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对酒当歌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第36章 对酒当歌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第36章 对酒当歌

    而且,焦四初来乍到,就算心里对这个安排不满,也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没想到焦四却是说:“这个自然是再好不过,我等会儿就去找展大侠。”说着焦四流露出了钦佩向往的表情,毫不夸张,但是感情又很充沛:“当年看《三侠五义》的时候,我也挺欣赏他的,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

    “不用太激动,以后相处的日子多了去了。”以前要是唐且想着自己能和这么多历史名人们住在一起,那必定也是要激动一番的(不要忘了唐且可是中文系毕业的。)

    但是日子久了,每天看着庖丁给自己做菜,一边做菜还一边感慨着煤气灶有多么的好用,唐大才子一天到晚浸淫在网络小说中,整天不是说着男主如何逆袭女主,就是女主如何被男主逆袭。

    要么就是看着女皇用着外面的洗衣机洗衣服,虽然长相倾国倾城,动作雍容华贵,但架不住这个情景设定太过于居家了啊!

    就算想激动,他也无论如何都激动不起来了。

    “还有,展昭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之前的事情最好不要提比较好。”焦四点头表示理解。

    要说也真是不巧,他们中午刚大吃了一顿,结果下午又来了新人,还来了个工作人员,就在唐且考虑着晚上要不要出去吃时,热心的庖丁师傅已经开始准备起丰盛的晚餐了。

    按他的话说是,看着焦四心里高兴,对此唐且只能猜测也许这是手艺人之间的默契吧。

    既然如此,吃着战国名厨的饭菜也不算特别怠慢,唐且干脆又去附近超市帮着庖丁买了点东西,索性就在这里吃了。

    回来的时候,他又发现庖丁顺道还叫上了利滟和房佩佩两个人,对于能蹭一顿美味的大餐,这俩姑娘肯定是万分同意的,仔细数一数吃这顿饭的人将近十人,就凭洋楼里的标配,几十平米的小房间被十来个人一挤,绝对会显得逼仄。

    最后唐且决定就在小洋楼的院子里,用几张桌子一拼,大家围着坐了一圈,露天吃这一桌好了。

    晚餐开始的时候,正是七点新闻联播播放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皎洁的月亮正在当头,大家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桌子上摆满了菜品。

    房佩佩也挺热衷这样的聚餐的,在开饭之前还特地叫人送来了几瓶好酒助兴,结果发现送来的都是十分名贵的葡萄酒。在座的几位一看喝的又是中午那种不太习惯的酒,纷纷摇头婉拒。

    慕洵就说了两个字不会,还是焦四很给面子的跟房佩佩碰了一个,然后这么一碰,就停不下来了。

    房佩佩干完葡萄酒跟焦四闲聊:“焦大师,我绝对没有跟你套近乎的意思,不过你给我的……感觉……真亲切呀。就像我我小时候家里过年一样。”

    焦四又给房佩佩倒了一杯酒,豪气万丈的举起自己的酒杯:“说来也巧,我也觉得你这个小丫头很亲切,来,为了爷俩能今天在这里见面,走一个。既然觉得我亲切就别叫我大师了,我算哪门子的大师,你就跟着别人一起,叫我四叔就行。”

    房佩佩立刻改口叫了一声:“四叔!”

    “诶,真乖!”

    房佩佩激动地一拍桌子,“四叔,咱走一个!”

    “走走走!”

    果然要看一个人的内在到底怎么样,还是得看人在酒桌上是什么样,白天焦四绷的多好的形象啊,一上酒桌全都给毁了……

    焦四的酒量当然不差,用海量形容也不为过,但是房佩佩从小也是捧着酒瓶长大的,葡萄酒这么低度数的东西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挑战。

    她们两个兴致勃勃喝着酒,其余人则是默默地喝着自己点的果汁或者茶饮料什么的,顺便看着这俩人相当于是一杯一杯的灌着酒。

    唐寅看了许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我要是他们,不是先醉死过去,就是被撑死了她们喝这么多为什么都不用去厕所呢?。”

    “我觉得我们还是吃菜吧,喝酒的世界只有她们才懂吧。”

    武则天忽然端起了杯子,朝慕洵举了起来,“慕……先生,在这里我想敬你一杯,谢谢你之前在时空管理院对我说的那番话。”武则天地声情并茂:“总之在这里道声谢了。”

    慕洵没说话,只是举起酒杯算是回应了她的好意。

    武则天也不在意,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转头对唐且说:“唐主任,刚才艾丽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通知我后天去试妆。”

    “那速度还挺快的。”

    “你有件事情猜对了,通知我的工作人员跟我关系不错,她跟我说故事的男女主角还有男二号都已经确定好了。”

    “莫瓷和裴竟?”

    “嗯,男二号也是个很出名的演员,他面试的时候没空去,听说是内定的。”

    “你和莫瓷的关系……你能控制得了吧?”要是得罪了莫瓷,武则天估计刚进演艺圈就得被抬出来。

    “没关系的,这点事情我还是可以掌握的。”

    “那就好。”

    唐寅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最希望演哪个角色呀?”

    这个问题明面上是针对剧本,实际上联系到了武则天的过往经经历,她想了一会儿,很快就给出了答案——“看这部电视剧剧本写成这个样子,我觉得除了女主角养的那只猫,我再也不期待任何角色了。”

    唐且看武则天的心态保持的还很不多,这事情也解决的*不离十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无论是太平公主还是上官婉儿,都是形象十分丰满鲜明的讨喜角色。演好了,对未来的发展也很有好处。

    展昭随口问了一句:“需要我们陪你去吗?”

    “这次就不用了吧,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了。”武则天用轻松的语气调侃着:“请祝愿我顺顺利利好了。”

    唐且立刻祝福道:“祝你成功。”

    武则天俏皮地调侃了一句:“哎呀呀,忽然看见唐主任你这么温柔的对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呢。”

    还没等唐且说话,坐在一边的利滟差点没被呛到,她连忙把嘴里的菜咽掉,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口吐槽:“温柔,我和他住了两年多,我都没有见识过他温柔的眼神,他温柔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你跟我说说?”

    面对调侃,唐且依旧一脸镇定:“不要把话题随便扯到我的身上来,谢谢,第二话说清楚一点,什么叫你跟我住了两年?”

    利滟一脸天真,一副丝毫没有对自己先前说的话有歧义的自觉:“我和你一起在这房子里面住了两年呀?”

    “……”

    唐且还没说什么,在座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接下来就像没理由似的,整桌人都笑起来了。

    房佩佩此时也已经有些醉了,她听这着大家的笑声,她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你们这里真好啊。”

    焦四跟着说了一句。“我也觉得这里挺好的。”

    “我们家亲戚虽然多吧,小时候还聚在一起吃吃饭,但是现在,见面不打架就算客气的了!就算现在能勉强坐在一起,那也是差一点就要打起来啊,说起话来都是绵里藏针,太没意思了。可你们这里就不一样了。”房佩佩指了指唐寅:“你看这新租客才来几天啊,你们关系就这么融洽了,还有啊,这两个新来的房客刚过来,你们就聚在一起吃饭,多好啊!”

    “你这绝对是喝多了吧!”利滟关心地把她手上的玻璃酒杯给夺走了,倒了杯果汁给她,“别喝了,你肯定喝不过人焦叔的,没看到人家越喝越精神,你脸都红了。”

    唐寅此时接了一句话:“我在网上看到说喝酒容易脸红的人是因为不吸收酒精。”

    利滟瞪了唐寅一眼,“那也别喝了。”

    “你看,关系多好啊。”房佩佩羡慕的看着他们的互动:“你们这样真好啊。”

    “你堂堂房家大小姐有什么可愁的啊!”唐寅忍不住又说了起来:“你看看你,不一般的出生就意味着给了你一个金手指般的设定啊,房家大小姐,混迹平民区能够遇真爱,在上层社会间还能拼事业和遇真爱,多完美的生活,就跟小说一样,你怎么还一天到晚唉声叹气的,谁家没几门糟心的亲戚,你真当大家都活在和谐社会里啊?”

    唐且听了脸差点就黑了:“你再这样扰乱民众思想,我让展昭把网线给剪了啊?”末了,他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补充道:“绝对不能再小说里这么写!”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上次不是跟我说《唐伯虎点秋香》吗,那故事虽然是瞎编的,但是有一点说的还挺对的,我的确有个很糟心的表妹。”

    “等等啊……那电影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唐寅稍稍一愣,随机应变道:“艺术来源于生活嘛。”

    也亏是房佩佩喝的晕晕乎乎的,没什么逻辑,不然根本不会就这么被糊弄过去。

    唐且也趁机出来打岔,把话题转到了其他上面,“柯勤业的事情怎么样了?”

    对于柯勤业这件事情,唐且的印象可谓是非常的深,利滟刚接这件案子,他也揽上了这摊子事情,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看了慕洵一眼。对方低着头,以非常优雅的姿态正挑着鱼刺。

    利滟没有开口把话语权给了房佩佩,对方很不在意的回答:“还在谈判呗,他肯定是想保住名声又保住财产,世界山哪有那么多好事,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不会有危险吧?”

    房佩佩咧嘴一笑,露出白花花的牙齿,目光带着一丝锐利的杀气:“他要是想,倒是可以试一试。”

    “我记得你说过柯勤业跟你大哥在合作吧?”

    看这样子也知道房佩佩和房家大少爷的关系不会亲密到哪里去。

    “我们这不是还没暴露嘛。不对,是我还没暴露,就这么点小打小闹的事情,大哥不会想到我身上来的,另外不是还有我哥撑着在吗,所以我倒是觉得不用那么担心。”

    武则天忽然说:“我可以说一点我的想法吗。”

    “可以啊,你想说什么?”

    “你们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照目前这个状况来说,我觉得拖下去并不是一件好事。”

    武则天这一句话让房佩佩酒醒的了大半,她打了个激灵,清醒了不少。“这怎么说?”

    “你们现在处于消极状态的在耗着,因为你们觉得对方肯定等不了那么久,但是我个人认为除非是你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不然不要留给你的对手喘息的机会,按你们现在的话说应该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吧。”

    “可是……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了啊,而且有人证,出面对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是你没有办法否认对方的权势很大,你也没有办法排除他们不会出现任何转机对不对?”

    “这……倒也是。”

    “所以我的建议就是,在发生更大的变数之前,解决这个问题,最好快点做出决定,柯勤业的那位正房究竟想要什么,太贪心往往得不偿失的。”

    房佩佩听完,忍不住鼓掌叫好,对唐且说道:“你们家基因真好啊,你和你表妹和你都是那种靠脸能火,靠才华能活的人,真不错啊,你们家还有什么适龄的女孩子嘛,我找个嫂子。”

    “找嫂子可不能这么找,还不是得看你哥的意思吗。”唐且看唐寅对房佩佩家里事的上心程度,现在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唐寅看上房佩佩了,要么就是唐寅看上了房家的故事了,也想写一个宴城风云什么的。

    “哎……我哥别提了。”房佩佩苦恼的摆摆手:“他的情感生活注定很无趣。”

    “这怎么能啊,你哥可是社会老大,酷炫狂霸拽的典范啊?”

    “身份的确差不多,可是我哥天生谈恋爱技能是负的啊,之前我爸给他安排相亲,说起来简直就是我哥这辈子的黑历史,你知道我哥带人去哪里相亲了吗?”

    “哪里?”利滟开了句玩笑:“总不可能是唐且舅舅的摊子上吧。”

    房佩佩呵呵了两声:“要是在八珍御宝汤的摊子上起码还证明我哥上了点心,他直接和人约在我们家的一家夜总会里了,你知道吗?”

    “这可比约在路边摊差多了啊。”唐寅插嘴,抢先一步问:“结果呢?”

    “还能有啥结果,活生生把对方给恶心跑了呗,你那什么表情,正常点!我哥就是提前安排了属下,在那对象面前演了一出戏,事实证明,一般姑娘遇见社团老大处理对家,还是有一点同情心的。”

    “这就没办法了,剧本不对怎么演啊?”

    “哎……别说了,我们不提,我哥估计就这么单下去了,不过这不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武眉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尽快把这事儿解决了”

    “嗯,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而已,给你参考借鉴一下的。”

    “我觉得你说的挺对,柯勤业那么会装,一肚子坏水,真说不准他就已经准备好了对付我们的措施了。”

    看房佩佩恨不得现在就去把事情给做了,利滟连忙拦住她:“别激动,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好!”房佩佩脑袋一转,又想到了别的好办法:“话说回来,我感觉这栋楼里住着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之辈,你们要不要加入我们工作室啊,大家一起上班出任务啊?”

    当然她的办法是没有用的,这帮人都忙着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呢。

    等酒足饭饱过后,所有人都身心满足的坐在桌边,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房佩佩忽然一拍大腿:“我们出去唱歌吧!我有卡!”

    “唱歌?”唐且在桌子上扫了一圈,自己从来不唱歌,利滟和房佩佩可能好一些,展昭、庖丁、焦四、慕洵一看就知道不用指望。

    武则天可能会唱歌,但是这也不够啊,她唱的歌这个年代根本不会有。

    而且鉴于他们的情况,总不能十来个人去卡拉ok,三个唱歌七个在下面当拉拉队吧?

    第36章 对酒当歌

    -

    第36章 对酒当歌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