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

    《一世囚徒(abo)》作者:田家兔

    文案:

    做爱情的囚徒

    因为多年前的一点恩情,方念向陈忱赔上了自己的一辈子,甘心做他的囚徒。

    标签:abo 年上

    第1章

    大抵年轻人对医院总是颇觉抵触,这里连接生死、抚慰病痛但却都与年轻活力格格不入,方念漫步在走廊里,看到往来脚步弛缓的人,心里也觉得有点恍然,不由加紧了几步朝李曼曼的诊室走。

    离着门还有几步远,方念就听到了李曼曼的大嗓门,絮絮叨叨在数落病人不遵医嘱,好好一个小姑娘,漂漂亮亮,训得病人战战兢兢,连门外零星坐着几个候诊的都忍不住缩脖子。

    方念笑着往前走了几步,倚着门框弯起指节轻敲了两下门。

    “李医生,我来复诊。”

    李曼曼听到他的声音一秒钟终止咆哮,本来就皱着的眉头却皱得更紧,她扭头对着被她训得抬不起头的病人凶巴巴地说:“不让吃的东西坚决不许吃,叫你吃的药一定要按时吃,身体是你的,医生只能治病不能治命你知道嘛?”

    病人点头如捣蒜,捧着处方像捧着圣旨一样就差倒退着出去了。方念目送他离开,忍不住又笑,一边拉开李曼曼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一边学她说话的语气:“‘身体是你自己的’,这话说给我听的?”

    李曼曼没好气地说:“你知道就好!”

    方念一点不气,笑得很温柔,不作假的那种。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瞳孔很大,直勾勾地看人时能将对方倒影进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真诚,而弯着眼睛笑起来,就好像含进了一泓秋水,容易让人掉进去。

    饶是李曼曼炸药包一样的性子也被他安抚了下来,忍不住放低了声音说:“你来的太频繁了,这样真的不好……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做个体检吧,不然我不给你开抑制剂了。”

    方念本来自己也有这个打算,所以李曼曼一提,他马上点头答应,这倒叫李曼曼觉得有点意外,说话又不留情起来。

    “我还以为你又要跟我说你太忙了,等有空才做呢。”

    方念听她话含埋怨却并不生气。李曼曼和他一起度过了相依为命的年少时光,对彼此的关心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李曼曼是个十足的小炮仗性格,好话都不会好好说,常常把人给气个半死。方念了解她,又怎么会介意她说话的口气呢?

    果然,李曼曼见他依旧含着笑,自己先叹了口气,点点鼠标下了检查单,等着打印。

    短暂的等待,方念抽空把话题移到李曼曼身上,问她:“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李曼曼撇撇嘴,拿出检查单,一边敲章签字一边说:“我吃得好、睡得好,工作强度虽然大,但是起码能保证正常的休息和作息,也没有劳心伤神的单恋,过得真不坏。”

    方念无奈,听她字字句句在戳自己,想解释两句,又觉得对着李曼曼这个什么都知道的人也没什么可辩解的,只能回答她一句:“那就好。”

    李曼曼把检查单递给他时还瞪了他一眼,但瞪过之后又低声说:“你好好照顾自己。”

    方念想点头应她,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给了李曼曼一个抱歉的眼神,伸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神情微变。

    电话被接通,方念打招呼:“陈先生……”

    陈忱“嗯”了一声,直接了当地切入了正题:“总结会演示用的材料有修改,你调整一下时间,尽快回公司。”

    “可是我……”方念瞥了一眼已经捏在手里的检查单,下意识地想反驳,可是刚起了个头,自己又顿住了,再开口,回答说,“我知道了,我尽快赶回公司。”

    李曼曼在旁边听到了方念说这句,见他挂了电话,气得直瞪他,没好气地问他:“你今天做不做检查?”

    这口气,分明是不许方念拒绝的。

    方念苦笑一下,试着劝她:“工作要紧,我空下来一定会来找你做检查的。”

    但是听到方念这么说,李曼曼已经转过头去看着屏幕,正眼都不给他一个了。李医生冷下声音拿出公事公办的脸,回答道:“身体是你的,随便你来不来。但没有报告我不会给你开抑制剂的,我也有自己的职业道德。”

    方念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没说什么,只好跟李曼曼说了一句再见就走了,把李曼曼气了个好歹。

    除非乖乖去做检查,否则短时间内李曼曼不会消气,方念也没白费功夫再去安抚她,握着手机拦了车回公司。

    今天天气有些冷,方念常年在恒温的办公室不太暴露在室外,穿衣服有点没分寸,冻得他鼻头微红,坐进出租车还打了2个喷嚏。

    照例,年初的时候集团公司要召开大年会,总结得失并主导和布置下一年各分公司的发展方向。从春节假期结束后,方念就一直在为这个会议做准备,统计的数据、会议时要用到的各种资料都由他亲力亲为地把关,会议流程直到上周才终于基本定稿,他得了点空来找李曼曼,没想到居然还有修改。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大体框架结构都已经完备,有修改也可以让秘书处的其他秘书代劳,完全不需要他取消假期赶回去。但这个念头只在方念心里转了一下就被压下了,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提了陈忱也会坚持要他做,陈忱年前交代他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今年会议的整体议程和主要内容都要由方念独立完成。这是陈忱给他的“测验”。

    方念今年才28岁,只有本科学历,以这样的资历能够胜任陈忱的特助职位,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陈忱对他的栽培和信任的。压下重要的、充满挑战的工作,要求他独立完成,在这过程中锻炼他的能力,方念并非不感激陈忱的倚重,但陈忱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东西。

    回到公司是陈忱给他打电话后半小时,他先回自己的办公室脱下外套才走到陈忱的办公室门口,秘书许安眼尖,老远看到他就给他使眼色叫他过来,方念走近了她才说:“财务送上来的数据有点问题,上午发了好大一顿火,坚持要把你叫回来改东西,你自己小心点呗,别踩雷。”

    方念笑笑,谢过许安,敲敲门,然后推门进了陈忱的办公室。

    “陈先生,哪里要改?”说来也怪,他不像旁人,叫他陈总或者老板,他从来只是恭恭敬敬地叫他“陈先生”。

    陈忱听到他的声音抬起了头,揉了揉眉心,神色间有些疲态。他有四分之一的俄国血统,五官比旁人立体一些,平时凝神看人很显气势,松懈时却更显英俊一些。

    方念有点出神,脱口问他:“身体不舒服吗?”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逾越,方念懊恼地咬了咬下唇,后悔自己说话不分场合。

    分卷阅读1

    -

    分卷阅读1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