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33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33章

    的不该看的,一向分寸拿捏到位,所以蒋东林慢慢就越发信任他了。小张平日里在蒋东林面前话本就不多,这段时间杨小姐的电话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了,方小姐也从公司离开了,小张怎么瞧都觉着自己这位老板脸se始终不太好,在单位如此,出了公司也是这样,应酬能推就推,除了加班,还是继续b迫自己加班,小张看着老板忙忙碌碌却总是透着一g子疲态,开车做事更是添了j分小心。

    5月的北京春意已经很浓了,蒋东林一身杰尼亚西装穿得那叫一个潇洒得t,他照照镜子,整了整领带,却自我感觉比去年上身肥了一些。小张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老板,一贯的儒雅t面,但薄薄的眼镜p后的眼袋却有些发青,也许是昨晚没有睡好吧,小张不再分心,仔细应付起环路上越来越挤的路况起来。

    “小张。”蒋东林难得开口,小张下意识地看向反光镜,应声答应。

    “我给亲戚租个房子,今天开完会你送我去办下续……用你的身份证来登记一下。”蒋东林话间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开口说到。

    “好的,没问题。”小张不假思索就回答到,“蒋总,拿现在我就拿给您?”

    “……不用,到之前再借你的吧。”蒋东林轻叹一声,“小张,放心,出不了岔子。”蒋东林想了想,又说到。

    “蒋总哪里的话,小事一桩,是您看得起我。”小张很识时务,憨笑着说到,却再不多问。

    蒋东林刚在会议室露了个头,老林就一把上来握住了蒋东林的:“东林啊,这次你可是给集团立了大功了啊,今天主要是给你开个人庆功会啊,啊?!哈哈哈。”

    老林也是神州集团的副总之一,副总里排序第二,常务副总现在空缺,自然他就算副总里的首席了。蒋东林自然也是亲亲热热和老林握说了j句客套谦虚的话,分管神州集团的ss部门张部长已经上座了,蒋东林也没有含糊,立马上去就和他握打招呼,张部长对着蒋东林倒也一点不摆架子,站起身来就拉着他在一旁咬了好一通耳朵,蒋东林自然恭敬倾听,再看蒋东林对着张部长谈笑自如间也不知道说了,直让张部长不自觉就笑弯了眉头。蒋东林父亲成功入选14人小组,算是真正进入了核心权力层,张部长对他如此“和蔼可亲”,周围所有人自是觉得理所应当,羡慕妒忌是有的,恨,那是还不够资格。

    神州集团家大业大,今天会议规格颇高,虽然老大正接受调查,但在京总部的所有分管副总都到场了,还有一些重点部门的头头也列席会议。林副总说得没错,这次会议的确像蒋东林个人表彰大会,表彰他眼光毒辣、高瞻远瞩,选择的海外兼并企业和投资项目做得风生水起,帮助神州一举拿下客观的市场份额,既实实在在拓展了业务,又帮助打响了ss业务的全球口碑,这一仗打得漂亮,除此以外,由神州集团投资的qq铁路也顺利建成通车,实现了内蒙境内新建成稀有矿产矿、路、航一t化开发,产运销一条龙经营,分管部门包括更高层也感到十分满意。除了表彰蒋东林的业务成绩,此次大会还有一项重要议题,那就是正式宣布因接受纪委相关部门的党内调查,现解除郭汉伟神州集团董事长职务,至于新的人选,暂时空缺。

    会后自然是皆大欢喜,丑闻早已放在一边,满室只有对蒋东林的赞扬之词。张部长拉着蒋东林还在一旁说话,老林和j个副总很有眼力见儿得只在一旁等着,并没太多声音。

    “东林,有会还是想亲自去拜访一下蒋书记,他老人家回京估计快了。呵呵。”张部长握着蒋东林的,笑着说到。

    “好啊,父亲一直对能源工作很关心,平时跟我也经常探讨,您是这方面的元老了,有会和父亲正好探讨一下,呵。”蒋东林笑得轻松,说得自然。

    “最近我要去内蒙调研一次,你看行程上有时间跟我一起去吧,我也正想去看看前年你在a县搞的那个矿,现在产、销一t了,反响很不错,探明储量也大,我可很有搞头……”张部长笑着说。

    “……行,我也想回去看看。”蒋东林听张部长如此一说,微愣了一会儿,笑着点了头。

    41

    41、第41章

    5月15日,晴

    小元:

    我和同行的小夫q作别好j天了,他们继续上路,而我,留在一个叫恩河的小镇,决定在一户俄罗斯旅店多住j天。

    这个地方方圆n里都j乎没有人烟,冬天最冷的时候,据说可以到零下40度,再往北走,跨国额尔古纳河就是俄罗斯了,真正的一衣带水。最近天气一直都很晴朗,名副其实的万里无云,一碧如洗,只是晴朗得久了,免不了g燥。白天日头很烈,我的嘴唇有点脱p,老ao病犯了老是会不自觉得去咬它,直到尝到血腥滋味,破p的地方吃饭的时候会有点疼,可我好像有点沉迷这种感觉,r痛了,心痛的感觉好像可以被忽略掉一些,你说,我是不是有ao病?

    现在还没到旅游旺季,小镇外乡人不多,旅店老板娘完全的俄罗斯长相,却是地地道道的国人,说普通话,吃东北菜,刚开始的时候,让我觉得好不神奇,老板娘五官深刻,想必年轻时候也是美人一枚,只是现在腰身逐渐雄壮,每次亲切得拍我肩膀和我说笑的时候,总有老母j保护小j的感觉,呵呵。旺季没到,旅店老板去满洲里打工了,店里人不多,老板娘人不错,天天都会带我去周围的c甸子上走走,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遇到牵马人,熟悉了之后就不再收我的钱了,免费拉着马带我跑一圈,也很享受。c甸上的c垛子远远得看很有意境,走近了看,原来没有那么诗意,都是发h的陈c,摸到里,满是刺人的感觉,不过有时候我会靠在上面,远远地看牧人赶着咩咩乱叫的羊群,直到越走越远。晚上的时候,我j乎天天就是抬头看天,就坐在旅店小院的千秋上,他家的那只大花猫会懒懒得陪我一会,但一眨眼就不见踪迹,老人常说猫昼伏夜出,看来的确如此。夜晚的天空黑到纯粹,我第一次在这里识别出北斗星,不得不佩f人类的想象力,如果不是先入为主,我可看不出那像一把卧放的勺子。

    在这里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出了小镇除了c原还是c原,哦,还有青山。这里离大兴安岭很近,老板娘的侄子跟着亲戚在附近的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看林场,跟着他们的车子,我去过那里一次,满山新绿才刚冒出头,可能远不如秋天时候的红h绿墨、层林尽染来得漂亮吧,但我却觉得看得很舒f。莫尔道嘎森林公园的深处有一个叫白鹿岛的地方,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到底有没有白鹿,反正我没看到。只记得有一处高高的被废弃的塔台,旅店老板娘那调p侄儿使劲撺掇我爬上去,说上面的风景好得形容不出,我就真不要命地爬了上去,只上去不到分之一的地方,回头一看就吓软了腿,小男孩在下面盯着我,直让我不,只管往上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听着他嘻嘻闹闹的笑声我就真觉得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最后一鼓作气竟真的爬到了塔顶,才觉得值得。林海蜿蜒出的那条河,曲曲折折就不知道要流向何方,从容安详,仿佛世间一切纷扰与它无关,一切却那么安静,那么美,让我想起那本著名的前苏联,叫《静静的顿河》吧,写的事情并不宁静,但这里却是真正的宁静,静静的树、静静的河、静静的山。没有其他人,除了那个调p的小子,我坐在塔台顶端的时候,有点不知道今夕身何所了?

    小元,如果你没来过,这里是你想象不出的一种美好,大气磅礴、浑然天成、自然可ai,没有一点做作的地方,没有一点骗人的把戏,山不会骗人,水不会骗人,树不会骗人,人,也不会骗人。这些都让我觉得为什么要活在过去给自己做的茧子里面,真正的作茧自缚,原来,天地是这么宽广的,远方总有你不知道的人和事,有你不懂得的生活方式,我不是要流l,我只是不再想被欺骗。这j天,我觉得挺好,没有事情是需要踩着点g完的,没有人需要你,却又好像每个人都需要你。这j天,天天还是洗俄罗斯族桑拿浴,每天大汗淋漓的时候,我不再尝到那苦涩的味道了,晚上在床上听外面的狗叫声,翻上一两个钟头,最起m也能睡得着了,那些乱八糟的梦好j天没有做了,我觉得很好。

    昨天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被我咬得乱八糟的嘴唇,给了我一种神奇的y膏,我抹了两次,g裂的口子竟然好了,我真想抹到心口上试试,看看那里的口子能不能快点痊愈,你别笑话我矫情,除了对你,我还能对谁矫情呢?

    实在没想到还能有人出那么高的价格租我那房子,北京所有的事情都亏你帮我打点,咱们五五分赃吧,呵呵,每个月4000块,够我不饿肚子了。张航远的事,算了吧,故去的就让它过去,他是你表哥,总是你亲戚,不要再责备他了,我也从来没怪过你。

    到最后,我能感谢的,只有你。

    杨沫看看紧闭的县委大院的大门,院子里办公楼后面的那幢4层的小楼,j盏零零散散的灯光,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显得尤其显眼。内蒙辖土东西跨度极大,从呼l贝尔赶到这,着实花了将近一天的车程,晚起的夜风早就沁凉沁凉的,舟车劳顿之后的疲惫不可抵挡,但杨沫却觉得有点迈不开腿。

    这个时候经过县委大院门口的人本就不多,更别说在那棵老榆树下一站就将近半个小时的,更是早就引起了门卫老孟的注意,等披了外衣走出来一看,却还是个姑娘,怎生就如此眼熟,再仔细一看,这不是前年在这工作的杨科长么。老孟这就要拉杨沫进去坐坐,这个点县委大院的关g部们早就下班了,再把领导们请来老孟可没这个自作主张的胆子。

    杨沫看着老孟热情难却,只是笑着说到:“孟师傅,我就是路过a县,明天就要走的,县长他们就不惊动了,……能不能让我进去看一圈?”

    “行行行,太行了,哎呀,一晃快2年了,走走,别站着,哎呀,这两年咱们县因为神州集团的稀有矿产项目,发展得可快了,除了矿,还修了铁路,搞了学校,可红火了呢,你当时住的那小楼啊,快拆了,要盖新的了……”老孟絮絮叨叨说着,杨沫听着,一路无话,就跟着进了县委大院。

    “孟师傅,我就走一圈,看看,您休息去吧,待会儿还从您那出去。”

    老孟看看杨沫,一把把电塞进她里,嘴里说着是,自个儿就回了传达室。

    杨沫走到自己曾经住过的那间门口,房内灯光还亮着,隐约有电视里唱歌的声音传出来,初识时蒋东林大半夜给杨沫送名p那晚的神情就又从记忆里涌了出来。

    “有样东西忘了给你。”

    “什么?”

    “喏,这个,在内蒙期间有事可以找我。”一张小小的名p,上面有写的号m。

    蒋东林当时那若有似无的笑让杨沫的心又揪了起来。那张名p杨沫后来有意无意总是随身放在包里,虽然电话号m早就烂熟于心。倒是有此不知怎么就跟着衣f进了洗衣,出来的时候早已撕扯搅烂,乱八糟沾满黑se的牛仔k,杨沫为此好一阵抱怨,嘴上说着“哎,搞得到处都是纸屑,怎么弄得g净啊。”上却还把j张大的往一处拼,记得当时蒋东林笑着捏了把杨沫的脸,说:“心疼啥,k子用sao巾擦擦就行,至于名p嘛,人都在你这,还要那玩意儿?真喜欢,明天给你带一盒。”杨沫当时就随口说到:“行,那要每张都有你写号m的。”蒋东林又捏了捏她的脸,嘴就凑了上来,没有说话,却咧着笑个没完。第二天,一盒印着他大名的名p就放在了饭桌上,杨沫随翻看,却真的发现每张都有他写的号,当时就感到不可思议,蒋东林却只是似笑非笑地说:“行了吧,放心吧,跑不了。”

    过往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掠过,杨沫不知何时感到眼眶酸涩,随扭开电就下了楼。

    又在大院里逛了一圈,办公楼的正门早就锁了,漆黑黑的一p,只有边楼一角的值班室还亮着灯。院子里宣传栏前的灯光昏昏hh,杨沫走过去,却在橱窗里看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这是一辑a县稀有矿场铁路通车时候的剪彩照,蒋东林和另一位年男子被众人簇拥着站在最间,持剪刀正在剪着锦带,一贯的笑容衬得他很是俊朗倜傥,不同于其他半百以上的剪彩领导,蒋东林特有的年轻气质混合着沉稳儒雅,让他在一众人也显得尤其出挑。灯光昏暗,杨沫盯着橱窗里为数不多的j张照p,心里感到一阵刺痛和chou紧,眼睛却丝毫游移不开,一时之间不觉思绪涌动,一g酸涩就冒上了鼻尖。

    再从门卫室出来的时候,杨沫谢过了老孟,没有再说什么,就离开了。杨沫来a县之前早就定好了a

    _分节阅读_33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