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8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8

    陈忱也是这么觉得。方念隔着被子都觉得陈忱的手臂僵直,肌肉一块块鼓起来,整个人都绷紧了。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陈忱的表情,半天才听到陈忱硬邦邦地说:“笑话,他疯了吗?”

    秦珏应该是没疯,方念想,相反,对方显然有备而来而且很有目的性,虽然并不能完全确定他的目的是什么。

    “你怎么想?”他没说话,陈忱难得有些紧张,急切地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老实说,方念觉得自己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出来,但他觉得照实说,陈忱会觉得很为难。

    “我也觉得荒唐,所以才会跟你直说。”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直说他一定相信陈忱,虽然他是这么跟秦珏还有她自己说的。

    陈忱手臂使力,搂紧了方念,眉头皱得死紧,没说话。

    “在想什么?”方念被他拘得有些难受,心里也郁郁得,为了转移注意力,主动和陈忱搭话。

    陈忱才像被惊醒似得松了松手,让方念坐了起来。

    “我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陈忱的脸色越发难看,提及秦珏,态度十分不好,“不想走吗?”

    “那也不至于用这种容易拆穿的手段……”方念软软地顶了一句。

    陈忱一怔,定睛和方念对视:“我不信他真的怀孕了,更别说和我有关系。”

    实话实说,方念听到陈忱这样的表态,终究是高兴的,神情柔软了下来。

    陈忱却冷静不下来了,一整个下午情绪都很不稳定。alpha生来情绪更加敏感而不稳定,陈忱最近遇到的事情又如同海浪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冲刷得他再好的定力也不稳了,到今天,秦珏这造谣造得好像往他眼睛里扎针,实在是忍不了了,所以没等到吃晚饭他就起身要走。

    方念有点舍不得,问他:“要走吗?”

    陈忱拿着外套站在客厅里,脸色略显疲倦。

    “如鲠在喉,想到就心里窝火,我还是先处理了这件事吧,否则晚上都睡不着。”

    这一点方念倒是感同身受,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秦珏说的话、做的事如同脖子里落着的碎头发,未必有害但让人浑身都难受,还不太容易清理干净。

    而陈忱坚持的理由还不止这样。

    “而且我觉得虽然我很肯定和我无关,你说相信我也是真心的,但如果不把事情弄清楚,你心里总是不开心的。”

    方念急急想要争辩,陈忱却止住了他。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你不开心,特别是还是因为我而不开心。”

    方念被他点着嘴唇说不出话,犹豫了一下,伸手抱住了陈忱。

    “是不是我说我没多想你也不相信?”

    陈忱伸手搂住他,轻轻地笑,半天之后“嗯”了一声。

    “你就是喜欢有话不直接说,我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也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没去上班吧?你说我信不信?”

    方念无话可说,埋在陈忱怀里,alpha的信息素味道包裹着他就会让他安心,他不出声,也不肯放手,好半天才轻声地说:“好喜欢你……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只喜欢你一个人。”

    陈忱被他说得心都要化成水了,抱着人哄:“那我真是太荣幸了,这份殊荣,我一定好好保管,我也喜欢我们念念,乖。”

    不得不说,被陈忱好好安抚对方念来说是很有效果的,陈忱走之后,他心情比上午平静了很多,还颇费心思地做了一顿一个人的晚餐。

    饭后,方念把昨晚连夜刻好的纸雕一层层组装了起来,并且连上了电源,通电之后,这副刻在他心里的剪影在他眼前散发出温柔的暖光,照得他心热。他顺手拍了一张照片发给陈忱,说:送给你。

    手机片刻后震了一下,方念按亮屏幕,一行字扎进了眼睛里。

    陈忱回答他说:秦珏真的怀孕了。

    第54章

    方念迟疑了一下,立刻拿起手机给陈忱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没打通,但很快陈忱给他回拨了过来。

    他的声音有些疲惫,刚接通,不等方念问就主动把现状说给方念听。

    “给秦珏做了血检,确实怀孕了。他完全拒绝和我沟通,问他什么都不说。”难得也有陈忱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但事实上,秦珏这样处理确实有点道理,他拿捏了陈忱并不想主动把事情闹大的心态,又仗着陈忱是个文明人,不会对他做什么,所以消极应对,非暴力不抵抗,搞得陈忱无从下手。

    然而,更令陈忱感觉到棘手的是听了这些话的方念也开始沉默以对。

    他不得不追问了一句:“念念,你在想什么?”

    方念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还是很相信陈忱的,但是理智好像和感情谈不拢,实话实说就是,他现在心里像塞了块铁,又沉又冷,还让人直犯恶心。

    陈忱多问了几句,方念还是不开口,他也就不再追着问了,两个人都沉默着,好在谁也没挂断。

    “……你今晚还过来吗?”安静良久,方念换了一个无关的问题。他不是不想处理秦珏带来的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而是已经失去了章法。心里隐隐有一个毫无理智、歇斯底里的人格在跃跃欲出,但这不是方念,不是这个一直很懂得体谅人、很和顺温柔的方念,所以他只能牢牢锁住心里的那把锁,假装看不到,假装自己不在意。

    陈忱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反而发问:“你想我过去吗?”他吃不准方念到底心情如何,既害怕刺激到方念又实在想要和方念待在一起,只好把主动权交给对方,问方念到底怎么想。

    方念怎么想呢?他沉默半晌,把电话挂了。

    这一晚注定无眠,方念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秦珏拿得出的只有一张照片,怀孕虽然是事实,可是说是能和陈忱扯上关系就太牵强了。无论是从陈忱的人品来说,还是秦珏显然极富目的性的态度来说,他都应该相信这是一个谎言,而且还是个拙劣蹩脚的谎言。

    然而人心难测,有时候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在他一遍一遍给自己洗脑的同时,心底另一个声音却悄悄地说着截然不同的意见,虽然很轻很轻,可是怎么也忽略不了。

    那个声音说:如果这真的是陈忱的孩子呢?就算是酒后无状,就算秦珏不怀好意,可是只要有一点可能,这是陈忱的孩子呢?

    这个可能像毒草一样纠缠着方念的心,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念头拔除。

    天亮的时候,方念终于有些迷糊了,然而还未睡熟,猛然惊醒,卧室里竟然有人声!

    “念念别怕,是我。”

    他弹坐起来,面色略有惊恐,陈忱赶忙出声安慰他,又把台灯按亮。

    方念这才缓了脸色,缓缓地靠向床头,疲倦地看着陈忱

    分卷阅读48

    -

    分卷阅读4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