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30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30章

    秘书进来。

    “蒋总?”张秘书一进门就闻到不寻常的火y气息,这段时间老板火气十足,脾气y晴不定,下面人早已个个如履薄冰,张秘书跟老板打j道最多,更是不敢有半分差池。

    “什么人都可以随时进我办公室,我要你g嘛?”蒋东林冷冷说到,语气里满是责备。

    “……是,我,以后注意。”张秘书真是满心冤枉,什么时候定下规矩进老板办公室都要她提前报备的?从没有过的规矩,却没来由遭老板点名批评。

    “出去吧,以后提前报备。”蒋东林埋头继续看向件,冷冷说了一句,张秘书如获大赦,逃也似地跑了出去,再没敢看房内另一张早已冷到冰点的俏脸。

    “东林,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么?你怎么了?”方明明调整呼吸,漫上满脸笑靥,语带却有j丝不满。

    蒋东林抬起头看向她,仔细寻找这张美丽脸庞上的蛛丝马迹,可惜方明明定力实在太好,言笑晏晏间一双略带小烟熏的媚眼,却因着坦然澄澈的目光甚至显得有些无辜。

    蒋东林仍旧只是看着她,这张脸是自己从少年到青年时期都一直暗暗追寻喜欢的,多少个日日夜夜,青涩少年心只当是一场永无止境的ai恋,却不想在纠纠葛葛来来往往早已褪却了颜se扭曲了滋味。那个大院少年心的公主,什么时候变成了油蒙良心、段使尽的美杜莎?蒋东林对nv人向来是宽容的,或许可以解释为男人的一种本能的劣根x,环肥燕瘦淡抹浓妆,撒娇弄痴也好、泼辣爽直也罢,蒋东林向来觉得看在眼里都是风景,直到遇到杨沫,那个小小的、倔强的、一本正经总能挠到自己心窝窝里的小nv人,却让他再也无暇其他风景,但方明明这一遭关算尽的心狠辣,却叫蒋东林寒了心,更铁了心,纵使再如何美艳不可方物、再如何拉拢使媚,也让他打心底感到害怕。

    “有什么事么?”蒋东林风度一向是有的,尤其对待内心里的陌生人。

    “东林,我想跟你复婚。”方明明说得认真冷静。

    蒋东林放掉的笔,这次换做认真看她,“你觉得可能么?”

    “还有半个月14人小组选举尘埃落定,我们定会助伯伯稳妥当选,我不想再拖了,我们立刻复婚。”方明明自顾坐下,敛起笑容说到。

    “明明,之前做的就做了,再说对错也毫无意义。我们第一次结婚是因为我ai你,这次复婚,你希望仅仅是因为我想利用你家的势力么?”蒋东林看着方明明,平淡问到。

    方明明挑眉,看着蒋东林,“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ai我了?”

    “是的,不ai了。”蒋东林说得平静。

    “呵,ai上她了?”方明明笑哼一声。

    “是的,ai上她了。”蒋东林仍旧平静。

    “呵,你还会ai上我的。”方明明轻笑一声,说得云淡风轻。

    “人说一日夫q百日恩,明明,杨沫最好别出事,否则,我不知道还会不会顾及以前那点情分。”蒋东林没有理会方明明的笃定自信,轻笑一声直挑矛盾,声音却清冷无比。

    方明明一下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蒋东林看着她因着急而微微发红的脸,轻轻摇了摇头说到:“别b我。”

    “我b你?你也知道这些年我家老头子和你家早就面和心不合了,我s底下说了多少好话,做了多少保证,都是为了你,事到如今,你说我b你?笑话,蒋东林,你别b我,那姓杨的是生是死,我有的是办法玩她。”方明明听他这么不咸不淡的话,早已急了,再不得许多,倒豆子般一顿噼里啪啦,怒气说到。

    “咚”蒋东林一记拳头落在办公桌上,人反sx地就站了起来:“我最错的就是不该把这两件事牵扯到一起,别拿老头子来压我,我他妈全都不在乎了,杨沫要出不来,我要你姓方的全家陪着。”

    “你敢!”方明明尖声叫道。

    “你看我敢不敢!方明明!”蒋东林j近吼出,

    “你是铁了心要她是么?”方明明死命压了压心里横冲直撞的冲天怒气,收起尖声喊叫,一字一句问到。

    “是!是!是!我要定她了,肯定的,铁定的,就是那个叫杨沫的nv人,我保定她了,娶定她了,方明明,咱们早就完了,年前你拿上行李头也不回地走出那个家门的时候就完了,你怎么就不明白?以为招招我就又会像宠物狗一样又叫唤着摇着尾巴围到你脚边?早变了,不可能了。我要定杨沫了,她要是有个长两短,大家一起玩完。”蒋东林再也忍不住了,连日来的积怒喷薄出来,到后来已经是嘶吼出声。

    方明明的眼里仿佛要喷出火来,漂亮的长指甲深深地掐进r里,半晌,才飘着声音说到:“好啊,那就看是她命大?还是我心狠?”说完,拂袖而去。

    在场接到杨沫父母的时候,蒋东林心里全然不是滋味,杨沫妈妈一看到他眼泪就下来了,只是不住地问:“你见过沫沫没?她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蒋东林心里翻江倒海得难受,却说不出话,只是轻轻搂了下杨沫妈妈。

    回程的路上,不过就是断断续续的谈话,蒋东林和汤小元本来是想尽量瞒住杨沫父母的,毕竟这种突然的变故,怕二老承受不了,只是一星期也没能联系上杨沫,杨沫父母再也坐不住了,死活,就算是出差去边远地区没信号也要来北京等着,蒋东林见再也瞒不过,才支支吾吾说了个大概,杨沫妈妈心下一时急气攻心,据说当场差点晕过去,等到了j场见到蒋东林,眼泪早已忍不住了。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她出来的,你们……不要太担心。”蒋东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毕竟杨沫被卷入这场浩劫是因自己而起,而此时是万万不敢跟杨沫父母把里面的原委曲折说个明白的,只是一味保证,希望二老能宽心一些。

    这些天蒋东林夜夜失眠,睁眼闭眼间全是杨沫,过去的点滴滴滴,她笑、她哭、她甜滋滋叫着他“蒋总”话里却满是小nv孩的娇俏滋味,还有一次又一次,自己让她伤心难过的过往,蒋东林只觉得自己怎么昏了头,到底是ai她ai到昏了头?还是伤她的事情做到昏了头?他自己也说不清。只要一想到她独自被关在那样的小黑屋子了,劈头盖脑只是凶神恶煞间的审讯,蒋东林就觉得心里一阵chou搐,他有点不敢想,不敢想那双清澈澄净的眼到底会流多少眼泪,不敢想那张副温柔细腻的眉还会不会舒展开来,那颗剔透可人的心是不是已经支离破碎?

    杨沫父亲比较冷静,言谈间多是对自己nv儿的信任,但字里话间却是有上访讨说法的打算,蒋东林耐心抚w,只让二老在京先安心等待,京城水深鱼多,你是要到哪里去讨这个说法,上哪个衙门擂响那面大鼓?蒋东林内心纠结愧疚,面上却是不敢表现出一分,只是一再笃定保证:我会保她,我蒋东林定会把她完好j到二老面前。

    王伟进家门看方默如还在客厅里捧着零食看电视,无奈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说:“快去睡觉,都j点了?”

    方默如盯着电视没有理他,王伟苦笑一声,进了书房。他拿出牛p袋的一摞资料,翻来覆去又看了好一阵,才想了想拿起了电话。

    “东林,东西我这搞齐了,你真决定现在动?蒋叔叔还有j天选举要见分晓,不要现在惹出麻烦。”

    “……没事,你发给我吧……传真吧。”那边蒋东林语气疲惫,低着声音说到。

    “……好,等下就发给你。xx省的zz集团果然j卖资产给一个港资企业,跟你估计的一样,这个港资企业不过是个空壳,当的牵线人就是xx省的xx企业,受益人就是郭家……,呵呵,我本来是替人做嫁衣裳的,这拆别人衣裳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做。”王伟无奈笑笑,说到。

    “谢字就不说了,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咱们见面再谈。”

    蒋东林看着传真里源源不断冒出来的纸,一张又一张整整一摞,蒋东林把他们整理弄齐,一张一张翻看过去,眼里的se彩就越来越浓。里的这叠东西,往小了整可以让方伯平好一阵头痛,往大了整,估计一缸看似清澈的水底立马就能翻出大泡泡,如果无形的大再有意地翻云覆雨一下,恐怕方家这棵大树枝枝蔓蔓要被砍掉不少,这其就包括神州老大郭汉伟,他的好日子到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蒋东林把眼镜重新戴上,拿出chou屉里的一摞东西,和这些传真纸一起放进大号档案袋,就出了书房。

    作者有话要说:里面的金融斗法就不详细写了哈,有漏洞也请见谅~~

    这j章也写得低迷,难受

    38

    38、第38章

    “你不要再扛了,其他对象都已经招了,你还是把后面主使人快点说出来,立功赎过,后面程序里是一定可以减刑的。”“恶先生”还是公事公办的语气,坐在杨沫对面仍旧老样的说辞。

    杨沫看看他,“恶先生”显然有些着急,之后的j次提审不经意间也给过很多次提示,杨沫开始有点相信他是蒋东林的人了,但是对不起,她不信蒋东林,她不信任何人,甚至她自己。已经不知道在这个棺材里究竟度过了多少天了,杨沫后来连对偷偷记下“恶先生”提审的频率都失去了兴趣,只记得休息室里那方小小的窗户会变明变暗,杨沫才想起,哦,原来自己还活着。

    现在似乎比刚进来的时候要好一些,最起m他们会让杨沫每天有睡眠时间,不保证多少小时,但最起m能闭一会儿眼,闭一会儿眼就能让脑子停下来,这似乎是好事,但一闭眼就都是梦,梦里都是乱的,各种各样的脸,在杨沫的眼前晃来晃去,仿佛每一张都有狰狞到底的本领,每一张都能吞没自己。

    梦里他们都在追赶自己,方明明穿着香奈儿踩着高跟鞋说:“你以为真能攀上枝头做么?蒋东林是我的,是我的。”

    蒋东林说:“沫沫沫沫,半年,只要半年,半年后我们结婚。”而回头再看到的的,分明是他挽着方明明走向圣坛的笑脸。

    人群围住杨沫,大家都在笑话她:

    “天底下最傻的就是你,谁都在骗你。”

    “你要进监狱了,以后一辈子都永不见天日。”

    “你这个贪污犯,活该。”

    “没有人会要你了,没有人在乎你,没有人会记得你。”

    “哈哈哈,哈哈哈……”人群里吵八闹的声音如c水般从四处涌来,让杨沫无处可逃,里面分明有爸爸妈妈、小元、还有他。

    ……

    杨沫大声地反驳,流着眼泪说“不,我不是,我没有。”没有人听,没有人理会,各se脸谱渐渐散去,只留下漫天满地的空白,仿佛无尽的绝望,将杨沫深深掩埋。

    再醒来的时候,只有那一方小窗里透过的j丝月光,惨惨白白,照亮一地清冷。窗外是空地还是青山,有没有树木或者花c,杨沫看不见,不知道,杨沫只知道这一方禁锢自己的灵魂快要被压迫到最低最低处了,无休止的审问、威b、利诱、恐吓,都仿佛千万把利刃,刀刀见血,刺刺穿心,千疮百孔间,早已疼到麻木。

    “呵,没有人指示,审批材料是我起c的,是我将xx集团列入计划的。”杨沫早已枯乏到无力,声音气若游丝,却不改初衷。

    “啪”“恶先生”一巴掌拍在材料纸上,凶相毕露,杨沫抬头看看她,轻笑一声,又低下头去。

    熟悉的疼痛突然而至,小腹仿佛被千斤重鼎碾过,吱吱嘎嘎间五脏六腑的所有感官似乎都凝聚到那一方小小的存在,杨沫吃不住这痛,猛地抚住自己的小腹,一g热流就从两腿间涌了出来。

    杨沫低头看了看涌动的鲜红,支支吾吾说到:“我……可能是例假来了……好疼……”杨沫吃不住痛,字字句句都说得极为吃力,抬起头看了下“恶先生”,颇为尴尬地说道,豆大的汗珠已经开始沁出额头。

    不同于以往的经痛经历,这次的疼痛来得过于突然和凶猛。杨沫以前也会有生理痛,那一阵一阵仿若刀绞却胜似刀绞的感觉,杨沫再熟悉不过,一波一波的阵痛说不清道不明到底哪里不舒坦,但就是能将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痛不yu生,阿弥陀佛间也救不了那种哭那种疼。只是这次的月事毫无征兆,仿佛突然而至,却因连日rt精神的备受摧残而较弱不已,更是来势凶猛,肚痛yu昏。杨沫惨白着一张脸,已经渐渐有些支撑不住,“恶先生”哪里见过这等架势,立马对着审讯室外大喊“医生,快叫医生,犯人出事了。”说完立马跑了过

    _分节阅读_30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