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6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26章

    遇到掌心的温热,很快就化成一滩清水,再也寻不到之前美好的印记。

    张航远对他预定的这家温泉旅店似乎熟门熟路,连表m汤小元都止不住赞叹原来表哥s底下是如此会享受生活的一个人,嘻嘻闹闹就开过了宁静的街道。

    旅店门面不大,却内有乾坤,庭院的一水一松之间、屋宇的一茶一坐之道,都散发着浓厚的幽禅意境,人未至,而声已起,后院青山脚下的一豆温泉水氤氲出的水汽,就是在客房只是打开榻榻米连接独立小院的木门,也可以感受到那种缭然的雾气仙境。旅店是家庭式经营,客房不多,一共不到二十间,却每间都清雅精致,放在国内用个时髦的词那叫客栈,所有房间都是日式榻榻米风格,自带一个小小的庭院,内里是不大的一汪独立温泉,但据说这家最出名的还是后院的那汪青山脚下的温泉,这汪温泉水质极好、水温适当,青山环抱间旅店的老板更是独具匠心地进行了恰到好处的人工装饰,禅味盈然却全然不掩自然纯真本se,正因如此,很多游客都慕名而来。

    杨沫在自己房间里翻出再打开,才想起日本根本不支持国制式的,急急忙忙赶路间,也没来得及租用一支,现在打开,除了没有信号还是没有信号,杨沫开通客房国际长途就拨蒋东林的号,无奈那边也是关。杨沫握着听筒坐在床头有些失望,本想昨晚打电话告诉蒋东林今天的行程,却因为大家提议聚餐而喝多了,出了酒馆只记得小元他们最后把自己驾到房间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天亮后匆忙赶路,根本无暇去跟蒋东林打个电话,一直到现在,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有些担心?

    汤小元行李一放下就拿着酒店准备的和f简装敲开了杨沫的房间,“沫沫,后面那个温泉特别好,走,咱们泡泡去。”

    “小元,我酒到现在还没完全醒呢,赶了一天路,特比累,你去吧。”杨沫头靠在榻榻米的茶j上,盘着腿说到。

    “哎,没出息,这点路把你给累得……那我可去了啊。”汤小元看杨沫没有动的意思,又说到:“那你就在你房间里泡泡吧,时间别太久,能祛乏的。”

    “恩……好……哦,对了,张航远那是不是带了电脑的?你去帮我借来用用,我要发个邮件,这里没法用。”杨沫突然坐了起来,拿起舞了舞,说到。

    “他说在温泉那等我们,估计这会儿已经去了,我给你拿过来吧。”汤小元也没多想,立马答应到。

    汤借个东西用,日本大多就是男nv分汤的温泉,隔着门帘的声音还混合着水声含含糊糊,张航远没有多想,就把房门钥匙给了她,末了又问到:“杨沫不来泡泡么?”

    “她宿醉未醒,要补眠,我说,你就别c心她了啊。”

    打开张航远的房间,电脑已经cha上电连上了,“嘿,这小子动作这么快,有什么大事急着上啊?”

    汤小元心里想着,就动拔电源准备把本子搬到杨沫房间里去,“嘟”一声,电源已经拔掉了,本子因为自带电池光亮暗了一些,汤小元八脚把线都归拢了一下,正准备抱起来出去,电脑屏幕右下角突然跳出了一个小框:

    “anewailfroingingfang”

    汤小元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发件人的英拼写,心里突然猛跳起来。“ingingfang&a;——“方明明”。汤小元没有多想,就点了开来。

    “jaes,我们今天晚上会到箱根,你做得很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年301只批准了2个国家一级医科实验室,恭喜你的项目入选,我说过的,你帮了我,我也一定能办到你想要的。”3月2日

    汤小元感觉一g热血直往脑袋上涌动,她指微微颤抖,点开了“收件箱”,&a;ingingfang&a;就在收件清单上呼呼啦啦全部显示了出来。

    “jaes,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动作,我希望你快一点想办法,最新的一级实验室就要批下来了,你也不希望你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2月20日

    “jaes,照p我都看到了,你安排得不错,只是这些还不够,我希望你再想想办法,我答应你的,会办到。——fang”2月15日

    …………

    汤小元不敢再往下看,之前杨沫和张航远在一起被人拍照的事情她是听杨沫说过的,但杨沫自持身正不怕影子歪,自从那天蒋东林拿着那一叠t拍照怒气冲冲找完杨沫最后两人又和好后,她和汤小元大多猜到了是方明明暗使的诈,但因为之后杨沫和张航远来往少了,两人也没再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一次韩国之行,张航远有意无意问了出来,就说自己有假也想一起出去走走,年轻人多一起热闹,汤小元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平时哥们义气惯了,更何况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感情和信任更是非一般人能比的,也就没顾王译开始的反对,爽快地单方面答应了,虽说张航远对杨沫似乎表现出一些非比寻常的好感,但汤小元心里知道杨沫一心只有蒋东林一个人,自己和王译又都在,张航远也是高知分子,所谓生意不成情意在,做不成情人可以做朋友,大家一起结伴旅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然就没多想。却没想到自己这么充分信任的家里人,联合着外面人给自己最好的朋友下套,汤小元气得抖得更厉害起来。

    汤小元右键点击关掉了右下角的邮件图标,”啪“一下合上屏幕,还是收起线电源,去敲开了杨沫的房门。

    杨沫许是累得不轻,这会儿早已撤了茶j铺上了榻榻米床垫,睡眼惺忪间就嗔怪到:“怎么这么长时间啊?我都睡着了。”

    汤小元拧着眉看看她,也不说话,一把把电脑塞进她怀里:“你先用,今晚别出去泡温泉了,等会儿我回来陪你一起睡。”没等杨沫开口,就甩开门跑了出去。

    汤小元一路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往温泉汤的地方跑,引得本就不多的j个旅客和店员侧目不已。到了温泉门口,汤小元一把撩起男汤的门帘,也没管里面正在换衣f的两个□男人的惊呼声,就朝男汤池子跑去,“啪嗒”一声,刚走到室外,又急又气的汤小元就在s滑的地面上摔了个大跟头。

    “小元?”王译和张航远差不多同时惊叫出声,另外j个正l身泡在池子里的男人也大呼起来。

    “张航远,你,出来。”汤小元吃痛爬了起来,又一把把里的大裹巾丢在张航远身边的水,怒不可遏地说到。

    “你疯啦?这是男汤……”张航远有些蒙头,说到。

    “你要再废话,我这就把你拉出来。”汤小元更急更气,这就要踢掉木屐下水。

    “好好好,我出来,你出去等着。”

    张航远出来的时候,王译也裹上和f跟着出了去。

    “你……你……”汤小元指着张航远,脸孔涨得通红。

    “小元你g嘛?发生了什么事?”张航远从没见汤小元发这么大的火,问到。

    “你和方明明,从什么时候开始串通的?”汤小元话一出,一旁的王译这就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张航远。

    “张航远,张航远,你可是我哥哥,是我家里人,枉我那么信任你,杨沫和我那么多年朋友,你竟然串通方明明一直陷害她……”汤小元又急又气,话没说完,鼻子就酸了起来。

    张航远一下愣住,仿佛被击一般,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杨沫已经很可怜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却一直在帮人家害他,你……你……”汤小元眼泪已经出来来,一就扇了过去,“啪”一下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过道里仿佛翻起了j个回音。

    “我……我是设计了杨沫,可我心里真的喜欢她。我想和她在一起。”张航远声音从小变大,也激动起来。

    “扑”一旁的王译再没二话,一拳就挥了过去,“你竟然一直耍东林哥。”

    “蒋东林又是什么好人,他一边死揪着杨沫不撒,一边又和方明明纠缠不清,他要有本事,就一心一意ai杨沫一个人。”张航远有些激动,j乎嘶吼起来,眼看王译又一拳就要汇过来,汤小元却一把抱住了他。

    “对不起王译,都是我不好,是我识人不清,你别打他了,呜……张航远,枉我一直那么信任你,杨沫她心里就那姓蒋的,你做这些,只是在伤害她,你知道么,她已经那么苦了,你们还都欺负她,我也成了帮凶,呜……?”汤小元再也绷不住了,哭着喊道,一**就坐在了s滑的地板上。

    “你说,是不是你这次又和方明明串通的?她是不是要来箱根,是不是和蒋东林一起的?”汤小元突然收住了哭声,仿佛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下站了起来,又拉过张航远的衣领问到。

    “来不及了,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入住这了……”张航远看了看满脸泪痕的汤到。

    “混蛋,就当我不认识你。”汤小元使劲把张航远往外一推,自己抹了一把眼泪,拉上王译就往客房那跑去。

    “不行,今晚无论如何我每分钟每秒钟都着杨沫,你赶紧联系车,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开这,绝对不能让她发现……”汤小元抓着王译的,边跑边说,王译一边点头,却和她一样在客房的走道里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停了下来。

    空气到底是不是还在流动,已经没有人能够察觉,时间仿佛静止,杨沫上的客房钥匙串掉在地上的时候,绑在上面的招财猫铃铛发出的“丁零当啷”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显出j分诡异和讽刺来。

    杨沫走到蒋东林面前,扭头看看他身边嘴角带着一如既往明媚笑颜的方明明,微微笑着朝她点了下头。

    “啪”杨沫感到所有的力气似乎都倾注在了纤纤指尖,面前的蒋东林脸微微一侧,不太鲜明的红指印就浮现出来。

    “啪”方明明哪里看得如意郎君受这等欺辱,杏目圆睁之下,一个清脆的巴掌就还了杨沫,杨沫脸被重击后侧向一边,轻轻叹出口气,反倒轻笑起来。

    “你g什么?”蒋东林一把拉住方明明的腕,睁大眼睛怒吼到,一想去拉杨沫,却被她一把推开。

    “你以为你真能得到蒋东林么?你以为真可以一步登天了?你就是下辈子也别想。我告诉你,他以前是我方明明的,以后还只是我方明明的。”方明明瞪红了好看的杏眼,仿佛想生吞了杨沫一般,凌厉气势一览无遗,对着杨沫喊道。

    蒋东林眼睛放佛充了血,一下就举起了右,眼看就要朝方明明打下去,王译赶忙上前一把死死拽住了他,“东林哥。”边喊边朝蒋东林摇着头。

    “怎么?你要打我?蒋东林,你竟然为了这个下j的nv人想打我方明明?”方明明怒目圆睁,看着蒋东林喊到。

    汤小元这才回过神来,再也忍受不住,冲到方明明面前就撕扯起她的衣f来,“你敢打杨沫?今天我跟你拼了,我……我跟你拼了。”汤小元带着哭腔喊道,已经如大多数nv人打架一般撕扯上方明明永远顺滑光亮的秀发上。

    方明明也早已淑nv风范尽失,挣脱蒋东林的钳制就往杨沫脸上扑去。汤小元早已气极,仿佛使出了吃n的力气,一把抱住往杨沫扑去的方明明,已经使劲往方明明脸上招呼上去。两人眼看就要真的撕扭起来,王译和蒋东林赶紧分别死死抱住分开了她们。

    杨沫看着眼前的闹剧,眼睛再无焦距,她摸摸自己有些微肿的脸颊,走过去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串,再没说一句话,再不看一个人,在四个动作齐齐停止的注视目光下,打开自己的房门,又轻轻关上了门。

    34

    34、第34章

    杨沫里还拿着那串钥匙串,木然地坐在榻榻米上,招财猫的铃铛“叮铃咚咙”地响着,很快又平复了下来。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已经响了起来,蒋东林的声音急急得从门外传来,很响,却仿佛很远。杨沫低着头,双抚上了额,任门外声音已经震天响,却颓然地一动不动。

    杨沫感觉脑子里一p空白,悲伤和眼泪一齐找不到出口,只是x口仿佛堵着什么,压抑地人窒息般难受。

    方明明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地就走上前拉住蒋东林,“东林?”

    “你先回去。”蒋东林红着眼睛,并不回头看她,压着声音说到。

    “东林?我要你跟我一起离开这。”方明明一字一句说得颇有点咬牙切齿。

    “哐”的一声,蒋东林一记拳头已经砸在了墙上,强大的力道让指关节一下

    _分节阅读_26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