这个可ai的小人精,笑着搂了搂她。

    “噗嗤。”杨沫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会抱过丫丫坐到自己身前再扣好安全带,看了看脸se有点无奈的蒋东林,说到:“听到没?你老啦!快有爷爷味了。”

    “当爷爷那是早晚的事,可之前那你也得先让我当爹啊,我得加油耕地,沫沫姐姐你得负责把地养肥啊。”蒋东林意味深长地看了杨沫一样,扯开嘴笑了起来。

    “哎呀你……孩子在这呢。”杨沫瞥了他一样,有点气急又害羞地说到,搂住丫丫就扭过脸再不看他。

    隆冬时节的北京虽然寒风凛冽,但丝毫没有影响来动物园熊猫馆看国宝的人们的热情,尤其是小丫丫,一看到熊猫馆的大门就不再牵着一路都不肯放的杨沫的,撒开欢就跑去玻璃窗前看熊猫。

    许是杨沫实在是个好说话的姐姐,对丫丫的要求j乎有求必应,并且面对小丫头就把蒋东林抛在一边只陪丫头玩让她高兴,丫丫发现杨沫这么宠自己就黏上她再也不撒了。从蒋宅出来答应丫丫第二天周日带她去看熊猫,小丫头索x强烈要求当晚住到杨沫家,蒋东林本就不想和杨沫分开,但却没想丫丫一洗完澡立马就躺去杨沫的主卧室,二话没说就把平时蒋东林睡觉的位置给霸占了,等杨沫洗完出来,更是黏着杨沫东一个为什么西一个为什么地问个没完,蒋东林眼看时间不早,就坐到丫头旁边给她点暗示,没想丫丫只看他一眼,就来了一句:“舅舅,时间不早了,你可以去睡了。”蒋东林一听就急了,捏上丫丫的r脸蛋,没想到丫头看这阵势立马又来了一句:“沫沫姐姐还不是我舅妈呢,我得帮沫沫姐姐的妈妈看好她,不能让你沾了便宜。”两个大人立马都闹了大红脸,蒋东林也只能悻悻地去睡了客房。

    “来,丫丫,摆个pose,和熊猫宝宝来个合影。”杨沫嬉笑着,拿起相就给丫丫照相,丫丫倒也老成,立马一叉腰,一做了个v的势,老神在在和玻璃窗后那只趴着睡了半天都不动一下的熊猫宝宝来了个合影。

    “ok,很不错,再换个pose。”杨沫说完,却没想平时一向灵的丫丫这会儿好像没了灵感,只是把左的v换做右来做,却引来周围看熊猫的很多大人宠溺的笑声。

    “哎呀,我不拍了,沫沫姐姐你和舅舅来合影一张,我来给你们拍。”丫丫一边蹦蹦跳跳到杨沫面前,就要夺过相,无奈单反太重,小丫头怎么拿都是不稳,拍出来的也都有点虚晃。只在不肯撒间,不经意按下一个快门,倒是把站在一边眼神始终没离开过杨沫的蒋东林和杨沫又放到了一个镜头里,而且无心抓拍的效果还很清晰。

    蒋东林站在一大一小两个牵着的人儿后始终合不拢嘴,眼神里却满是深思。这样的杨沫是他所没有见过的,或者可以说,这样的年轻nv孩是他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以前有美艳耀目如方明明的,也有或软腻甜美或x感冷艳如其他他所经历的莺莺燕燕的,但这种面对俨然早已调p成精的外甥nv还能这么好脾气,母x仿佛一夜之间被全部开发并且还能收f这个丫头的,蒋东林没有想过,也没见过。

    杨沫的头发在还算强劲的寒风被吹得有些微微凌乱,简简单单一个马尾和不施粉黛的babyface脸庞,真的让人有种初出校园的错觉。隆冬的北京,下午不到五点的天

    _分节阅读_22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