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7

    来了气,松了手,对李曼曼说:“如果你坚持,希望你能对发生的一起后果负责。”

    李曼曼看看手里的注射器,推门作势要进卧室。

    陈忱拦住了她,甚至从她手里拿走了那支抑制剂。他当着两位医生的面将抑制剂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对着目瞪口呆的两个人说:“出去吧,后面的交给我。”

    李曼曼惊讶地张大了嘴,脑子里一团乱,脱口而出:“你不能……”

    “我能。”陈忱打断她,“我相信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会帮他的。”

    李曼曼犹豫又挣扎,片刻的纠结后恳求道:“不要标记他……”

    陈忱垂眼看着她,冷静地反问:“不然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注射抑制剂?”

    第17章

    他说完就转身进了方念的卧室,门被关上,隔绝了两个空间,这里现在只剩下他和方念。

    其实陈忱更想和方念谈一谈,但来不及了,和他有过亲密关系的人成了正在发情的omega,理智在此刻已经不值一提,他还能控制自己都要归功于刚才那支抑制剂。

    他给了李曼曼承诺,但在摸到方念赤裸皮肤的那一刻,陈忱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信守诺言。

    可是,并没有退路。感受到他的到来,方念像终于看到水源的鱼一样,缠上了他的身体。

    陈忱知道现在的方念并没有理智可言,他只能用信息素去满足方念身体的渴望才能唤醒他的神智。因而,他给了方念一个吻。初衷当然只是为了交换一些体液,但当他接触到方念柔软而火热的嘴唇,看着方念柔顺承受,甚至好像渴求蹂躏一样的神色,这个吻立即就变味了。

    汹涌的占有欲席卷了陈忱的大脑,他的动作开始粗暴,掠夺着方念的呼吸,唇齿交缠间,用力地啃咬着方念的嘴唇。他甚至控制着方念的身体,将他牢牢按在床垫上,从上方笼罩着他,让他不得不承受自己施与的一切。

    方念乖顺地承受着,直到呼吸不畅,直到在alpha的信息素沐浴下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他在缺氧带来的痛苦和快感中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终于换来了陈忱的“饶恕”,放开了他已经红肿充血的嘴唇。

    方念睁开眼睛,带着水汽的双眸里印出了陈忱的脸,他有点茫然地喊:“陈先生……我……”

    陈忱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神色间一片肃冷,可是躯壳之内却如同火焚。他告诉方念:“你进入了发情期,抑制剂对你没有效果。我的家庭医生觉得你需要一个标记,而你的妹妹觉得你需要另一针抑制剂。你自己觉得呢?”

    方念的理智因为沐浴了陈忱的信息素而趋于回归,可到底是处于发情期,思考很慢,他已经无法去体会陈忱话里的隐义,先想起的是自己属性揭穿的尴尬。情绪波动已经不能自主,一点点歉疚和很多的不安被无限放大,方念还没开口,一眨眼又掉下一串眼泪,湿痕顺着眼角滑进他的鬓角,很快就连成了一条线。

    “对不起……”他说,“没有要骗你……”

    回应他的是一声叹息,陈忱俯下身亲吻他的眼睛,一点一点舔掉了他没来得及流出来的眼泪。

    “别哭了,我已经忍得很辛苦了……”陈忱说,“现在,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要我,还是抑制剂?”

    方念因为陈忱的吻而闭上了眼睛,此刻也不再打算睁开,只是轻颤的睫毛却泄露了他的挣扎,可这挣扎太过微弱,转瞬即逝,他微微侧过头去,很轻很轻地回答道:“不要抑制剂……”

    来自方念的选择摧毁了陈忱最后一道防线,理智溃堤,属于本能的情欲如同冲破牢笼的困兽,疯狂反扑。

    第18章

    一次彻底的、由alpha带来的高潮,方念终于得以从发情热中暂时解脱,体温急速恢复正常,情欲略微消退,理智回笼。

    他躺在床上喘息,侧身蜷缩,那是一个自我防卫的姿势,同刚才坦然到仿佛献祭一样的模样大不相同。

    陈忱看在眼里却也不着急逼他。他只要微微垂眼就能看到他射进方念身体里的精 液顺着方念被他操开的后 穴稍许淌出来一些,这样的画面刺激着他的视觉和大脑,但也让他无法在这个时候逼问方念在逃避什么。

    他从方念的床上下来,走到床边,单膝跪地,矮身看着方念。

    刚刚从情欲中舒缓过来的omega像只受惊的动物,下意识地想要回避陈忱的直视,alpha不得不用了一些非常规手段来对付他,具体来说也不过是一声稍微严厉一些的命令:“看着我。”

    处于发情期的方念下意识地遵从了陈忱的命令,但他看向陈忱的眼神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委屈和不安。

    陈忱忍不住伸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的omega——起码暂时是他的。

    “念念。”他叫着方念的名字,无端觉得舌尖有点甜。掌心能感受到方念睫毛轻颤划过他的皮肤,那种轻柔的触感可以一直戳到心里去。

    “陈……先生。”方念回应。

    “陈先生?”陈忱问他,“刚才你也是这样叫我的吗?”

    方念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要纠结一个称呼,于是顺从地换了一个叫法:“陈忱……”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当然是更愿意这样称呼陈忱的,从敬称到名字。

    陈忱满意于他的乖巧,忍不住又低头亲了亲他,带着安抚性质的吻,清纯又甜蜜,让陈忱自己都不想放开,用嘴唇轻轻摩挲起方念的脸。

    方念对这样亲昵的接触毫无抵抗力,被动又渴望地享受着。

    但随即,陈忱近在咫尺的声音却一下子把他扔进了冰窟。

    陈忱说:“我没有标记你,我答应了你妹妹不这样做。所以现在我是不是应该让他们进来为你注射抑制剂?”

    方念听到一半就忍不住伸手握住了陈忱盖着他眼睛的手,捏着那节手腕,他微微用力,拉开了陈忱。

    还漫着水汽眼睛直直地望着对方,方念说:“既然你都答应了,为什么还要问我呢?不如直接把你的医生喊进来?”

    陈忱愣了一下,一时间也没答话,两个人互相对视,气氛却陷入了沉默。暧昧散去,但信息素交融的味道却一点都散不开,就在这样诡异的对比中,陈忱先卸了劲,他盘腿坐到了地上,伸手摸了摸方念的头,将他黏在额边的碎发微微拨开,然后突然发难,按住了他的后颈,强迫他看着自己。

    “你真该感谢李曼曼给你准备的那针抑制剂,虽然没给你用,但怎么也算救了你,不然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和你好好讲话。”

    方念皱眉,回避了这种对视,却又忍不住问他:“无论是抑制剂还是不标记,我都没有意见,你为什么生气?”

    分卷阅读17

    -

    分卷阅读1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