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29

    方式,唯独把情绪放在心里是没意义的。”

    方念被他这么说多少觉得有点委屈,他很想告诉陈忱,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想着被陈忱这样哄,也不是不高兴的,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跟他说:“你吃的烤肉饭闻起来好香,我也饿了。”

    陈忱几乎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帮方念又买了一份饭,放到他面前的时候才说:“终于笑了,我都怕你会一直露出这副情绪不佳的表情呢,看着叫人心疼。”

    方念笑着摇摇头,说:“你不哄着我,我也能自己调节情绪啊,不要那么在意。”

    陈忱没回答,却忍不住皱了眉头。

    这风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于陈忱和方念之间,总算是过去了;在公司里却到底还是有了点不怎么好听的传言。

    许安小姐挺生气的,因此陈忱交代她催一催方念办公室装修进度的时候,她做得非常积极。

    大概2周后方念就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但之前陈忱对他工作的调动也被搁置了。方念本人并不是十分在意这个,倒是偶尔提起来的时候,李曼曼会说他一点都没有上进心。

    方念很懂得承认自己这个缺点,但却一点都没有改正的意思,于他而言,和陈忱亲密的相处、保持一种是熟悉又舒适的节奏工作,多余的时间用来做做纸雕,已经是非常完美的生活状态了。要说他毫无追求,一点都没错,但谁又能够给他定义什么样的生活更有价值呢?连李曼曼都不能够。

    他和陈忱依旧没有同居,陈忱现在长居在原本准备邀请他同住的公寓里,但一周里有一半的时间会在他的公寓里过夜,而另一半时间则是他去那边过夜。日常生活用品在两边公寓里都准备双人份的,搞得不住在一起的想法看起来像个玩笑,但陈忱和方念都有些乐此不疲,这大约也是热恋中才会有的甜蜜的折腾吧。

    一晃眼,最后一点寒意也散尽了,春暖坏开的季节,陈忱居然拉着方念开始从策划起了恋爱100天的旅行。

    方念渐渐觉得陈忱可能真的有点把自己当做一个恋爱实践对象在相处,比起他这个人来说,谈恋爱这件事带给陈忱的新鲜感可能还更大一些。这种想法可以说是十分自卑和悲观了,他不会和任何人分享,但却时时从他心里溜出来。

    “春天的话,还是去山里好,”陈忱躺在床上,搂着方念和他交谈,“山里的小屋,可以静静地待上一个周末。”

    “很好啊,”方念枕在他的胸口,听着陈忱的心跳,和他聊着,“去哪都好。”

    其实陈忱之前已经提过了许多的方案,方念的态度永远是都好的。陈忱一边似真似假地抱怨他的随便,一边依旧兴致勃勃地同他商量。

    今晚也是同样的模式,不同的是,陈忱似乎真的挺喜欢到山里去这个念头,顺着方念的话说道:“其实我还挺喜欢呆在山里的,我记得从前我家有一栋在别瑶山里的别墅,每年寒暑两个假期我都会去那里常住一段时间,人很少、很清静,我很喜欢。”

    方念猝不及防听他提及别瑶山的别墅,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他庆幸这个姿势陈忱看不到他的表情,因而才不至于让陈忱觉得奇怪。

    “别瑶山……”他的声音听起来变得古怪,但也可能只是他自己的错觉,“我也很喜欢那里。”

    陈忱搂着他翻了个身,两个人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

    “可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栋别墅被我妈妈卖掉了,再后来人越长越大,忙起来也没那么长时间能呆在山里了。”陈忱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是满满的怀念,看起很温柔。

    方念盯着他看,暗自把这份怀念和温柔收进了自己的怀里,然而真的交谈起来,他又不免开始岔开了话题。

    “那边的别墅当然是极好的啦,非富即贵的圈子。”

    方念是很少说这种话的,陈忱听了就笑,当做是闲谈,逗他说:“那要不要去体验一下?借一栋住两天还是可以的。”

    方念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大约几秒钟。在这几秒钟里,很多个念头像雪花一样从他心里飘过,最终又什么都没抓到。几秒种后,他回答陈忱说:“算了吧,既然是纪念日,去不熟悉的地方更有趣一些吧。”

    “嗯,也对,”大约也是他难得对陈忱提出的方案做出如此积极地反馈,因此即使是否定,陈忱也欣然认可,“那么去远一些的地方吧。不要太险峻,俊秀一点山林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这么说着,他心里便有了好多想法,可以一点一点去安排。

    第32章

    陈忱最终选择了离他们现居城市大约需要飞行4个多小时的一个目的地,那里有座很著名的山,是有过各种传说的、钟灵俊秀的山林。

    似乎是被陈忱的兴致勃勃所感染了,在陈忱念叨了一个星期之后,方念终于开始主动参与起了行程的规划,他们讨论要休息几天,要去哪几个地方,想吃什么特产,又有几天需要方念做饭,哪些食材可以提前让人准备起来。

    当然也可以一键定制的,但这样难免会少了些亲力亲为的乐趣。陈忱对方念解释的时候也说:“春天可以去山里,到了夏天可以去海边,秋天、冬天,变成一种习惯也不错。其实重点既不是纪念日也不是旅行,而是和你一起做一件事。”

    纪念日、旅行,去哪里或者去做什么,方念也同样并不在乎,触动他的是陈忱的“以后”,那些计划中的未来,是醉人的憧憬。这才是让他逐渐开始投入到和陈忱一起策划旅行的动力。

    对旅行的期待就在这些规划中一点一点积累,直到临行前的那周,方念终于也忍不住开始激动了起来。恰巧为了挪出假期来,陈忱这周总是加班加点在工作,两个人分开住的时间倒多一些,晚上语音聊天的时候,方念似乎能更坦率地承认自己的期待。

    陈忱还在办公室工作,半个小时后他会有一个跨国会议,于是便在休息的空隙给方念打电话,方念戴着耳机和陈忱聊天,手里拿着刻刀在“工作”。

    他跟陈忱聊起自己对旅行的期待,陈忱笑着说:“那么下次就来一场想走就走的行程好了,例如,昨晚躺在你的床上,今晚就在京都的温泉旅馆里**好了。”

    方念感觉耳朵像被烫了一下一样,陈忱压低嗓音说出“**”两个字,连累他手一抖又毁了这层纸雕。他扔下了刻刀,捂着眼睛说:“你还在办公室里吗?怎么可以……”

    “就是因为在办公室里,所以才会这样说啊,”陈忱还在笑,“如果在你身边,我就用做的了。”

    方念被调戏地毫无办法,不会回嘴,也舍不得挂断,又听着陈忱温柔暧昧地跟他呢喃了好一会儿,才被即将开始的会议打

    分卷阅读29

    -

    分卷阅读2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