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7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7

    却浑然不觉。

    兜头的水倒是把他浇醒了,方念站在门口看了看天色,拿出手机写了请假邮件,扭头又回了家。

    他没办法工作,不,不仅仅是工作,甚至无法思考。

    当然不相信秦珏说的话,但他也不能理解秦珏这样做的理由,心里硬生生被塞进了一团乱麻,方念却连线头都摸不到。

    手机一直捏在手里,陈忱的电话随时都可以拨出去,他相信他的恋人会马上接起电话,然后安抚他的不安和疑惑,但方念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把这通电话打出去。

    他设想着怎么去询问,开口第一句话难道就说:秦珏怀孕了,他说孩子是你的吗?他好像,说不出来……

    这样一想,难免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软弱,是不敢问还是害怕问出来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说相信他吗?

    方念扪心自问,连自己的心都说不出这些答案。

    方念觉得有些烦,随手把手机丢开,结果手机落到沙发上,嗡嗡地震了起来。

    他拿回来一看,心里一跳,是陈忱的电话。

    照往常他当然是立刻就接了,今天却捏在手里发呆,半天不知道动作,等到想起来要接,陈忱已经挂断了。方念看着未接来电继续发呆,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回拨,还没做好决定,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他终于接了起来,陈忱的声音稳稳地传过来:“刚才在干吗?怎么不接我电话?”

    方念有点恍惚,记忆中从来只有陈忱这样问他,他却是不会这么问陈忱的,并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没有,刚才在洗手间,手机没在身边。”随口撒了个小谎,方念也顺势调整一下情绪,免得被陈忱听出异常。

    陈忱却没追究这个,而是问他:“怎么没去上班?身体不适?”

    方念这才想起来他的请假邮件是要抄送陈忱的,赶忙解释:

    “起床之后头很痛,浑身没力气,索性请个假休息一下,否则这个状态也没什么效率。”

    这倒也不全是假话,他现在的确感觉到了头痛,只想缩起来先好好睡一觉再说。

    陈忱软了声音哄他:“昨晚着凉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方念疲倦地应付着,告诉陈忱说:“我没事,可能就是犯懒了。”

    但陈忱还是忧心忡忡,因为他没办法马上赶到方念身边。

    “抱歉,我妈今天去医院复查,我暂时没办法回去陪你,等下我给你带午饭回来。”

    方念被他哄得心软,但又格外矛盾,只好无力地劝说:“没事,你先照顾你妈妈吧,我没生病,真的。”

    陈忱笑了一下,但没有挂断电话,反而似乎是换了个地方,背景音安静了不少。

    “我在等她的检查报告,等得心都燥了。明明是她拿手机砸我,自己没站稳撞到了头,搞得倒好像是我大大地忤逆,似乎是我动手似的。”

    陈忱在抱怨,听起来像个任性的孩子,方念心里再烦躁也忍不住笑了笑,对着他轻声细语地说:“她是你妈妈,你和她争执导致她受伤了,别人怪你也是没办法的事。”

    陈忱似乎发出了一声不太高兴的鼻音,方念听不太清,但心里还是觉得软软的。他的陈先生说:“别人都可以怪我,你不行,就是为了你才和她争的。”

    “为了我啊?”方念轻轻地说,“可是争执好像更加没有用啊……”

    他的陈先生平时是那么精明能干,却在这事情上糊涂了。争执或者退让,周女士陷在自己固有的看法里,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地走出来,有什么用呢?就像秦珏说的那样,周云慧就是不喜欢他而已,其实,她也没错,不是吗?方念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淡了,眉头也跟着皱得更紧。

    陈忱隔着电话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声音的情绪却瞒不住。他也收了笑意,认真地解释:“我这样倒确实是让你以后难做了,不过终究是他们太过分,我打算尽早送他们出国,以后少和他们接触就好。毕竟是我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你没有义务忍受他们的刁难。”

    方念心口发酸,酸得眼睛都要涨了。他的陈先生那么好,他怎么可能去相信秦珏说的事呢?他不会信的,所以他决定不去问。

    “……对了,秦珏会跟你父母一起出国吗?”他忍过了一波爆炸般的情绪,平稳了声音,换了个话题。如果秦珏希望让他滚蛋,他凭什么不能希望秦珏早点离开?

    “他啊,”陈忱说,“这几天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倒是我爸刚回来那几天还活泼一些,大约也是要走了,也舍不得吧。”

    “他……不想走吗?不是他提出要留学的吗?”方念微微坐直了身体,对这个问题分外关切。

    陈忱却不知道方念在想什么,随口答道:“谁知道他呢,秦家到底还是有几分家底的,他一走就全是他哥哥的了,可能也有几分不甘心吧。”

    方念心里一动,似乎觉得抓到了什么。

    第53章

    “你等会儿过来吗?”他问陈忱,“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嗯?什么?”陈忱开着玩笑,“说什么?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没错,方念顿了一下,还说:“我信誉这么差吗?”

    陈忱笑了。

    “等我回来再说,检查应该快结束了,我去听一下医生怎么讲,你休息一下吧 。”

    挂了电话,方念换回了睡衣,躲进卧室却并不是真的想睡觉,但他卧在床上没多久,居然慢慢闭上了眼睛。

    被陈忱吻醒的时候,方念很是迷茫了一会儿,迷瞪瞪的。陈忱喜欢他这个不设防的表情,一弯腰把人抱了起来,卷着被子一道搂在怀里。

    方念这才彻底清醒,扭了扭,挣脱不开,还被陈忱威胁:“别动了,忍不住。”

    他脸上微红,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还是陈忱提醒了他。

    “要告诉我什么事?现在说还是吃完饭说?”

    提及这件事,方念脸上的笑意便淡了,隐隐露出点愁绪。

    面对面不比通电话,陈忱看到他的表情,顿觉事情好像并不轻松,赶在方念开口前在心里寻思了一遍,但摸不着头脑,只好继续追问:“怎么脸色不好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念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委婉而又巧妙的表达方式,他在陈忱的耐心等待中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直白白地平铺直叙。

    “秦珏来找我,说他怀孕了。”

    “关你什么事?”陈忱脸色发青,被方念一句话气着了,气秦珏。

    “不关我的事,但他言下之意,孩子是你的。”

    方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的,说完觉得舌头都发麻,好像嘴里吐出来的不是字句,是毒药一样。

    显然

    分卷阅读47

    -

    分卷阅读4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