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7

    满含怜惜地对方念说,是那些该照顾你、保护你的人做错了,不是你的错。这对方念来说,太重要了。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陈忱告诉他这些话,这字字句句撑起了一片空间,让方念可以在流言蜚语、误解和责难中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慢慢地成长。

    第40章

    其实看到方念哭了,陈忱就不想继续问下去了。反正方念澄清的事实已经足够他有理有据地怼他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妈了,但转念一想,陈忱忍不住还是想知道方念后来是怎么过的。

    “手术失败之后呢?你后来是怎么过的?”裴瑜想要beta小孩,方念不是,那么她会怎么对待方念?

    方念苦笑:“裴瑜不希望我再出现在林叔叔面前,这倒和我当时的想法不谋而合。她把我单独安排在外面住,这倒比面对她轻松多了。”话虽如此,陈忱却觉得这不是全部的事实,一个经历过失败手术的14岁孩子,康复的问题、身体休养、起居照顾乃至学习,这些事情要怎么安排?他相信裴瑜肯定不会细心的照顾到,方念那段时间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问方念,方念却说:“应该说算我命硬吧。过了没多久,曼曼就觉得不对了,和她拼命地闹,又威胁她要曝光她虐待收养的子女。当时裴家也是丑闻缠身,受不得更多风波了,所以裴瑜就又把我接了回去,再后来,裴家破产之后,我和曼曼又回到了无人抚养的状态,好在林叔叔当时还是照顾了我们一下,也算顺利地长大了。”

    难怪会和李曼曼感情如此深厚,确实也称得上相依为命了。

    陈忱叹了口气,心里酸得不得了。有些事只有发生在你亲近的人身上,你才会感同身受地觉得疼,陈忱就是如此。听方念这么说就觉得苦得不行了,简直忍不住想把人放在心尖上小心呵护,只有想象着自己能够怎么样宠爱方念才能克制现在心里这种酸涩的难受。

    等到晚上仰望着天花板睡不着觉的时候,陈忱捂着胸口才意识到,这种心情就是喜欢啊,或者比喜欢更多一些,算得上爱了。

    他心情复杂地扭过头看着蜷在身侧的方念,缓缓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交往是因为有好感,标记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但长久的相处终究会萌生更深厚的感情,一点一点渗入到灵魂,那就是名为爱情的羁绊。会爱上方念令人意外吗?陈忱想,也不是吧。

    隔天一早,方念发现自己的眼睛肿的厉害,明明昨晚其实并没有怎么哭,但就是睁不太开。陈忱说他是没有休息好,并以此为理由不让他上班,自己也请假呆在家里。

    方念觉得陈忱黏人,但昨天吐露了这样的过去,似乎也不奇怪陈忱会想要今天一天都陪着他。

    他问陈忱:“你会因为可怜我,所以对我特别好吗?”

    “这是什么蠢问题?”陈忱反问他,“难道从前我对你不够好吗?”

    方念笑,不说话。有没有走心,用心认真与否,爱得更深的那个人总是能够感受到的。

    “没有,你一直很好的,”他走上去,从背后抱住了正在煮粥的alpha,让一个大少爷亲自下厨,大概也能算陈忱对他好的一种证明了。而陈忱做的其实远不止如此,他做了一个合格的伴侣该做的一切,“一直以来,很软弱的人是我。”

    陈忱正在调火,听到方念念叨了这句,突然之间勾起他心里一直存在的一个小小的疑问。以往,他偶尔想到也会很快地抛诸脑后,但昨夜无眠时的顿悟让他再也没办法轻易地略过这个问题了。

    “念念,问你个问题。”

    “嗯?”方念贴在陈忱背后,沉浸在他信息素的味道里,整个人都有点软软的,可能真的是昨晚没睡好,脑子动得都不快。

    “你还记不记得你跟我提过一个人?”陈忱没有回头,在他的认知里,信任和宽容是维护良好关系的根基,嫉妒和过度的占有欲则不然,所以他很为自己的介意而感到不耻,但不问又实在过不去。

    “谁啊?”方念的眼睛都快闭上了,不甚在意地和陈忱搭话。

    陈忱顿了一下才说:“你暗恋过的人。”无法直视的小心眼,陈忱想,暗自加上时态企图定义对方,比追问方念这段感情还要更加令人羞耻。

    果然,背后贴着的身体肌肉紧绷了起来,陈忱没有回头,但方念和他靠得这么紧,情绪能通过肢体传达给他似的,方念紧张了。

    “可以不谈这个吗?”方念小声地问。

    陈忱伸手覆在方念的手上,没出声。他不想逼方念,可是方念越不说他就越介意,也很难过自己这关。

    “我喜欢你陈忱,我不谈这个是因为我做过承诺,不再提这件事……”方念见他沉默,急急地解释。

    其实这句解释不如不说,陈忱能从中汲取到的信息是方念和他暗恋的人渊源颇深,有过一段不能提及的过去,这让他如鲠在喉,很难受就是了。但与此同时,方念脱口而出的喜欢却也真实地戳中了他,正中红心。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把方念搂进了怀里,向自己的部分感受低头,向方念妥协。

    “好了,不问了,我只是吃醋而已。”

    方念反手抱紧了陈忱,只是反复地重申着:“我喜欢你,只喜欢你……”

    喜欢也很好了,陈忱想,反正他带着自己的标记,待在自己的身边,他不会再给方念机会和别人发展一段不能说的过去了,所以现阶段,喜欢也足够了。

    粥煮得有点过了,差点糊锅,早饭味道有点差,但对方念来说也吃不出什么差别。他全幅心思都放在小心翼翼地观察陈忱的情绪上了。

    陈忱其实很容易就能发现他的忐忑和一点点讨好,但方念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以至于他坏心地故意让方念绕着他转,暗自得意着。

    本来昨晚就没休息好,加上一上午这么费心费力地讨好、安抚陈忱,方念午饭后觉得十分疲倦,陈忱让他回房休息,他又不肯,陈忱只好陪着他一起回房躺下。

    方念搂着陈忱的腰很快睡了过去,陈忱靠在床头却不想睡觉,他抽空联系了一下他爸爸,是得找个人管一下他妈了。

    第41章

    给他爸爸留了言等答复,陈忱捏着手机有点无聊,转头看到方念的睡颜,突然笑了,按开了相机拍了一张,对方缩在自己腰侧熟睡的模样实在太可人,陈忱拍完后直接设成了手机桌面,卖弄得很坦然。

    他没有让方念睡很久,方念平时没有午睡的习惯,睡多了晚上要睡不着。在他翻身浅眠的时候,陈忱用一个吻叫醒了他。

    用信息素勾引omega这个做法有点不厚道,但陈忱承认,他今天特别想这么做。方念是伴随着一点点在身体里流窜的燥热醒过来的,他迷迷糊

    分卷阅读37

    -

    分卷阅读3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