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41章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东来莫忘(高干) 作者:青涩掌纹

    _分节阅读_41章

    忆慢慢又回了来,在玉树结古镇那晚小绵羊状的“真情告白”仿佛只是h粱一梦,都留在了雪域高原稀薄的空气里,离北京越近,竟然有点不搭理他起来。

    蒋东林知道她仍旧是小nv孩心x,虽然大灾大难面前重回了自己怀抱,但对于自己过去所做的伤害过她的事总是有些耿耿于怀,自己不知不觉也就赔足了一万分的小心,生怕哪里又惹ao了她,一路逗弄哄骗,虽然用尽了力气,但无奈自己过去实在缺乏专情哄nv人的经验,竟一时如ao头小伙子一般,时常弄得面红耳赤又心急不已起来。

    离青海越远,过往的人和事仿佛又开始在身边和闹钟鲜活起来,杨沫想起这些,心底时不时就会别扭一下,但在蒋东林的甜言蜜语又忍不住老是途笑场,蒋东林看她时不时挂着的脸能笑了开来,就觉得心底一阵松动快活,仿佛只要她笑一笑,自己就是一p艳y天。他在心底一路骂自己“j骨头”,想来自己活了十多年,什么时候对着别人赔过这么多笑脸,搭过那么多小心,尤其是对nv人,换成以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心底虽然偶尔如此感叹,却还是忍不住逗弄杨沫,好话甜话说尽,只求她别扭的心思能一点点融解掉。蒋东林一路东行,到最后也就认了,想来自己如此,不外乎“在乎”两字,一路追寻一路思念,早已认定自己的心迹,虽然自己也算一世潇洒,但最后却落入这ao丫头之,这是他过去没想过的,但此时人就真真切切坐在身边,站在眼前,健康鲜活,自己还深ai着她,对方也ai着自己,又觉得心无限满足和快乐,至宝一般捧着,至于大男子主义之类的,丢到一边倒也无妨了。

    司小张早已候在首都场,车子开上场高速,一贯的车流如织,熙熙攘攘。离别一年,各处各景看在杨沫眼里都觉得感慨万千,但心底却蓦然涌现出回家的感觉,有点陌生,又有丝熟悉。蒋东林握了握杨沫的,杨沫没有如一路心底闹别扭那般甩开,却又紧紧地握了握,蒋东林心底一暖,就j叉了十指,紧紧扣住。

    车子过了东二环直往西边走,杨沫心底就涌出j分疑h。蒋东林一再坚持直接回京,杨沫在这上坚持不过他,也就带着父母一起回来,房子还在出租,本想联系汤小元先在她那暂住j天,蒋东林却一把拦住了她,说什么“汤小元现在和王译正筹备婚礼,忙得很,别去麻烦人家,回到北京还怕没地方住?简直是看不起他。”

    本以为不是去宾馆就是回他东边的公寓暂住j天,却没想一路就开到了自己西边的家。蒋东林掏出钥匙开门的一刹那,杨沫有些想落泪的冲动,自然也知道原来自己的租客就是他。家里很g净,不同于自己走时的匆忙和凌乱,这会儿却更像一直有人居住的样子,宁静而温馨。杨沫走进去,摸过餐桌、椅子,自己买的桌旗还在,只是玻璃花瓶里空着。一切都没怎么变,只是茶j上多出了一个黑se的烟灰缸,杨沫回头看看蒋东林,眼里和心底都是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蒋东林本身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杨沫父母显然已经默认了他这个准nv婿,再没有赶他出去的道理和可能,杨沫一年没有回家,肯定最想看到的是自己的小窝,杨沫妈妈去厨房烧水了,他舒舒ff地往沙发里一坐,伸就要揽过杨沫的肩头。

    “你快一个礼拜没上班了吧,也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杨沫轻轻巧巧就躲过了他的魔爪,起身走往厨房。

    “什么?我……我不住这啊?”蒋东林没想到杨沫主动下逐客令,一脸无辜和惊讶。

    “你的家在东边……快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杨沫回过头,朝他调p地笑笑,说到。

    “什么……”

    蒋东林还想说些什么,杨沫却折了回来,拉起窝在沙发里的他,就推他出去,:“我爸妈也累了……咱们俩,再约吧,呵呵,快回去吧。”

    “呃……好歹我也是租客啊,我有权住这的……”蒋东林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沫推了出去,“砰”的一声,门就关上了,空留下一脸没有搞清楚状况的蒋东林。

    可能是听到门外的动静,男邻居又探出了脑袋:“嘿,哥们儿,是你啊?……那妞回来啦?这下总和好了吧……“

    “蒋总?……呵呵,来这儿玩啊?呵呵,想不到蒋总还有这个雅兴……这位是贵夫人吧,你好,我是蒋总的下属,神州集团朱书伟。”

    “……这位是我们集团部门的朱主任,这是我家小杨。”在欢乐谷遇到同事,蒋东林显得有些尴尬,看着带着nv儿q子的朱书伟一脸玩味的笑意,有点不好意思地介绍到。

    “朱主任,您好。”杨沫轻松大方地打了个招呼,倒也没觉得蒋东林的介绍哪里不妥。

    蒋东林平日里虽然风流潇洒,呼朋唤友很有世面,在单位玩的时候不装腔作势端架子,也不似很多领导那样官威十足,严肃到不可亲近,但腔调始终还是摆得十足的,工作的时候丁是丁卯是卯,一丝马虎眼也别想在他眼p子底下打过,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常务,自是很有j把刷子,再加上世家子弟的身份,在神州集团自然是没有人敢当面放肆的。神州的人知道他们的蒋总很潇洒,很倜傥,很有范儿,但也知道蒋总做起事来那叫一个不含糊,你要真把年轻帅气的蒋总不当领导,那你就是大傻。

    像此时这样,被单位同事看到排队坐儿童过山车,蒋东林真是一时不知该把脸往哪儿搁,恨不得有个地洞,就此能一头扎进去,堂堂蒋总带个年轻nv孩坐儿童过山车,想想就觉得刺激,回头传一圈,指不定就在单位传成什么样。蒋东林倒不怕被人撞见带着杨沫,虽然自己的感情生活一直是神州上下nv同事八卦的主要话题,但以现在这种右帮杨沫拎着包,左替她拿着主题头箍的样子出现在同事面前,叫他情何以堪。

    想来还是杨沫这个丫头鬼,后来自己再打电话给她,她却一口说什么认识到现在就没有像正常情侣那样j往约会过,这一切都要重头补过,也算是婚前给他打打分,达标才算合格,才能考虑领证的事儿。第一站就要蒋东林陪着去游乐园,至于后面的看电影、逛街、吃饭等传统项目,自是不在话下,一一补来。

    蒋东林除了10岁以前有去游乐场的记忆以外,哪还懂得这些,看杨沫一头扎进欢乐谷就撒开了欢,他也只有无奈得跟在后面。杨沫人虽不大,却也ai追寻刺激,打头看到疯狂过山车,就要排队去玩,蒋东林却是死也不肯,直说这种小孩子玩意儿,自己才不屑于玩,其实他是真怕,那颠来倒去、翻山过岭的态势,他这个恐高症在下面看着就腿软,杨沫怎么威b恐吓,都不肯就范,杨沫自己玩了一圈也觉得没意思,只哄着他说这儿童过山车速度慢也没那么高,一点不吓人,好说歹说,终于拉动他排起了队,却没想在这遇到了单位下属带着孩子来玩,一时就闹了个大红脸。

    杨沫也好似定好心思似的,蒋东林约她,她必然已经想好了今天的节目,除开那次欢乐谷游乐场之行,之后又断断续续逛街、打电动、看电影,玩得不亦乐乎,却到点就打住回府,每次只让蒋东林送到楼下,并不让他上去,只说爸妈在家等着呢,最多给个goodbiss,就再无其他更进一步的福利,这样一周磨下来,蒋东林早已心下痒痒难忍,属于自己的肥r就在眼前,却只看得见,吃不着,这叫个什么事儿?蒋东林c了杨沫好多次早些去趟原单位人事部门,去把户口页和相关证明拿出来,杨沫只是轻松笑笑说“不急不急,休息j天再去。”

    杨沫处处搀扶好了身边的新娘子,生怕哪里就有个闪失。娃娃款拖尾婚纱适时遮掩住了汤小元隆起的小腹,但摸x的款式却还是显得她上半身比过去丰腴了许多。

    今天是汤小元和王译大喜的日子,杨沫和蒋东林作为未婚男nv,被邀请做了伴娘团和伴郎团的首席。汤小元再不愿把婚宴搞得像订婚宴那么西式洋派,坚决就要来个传统婚礼,图个热闹喜庆,王译一向讲究品位,无奈现在两比一,汤小元代儿子投票,王译完败,婚礼格调也就这么定了。

    许是圈子里太久没有办喜事了,能来的哥们兄弟都来了,婚宴十分喜庆热闹。曾宇和方卉卉代表方家来道贺,曾宇远远地看到穿着鲑粉se伴娘f的杨沫时,勾勾嘴角,朝她笑了笑。杨沫眼光在他和方卉卉之间来回看了下,也笑了笑。

    其实现在的婚宴早就不兴闹酒了,但这次一众哥们发小却并不放过新郎倌,一轮一轮拼酒劝酒过后,不知怎么攻击对象就开始对准了首席伴郎,蒋东林酒量还是有的,但也禁不住大家轮番轰炸,眼瞅着自己开始眼晕脑热,一把揪过李明辉就开始躲了开来。

    杨沫看看那边正在闹着酒的男人们,又禁不住拿开了身边王伟的酒杯,他今天喝得可不少,情绪脸se不太好,自然没什么人敢来摸虎须。

    “我看你今天喝得不少了……怎么今天没看到默默?”杨沫看着眼神开始颓败起来的王伟,问到。

    “…………我们分了。”王伟淡淡说到,又拿过眼前的酒杯灌了起来。

    “怎么……?”杨沫还未问出口,就被跑出闹酒人群的蒋东林一把拉了起来,二话没说转身就往外跑了出去。

    杨沫没来得问,就被他牵着上了出租:“去万豪,华贸那的。”

    杨沫又急又惊,蒋东林不管前排司的眼神,唇却覆了上来:“我喝酒了,打车去,万豪近,乖。”

    “唔……去g吗……?”杨沫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脸孔,问到。

    “做这些天你欠我的事。”

    杨沫看着眼前的人,明明酒气不轻,却清醒麻利就开好了房间。杨沫稀里糊涂被他带进了房间,哪里还容得半分抵抗,他一双早已摸索上自己的礼f拉链,嘴上却始终粘着自己。除掉那些屏障不过是下两下的事,也许是酒精微微的刺激,蒋东林下并不算温柔,着急甚至有些粗鲁。

    分别一年的相思,全部化为此时的绕指柔,杨沫渐渐动情,开始的不适、慌张和羞怯慢慢褪去,急促的呼吸间,与他最亲密的契合,激打起满满的甜蜜,萦绕在自己心间。(此处省略若g字)

    纵情之后的杨沫感到极度的疲倦,蜷缩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蒋东林拉了拉她,让她进去洗一洗,杨沫稍稍抬了下沉重的眼p,很快又耷拉了下来,不再理他。身子乏到极致,脑子里却慢慢有了丝清醒。难怪古人描述杨玉环出浴娇软无力,想来也是费神费力的鸳鸯浴才会如此。意识涣散间只感觉一把温热轻轻抚上自己的□,从□到大腿都一一擦拭g净,杨沫再睁眼看去,却见蒋东林□着身子拿着ao巾跪坐在自己跟前,细细擦过他抚摸过的每一处,认真不苟,仿若伺候一件极尊贵的艺术品。

    “嘿嘿,你真好。”杨沫支起身子就上去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嬉p笑脸地说到。

    “死丫头,为了伺候你,我一把老骨头都多卖力……”蒋东林很是受用,仍旧帮杨沫擦着g沟,笑着说到。

    “啊?那你可得加强锻炼了,想我如花似玉的,你可别……呃……对了,喂,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偷吃过啊?也没见你这次很快就一泻千里嘛……”杨沫仿佛想起什么,晴转多云,问到。

    “你个小家伙,我兴奋,行了吧?哪里次次会那样的?你也太小瞧我了。”蒋东林一把扔掉ao巾,又扑到在杨沫身上,一嘴就啃上x前一点粉红,恨恨说到。“你也不看看把我憋成什么样了……都是你……”

    满室旖旎,月儿不知何时就越过了摩天大楼。京城遍地光辉,月光却独柔其间。

    第50章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党组给予我这次竞岗演说的会,我今天要竞选的职位是xx司2处副处长。通过在2处年多的工作积累,我熟悉了该处的业务职能和工作x质,总结了自身的j点优势,下面就详细向各位领导和同事进行汇报。”

    杨沫稳稳当当、不疾不徐地讲完了自己的竞岗演说稿,台下的司领导和人事司的同事都朝她微微笑了笑。之后是例行的问答,针对考官们的问题,杨沫从业务工作到对岗位职能与x质的认识,再到如果竞岗成功之后的工作打算与设想都一一做了回答。

    竞岗很顺利,这个岗位基本就是为杨沫量身定制的,虽然司里也有另外两个条件达标的年轻人报了名,但结果j乎没什么悬念。杨沫心底对提拔一事其实并不太在意,甚至对这次竞岗本来是心存回避的,虽说杨沫在2处工作时间长,业务熟悉,g得一直也不错,但按工作年限和资历来说,杨沫竞岗副处长职位还有些不够格,更何况出了上次审批违例的事后,张处长和钱司长都还在接受调查,卫副处长成功拨正,这

    _分节阅读_41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