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8

    被淹没,他坦然不了。

    然而等到进了公司,方念立刻发现自己做的多么徒劳,完全不是能瞒多久的问题,而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他和陈忱的这点事了,何况顶层这里处处是人精。陈忱把他的办公桌塞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方念平时看起来挺严肃的,但气质很温和,今天则是彻底含了点不快,许安顿时都对他更温柔了几分。

    “前几天你办公室中央空调漏水,一个晚上把地板泡坏了几块,因为之前就说你准备外调了,所以打算彻底装修一下,没想到人事调动现在又搁置了,那正在装修也没办法了,只好暂时把你的办公桌摆到老板办公室去。”许安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其实细想就觉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怎么看都有陈忱的授意。

    方念冲着许安发不出脾气,按捺住心里那点不舒服,还反过来安慰许安:“没事,老板办公室的条件可是好多了,我算是改善环境。”

    许安却笑不出来,看看他居然叹了口气。

    方念不敢问她想说什么,含糊地截断了对话,一个人进了陈忱的办公室,现在他的办公桌就是支在陈忱办公室里的那张小l型写字台了。

    电脑刚到登录界面,陈忱拧开门进来了,四目相对,陈先生非常顺溜地说:“对不起,我做事前没细想。”

    其实他还可以解释很多,比如刚刚标记了一个omega的alpha会有强烈到不太正常的占有欲,又比如对于一个第一次尝试走入亲密关系的人来说,有时候确实很容易做出侵犯彼此私人空间的事,还比如,他并不是那种因为标记了对方就觉得自己在一段关系中处于上位的alpha,但是陈先生很聪明地意识到,这些解释都不如一句道歉来得有用。

    确实如此,只是一句道歉,方念的脸上就露出了错愕的表情,然后变成了一点他自己极力掩饰的尴尬。

    “也不是……也不用道歉啊,”他说,“不是那么严重的事……”

    这样说也就是真的在不开心了,陈忱很明确地掌握了方念这句话里最重要的信息。那双有点薄的嘴唇抿紧,是他情绪不太好的表现,陈忱沉默了一下,坐到自己位置上后才说:“我其实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这个感觉挺奇怪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如果不欺骗自己的话,我确实很强烈地想要这么做。”

    方念的鼠标点歪了,刚刚打开的邮箱又被关掉了。他无措地轻敲了一下左键,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以为您会更加低调一些的……毕竟,您还是我的上司。”

    这个问题无解,影响也无可挽回,他们默契地止住了讨论。方念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请假好多天,光积累下来的邮件处理起来就花了他一上午。他专注的工作,直到许小姐的oc对话框弹出来打断他,看到对话内容他才发现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

    对于许小姐的邀请,方念很自然地想要答应,但是字刚打完,扭头看到陈忱,他又停下了想按回车的手。

    “许安想和我一起吃午饭,”他开口向陈忱询问,“可以吗?”

    陈忱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本来应该是情侣间有商有量的对话,因为职场的情景显得十分尴尬,同处一室,搞得好像他真的是要严密监管方念一样,难怪方念的反感会这么明显。

    方念的感觉也是如此,难免产生一种不被平等对待的丧气,但面对许安,他却又本能地维护起了陈忱。

    许安小姐和他到员工餐厅一同用餐,非常大方地刷了自己的员工卡请客方念,45元的一份餐还加了瓶橙汁,对方念那真是特别“大方”。

    方念吃人嘴软,被问到和陈忱的关系时,自然也不好意思欺骗许安,支支吾吾地回答:“嗯,就是暂时在一起了吧。”

    许安听他这么说话就皱眉头,像个大姐姐一样训斥道:“什么叫‘暂时’啊?怎么听着那么奇怪?”

    方念苦笑,塞了一口色拉,像只兔子一样嚼了嚼,又讲不出什么解释的话。

    “我最不喜欢你们这种谈办公室恋爱的人了,都不好好工作,我上个礼拜天天加班你知道嘛!”许安小姐狠狠地拿叉子捅紫衣甘蓝,方念觉得紫衣甘蓝上怕是有自己的脸,许小姐才会叉来解气。

    他辩解道:“我不会影响工作的……”

    “影不影响你说了算吗?”许安小姐突然抬眼看着方念,眼神犀利得像小刀子,“都搬了办公室了,真的不影响?”

    方念有点食不下咽了,低着头不讲话。

    “他是老板,永远是对的,如果他有不对,那一定是你的不对了。”许安说,“你说对不对?”

    一句话里好多“对”和“不对”,刺耳得很。

    方念沉默了半天才轻轻地回了一句:“陈先生他心里有数,我相信他的。”

    许安闻言重重地叹了一口,恨铁不成钢地说:“笨!”

    方念只好苦笑着听她骂,笨不笨的,哪用别人说,他自己能不知道吗?

    午饭后方念的心情倒是比上午好一些,本来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冲突,都是些烦扰的情绪,被许安一打岔,也散得差不多了,因此回到办公室时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一进门,陈忱便从桌子上抬起头,打量了他一眼就有些委屈地说:“念念,你没给我带饭啊。”

    方念一愣,陈忱又说:“我给你发了信息,你没看到吗?”

    他掏出手机果然看到了陈忱的留言,大约是和许安说话太投入了,一时间没听到。

    “对不起啊,你还没吃吗?我下去给你买。”

    “不用了,”陈忱阻止他,“你陪我下去吃一点吧。”

    第31章

    方念在陈忱那种隐而不露的委屈下毫无原则地屈服了,不上班,陪着他又下楼去吃饭。

    过了饭点,餐厅倒是没什么人,三三两两有没订到会议室的人聚在一起开小会。陈忱领着方念找了个最靠边的临窗吧台位,买了一份扎实的烤肉饭。

    陈先生吃相颇为粗鲁地解决掉了一多半食物才慢慢放缓了进食的节奏,方念则光是看着他吃饭也能默默不语地陪在一边。

    “有时候你得原谅我的幼稚,”勉强塞饱了肚子,陈忱不会忘记还要认真解决一下方念的情绪问题,“我不是说我做得对,我只是想辩解一下,我觉得我没那么不可原谅。”

    方念正对着陈忱出神,眼神有点飘,突然听到他这么说,定了神,便抬眼看着陈忱,软着声音回答说:“谈不上原不原谅啊。”

    陈忱却笑,仗着这个位置没人看到,伸手像捏猫咪一样捏住了方念的脖子,凑到他旁边说:“你这种口是心非的坏习惯看来要花时间改啦。念念,你记住,不开心的话可以直说,吵架都可以是沟通的一种

    分卷阅读28

    -

    分卷阅读2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