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32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32章

    方伯伯这一届就要下来了,但你们方家不怕后继无人,你叔叔很快就要坐上那个位置了。”

    蒋东林的一番话,让方明明急怒攻心起来,方伯平更是蔫了一般只是瘫坐在沙发里,方明明拽着他衣襟的不住捶打起来,蒋东林一把握住方明明的双腕,再没有说什么,看了她一眼,就出了方家的大门。

    再赶到医院的时候,哪里还有杨沫和她父母的影子,床位上躺着一个年老的婆婆,问了护士,却说这张床位的病人后来血止住了,可以回去休养,病人当天就要求出院,院方就给办了出院续。

    蒋东林再赶去杨沫的家,任他再怎么敲门,里面也丝毫声音都没有,拨打电话早已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蒋东林不放弃,仍旧不停敲门,男邻居头还没出来,声音早就冒了出来:“大哥,我真是f了你了,自己nv人整天摆不平,又喊又敲人家也得理你啊,午拖着大包小包早就走了,别敲了,不在,走吧。”男邻居倒再没嚷嚷要打人,悻悻说到。

    蒋东林敲门的停住了抵在门上,猛的一脚就踹上了大门,除了“咚”的一声,再无其他声音。

    能被纪检带走又无事一身轻地出来,杨沫也算在部里开了个先例。那天蒋东林走后部里就来了人,没有停职查看,简单说了说案情就通知杨沫可以尽快回去上班,杨沫感到好笑,是是非非黑黑白白,原来全凭红口白牙一张嘴,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说你没罪,那掸掸灰尘,组织仍旧欢迎你,而之前所受的折磨、经受的屈辱,全部可以一笔勾销,从此不再提过。杨沫再回到司里的时候,人人眼神都在杨沫身上逗留j秒,却仅仅是j秒过后又恢复了一贯的亲切有礼,温温和和间仿佛过去一个月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当场被逮、双规问话,统统好似只是一场梦,一场只有杨沫自己记得的冗长噩梦。

    杨沫仍旧保持自己一贯的风度和友好,和每一个迎面遇到的人温和地打招呼,不管一转身就会是怎样的蜚短流长、积毁销骨。递到代理司长桌上的却是一封信,一封打的信,杨沫不知道公职人员辞职应该走什么程序,只能有样学样港台2流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只是白se信封换成牛p纸颜se,上面大大的仿宋一号字“辞职信”。

    “司长,人事司那还有什么续,我会及时回来办理,谢谢。”说完就仿佛丢开了心里最沉的一块石头,司长开开阖阖的嘴唇里,依稀只听到“表现得一向很好,这次事情也只是协助调查,组织不会戴有se眼镜看人……就快可以提拔了……。”

    再后面的话,杨沫心里早已没有耐x再听下去,又说了句:“谢谢,再见。”就微笑着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座方方正正、威严肃穆的大楼,y光下,国徽闪闪而亮,杨沫又抬头望了望,终是把大楼抛在了身后。

    “哇,哥哥,多久都不见你出来玩了,还以为你被那妞收f了,怎么又重出江湖了?”李明辉一拿着酒杯,身t还在和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着,过来嬉p笑脸地又对蒋东林说到:“诶,今晚j个妞都不错哦,水nn,等下就到,哥哥你先挑。”

    “喝你的酒吧,废话这么多,东哥,你少喝点,这儿酒不正,伤身的。”王译佯装一把打在李明辉的头上,又一边chou过蒋东林边的酒瓶。

    蒋东林没有说话,看看王译,笑了笑,又一口g了杯物,眼光却盯着楼下舞池里扭动的男男nvnv游离起来。

    杨沫失踪已经快2周了,杨沫那小小的公寓蒋东林天天都去,“乒里乓朗”天天敲门喊话,喊得隔壁那个火爆男也没了脾气,甚至有一次还拿着啤酒出来,和蒋东林就地坐着喝了一罐,顺道开解了他一下,说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

    江苏也是去过的,依稀凭着印象摸到杨沫家,却也是毫无声响,只是,这里没有彪悍的男邻居探头出来相告。

    和杨沫拥有的共同的朋友,似乎只有汤小元一个了,如果也算得上是他蒋东林朋友的话。汤小元再见蒋东林却是满眼敌视,一副刘胡兰视死如归的神情,当场就跟王译翻脸:“你要再帮着他b我,咱们俩就算完。”说完,头也不回丢下一个失落的男人和一个满脸惊讶的男人就跑了出去。蒋东林心下怆然,是的,除了汤小元,他对杨沫的生活似乎一无所知,却一直天真地以为,自己早已全部拥有了她。

    讽刺的是,和方家摊牌的当天,父亲选举结果正式揭晓,父亲如意当选,用弹冠相庆来形容太贬低自己,但蒋东林觉得这最后的结果大家都很满意,却没给自己带来想象的高兴,到底是哪里不满意?蒋东林心里清楚。方家老二方仲平如愿坐上梦寐以求的位置,一雪多年来生活在大哥影子里的抑郁,自此,方家势力彻底一分为二,方伯平的夫人,也就是方明明的母亲和方明明都因为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被请去喝茶问话,虽然最后被保了出来,这养尊处优惯了的管家夫人和小姐却没哪里受得了那个委屈,出来后更在圈被沦为笑柄,方伯平正式退休下线,虽然大树看似没有完全倒下,但圈里人都知道,这次方家老大是动了元气了,是真真切切大如从前了。

    能动用的办法和力量蒋东林基本都用上了,在江苏请s家侦探,杨沫父母还是一如往常,但却不见杨沫的影子。到杨沫原单位人事部门打听,查杨沫出入境纪录,用杨沫的借记卡查消费纪录和地点。杨沫并没有出境,但茫茫国土,有意躲藏的话,想把她翻出来还是有点难度的。房子按揭每个月还是按时还款,但帐上的钱却都是现金打进去的,没有转账纪录。所有用杨沫身份证登记的银行卡再没有消费纪录,最后一次是出院那天的取钱纪录,一下子取空了所有的钱,往后,就是一p空白。杨沫消失得越久,蒋东林的心就越往下沉。那辆小小巧巧的蓝sett停在地库里早已积满了一车盖的灰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蒋东林会每次先把这辆小车开出去洗得gg净净,然后再去洗自己的大车,虽然tt洗完仍旧只是放入地库,看北京蒙蒙灰的空气,很快又厚厚地覆上一层。每当回到空空荡荡的公寓里蒋东林感到自己的心无处安放的时候,他就会开车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到杨沫那座小小的公寓楼下,只是坐在车里,熄掉火,和那扇窗户里的漆黑一p一起沉沦。

    40

    40、第40章

    5月3日,微雨。

    小元,见信如吾:

    我身t真的好多了,不要太过担心。北京的房子,暂时没法卖掉,寻着合适的人家,就租出去吧,租金少一点没关系,有你在,我放心。爸妈终于肯放我出来了,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每天只是吃吃睡睡……其实,真想一睡不起,梦里,没有那些痛,他,好久没入梦了。

    从苏州一路辗转,昨天终于到了心心念念的呼l贝尔,以前在内蒙那么长一段时间,竟然没能来这走一走,实在是个遗憾。海拉尔名字很美,城市却很朴拙,小小的一块地界儿,到了晚上,人就不多了。

    今天就往c原上走了,5月份时候,天气还挺冷,地上一ph一p绿,小c才刚刚冒出了头。画儿似的c垛垛还是去年收割的陈c,牛羊并不多,想下去赶下小羊群的时候,牧羊人却对我好一顿呵斥。我和一对小夫q合租了辆车,你不敢想象吧,路上竟然我开得时间要多一些。一路往更北的地方开去,其实,我是识不清方向的,也不知道前方会通向哪里,c原上的新绿和杂杂拉拉的野花让我会有一瞬间快乐的感觉,好像抹平了脑子里乱八糟的那些东西。这个时候,即使我闭上眼睛一小会儿,也不怕会撞上什么,因为前面就是一条坦途,小夫q不注意的时候,我会偶尔闭一闭眼睛,感受一下呼呼吹过的风。

    今天我们在一个小小的俄罗斯民族村落脚,村子很小,傍晚到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分不清哪里是c原哪里是高山,只是漆黑一p,遍地寂寞。小夫q有些害怕走这样的夜路,我却感到挺称我这乱八糟的心情,我只觉得,这样的黑,让我躲一躲,正好。如果脑子里的那些可以因为黑暗而找不到重新回来的路,是不是这会儿会有真正的快乐?

    真的很久没有写写信了,握着笔杆儿都感觉好陌生,字歪歪扭扭自己看了也觉得好丑,今天停电了,我的电有点暗了,等完全没有光亮的时候,我就不写了。

    c原的夜晚比白天冷多了,晚上去尝试了一下俄罗斯族老式桑拿浴,温度很高,蒸得我大汗淋漓,桑拿房里没有热水,但用冷水冲洗也丝毫没有凉意。其实看到c原的时候,我就有点后悔,来这里是不是一种自n,鄂尔多斯我没敢去,但原来走到哪里,都还是会有他的影子。如果算的话,我们是在c原开始的,第一次见面他把我差点灌醉了,我想在c原自己跟过去说声再见。老式桑拿房男nv通用,门口只有一只老狗看门,它耷拉着脑袋趴在那,再怎么逗也不看我一眼,天空星星寥寥,我在里面把门反锁牢了,最后却还是哭了,我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泪水,反正都是咸的,后来我发现有一个办法可以区分它们,汗水很淡,而眼泪,很苦。洗完出来老狗已经睡着了,我觉得有些好笑,没有人相伴,最起m还有个活生生的东西还守着我。你又要说我没出息了吧,呵呵,是啊,我一直很没出息。

    电的小灯珠熬不住最后的一丝有气无力,终于完全暗了下去,杨沫掏出火柴,“嗞”一声划亮,点上旅店老板娘给的小蜡烛头,周围的暗才褪去了一些。

    轻轻用纸巾吸掉字迹上的那颗水珠,却已经来不及了,油墨顺着水迹早已张牙舞爪弥散开去,杨沫又轻轻摁了摁纸巾,叠好信纸,收袋封口。

    熄掉了烛头,最后一丝光亮都消失了,杨沫合衣躺下,依稀听到窗外似乎有j声闷闷沉沉的狗叫,或许是浴室门口的那只老狗醒了,杨沫翻身侧卧,却了无睡意。

    窗外狗叫了j声又安静了下来,彻底的黑,真正的静,静到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清晰起来,杨沫拢了拢上身的厚外套,脑子里乱八糟的回忆又一g脑儿涌现了出来。如果说蒋东林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好似用细针密密实实地朝杨沫心上扎眼儿,千疮百孔间万痛噬心却不见血,那失去孩子,却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仿佛真是细针换利刃,毫不犹豫地深深给了杨沫心口一刀,自此一刀致命,再无生还余地。这个孩子来得如此突然,正值母亲忍受无间痛苦的时候匆匆而来而又匆匆而去,甚至没给杨沫和他那铁石心肠的父亲一点自余欢喜的时间和会,如果,那父亲也会感到一丝高兴的话,就这么早早地化作一滩血r,从杨沫的生命里被y生生割除了出去。孩子没了,好似真正切断了杨沫和蒋东林之间最后那点血r关联,杨沫痛无可痛,已不知流泪是否真算唯一的表达。

    蒋东林刚熄了引擎停下车,就看到杨沫公寓的灯亮了起来,蒋东林感到心底仿佛被一把大锤重重敲打了j下,心跳猛然加速,一个箭步就出了车往楼上跑去。

    杨沫的公寓大门敞开着,客厅里亮着灯,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k,戴着鞋套,挂着工作牌证的年轻男人带着一男一nv正在客厅里说着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蒋东林不请自进,问年轻男子。

    &nb地产的介,您是?”男子讶异,望着蒋东林问道。

    “怎么?这房子要卖?”蒋东林有点不耐地问到。

    “啊,是出租,这家房东寻租,委托了我们介公司。”年轻男子看来人气势不凡,老实答道。

    “户主登记的是不是个姓杨的?”

    “恩,没错,是杨nv士,不过不是她本人来寻租的,是另外一位nv士,姓汤。”

    “行了,不用看了,这房我租了……”蒋东林急急说到。

    “诶?你这人哪冒出来的?我们先来看房的,也有个先来后到吧。”看房的那一对男nv开始有了意见,男人首先开口说话。

    “这房要多少租金?”蒋东林没有理会他,径直问介。

    “……恩,4000,这地段好,东西一应俱全,拎包入住,房子又基本是新的,物有所值……”

    “4000,我们房的男子口气一y,就应声说到。

    蒋东林看了他一下,不假思索就开口说到:“8000,我租了。”

    看房的男nv一听这价,立马没了话头,蒋东林扭头看了看介,说到:“把你电话和地址给我,明天我来办续。”

    第二天小张准时到蒋东林的公寓接他,早上不到7点,环线上却已经拥挤起来,小张走走停停,一路却开得谨慎。小张从蒋东林进入神州就跟着他,这些年倒也颇是知道蒋东林的脾x,一般都说司是非多,小张年纪不大,嘴却很牢,也很有眼力见儿,该说的不该说的,该看

    _分节阅读_32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