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5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5

    话。

    片刻后,陈忱轻笑了一声,问他:“许安跟你说了什么?”

    “许安什么都没说,但是小秦先生的属性大家都知道啊,我难免会担心自己是不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个尴尬的角色。”

    陈忱听方念说这席话的时候全程在把玩自己的钢笔,方念发现这就是他拿来圈点自己方案的那支,莫名有些出神。

    方念说完这话之后,陈忱又顿了片刻才突然说:“你常常会做出点让我很意外的事,比如当年,又比如现在。”

    当年是他主动和陈忱提出想要成为炮友,现在是他在质问陈忱是否还单身,方念都听懂了,但并不准备答。他有他软弱乖顺的一面,却也有偶尔会露出的利齿尖牙。他不知道陈忱是不是会希望他更乖巧听话一些,但起码现在听起来,陈忱也并没有太生气。

    陈忱的语气果然还是很平稳,他说:“两厢情愿的事,如果你觉得尴尬,随时可以提出结束工作以外的关系。不过在这之前,考虑到你道德上的负担,我还是可以和你说一句,秦珏是家母闺蜜的儿子,他最近生活有些波折,我只是略尽绵力。”

    方念离开陈忱办公室的时候脚步比进去前轻快了不少,他是个稳重的人,但架不住许安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

    许安在午饭之际问他老板跟他说了什么好事,怎么满面春风。方念当然不可能告诉她实情,只好推说自己并不高兴,反而是挨了批评。

    这种说法骗骗别人还行,骗许安小姐是很不够看的,但许安小姐的另一个优点就是永远八卦地恰到好处,见方念不想说也就不逼问了,低下头认真吃饭。

    方念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刚低头吞了几口饭就又停住了筷子,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小秦先生他……家里出了什么事?”

    许安做陈忱秘书的时间很久了,对陈忱的了解,对陈忱身边人的了解都比方念多,她是方念唯一能接触到的信息来源,是以方念尽管觉得自己这几次三番打听的作为像个无耻的妒夫,但还是管不住自己。理智再清明也抵不过基因里带来的占有欲,陈忱对他没有,他对陈忱却无法克制。

    许安皱着眉头看看方念,咽下嘴里的饭菜问他:“你怎么知道小秦先生家里的事?”

    方念老实答她:“陈先生和我说的。”

    许安大概想破头也想不出为什么陈忱会和他说这个,不过许安连自己的老板都能八卦,讲秦家的家事她是一点都没有负担的,很是坦白。

    “小秦先生的哥哥,秦佩回国了呀。”

    “这算什么事?”方念十分不理解。

    许安顿时大有兴味,放下筷子拉着方念嘀咕,眼睛都亮了:“说是哥哥,不是一个妈生的,隔着肚皮当然不亲近了。小秦先生是个omega,他哥哥听说可是个很强势的alpha啊!也怪家里亲爹当年一碗水端不平,大儿子发配出去,小儿子娇养在手心里,如今他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了,大儿子这强势回归的劲头,你猜会对小秦先生多好?”

    方念听完许安的情报,想到上午陈忱说秦珏是他母亲闺蜜的儿子,顿时知道了陈忱的偏向,这种时候收留这位小秦先生,也并不是说不过去的……

    吃完午饭,方念把修改后的报告整理了一下,再次复核一遍,确认所有被指出的错误都已经修改了,就把东西邮件给了陈忱。

    陈忱大约2个小时后才回了邮件确认,让他继续往下安排。临近下班,方念已经把所有后续的事情推给了相关部门进行了执行安排安排。从现在开始到大年会真正召开之前,方念有了一段比较空闲的时间,他想到之前因为没做检查惹得李曼曼生气的事,又起了请假的念头,于是稍微迟走了一些,把工作进展整理了一下。

    就因为晚了那么一小会儿,方念尴尬地和陈忱在电梯里偶遇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上午他在陈忱办公室里款款而谈的时候全然不觉尴尬,现在却不敢抬头看陈忱了。陈忱却好像故意捉弄他一样,突然问他:“晚上有时间吗?”

    方念一愣,抬头看陈忱,反问他:“您有时间吗?”

    陈忱笑了,他放松地靠在电梯轿厢壁上,轻轻摇了摇头:“没时间,逗你玩的。”

    方念说不清自己是失望还是什么,总之他轻轻“嗯”了一声,也没说话。

    陈忱见他这副乖顺的样子,忍不住又说:“现在又装乖了,其实你骨子里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这话说得就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方念选择了沉默。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骨子里应该是个什么人,在他能够恣意地绽放自己的性格之前,生活就已经为他套上了很多枷锁,注定他不得不扭曲自己的个性以求得生存的空隙。当然,这些不会也不必让陈忱知道。

    电梯到了1层,方念要下去了,他跟陈忱礼貌道别,陈忱却拦住了他,顺手按关了电梯门。

    “晚上确实没什么时间,不过还是够送你回去的。”他说。

    方念无法拒绝,只能听从陈忱的安排,就像陈忱说的,现在他又“乖”了。

    等坐上了车,陈忱开始跟他交代事情的时候,方念就有点后悔了,他不应该坐这趟车的,因为陈忱在跟他说:“秦珏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身体一直很不好,最近又情绪不稳定,健康状况更差了,我可能最近时不时会在家办公。有时候有些事情就不要麻烦许安来回跑了,你先确认了就好。”

    方念大为惊讶,扬声说:“我可以?”

    陈忱笑了一下,跟他说:“你是不可以,要我授权。邮件我下班前写好了,给了你一定的授权范围,就当是我给你的又一个小测验吧,好好努力。”

    方念听完陈忱的解释,半天没说话。他现在脑子里很乱,两种不同的信息和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很焦躁。

    一方面听说陈忱为了陪伴秦珏会时不时翘班令他倍感酸涩,而另一方面陈忱授权的信任又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他努力了很久却还是无法平复心情,终于忍不住又一次挣脱了“乖”的壳子。

    “为什么要我做?我只是特助而已,副总来做不是更合适吗?”

    陈忱很耐心,他对方念似乎一直维持着超额的耐心。他跟方念解释道:“特助的工作范围难道不是我所要求的一切工作吗?合不合适应该我来考虑,而你要考虑的是,你能从我安排的工作中学到什么。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岗位,往低了说只是一个功能更健全的秘书职位,往高了说却是最好的管理人员培训岗,这要看你怎么要求自己的。”

    他的言下之意方念完全听懂了,陈忱一直对他有栽培之意,方念感激的,但今天他却无法心存谢意。

    “我有点受宠若惊,”方念说,“但又担心您突然这样重视我

    分卷阅读5

    -

    分卷阅读5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