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5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5

    许安小姐拜托我转告你,如果您明天再不去上班,她要递辞呈了,而我明天还要请一天假。”

    陈忱恼怒地说:“我的秘书抗压能力这么差的吗?你明天有什么事?哦,后一个问题是你男朋友问的。”

    方念笑了:“要去取血检的报告,曼曼还安排了一些检查,我不敢不去。”

    陈忱对答案很满意,但方念花了很多力气才断绝了他一定要接送的念头,两个人又在门口黏糊了一会儿这才真正把陈忱送走。方念关上门后看到空荡荡的客厅,第一次觉得这房子有点大。

    婉拒同居的是他,送走了陈忱后倍感寂寞的也是他。

    李曼曼在听说了这个故事后,分外不解。

    陈忱的身体没什么问题,李曼曼却也只是安心了一半,她硬是请了2个小时的假,拖着方念吃午饭,事无巨细地“逼问”起了方念和陈忱相处的细节。

    方念有时候也很无奈李曼曼的保护欲,不过只要换位思考一下,他对李曼曼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也只能乖乖地有一说一。

    这段交代也不太长,他们的午饭的菜还没有上齐,方念已经把故事说到了昨晚的分开,李曼曼支着手臂看着方念,眼睛里满满都是困惑。

    “如果他愿意对你好,哪怕你知道他只是急切地进入角色,但你为什么要他放慢步调呢?”女孩的问题里,满满是没有真正爱过的天真。

    方念觉得这样也好,但还是耐心地解释:“因为总是我爱得更多,小心翼翼,害怕他付出多了才觉得不值得,害怕他走得太急,很快就走到终点,但结局并不是我想要的。”

    第27章

    这回答叫李曼曼语塞,她顿了一下,斟酌着说:“我总觉得你这样很苦,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却一直陷在里面。如果换一个对象,可能你也能畅快地和人家交往,开心了就秀恩爱,不开心了就分手,如果合适的话会结婚……但以上这一切,我现在都无法想象。”

    方念听了就笑,他回答说:“如果这么说的话,其实陈忱也挺无辜的对不对?他当年只是想安慰一个惊慌失措的陌生人,可能做得稍微多了一点,但是这不代表他要负责我一辈子吧?是我一直不肯走出来,结果还非要拖他一起走进来。”

    “要你自己这样想才好,”李曼曼冷着脸打断他,“太偏执是一种病。”

    方念好脾气地笑,不答话了。

    服务员正好上了菜,两个人安静地吃饭。李曼曼似乎忍了又忍,没忍住,又提起了话头。

    “我不管,”她说,“我才不管他是不是无辜,你是我哥,我只向着你。”

    “嗯嗯,我知道,”方念回答她,“你是天下最好的妹妹,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当年把那个肉包子让给你了。”

    李曼曼笑了一下,又立刻板住了脸,很认真地跟方念说:“你们现在在一起了,我以后会记得少掺和你们之间的事,但是你要记住,我虽然会少过问、不掺和,但我永远是你的后盾,任何时候你有任何要求都可以跟我提,你一定要记住。”

    方念感动极了,但又知道李曼曼需要的绝对不是他的感谢,只好故作轻松地打趣:“你说的我好想是要去上战场一样,难道我不是脱单了吗?”

    这句无限接近秀恩爱的话得到了李曼曼的一声冷哼,兄妹两个人把窝心的话说尽了,这才太太平平地把这顿饭给吃完了。

    和李曼曼分开,方念打了车回家,刚上出租车,电话就响了,是陈忱。方念接通了电话,陈忱第一句就是:“检查结果怎么样?”

    方念笑话他:“你在我身上装了监控吗?我刚和曼曼告别。”

    他没想到,陈忱听了这个话,语气居然沉了几分,带着责怪的意味说:“我很担心你的身体,得到检查结果为什么不立刻告诉我呢?”

    方念有点懵,倒不会不高兴,就是不太能理解陈忱会在这么细节的地方闹情绪。他毫无心理障碍地道歉,开口就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结果陈忱却叹了一口气,再开口,声音倒软了下来。他说:“我不是责备你,我是担心你。我希望以后关于你的事情,我都能第一个知道,好吗?请认真地把我当你的男朋友。”

    方念举着电话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不知道答什么。他那么喜欢陈忱,爱得卑微又刻骨,但今天陈忱却说他不把他当男朋友……扪心自问,他居然也无法反驳陈忱。他不懂得如何撒娇,不知道怎么和陈忱闲聊,依赖陈忱这件事只要想一想他就觉得无法实现,甚至连简单的主动联络都做不到……

    “对不起……”开口又是道歉,方念只是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到底能不能真的学会和陈忱像情侣一样相处,他也需要时间啊。

    “别,”陈忱阻止他,“我差点以为这是在办公室呢,别说对不起了,先告诉我检查结果。”

    “哦……”方念乖巧地有问有答,“没什么问题的,曼曼让我恢复服用抑制剂。”

    “你妹妹对你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全然了解吧……”方念的“没问题”并没有让陈忱彻底放心,他委婉地提出:“隐瞒病史会影响诊断吗?”

    生殖腺受损的事情,方念一直没有告诉李曼曼,他不希望曼曼知道,因为他害怕李曼曼也背负起不必要的罪恶感,因此关于这件事,他的态度很坚决。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是不太想让曼曼知道的。”

    事关方念的隐私,陈忱也无意坚持改变方念的想法,他退一步提出要求:“如果你不反对的话,可以换个医生全面检查一下。”

    然而对于这样的提议,方念虽然没有全然拒绝,态度也是很搪塞的。

    “再说吧……”他的答案十分含糊。

    陈忱对这个结果不算意外。生殖腺的损伤对于特殊基因人群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伤害,方念回避的情绪他很能理解,但循序渐进不代表放弃。

    “我以后一定还会提,看你再说到哪一天。”

    方念对陈忱的这种执着也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害怕,只好含含糊糊地“嗯嗯”两声,应付过去。没想到这个话题堪堪揭过,陈忱却又把交谈的重心转回了一开始的方向。

    “首要问题解决,现在来解决一下次要矛盾,以后有事记得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没事不知道说什么时候也要想着联系我。”

    方念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答非所问地回答:“这话听起来很像在开会,第一点、第二点……”

    “噫?这种时候知道开玩笑了?你对老板比对男朋友还放松哦?”陈忱忍不住拿话戳他。

    方念含含糊糊地不知道怎么答,对着听筒笑了几声。

    陈忱于是趁机要求:“那你今天做了什么?汇报一下。”

    分卷阅读25

    -

    分卷阅读25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