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3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23章

    已经微微有点暗了,杨沫蹲在小丫头的跟前,细心得给她把遮耳帽的带子系好,又掏出套给她戴好,围好丫头羽绒f外面的小围巾,紧了紧松开的领口,才摸摸丫头的头,牵着丫丫的回头看蒋东林,却看到一个看得有些出神的脸孔。

    “呵,怎么了?傻了?走啊,带丫丫去吃好吃的吧,我都听到小丫头的肚子在唱歌了。”杨沫笑着,又摸了摸丫丫的头顶,满是宠溺得说到。

    丫丫这晚还是吵着要住在杨沫家,蒋东林无奈,答应第二天让司送她回蒋宅。半夜的时候,杨沫被突然打开的房门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却是蒋东林食指抵嘴的静音动作。

    “嘘,你别动,我把丫头放隔壁睡去。”蒋东林光着脚丫,轻轻脚就要抱起早已熟睡的丫丫。

    “诶,你就让她睡这吧,别半夜醒来看到没人,孩子会吓哭的。”

    “嘘,你小点声。”蒋东林说着已经轻轻抱起丫丫,往隔壁客房走了去。

    “这鬼丫头,被我姐夫宠上了天了,连我媳f也要霸占。”蒋东林钻回温暖的被窝,就一把抱住杨沫,却不老实,已经把套头睡衣往上推去。

    “诶,大半夜的,别闹了。”杨沫怕痒,被他不小心挠到了只觉又急又痒。

    说话间衣f却还是被他脱了去,大早已游走进x口的温暖,头也一g子埋了进去:“不是和你说了么,我得加油耕地的。”

    “呵,痒啦,你真讨厌。”杨沫被他撩了起来,臂一把搂过蒋东林的脖颈,就啃了下去。

    “对了,今年过年,去你家看看你爸妈吧。”蒋东林被她一路啃得有点微微喘x,却还是停下动作,突然说到。

    “恩?过年去我家?”

    “恩,年初二吧,去看看你爸妈,帅nv婿也得早点见丈母娘啊,哈……”杨沫听他这俏p话,心里一阵甜蜜翻滚,就把平时的矜持淡定扔去了一边,顺着蒋东林的x膛就往下t去,只听蒋东林一声吸气,就在极度忍耐说:“死丫头,哪学的,恩?都会这招了。”

    “自学成才。”杨沫抬起头说了四个字,就又埋了下去。

    过年前照例是忙到天翻地覆,杨沫翻看司里秘书取回来的2处的上报件,惊讶地发现a项目的申报件已经批了下来,xx省的xx集团从排序的最后一个被排到了第一个,件上批示赫然“请xx司尽快办理。”

    部里对项目审批的流程杨沫是最清楚不过的,正常地从处里到司长再出去到分管部长,转一圈回到处里,1,2个月还算快的,遇到喜欢压的领导,有时候半年没见踪影也不奇怪。这个a项目报上去不到一个月,竟然已经批了下来,而且领导还点名“尽快办理”,杨沫实在觉得这里面不简单。xx集团从最没有资格的排序最后一名一下跳到第一名,其的工作做了多少,门路走了多少,杨沫实在不敢想下去。杨沫知道自己只是这个利益链的最后一环,俗称“经办人”,当然“经办人”办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爽利一些还是墨迹一些,对于很多项目来说也很重要,但上升到决策层面,杨沫这个“经办人”显然的确只起到“经办”的作用,其他内幕或者c作可谓一概不知,也没有能力cha。

    “小杨,a项目看来上面很重视,钱司长刚才单独j待过年前就公布结果,让那些单位尽快立项。你那还得辛苦一下,可能最近为这个事的工作量比较大。”张处走到杨沫办公桌前,说到。

    “还有半个月就过年放假了,我尽量吧,公示期满肯定是要到年后了,我们先把立项计划发下去会不会有点不合适?”杨沫有点惊讶,看着张处问到。

    “是,公示期肯定还是要认真公示,就把计划先放下去吧,领导单独批示了的,咱们就把事情g得漂亮一点,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张处呷了口茶,云淡风轻一句话。

    “恩,好,明白了。”杨沫看处长如此坚定,也不再多问,只把那份批示单独chou了出来,打开档就敲起了字。

    30

    30、第30章

    汤小元见到杨沫的时候,感觉有点惊讶,她嘴里咕嘟咕嘟大口吸着冰饮,眼睛却上下打量杨沫:“怎么j个星期没见你,瘦了这么多啊?”边说着,还上捏上杨沫的脸蛋:“婴儿肥都没有了。”

    杨沫打开贼,盯了一眼汤到:“你size急剧突围啊,诶,不会真是去隆了吧?”边说边做了个推x的姿势。

    “杨沫,你好说也是个国家小g部,怎么现在跟着蒋东林没j天,就这么雅俗共赏了,我改造了你那么多年还不及那小子j天时间,……我天生底子是不如你,但谁说后天不能弥补的?”汤小元瞥了瞥杨沫,又看了看自己的领口,嘿嘿一笑,又是一大口下去,说到。

    “啊?真隆了啊?我看看来。”杨沫这就打趣着要去捏小元傲人的地方。

    “来啊来啊来啊,你摸我,吃亏的可是你啊,哈哈。”汤小元真就挺着个x凑上去,杨沫就是一纸老虎,动真格的,就被吓得蔫了回去。

    “我是那么庸俗的人么,身t发肤受之父母,我可不动刀子。”汤小元看杨沫不懂了,才嘻嘻哈哈笑着说到。

    “呵呵,那看来只有ai情的滋润才能解释你现在的伟岸了。”杨沫摇摇头,笑着说到。

    “诶,说正经的,今年过完年,王译要去韩国参加一个大赛,你有假期么?一起去玩呗。”汤小元又是咕嘟咕嘟吸了一大口冰饮,说到。

    “b子国有什么好玩的,要有假期,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家陪陪爸妈。”杨沫搅了搅杯子里的牛n,说到。

    “哎呀,有假期就一起去嘛,反正我年假都请好了,你们家老蒋有空就一起呗,人多好玩嘛。”汤小元只顾着里的冰饮,低着头说。

    “呃,说真的,你最近是不是又和蒋东林合好了?你知道那次你单方面宣布分,他好像被吓得半死,大半夜跑王译那坐了一宿。”汤起八卦终于来了劲,把她的宝贝冰咖放了下来。

    “恩……回头我问问吧。”杨沫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接她合好话题,前言不搭后语地来了一句。

    年前的日子,杨沫为了a项目尽快下发计划忙得脚不沾地,蒋东林也不闲着,两人都各自加班加点,星期天也不能凑到一起。不过忙归忙,似乎方明明的事情,所有的蛛丝马迹一下子都在杨沫的生活里消失了一样,蒋东林不管是加班还是应酬,再晚都会回杨沫那里,往往杨沫半夜睡眼惺忪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心里感到一阵安心,依偎着熟悉的味道一觉睡到天亮,才发现枕边人又走了。

    蒋东林很忙,没完没了的会议和应酬,杨沫却从来不问半句,只有次从他的话语里依稀听到明年可能要上常务副总的位子,其他的,蒋东林不说,杨沫不问。偶尔蒋东林会问问杨沫工作上的事,最后也都是让她别太累着,他觉得nv人不该那么累心,累心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留给男人去烦心的,杨沫每次听到他这样的说教,就只是含含糊糊答应一声,一转头,该加班加班、该熬夜熬夜,蒋东林除了心疼,也知道杨沫骨子里有g执拗劲,自己坚持的事情别人很难去掰过来,也就不再多问了。就这样,日子倒也相安无事。

    方明明踏着她习惯的10厘米高跟进办公室的时候,蒋东林以为自己身错了季节,外面明明是白雪飘摇、寒风呼啸的隆冬时节,但方明明一身t台最新发布的春装,却把本就曲线毕露的方明明包裹得更加x感玲珑。

    “东林,最近你好像很忙,爷爷都问怎么最近没见你一起回去看他了。”方明明给蒋东林的茶杯里添了点水,兀自坐下说到,全然没有发觉办公室角落里正和芭比娃娃较劲的丫丫。

    丫丫抬起头,看看舅舅办公桌前坐着的nv人,认出是舅妈,丫丫对她印象一向冷淡,也没再理会,低头继续摆弄里的娃娃。

    哦,不对,现在的舅妈不是沫沫姐姐么?怎么前舅妈又来搅和?小家伙想着,萝莉脸孔大人心严重作祟,就想着过去搅和搅和。

    “舅舅,丫丫好累啊,能不能走了?”丫丫赖上蒋东林,又说到:“我好饿,明明阿姨带我去吃东西好么?”

    不出丫丫所料,方明明基本当小家伙是透明,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继续只是追问蒋东林:“东林,这周陪我一起回去看看爷爷吧,陈伯伯和张伯伯都会去的,正好你们还能沟通沟通,恩?”

    方明明口的陈伯伯和张伯伯都是现在军的绝对实力派,也是众多部队派系跟从的风向标,他们都是方明明爷爷的老部下。蒋东林看了看方明明那种艳若桃花的笑脸,也温柔地朝她笑了笑,说到:“好。丫丫饿了,咱们一起带她吃点东西去吧。”

    “咱们多久没一起吃过饭了?让司把小丫头送回你妈那吧,我今天又好多话要和你说的。”方明明没有看早就小眉ao纠到一起的丫丫,只是笑着对蒋东林说到。

    “……也好。”蒋东林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方明明,又低头捏了捏丫丫的圆脸蛋,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丫丫的小嘴却早已撅到了老高。

    送完方明明chou身出来,已经快11点半了。回到杨沫家,发现她还没睡。关保密规定是不能够把件带出单位的,所以杨沫再晚也是在单位加班,从没有在家挑灯夜战的习惯,这会儿却拿着一叠资料,还不停点着鼠标查着什么。

    “这么晚还不睡?弄什么呢?”蒋东林脱掉外套走过来轻啄了一下杨沫的脸颊,又走开去倒水喝。

    “晚上少喝点水啊,容易有眼袋的。”一g陌生的香水味让杨沫一个激灵,却没有回头去看蒋东林,还是点着鼠标淡淡地说到。

    “哈,大男人怕什么眼袋。”

    “恩,眼袋我不怕你长,我怕你喝多了尿s我的床。”杨沫放下鼠标,不时在一摞资料上写写着什么,嘴里应付着。

    “死丫头嘴越来越利了……”蒋东林咕咚咕咚喝完一杯水,摇摇头颇有点无奈地说。

    “到底查什么呢?”蒋东林看杨沫不动,凑过来看电脑。“a项目?这不是你正在排计划的项目么?怎么今天把工作拿回家来做?”蒋东林放下水杯,走过沙发那脱掉了衬衫外的套头ao衣。

    “我一直觉得奇怪,xx省的xx集团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我想查查他们的背景。”杨沫说到。

    “你在上能查到才怪,xx集团?g权成分好像很复杂的,在xx省这j年做得很不错,有军方背景的,怎么?是你们的立项单位?”蒋东林过来环抱住杨沫的脖颈,轻啄着她的颈窝,喃喃说到。

    “有军方背景?难怪能摆平我们部上上下下了。”杨沫若有所思,答非所问。

    “呵呵,项目申请单位去部委公关很正常的,你别多想了,公司再有军方背景,除开国防的一块,也是想赚钱盈利的,钱谁不喜欢?”蒋东林沿着杨沫细白盈n的脖子一路往下吻。

    杨沫盯着电脑上xx集团的简介,今天午饭后食堂门口曾宇匆匆忙忙的偶遇又浮现在了眼前。

    “a项目你要当心一些,能让其他人接就少经这件事。”曾宇的话让杨沫有点张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说马部长是xx部的副部长,但却并不分管杨沫所在司局,业务上也少又j叉,别说是现在自己和曾宇早就井水不犯河水,就是放在以前两人地下发展的时候,也是从来不在s人时间谈论工作的,曾宇的这一番没头没脑的话,倒是让杨沫有点吃惊。

    再想问j句的时候,他早就和迎面来的其他人热热乎乎说着话走远了,空留下心里满是狐疑的杨沫。杨沫对这次a项目的不同寻常本来就感到讶异,这下更是从午开始就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又上查了个遍,尤其是xx集团,这家单位不简单是肯定的,但自己的担心究竟来自于哪,杨沫说不上来,从始至终,从司长到处长都点名关照,杨沫可谓有口难开。xx集团的介绍,除了材料上千篇一律公式的简介,却再也查不出什么。

    “你起开,我闻不得这香水味道。”杨沫回过神,冷冷的一句话丢过去,就躲开了蒋东林的进攻。

    “咳咳,我先洗澡去了。”蒋东林心里一慌,脸上却故作镇定,放开了杨沫的脖子。

    “哦,对了,年初二的票我订好了啊,去看你爸妈,你可先回去打好前阵。”蒋东林往浴室走着,边岔开话题。

    “……好。今天小元让我年后跟她和王译一起去韩国玩,问你有没有假一起去?”杨沫半转回头,问了一句。

    蒋东林听闻,立马折了回来又搂住杨沫的脖子,在她脸上又啄了一下:“

    _分节阅读_23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