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19

    在这样的时刻,陈忱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也对alpha和omega之间的羁绊有一丝感激,就算身体的冲动源自情欲,但内心的悸动却绝不仅仅只是出于性。

    安抚着怀里轻颤的方念,他就像在抚慰自己的心,情潮退却之后,盘踞在心里的是占有欲和保护欲,陈忱忍不住在方念的耳边轻轻地喊他:“念念……”

    这声音轻软得好像饱含爱意,方念却听得酸楚难耐。他下意识地拒绝道:“不要……不要这样喊我……”

    当发情热时饱满的情绪退却,方念现在很难判断自己到底是后悔还是不后悔。

    被陈忱标记、这样亲密到没有距离的接触,当然是他所渴望的,可是陈忱到底出于什么样的想法标记了他呢?一种帮助?一点占有欲?或者更多一点?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方念就不确定的事,混杂了标记这件事之后,他现在更加无法理清了。他只知道,他不想听到陈忱占据着他身体的时候还这样喊他,太亲密的距离,方念害怕自己万劫不复。

    可是这一次,陈忱不会再嬉笑着轻轻带过他的拒绝,不会再问:“别人都能喊,只有我不能吗?”

    这一次,陈忱终于忍不住沉下了声音,认认真真地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因为我不是你希望的那个人?因为我只是你用不了抑制剂的代替品吗?”

    这个问题在方念看来是何其可笑呢?可他笑不出来。背对着陈忱,方念轻声说:“不是的……”其实他有更多想说的话,更多合适在这个时间表达的爱意,可是他心里却永远锁着一道门,不敢将那些爱意倾倒出来。

    他们依偎在一起挺长时间了,成结的过程即将结束,两个人相连的部分松动,方念微微挣扎了一下,刻意地想要远离陈忱却被他的alpha一把狠狠地搂了回来。

    陈忱将他紧紧地圈在怀里,在他的耳朵边上说话,少了些温存爱意,多了好几分霸道。他说:“方念,不管怎么样,现在我标记了你。不要指望我现在有什么理智可言,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我不会松开手,你也不要企图逃跑。”

    方念抬手按了按胸口,说不清心脏一抽一抽的感觉到底是甜到发苦,还是苦中透出了一丝甜。可是有些话,他现在又不能不说。

    “陈忱,”他选择了这个称呼,“你没有戴套。”

    陈忱愣了一下,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这样跳跃,但直觉自己应该并不会喜欢方念接下去要说的话。他不习惯被动,于是先发制人。

    “担心怀孕吗?”他问。

    方念听他这么说却突然失笑,他靠着陈忱的肩膀往后仰头,好像是撒娇的姿势,却又不那么甜。这个姿势让他可以看到陈忱的侧脸,标记了他的alpha正皱着眉头低头看他。

    “不,不会担心怀孕,”方念说,“腺体受损几乎等于丧失生育能力。多可笑呢?我还是会受困于omega的发情期等问题,但我却失去了omega的生育能力,好不公平,留给我的好像只有最坏的礼物。”

    陈忱沉默了一会儿,并不是因为方念无法生育这件事,而是腺体受损严重到发情期无法使用抑制剂、无法生育,这是非常严重的损伤,他不能想象方念遭受过怎么样的事才会留下了这样的后遗症。

    从他认识方念以来,他眼睛里的方念就是一个踏实而温柔的人,有时候安静到没有存在感却又会在合适的时候显现出应有的能力。这样一个人,看起来像被妥善照顾、认真培养长大,但方念今天说的这些话,却否认了他的这一看法。

    陈忱很难不去想象方念的遭遇,而人正在他怀里,比起自己想,他更愿意去问。

    “为什么?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方念听着这问题,忍不住笑。他喜欢的人,会关心他遭受过的伤害远胜于标记了一个不能生育的omega这种事。

    “这种情况下,一定要说这些不好的事来扫兴吗?”所以为了这么好的陈忱,他不想分享那些糟糕的回忆,享受当下,或者说,享受这一个短短的发情期吧!

    陈忱已经从他体内滑出,方念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伸手搂住了陈忱的脖子,主动凑上去同陈忱亲吻,他轻柔地贴上陈忱唇,像只猫一样轻轻地舔了几下,然后便静静地等待着alpha的主动,并不与他争夺主导权。

    但这一次,陈忱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同他一起跌进欲望铺就的软床,那男人一边死死搂着他的腰,一边却微微后退,结束了这个浅吻。

    他皱着眉看着自己怀里的omega,厉声地要求道:“不要回避我的问题,回答我。你要知道,就算你今天不说,我也会自己去查的,你是被我标记过的omega,没有人会指责我的做法。至于你,我当然是希望听到你亲口说出来,但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也不得不使用一些不平等的权利了。”

    说这话的时候,那双颜色略浅的眼珠就这样直勾勾地锁着方念,他居高临下,微微俯视,把这段霸道又不讲理的宣言说得荷尔蒙四溅,方念既控制不住生理反应,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屈服。

    他一边暗自唾弃发情期时需索无度的身体,一边又悲叹向alpha臣服的本能,但直面内心,又不能否认被陈忱认真追问、妥帖重视的欣喜。

    方念在陈忱这样的注视下终于放软了态度,像是准备战斗一样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软软地依偎着陈忱,轻轻地抱怨:“为什么非要追根究底呢?”

    陈忱按着他的后脑将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口,淡淡地回答他:“因为你是我的omega,我应该知晓你的一切。”

    第21章

    这句“应该”说得这么掷地有声,连方念都要被蛊惑了,他从喉咙里挤出声音,磕绊地说:“你……你如果继续问,我肯定会告诉你,不管我愿不愿说,但我真的不想说。”

    他是认真的,陈忱盯着方念的眼睛看,然后得出了这个结论。这令这位alpha有一些沮丧,他们有亲密的肉体关系,他标记了方念,但他并没有能得到方念全然的坦诚,甚至,方念让他不了解的地方,远不止这一点吧?

    信息素赋予alpha针对omega特殊的控制力,如果陈忱想,他可以强迫方念说,被他标记过的omega很难抵抗这种压制,但他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做。

    标记当然有着特殊的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像个君主一样要求方念的臣服和坦诚,要做到这些,他应该去交换。

    “好,如果你真的不想说,”陈忱叹了口气,松懈下了强硬的姿态,“我可以暂时不追问,也可以承诺不私自去查。不过作为交换,你不要用不能生育作为拒绝我的借口。带着我的标记,

    分卷阅读19

    -

    分卷阅读1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