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

    陈忱倒没说什么,抬手招他过去,将电脑显示屏转了个角度面向方念,指着几个标红的地方跟他说:“这些数据要更新,前后的内容也要适当做调整,另外把鑫隆的报告提到鑫盛前面。东西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等一下再认真查看一下吧。”

    工作量比方念想象的要大一些,不过对陈忱布置的工作,他从无异议,而且一定会尽最大努力认真完成。

    “好,”他应道,“那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先去忙了。”

    “嗯。”陈忱已经转回了屏幕重新沉浸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听到方念的话,应了一声,也没有分心。

    方念转回头的时候有点小小的失望,尽管他知道工作场合他不应该逾越,但是表达了关心却没有得到回应,这滋味总归不好。

    他出了陈忱的办公室,许安还抬头给他使眼色,像是安抚他的“劫后余生”,方念笑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陈忱对旁人什么脾气他是不知道,但对他倒是从来没有发作过,如果他做错了事,陈忱会给他冷脸看,倒真的没有勃然大怒过。他不知道这算是某种优待还是格外的疏远,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足为外人道。

    因为资料准备和会议框架本来就是方念做的,所以虽然调整起来工作量不算小,但也不是很难的事情。本来定稿时间也比较急,否则陈忱也不会直接把他call回来,所以他索性加了个班打算一口气改完。

    许安临下班前在oc上问他要不要帮他订晚饭,方念一边用力感谢许安,一边感慨陈忱身边个个是人精。

    6点半的时候顶层就彻底安静了下来,许安下班时给他订的晚饭送到,方念吃几口停下来敲几下键盘,吃得十分不专心。等到吃得差不多了,饭早就凉透了,他收拾了一下,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同样是冷的,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后他端起杯子出了办公室往茶水间走。

    重新泡了一杯热咖啡,虽然味道依旧不行,但好歹是热的。方念端着杯子往回走,一进自己办公室却吓了一跳,陈忱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看他改到一半的资料。

    “陈先生?您没走?”许安下班了,他自然以为陈忱也走了,没想到陈忱却还在办公室。

    第2章

    陈忱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他,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先表扬了他一句:“效率很高,改得也不错。”

    方念脸红了,一半激动一半羞耻。激动的是陈忱的认可,羞耻的是自己在陈忱的面前幼稚得像个小学生,一句口头表扬就能让他兴奋。

    其实这雀跃不是因为幼稚,方念想。

    他兀自出神,陈忱的眼神却从屏幕落到了他身上,看着他的杯子皱眉:“公司里的咖啡你也喝得下去?”

    方念一愣,捧着杯子有点手足无措,又因为陈忱松弛熟稔的口吻,他难得开了个玩笑:“不然陈先生您升级一下茶水间的配置?”

    陈忱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就让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染上了点风流。方念顿时觉得自己的办公室小得让人窒息,局促的空间里弥漫起了若有似无的味道,这不应该啊,他想,他可是一直有好好服用抑制剂的,不可能会闻到信息素的味道。

    “别赶了,”陈忱说,“下班吧。”

    方念一愣,下意识地反驳:“可是我还没做完啊……”

    “下班吧,”陈忱却又重复了一遍,“晚上的时间,我有别的安排。”

    几乎是瞬间,方念的脸上染开两朵红晕,他局促地捏紧了手里的杯子,有点手足无措。

    “啊……那,那我……我关一下电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脚下却像生了钉子一样,根本不敢靠近办公桌。

    他的局促不仅衬得陈忱十分游刃有余,甚至让陈忱生出了几分狭促,调笑道:“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办公室潜规则下属的色鬼老板。”

    方念被他说得更加无措,抬起眼睛看着他,表情是说不出的无辜,眼神却还在向这个捉弄他的人求助。

    陈忱总觉得没有人可以拒绝方念这样的眼神,起码他不可以。明明是没有任何情欲的干净表情,却透着难以言喻的性感,这种无法抗拒的诱惑让他退让原则将下属当做床伴,更是把这种关系维持了3年之久。

    明明并不动心,却总是难以克制地动欲,陈忱有时候也会唾弃自己的不自制,对方念总是常怀一分他自己也觉得莫名的愧疚,因而他在工作上格外倾力栽培方念。

    不过此时此刻,他并不想要那个完美的特助方念,他需要的是会在他的身下露出性感表情的方念。

    “看着我是要我帮你关电脑吗?”他收了杂乱的心思,调侃方念的同时点点鼠标顺手关了他的电脑,“不用谢。”

    方念被他逗得没脾气,脸上热度也散得差不多了,他几步走近自己的办公桌,放下手里的杯子,对着陈忱说:“谢谢陈先生,那可以走了吗?”

    陈忱便看着他笑,一边笑一边站了起来。方念这才发现陈忱早已抽掉了领带,衬衫最上面的2颗扣子也解开了,比起白天正经的模样,这样的陈忱对方念的吸引力简直成倍增长,让他在靠近陈忱的时候几乎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越过陈忱从办公桌后方的衣架上取过了自己的外套穿上,将自己打理好之后方念又伸手拿过陈忱挽在手上的外套,拎着领子抖开,服侍陈忱穿上了外套,这才打算关灯走人。

    从顶层下到车库,即使是没人的电梯里,方念还是规规矩矩地站在陈忱身后半步的位置,看起来很疏远。等上了车,方念才略略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松弛了下来。

    陈忱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主动和他说话:“下午在办公室还知道关心我,刚才电梯里没有人却站得那么远,你是太走心还是太不走心?”

    这话说得叫方念尴尬,无论是关心还是装得疏远,都是因为走心,可这份“心”不是陈忱需要的,他也不想掺杂任何一丝真心去回答陈忱不经意的调侃。

    见他不答话,陈忱也不强求,淡淡地换了话题:“快一个月没见了吧?最近你确实挺忙。”

    他们其实每天都会见面,作为上下级、作为雇主和员工,所以陈忱嘴里提到的没见指的是另一种身份的约会。

    方念听他提及1个月才反应过来居然已经这么久了……陈忱是基因显性非常强烈的alpha,这让他天生有更好的体力、更强的专注力和记忆力以及更明显的副作用……特殊基因人群成年后会受困于强烈的性冲动,他们的性欲阈值较之普通基因人群要低很多很多,还有一年两季的发情期,其生理特质甚至更靠近兽类而非人类,但同兽类相比,人类不可能从性成熟开始就进行交配,甚至不去选择交配的对象

    分卷阅读2

    -

    分卷阅读2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