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黑户的痛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第37章 黑户的痛

    历史名人再就业指导中 作者:卖花儿姑娘

    第37章 黑户的痛

    “还是算了吧……”唐且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人间惨剧出现,他婉拒道:“你看现在已经不早了,再去唱歌,回来时间也挺晚的……”

    “这有什么嘛!”房佩佩豪气万丈,小手一挥,胸膛挺得高高的,这是来自于有钱人的自信:“福京边上就有家ktv莎乐美,去哪里唱,如果晚了就住在福京酒店,费用我包了!要玩大家就好好的玩一场嘛。”还没等唐且说话,房佩佩迅速拦住他:“什么都不用说,你们都请新租客吃饭了,唱歌就让我来出吧,也是我的一番心意。你说呢,四叔。”

    焦四当然不明白他们说的这个ktv是什么意思,但是房佩佩一番好意邀请他,出于江湖道义,他怎么能让人失望呢,所以他猛然拍了一下桌子,“怎么能让你掏钱呢!我来!”说完,他手上已经掏出了先前打算贿赂唐且的银锭,按在了桌子上。

    谁付钱根本不是重点好吗!

    焦四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唐且根本来不及反应,要说这人不是喝醉了吗,怎么手脚还是那么的灵活!

    房佩佩看着那么大一个白花花的银锭倒是没什么反应,她从小金银珠宝见的多了,银子这种不值钱的金属,她也没什么概念。

    她是没什么反应,但是利滟已经惊呆了。

    在焦四掏出银锭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那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银锭,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问:“焦叔你买那么多银子干嘛啊?”

    “这个……”焦四的反应也是极快,他先是瞟了一眼唐且,自知不能随便暴露身份,所以他顺手就用银锭敲了桌子几下,“这个……我喝酒都喝迷糊了,这个是假的。”

    “假的”大吃一惊,连忙又仔细的观察起银锭,“做的很逼真啊,原来是假的啊?”

    “哈哈哈……做的逼真吧。”焦四面不改色的直接把银锭递到展昭面前,“我也觉得做的像,来,把它掰成开。”

    展昭自然是暗中运用内力,手轻轻一掰,咔嚓一声,银锭就被掰成了十分匀称的两半。

    看的利滟是连连咋舌:“焦叔你到底是干啥的呀,怎么感觉那么像个……”

    “我……我……”

    唐且帮着他补充完了下面的话:“他是道具师,专门做道具的,特别是文物之类的。”

    焦四连忙应了,“对,我就是做这个的,对于银锭啊,银票这些东西,我研究可是很全面的,仿制起来绝对是真假难辨啊。”

    “原来是这样啊,真厉害啊。”

    焦四看着利滟盯着银锭,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迅速的把银锭收了起来,“那什么,不是说要去卡拉ok吗?”说到ok的时候,他的发音十分的别扭,完全是靠着刚才的回忆模仿出的发音,所以唐且乍一听到他这么说,还以为他说的是欧卡。

    “对啊,去嘛,四叔我跟你说你不用付钱,因为那就是我家开的。”房佩佩掏出手机就打电话吩咐下去了,让ktv那边的工作人员留个大包厢等他们过去。

    这话题莫名其妙既然又能扯回来,唐且也是醉了。

    唐寅一听到说要去ktv是举双手赞成,武则天虽然嘴上没说,但其实是挺好奇的,其余的人都是保持沉默,俗话说沉默便是最好的随从,于是就在那么几个人的推动下,大家一起去ktv就变成了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了。

    刚好他们有两辆车,利滟一辆,房佩佩一辆,他们几个人就挤了挤凑成两辆车一起去了福京酒店边上的高档ktv【莎乐美】。

    莎乐美可以说是本市最好的ktv,里面一个包厢最低消费也要998,而且他们的包厢公主(服务员)个个都是俊男美女,据说莎乐美里还有某些特殊的服务业的存在,不过因为莎乐美的东家是房家,也没有人敢乱说什么。

    停好车,他们一行数人浩浩荡荡的走向大厅,刚刚接近大门,门口站着的两排身穿精致旗袍的迎宾小姐们迅速弯腰,“欢迎光临莎乐美。”

    一位身穿黑西服,带着蓝牙耳机的男子立刻迎了上来,这人唐且他们都不陌生了,正是房佩佩最得力的手下之一——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们不清楚,不过房佩佩总叫他阿哲。

    “大小姐,包厢已经准备好了,在8806。”

    “嗯。”房佩佩满意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再去福京留几个房间,我们今晚就住那里了。看看顶层的房间还有没有,有的话全部订顶层的。”

    房佩佩跟他们解释着:“顶层的房间很大的,一个可以住好几个人,我们九个人,住三个房间就可以了。”

    福京酒店顶层的房间是费用最高的房间之一,它其实是套间,大多数人喜欢用总统套间来形容这种房间的奢华,不过再福京他们喜欢用其他的名称代替这个名字,比如顶楼有一个套件叫玫瑰人生,顾名思义里面每天都会有专人打理,在房间各处换上最新鲜的玫瑰花。

    再比如有一个套件叫海蓝之谜等等。

    其他人听到这些都无动于衷,展昭他们是不懂含义,唐且是不怎么看重这些物质享受(不然凭着他的收入在宴城市买最高级的公寓完全无压力)而利滟则是习惯了。

    她已经习惯房佩佩每天开着宝马去上班,口袋里除了一百的票子就是卡去买早点了。

    一进包间,便有服务员进来为他们调麦克风,套一次性的麦套,还端上来了水果拼盘。

    房佩佩兴致勃勃的坐在点歌机前,热情地询问着其他人:“你们要唱什么歌啊,我给你们点啊。”

    结果只有利滟回复了她,她说:“点个xxx的吧。”

    唐寅跑过去看着房佩佩点歌,看了几眼就把操纵给学会了,他迫不及待的跟房佩佩说:“你去唱歌吧,我来点就好。”

    房佩佩听了,就直接拿着麦克风跟着利滟一起去唱了。

    唐且坐在离点歌机很远的沙发上,他的一边坐着武则天,另一边则是慕洵,焦四正拉着展昭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闲聊。

    他刚想和武则天再针对前面的话题聊几句,房佩佩那边就用麦克风开始吼起来了。

    响亮的音乐,立刻吞没了其余的声音,唐且说话就跟演默剧一样,武则天只能看见他的嘴在动,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什么?唐主任你说什么?”

    唐且见说了几遍也没有用,摆摆手干脆不说了。

    房佩佩和利滟唱到激动处,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边唐寅正在不停的摸索着点歌机的功能,甚至还找到了音效键,时不时的给他们加个鼓掌、欢呼的特效。

    “武眉,别光坐着啊,过来唱啊。”利滟使劲的朝武则天招手:“你不是要当演员吗,出了名肯定要唱歌呀,快过来唱!”

    武则天拗不过利滟的热情邀请,只好走过去了。

    这下就只剩下唐且和慕洵坐在一块儿。

    唐且发现慕洵的话特别的少,其实他话也是挺少的,但是现在活生生的被逼着话多起来。不过他的话少是鉴于人多的情况下,他往往会保持沉默。

    如果是单独相处的话,他的话就会多一些。而且他发现了一点,慕洵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基本都是安静的呆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庖丁问他喜欢吃什么,慕洵说什么都可以。

    刚才房佩佩问他去不去唱卡拉ok,他回答看别人的想法。

    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一帮人出去玩时,起决定作用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大部分的人都会像慕洵一样,面对决定的时候,不做出选择,而是跟随别人的脚步。

    可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没主见”的人,在工作上面可是犀利的不得了。

    唐且又想起来第一次见面他们俩都快撕起来了,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唐且想心事的时候,慕洵冷不丁的开了口:“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有事情想说?”

    “我……我在想你们要去住酒店了。”

    “然后?我知道酒店是什么。”根据慕洵之前的介绍,他也是来现世好几次的,也曾经来看过前几任就业中心指导主任的工作做得怎么样,所以对于现代生活他一点也不陌生,甚至他的目光比唐且他们更为长远。因为他去过未来的社会,或者是其他世界的社会。

    “不是这个问题。”唐且语气担忧,“你说九个人去住酒店,只有三个人有身份证,酒店的人会不会报警呢?”

    慕洵听后,低头在口袋里一阵摸索,然后拿出个东西在唐且面前晃了一下:“不,我也是有身份证的,是四个人。”

    虽然出乎意料,不够也不是特别令人吃惊,毕竟慕洵是时空管理院的人,证件齐全也很正常。“那剩下的五个人怎么办呢?”

    “……”听到了唐且“忧虑”的疑惑后,慕洵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好像刚才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了,我好像看到了点东西,说不定对你们有帮助。”

    唐且听了,心中忍不住小小的雀跃一番,难道是时空管理局让他回去把这些人的证件带过来?

    “是什么?”

    “外面的那个围墙上面不是有办证:136xxxxxxxx吗?”

    “……”

    第37章 黑户的痛

    -

    第37章 黑户的痛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