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6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6

    “起床就出门找曼曼,做了几个检查。中午和曼曼一起吃了午饭,现在打车回家,”干巴巴地汇报了一下,方念自己也觉得有点无聊,笑着说,“好无聊的样子。”

    “无不无聊我说了算,”陈忱回答说,“你告诉我就好了,反正我想知道。”

    “哦……”方念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觉得脸热热的,明知道司机并不知道他和电话里的人在聊什么,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瞟了一眼后视镜,打量了一下司机。

    “那我,我等下就回家了……准备去超市买点东西……”

    “嗯,”陈忱笑了,长长地应了一声,夸奖道,“学得很快啊,很乖。我下班后去接你,一起吃晚饭。”

    第28章

    方念到家后换了衣服去超市逛了一圈,买的大多数是食物,而食物里的大部分则是陈忱喜欢的食材。

    虽然嘴上总是在说陈忱步调太快了,但购物的时候又无法自制地考虑其了对方的口味,方念知道自己口是心非,这么别扭,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也不敢想象陈忱如果真正了解全部的他,会怎么看待选择了这样一位伴侣,应该也会后悔的吧……

    抱着这种悲观、被动的心态谈恋爱,本身就是一种不好的暗示吧?方念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嘲笑自己,摇摇头把奇怪的念头甩出脑袋,把买回来的东西各自归位。

    他东西刚刚整理完,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是陈忱。

    方念第一反应抬手看看手机,对着陈忱说:“诶?还没到下班时间呀。”

    陈忱脸上那点温柔的、社交化的笑容被方念的反应给彻底糊住了,他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裂了,对着方念说:“这种时候你就忘记我是老板了是不是?我又不用打卡。”

    方念逻辑非常清晰地指出:“虽然你不用打卡,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吃晚饭不会太早吗?”

    “吃晚饭太早,可是见你我还嫌太晚了呢。”陈忱非常自然地接了一句。

    方念完全不是对手,状似漫不经心的话,却甜得舌尖都要发颤,明明还面无表情,但脸上染上了两坨好看的浅粉,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呢!

    “那、那先进来坐吧……”他侧了身,让陈忱进去,陈先生进门后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突袭了主人。

    他把方念按在玄关的墙壁上,迎面就是一个深吻。唇齿交缠犹嫌不够,信息素铺天盖地笼罩住了方念,方念被吻到眼前发黑的时候,惊恐地觉得陈忱恐怕要在这里、在玄关就对他做些什么……然而事实上没有,他的陈先生最终还是放开了他,将软倒的方念搂在怀里的时候,才温柔地笑着说:“这是惩罚,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想这样做了。”

    骗人,根本是蓄意欺负人,方念腹诽,但气还没喘匀,自然也提不起力气做这种口舌之争。

    两个人傻兮兮地站在客厅里温存了一会儿,这也实在是热恋里昏头昏脑才会做出来的事,等到理智回笼了,大家都觉得有点尴尬。

    方念陪着陈忱坐在客厅,两个人互相看了两眼,方念有点无奈地说:“说句实话,我家真的挺无聊的,难道我们这样大眼瞪小眼嘛?”

    陈忱摸摸嘴唇,反问他:“那不然去你的卧室做点运动?”

    猝不及防被陈忱开了个带点颜色的玩笑,又联想到刚才那个吻,方念甚至不知道陈忱到底说的是真还是假,张着嘴呆在那里,看起来分外可爱。

    陈忱被他逗笑了,这才收起了开玩笑的意思,逗着方念聊天:“那你平时在家做什么?”

    方念老实地回答:“平时工作很忙的,我并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

    “……我要夸你诚实吗?”陈忱哭笑不得,“我仿佛就是你的老板吧?”

    “所以,顺着这个话题,我们是不是要谈论一下职场恋爱的伤害了?”方念板着脸说。

    陈忱连忙伸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无奈地摇摇头:“失算,下次我们还是做点普通情侣会做的事好了,努力尝试正常的方式相处,从出门约会开始。”

    方念的脸板不住了,笑了起来。大概是氛围太轻松,也因为这几天陈忱的态度到底令方念有所感动的,他难得像只谨慎的小动物,伸出触角,小心地、试探地问道:“你平时休息会做什么?”是啊,他也有想要了解陈忱的欲望啊。

    “我?”陈忱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眉头居然越皱越紧,最后终于诚实地承认道:“撇开应酬不算的话,我好像……也没什么空闲的时间……”作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他没道理比他的助理还空啊,这样想来,除去工作的交集,彼此都是不怎么有趣的人呢……也不奇怪当初会以那种方式排解肉体需求……

    这个答案让方念发笑,陈忱被他看得心痒,忍不住又搂着方念做了些亲昵的小动作,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决定早点出门。

    方念询问陈忱要不要穿正装,陈忱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方念看陈忱穿得倒比平时上班隆重一些,于是并不敢马虎,换了一件还算正式的西装。

    陈忱本意并不想让方念拘束,但等看到方念穿着掐腰西装时腰身的线条,又忍不住改口说还是正装合适些。

    方念选了一条宝蓝色的领带,打结打了15分钟,因为多了一个人“帮忙”。

    等到两个人真正出发,俨然都到了正常下班的时间。

    陈忱调侃说:“所以其实也不用成为多么有趣的人,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人,也有消磨时间的方法。”

    到了吃饭的餐厅,方念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陈忱说穿不穿正装无所谓,并不是场合不到档次,而是被包场了,也难怪陈忱并不在乎具体几点出门啦,整个晚上,所有时段,都是他们的。

    方念站在入口处感受着庞大的团队服务两个人的震撼,要说不感动倒也不是,但还是紧张多一点。忍不住偷偷凑到陈忱身边,小声的说:“我觉得普通情侣不是这样约会的。”

    陈忱以手掩口,辩解道:“我是说以后,第一次约会浮夸一点怎么了?”

    方念又一次在心里腹诽,那陈先生你也知道很浮夸吗?

    坐在顶楼全景包厢享用主厨的特别料理,整个餐厅围绕着两个人转。方念甚至都没什么机会和陈忱聊天,这样的场合下,即使只有2个人也很难无视餐桌礼仪。食物当然十分精美可口,但方念就是比较想念上一次和陈忱一起去的私家小厨,连菜都不让你点的那种。

    饭吃到一半,方念看到一个小提琴手偷偷出现在包厢门口,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无措地看了一眼陈忱。好在对方并没有真的跑进来拉一曲,陈忱做了一个收拾,这位乐手又悄悄地离开了。

    这下次,方念再也无法顾及什么餐桌礼仪了,无奈地看着陈忱说:“只浮夸了一点吗?”

    分卷阅读26

    -

    分卷阅读26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