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1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1

    风暴的“序章”。

    晚上下班的时候,方念比陈忱先走,陈忱有一场有时差的会议需要参加,他不愿意把工作带回家,所以宁愿留在办公室里加班。方念本来想陪他,但陈忱舍不得他加班,就哄他:“有你的办公室,我心思要飘走一半,影响效率。”明知道是情话,方念还是被他唬得脸红,又忍不住还嘴:“那你当初不调走我,是不是每天都不要好好工作了?”

    陈忱就笑:“好了,你先回家做饭嘛,回家可以先吃饭再吃你呀!”

    进来通知陈忱会议时间的许安小姐正好听到这句,被狗粮迎面泼了一脸,气得脸都要变形了还要维持办公室礼仪,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方念这下子是逃也似的溜出了陈忱的办公室,一边在心里默念菜谱一边偷偷拿手背抹了抹脸,稍微有点点烫。

    下班路上经过超市,有不错的牛排,方念买了一些,打算做给陈忱吃。他不是很饿,所以想等同居人回来一起吃饭,把肉抹上海盐和黑胡椒放在一边就扭头去做别的事了,等到他觉得肚子饿再看时间,发现已经过了9点。方念有点奇怪为什么陈忱这么晚还没回来,据他所知会议不需要耗时这么久,但他又担心贸然联系真的会影响陈忱工作,因而折中选择,联系了许安。

    许小姐一开始还调戏他一句,一听说陈总还没回家,马上收了轻飘飘的态度,很认真地说:“他7点半就离开办公室了,我稍微整理了一下纪要,8点半不到走的。”没道理要打车的许小姐都到家了,自己开车的陈先生还没到,不过后半句许小姐没说。

    方念一边谢谢她,一边挂了电话,心里觉得有点奇怪,转手拨通恋人的电话,结果没人接。无人接听的电话引发了各种关于意外的不好猜测,方念自己吓自己又自己安慰自己,然后赶快拨通了第二遍,第二遍被按掉了。这下子他心里有点没底了,有人按掉电话说明不是什么意外,不过陈忱去哪了?不方便通话吗?方念捏着手机坐在客厅里不上不下,顿时不知道该继续联系陈忱还是就安静等着比较好。

    这一呆,呆了有一个多小时,手机一震才把他震回了神,低头一看屏幕,他来了精神。陈忱回了信息。

    【我爸爸回国了,把我拖回了别墅这边,我晚点回去。抱歉,刚才在说话,没看到手机,你早点休息吧,我可能回来比较晚,不用等我。】

    陈忱的父亲陈明远先生对方念来说也不是全然的陌生人,甚至可以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比起周女士那种虽然跳得高但杀伤力很小的宠物气质,陈明远先生才是真正有着食肉动物般犀利气场的人。方念知道他和陈忱的关系到这一步,无论如何都免不了要面对陈明远先生,但他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给陈忱回信息时他说:好的,你晚上开车小心。但其实方念心里已经开始七上八下的打鼓了。陈明远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突然归国,连夜把陈忱召回去到底要说什么?怎么乐观看待,方念都无法说服自己这会事好事情。

    事实上,他的预感是正确的,陈忱和他失联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陈忱作为一个成年人会被迫和他失联,但细想一下短暂接触时陈明远和周云慧表现出的性格特征,方念也觉得这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事。

    陈忱3天没有上班,许安似乎是接收到了陈明远给到的信息,这三天来看到方念都有些欲言又止的表情,不过到底没说什么。她捧着陈家的饭碗,私下可以关心方念,但在办公室里也不能议论老板的家事。

    方念一再告诉自己陈忱完全有能力解决这一切,他像陈忱希望的那样好好照顾好自己就是最大的帮助了,结果他却连这都做不到。明明独立生活能力那么强,从前什么都能靠自己,短短三天却跟骨头被人抽掉了一样,做什么都没有章法。做饭会烫到手、出门忘记带钥匙、回家又浑浑噩噩,睡觉也不踏实。床不大,但少了一个人他就觉得空。

    不得已,这种时候终于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李曼曼。

    李曼曼下了班匆匆赶来,给他做饭吃,又帮他打扫了一下凌乱的房间,这才落座,细细地询问他。

    “怎么回事?”

    方念张了张嘴,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他瞒了陈忱一些事,也有一些往事是没有对李曼曼说过的,混在一起,叫他有点难开口解释他和陈家复杂的关系,只好简单地归结为:“陈先生的父母非常不喜欢我,坚持希望我们分开。他爸爸从国外回来,陈忱已经和我失联3天了。”

    “嚯!”李曼曼吃惊地睁大了本来就不小的眼睛,做出了夸张的表情,“天哪,梦回1820年?父母干涉婚姻?软禁儿子?这个故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第46章

    这个故事哪里都不对,但是对故事里的人来说,斥责剧本荒唐也无法改变这处境。方念只能苦笑。

    “曼曼,我很喜欢他,真的很喜欢。”

    李曼曼捏着手里的抱枕角,挣扎了很久才说:“特殊基因带给你们的影响到底是怎么样的?明明只是长久无望的单恋,到底是怎么坚持的?”

    方念心烦意乱,错过了李曼曼的话里有话,倒是被李曼曼的一问给带进了回忆的旋涡。

    是特殊基因带来的吸引吗?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方念想,那么换一个人也是一样的,只要是相合度高的alpha都可以,真正能让让人陷入长久而无望的恋情中的,难道不是人心吗?更何况……

    “也并不是没有希望啊,他很好,无论是作为一个合格的alpha还是一个合格的伴侣,他都很好。他确实是因为标记了我,加上略有好感,所以才决定和我慢慢发展,但他做决定的时候是认真的,为自己的决定负责的时候也是认真的。人心非石,这段时间相处,感情怎么会没有变化?他同样付出了真心,所以不是没有希望的单恋,他很好……”

    方念说的动情,李曼曼感同身受。他们没有血缘,但好像也能感受到那种血脉相连的羁绊,能微妙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

    “如果这不是没有希望的单恋,如果他也付出了真心,那么他付出的真心足够你和他一起面对他家里这些莫名其妙的压力吗?”李曼曼问他,“我可是知道你的,被欺负了也会默默忍耐的性格,你真的受得了他那对父母吗?听起来就很难相处。”

    何止难相处啊,方念想,简直是集刻薄、自私、冷漠、高高在上于一体,好像所有美好阳光的品质都被萃取出来集中在了陈忱身上一样。

    他无法回答李曼曼的问题,因为在事情发生之前,谁也无法断言结局会如何,此时此刻,要让他就此放弃那也未免太小看他了。

    分卷阅读41

    -

    分卷阅读41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