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0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0

    么事?听起来这位小秦先生就和你的陈先生关系匪浅,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许安小姐就是有本事把一件很单纯的事讲得暧昧不已,但方念也没本事当着李曼曼的面撒谎,他自己心里也觉得秦珏同陈忱的关系根本处在一个暧昧的边缘地带。

    “小秦先生在老板家里养病,他身体不好又遭逢家变,总归不能让人露宿街头咯。”方念跟李曼曼解释。

    李曼曼却不是很吃这套:“你要是真的这么想,也不会听说你的陈先生叫人搬出去就显得那么开心了,开心就开心吧,还有点过意不去,不能表现出来。对不起啊方念哥哥,我们太熟了好么,我还不懂你么!”

    看,彼此熟悉到这个地步就有这点不好,对着外人能藏住的心思对着亲密的家人怎么也掩盖不住。方念被李曼曼彻底揭穿,只好无奈讨饶,一边帮她买单一边解释:“我自己 胡思乱想的好吧?你就别追究了,你哥这么大个人了,真的不会因为喜欢个人就把自己作死的啦,你不要这么担心好不好?”

    方念这么说,李曼曼就不吭声了。他好不容易哄好了小姑娘,赶快把她的东西全部整理好,送她出门,给她拦出租。

    两个人站在街口等空车,沉默了好一会儿,李曼曼才幽幽地说:“我也知道我反应过度,可是我真的很重视你,不想你有任何一点难过……哥哥,你要对自己好一点,爱你的人不多,你就要多爱自己一点啊。”

    这话说得方念心都要碎了,赶快伸出一只手揽着小姑娘的肩膀,把人搂在怀里,连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好用力点点头。

    空车来了,李曼曼依依不舍上了车,临走前还叫方念好好照顾自己,方念再三保证,这才让小姑娘关了车窗,送走了出租车。

    他转头自己扎进了人流,往公寓方向去,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许安发了条微信跟他说:“糟糕,八卦老板八卦到外人面前了,让你妹妹别笑话我,许小姐平时很专业的!”

    方念回了她一个表情,收起了手机却无法收拾好心情。

    仲春的夜晚,风里已经有了点点暖意,吹得方念脑袋都有点热。他不断地劝告自己,不要想太多,不应该过度解读,自我代入,但事实上他想得更多的是,春天就要到了,发情期临近,他可以多约陈忱几次。

    他的计划落空了,隔天又没看到陈忱来上班。

    方念心情跟着陈忱的行踪起起伏伏,又眼巴巴地去问许安,陈先生又怎么了?

    许安打趣他:“以后老板邮件也抄你一份呗,他们那位小秦先生大闹疗养院,他去善后了。”

    原来是这样,方念想,这大约算终生质保?哪怕送走了还需要随时提供售后?

    他带着点些微的愤恨,问许安:“这位小秦先生一个朋友都没有吗?”

    许安的回答却出乎意料,许小姐说:“你还真说对了!这位小秦先生是个0社交的‘大家闺秀’,我觉得他爹可能精神有问题……大儿子扔出去根本不养,小儿子藏在家里养,两个孩子养成了两种蛇精病,真可怕……”

    许小姐的口吻有点八卦,可说出来的话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方念还能说什么呢?于情于理,陈忱帮秦珏都是应该的,别说长辈有金兰之交,就算是路遇陌生人,以陈忱的性格,到这个地步也要帮一把的吧……方念自己明明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感受呀。

    第10章

    陈忱没来,今天工作也不忙,方念下午在办公室难得有点清闲,还没享受到工作摸鱼的乐趣,许安拿着把车钥匙来敲方念办公室的门了。

    “方念,你开车去接一下老大,车抛锚在回来的半道上了,司机跟着拖车走了,老板那边打不到车,公车跟财务出去了,我又不会开车,只好叫你去了。”

    拿着钥匙走进电梯的时候方念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要做司机去了,可是想想陈忱一个人被扔在路上,他又舍不得,连这点点都舍不得。

    许安跟着他到车库,帮他设好了定位,他一路开到疗养院附近却找不到陈忱具体的位置,只好给他的陈先生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先生的声音就包涵无奈地传到他耳朵里:“方念啊,快来拉我,我都吃了一嘴灰了……”

    方念听他这样讲话,心软地不得了,赶忙轻声细语地问:“您在哪呀?”

    陈忱说:“我等下给你发个定位。”

    挂了电话,陈忱的定位很快发过来,离方念大约1公里多一点,笔直的公路,就在前面不远。

    方念把车开过去,远远就看到他家陈先生站在行车线外,靠着行道树往他来的方向看,外套被他挽在了手上,长腿搁在树身上,看起来一点都不狼狈,倒是十分潇洒。他把车停在路边,降下副驾驶的车窗看着他的老板。

    陈忱不知道在想什么,并不急着上车,反而双手搭在车窗上,探进半个身子笑着问方念:“这位先生,方便搭个车吗?”

    迎着下午的阳光,陈忱的颜色看起来是灿烂的琥珀色,像酒液,看着就醉人。方念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热,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句:“那请问搭车的报酬是什么?”

    陈忱哈哈大笑,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送我回公寓,别墅那边让家政先整理一下,我找地方洗个澡。”

    方念跟着导航开车,一边开一边谨慎地跟陈忱打听:“小秦先生怎么样?”

    陈忱目视前方,说话却有点不留情面,他说:“你不是不太喜欢我提他吗?”

    “啊?”方念可怜巴巴地应了一声,有点不知道怎么聊下去了。

    “逗你的,”陈忱笑,“莫名其妙地粘着我,虽然我照顾他一下倒也没什么,可他这个精神状态我总觉得不太好,还是专业机构照顾他比较让人放心吧?一开始不习惯,之后会好的吧。”

    方念干巴巴地回答了一句:“但愿吧。”

    虽然陈先生这么说,但方念心里觉得这位小秦先生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想到上午许小姐跟他说的八卦,怎么都觉得以小秦先生的状态,遇到一个可以被他攀附的人,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儿童时代所受到的一点一滴伤害、扭曲和摧残,在成年后都会忠实地呈现在一个人的性格了,方念想到自己不自信到略显懦弱的性格就难免以己度人,觉得小秦先生以后可有得折腾了。

    这个话他没资格和陈忱说,陈忱也不是很愿意老是和他讨论秦珏,因而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换了话题。

    陈忱跟他说:“和老板一起翘班,带你去吃个晚饭吧!”

    方念一边开车一边无奈地跟他的陈先生说:“现在才2点半呢。”

    结果真的和陈先生一起共进了晚餐。

    方念把陈忱

    分卷阅读10

    -

    分卷阅读10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