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2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2

    ,说道:“不可以,但是这个家伙开口了,我只好不讲原则一次啦。”

    方念听他这样说,有点不好意思,又舍不得拒绝,抬眼看了陈忱一眼,怯生生的,又想要又不敢伸手的样子,陈忱看得心痒,忍不住帮腔:“你别欺负他啦,他很老实的。让他进去一下吧,不是你说omega一般都没问题的吗?”

    主人家虽然表情冷冷的,不过还是拿了消毒液过来让方念和陈忱洗手,然后打开了门,把两个人放了进去。

    “不许强摸强抱!它们可能会自己跑过来和你们玩,如果不和你们玩就别赖着不走了。”虽然警告很严肃,不过说完许可就走了。方念有点缩手缩脚,倒是陈忱大胆地进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把方念叫了进来:“来呀,他很会培养这些小可爱,听说都很粘人,特别是对omega。”

    方念将信将疑,坐到陈忱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几个毛团子,不一会儿就有一只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爪子一搭一搭地想往方念身上爬。乐得方念笑得像个傻瓜,忍不住伸出一个手指轻轻感受奶猫的柔软手感。

    陈忱在一旁倒是一点都不受青睐,不仅猫不喜欢他,连他的omega都不怎么搭理他了。他看着小团子们一个接一个地挂到了方念身上,他也忍不住“挂”到了方念身上。

    方念正沉迷在毛团子们的甜美可爱里,冷不防被陈忱抱在了怀里,笑着问他:“你干嘛呀?别吓走它们。”

    陈忱有点吃味,酸溜溜地说:“它们不和我玩,我只好这样抱着它们咯!我抱你,你抱它们,也算在我怀里了吧?”

    方念忍不住笑出了声,甜得像他怀里的猫崽子似的,陈忱听着听着,在他耳边轻轻叹了口气,打趣他:“真好哄,不能出去玩,带你来看看猫都能把你逗笑,你怎么那么乖?”

    其实不看猫都会很乖,方念心想,可他一贯又不会这么跟陈忱说,他会说的只是:“不是我乖,是猫乖。那么可爱,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治愈吧。”

    “是吗?”陈忱又一次酸溜溜地问,“比我心里惦记着你还治愈是吧?”

    第35章

    为了维护陈忱的自尊心,方念没回答这个问题。但他抱着奶猫一边揉一边笑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否认。

    大概呆了1个小时左右,许可就把两个人喊下了楼,不许他们再蹂躏他的小猫崽子了。

    客厅里摆了茶,许可端着点心从厨房出来,招呼两个人。陈忱这时候才认认真真的给他们彼此介绍:“许可,我同学,”又指指方念,“学弟,下属,也是我的男朋友。”

    “嚯,”许可十分惊讶,“以前担心你被你爸爸管坏了,一辈子不谈恋爱,没想到你要搞就搞大事情啊。”

    说着,许可又上下打量起了方念,眼神十分放肆,但倒不惹人厌。但陈忱不高兴了,侧身挡住他的视线,半真半假地警告道:“没礼貌,不要这样看着念念。”

    “念念?”许可笑了,“挺可爱啊。”

    陈忱听了就拉过方念的手,眼神挺骄傲似的。

    许可看他们这个样子,嗤笑一声,半真半假地说:“看了好刺眼,很想赶你们走。”

    方念一瞬间有点恍惚,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能被人羡慕恋情的一天,就算心里总是暗示自己这种幸福像偷来一样,但怎么忍得住心口这点甜呢?都笑到脸上了。不止是他,陈忱也在笑,他扭头看了一眼方念,丝毫不在意给许可又喂一口狗粮:“我妈正好回国,这次想让她也见一下念念。”

    许可闻言,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但也诚心地说:“真好,希望你们能顺利。”

    比起陈忱甜蜜的狗粮攻击,方念显然更细心一些,又或者同为omega,他显然对许可的情绪和处境比作为alpha的陈忱更敏锐。所以在离开许可的别墅后,方念悄悄问陈忱:“他为什么处在有标记的状态但又没有结婚?”

    陈忱看了方念一眼,没来得及回答,倒是方念低了头补充道:“对不起,我不是要八卦,我只是觉得……他好像很不开心?”

    “嗯,”陈忱应了一声,叹了口气,“关于他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他不肯说,作为朋友也只能尊重他的隐私。哦,对了,我介绍你们认识也是希望你们可以做朋友,你身边似乎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omega朋友,许可和你有类似的境遇,性格又比较强势,我觉得你们会处得来。”

    “境遇相似?”

    “他,”陈忱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怎么措辞,“他也是遭遇到了损伤,无法生育。”

    提及了这个话题,车里的气氛变得有点沉郁,陈忱原意当然也不是想惹方念不高兴的,因而也借机表达了一下他对方念生理状况的想法:“我个人,并不是很在乎有没有孩子,比起生育,我倒是更在乎你的身体状况。”

    “嗯,”方念应了一声,但却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和陈忱讨论的意思,主动换了话题,“你还是坚持要让我见一下陈夫人吗?”

    “你可以叫她阿姨啊,”陈忱笑了一下,“她可能要在国内呆上一段时间。我不会勉强你的,不过我却是希望你们见一面,把你正式介绍给我的家人,也算我应该表达的一种尊重吧,你说呢?”

    陈忱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方念还怎么拒绝呢?他心里的顾忌陈忱并不知道,但为此拒绝陈忱如此陈恳的好意,他又不忍心,于是打起精神回答道:“我,我努力做一下心理建设。”

    趁着红绿灯的间隙,陈忱转头朝方念笑,还伸手揉了揉方念的发顶,夸奖他就像方念刚才夸奖小奶猫一样,说:“好乖。”

    然而留给方念做心理建设的时间却出乎意料地短。

    两个人在外吃过晚饭后一同回到了方念的公寓,方念先去洗澡,陈忱在客厅里看书的时候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

    周女士在电话那头用费解的语气问儿子:“秦珏说你标记了一位omega,还是你的下属?宝贝,你真让妈妈惊讶……”

    陈忱合上了摊在腿上的书,起身走到阳台,关上了玻璃门才对着电话说:“妈妈,他暂时还没准备好和你见面,所以不管你有多好奇,别打扰他。”

    对于周女士说风就是雨、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处事原则,陈忱有着深刻的了解,因此他的警告不仅必要,而且必须态度强硬,否则他都能想象他妈妈直接找上方念的场面了。

    然而显然这点表态对周女士来说效果不大,周云慧在电话那头嗔怪道:“你把你妈妈当成什么人了?我威慑呢么要去打扰他?我不会去见他的,他可不是我能接受的那种对象。”

    明知道方念听不见,陈忱还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没人,方念还在浴室

    分卷阅读32

    -

    分卷阅读32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