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38

    糊没有睁眼却下意识地环抱住陈忱的脖子同他交吻。alpha的信息素味道,勾得他心痒痒的。

    “陈忱……”他轻轻地呢喃,“你抱抱我……”

    陈忱心都被他喊酥了,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亲亲他的耳朵说:“我正抱着你呢。”

    方念睁开了眼睛,没有睡醒,水蒙蒙的,直勾勾地盯着陈忱,娇嗔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又在陈忱的脖子边上蹭了蹭。

    被子底下,方念大胆地捉着陈忱的手,带着他一道摸进了自己的睡裤里。他的omega这么主动倒是极为少见,陈忱耐着性子想看看他能做到哪一步,结果方念就停在了这里,他微微抬起腰,用自己挺翘的臀肉蹭了蹭陈忱的手,但也到此为止了。

    陈忱咬着他的耳朵问他:“怎么?就这样了?”

    方念凑在他脖子边上,闭着眼睛不说话,半天才轻轻地“哼”了一声,又娇又软,一个气音就叫陈忱心里腾空升起一把火。

    【一辆车牌号f的车开过】

    第42章

    事后总是温存,但见到陈忱撒娇倒也是难得,明明被他折腾的是方念,他却在事后抱着人说:“要被你弄死了。”

    方念一边缩在他怀里,一边用软软的声音有气无力地反驳:“你真是……颠倒是非……”

    陈忱于是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花他:“你这么软、这么甜,我快要被你腻死了。”

    方念抬眼瞥了他一眼,大约是有点难以置信的意思,但他又困又累,这一眼瞥得软绵绵的,又让陈忱逮住欺负了几下,累得昏昏沉沉才被抓去洗澡,还没出浴室已经人事不知了。

    隔天一早,陈忱醒过来看手机,先看到了他父亲的回讯,意思是说会去告知他陈女士不要管他,但又警告他要顺着陈女士,对妈妈要“哄着点,让她舒心就可以了”。

    陈忱一直觉得他的父亲对待婚姻和妻子的态度上很有问题,这种感觉小时候还不明显,越长大却越清晰。他的父母双方都不是特殊基因人群,但他父亲对待母亲的方式比一些alpha对待omega的方式更加……怎么说呢,不平等?表面的呵护、忍让和疼惜背后是不尊重和轻视,他并不在乎陈女士的想法和意见,但只要陈女士的所作所为不超出他的忍耐,无论做什么他都可以接受。这种方式,更像是对待宠物。

    他关上水龙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受到父亲的影响也不小,对待陈女士的方式父子两如出一辙,表面的宽容,背后的漠视,而陈女士也在这种环境下变得越来越任性自我,很难说这是谁的错,但陈忱觉得好像现在也不是他检讨家庭关系的时候,他现在关注的重点应该在方念身上。

    他转身出了浴室,用一个带着薄荷味的吻叫醒了浅眠的方念,然后用上了陈总的声音逗他说:“方特助,你上班迟到了!”

    方念猛得一睁眼,懵懵地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扭头看着陈忱控诉道:“今天不是周六吗?”

    陈忱大笑。

    起床之前,方念得到了一次轻柔舒适的全身按摩。陈忱用了点精油帮他舒缓一下昨天有点操劳的肌肉,特别是腰臀这一块。早餐被整齐地摆盘放在餐桌上,西式的,一看就是陈忱的手笔,简单但味道倒还不错。餐桌上甚至摆上了花,方念笑着指指洋桔梗,问陈忱说:“什么时候准备的?”

    陈忱坦诚地告诉他:“昨晚你睡着,嗯,累到昏迷后我下的单,感谢伟大的物流系统和勤劳的工作人员,它们到的比你醒的早。”

    “为什么是洋桔梗?”方念问他。

    陈忱再一次坦然地、笑眯眯地回答说:“长得顺眼。”

    方念这次笑出了声,他摸了摸花瓣,夸奖道:“确实很漂亮。”

    陈忱策划这个周末的约会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在他把他的omega洗得干干净净塞进被子搂在怀里之后,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第二天该怎么过。他认为这对方念来说可能 只是交往后的一个普通周末,当然,前一晚的坦诚会让今天多一些酸涩甜蜜,但对陈忱自己来说,他觉得这可能是值得纪念的一天。用一个不高明的比喻来说明他的心情,这可能就是升级成功后的第一天,他透露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

    上午他们可以睡一个懒觉,他希望方念晚一点起来,让他有时间准备早餐。中午的时候也许去他们都很喜欢的那家私房菜馆吃个午饭是个好选择,就在那家餐厅里,他突兀地意识到他对方念微弱地占有欲,那可以算的上一个开端吧。下午的话,市立美术馆有一个展览,大前天的晚上他们路过海报时,方念多看了一眼。自从发现方念的小爱好,陈忱也对这方面的信息更多留意了起来。

    他在吃早餐的时候把今天的计划说给方念听,现在他们正坐在那家私厨里等着主厨先生安排午餐,方念跟陈忱说:“展览你有兴趣吗?不用特地陪我……”

    他话没说完,陈忱就抬手打断了他,“我很震惊,你眼里的我到底是什么形象?欣赏美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兴趣的吧?再说,为什么不用特地陪你?不陪你我该陪谁?”

    方念被他堵得哑口无言,但留在脸上的全是笑意,甜得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菜品依旧小量而好味,方念赞叹着家常菜也能做出高级口感的好手艺,陈忱却起了点学厨的小心思。不用成为一个什么都会做的家庭煮夫,但能够露一手,甚至会做一道很震撼的菜品讨好方念,这听起来是个好主意。

    市立美术馆离这家私厨恰好不远,方念提议走过去,陈忱当然不会反对,牵着方念的手走在路上,甚是坦然。

    午后阳光正好,晒得人暖融融的,步行让方念的脸上染上一层薄红,看起来乖巧又可口。陈忱扭头看着他笑,多看了一眼,笑容却迅速在脸上消失了。

    方念目睹了陈忱表情的变化,顺势回头朝着他看的方向看去,顿时理解了陈忱的表情。路边停着一辆车,有人在靠着人行道的那一侧拉拉扯扯,虽然隔着一条小路,但一眼就能看出被控制着想要挣脱的人是秦珏,那么不用说也大概能猜到,另一位是秦佩。

    “要去……帮他一下吗?”方念觉得自己问得很平静,声音里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他甚至在陈忱低头看他的时候也保持了冷静克制的表情,但陈忱说出“不管他”的时候,他还是难以掩盖心里的一丝窃喜。

    然而,终究只是一丝窃喜而已,街对面的场面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路上隐隐有其他行人在注视着这两个人,秦珏大约也是顾及脸面,没有大声呼救,但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大。

    “去帮他一下吧……”方念说,“真的出事了,陈女士会不高兴吧?”

    陈忱短暂思考了片刻,接受

    分卷阅读38

    -

    分卷阅读3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