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9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49

    ,心疼地说:“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一晚上没睡?”

    陈忱指指方念眼下的淤青,说道:“你不也是?算了,他不肯说,我又不能对他怎么样,看到他也堵心,不如来守着你。”

    方念拉着被子靠坐在床头,不说话,脸色郁郁,沉郁的心情已经藏不住了。

    陈忱脱了外套,坐到他身边,隔着被子捏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说:“不论你在想什么,我希望你都不要继续想了。秦珏如果坚称孩子是我的,请他拿出证据,否则,他的话你一句也不要听。”

    陈忱说的没错,可还是那句话,想法和念头又怎么控制呢?

    方念垂着眼睛,盯着陈忱的手看,吞吞吐吐地说:“如果……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一个孩子?”

    陈忱皱紧了眉,声音略微严厉了起来。

    “什么意思?”

    方念还是不看他,低垂着眼睛,倒也不说话了。

    其实陈忱未必不懂他的想法,但他没想到方念会在这种时候、在这种问题上钻牛角尖。

    “方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最好别说出来,”陈忱整个人都坐正了,眉头微皱,一双颜色略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方念,顿时散出些许压力,“你最好想都不要这样想。别说这个孩子跟我没关系,就算有也是不被期待的。特殊基因已经是像诅咒一样的枷锁了,你还要屈服在奇怪的繁殖欲望之下吗?有没有孩子很重要?”

    方念素来不擅长遇人争辩,更不要说面对陈忱了,但这个晚上如此反常,也许是失眠和惊醒让他失去了自制力,又或者疲倦放大了他的焦躁,他难得顶了陈忱一句:“是吗?也许我就是一个不被期待的小孩。”

    “方念,你怎么!”陈忱都要忍不住说重话了,到底住了口。

    方念没有错,无论是因为孤儿的身份而敏感,还是因为没有生育能力而自卑,又或者在感情中没有安全感而感觉动摇,这都不是方念的错。爱一个人注定要包容他的缺点,才只能拥有他的美好,他喜欢方念的甜软乖巧,喜欢方念的温柔体贴,感激着这么多年来方念无望但坚持的守候,就不该因为这些优点的反面特质而指责方念。

    “算了,”陈忱叹了一口气,“随你怎么想,等我把秦珏搞定了再来好好和你搞脑子,我真是不信不能把你宠坏了!”

    豪言壮语言犹在耳,陈忱怎么也没想到,抱着自己的omega睡了一觉,醒来却怀里空空如也,没了人影。

    第55章

    最开始,陈忱以为方念只是上班去了,结果按开手机先收到了的年假申请。这些年来任劳任怨的方特助攒下来快1个月的长假,一口气全请了。陈忱看着邮件开始预感不好,急忙起床,第一个就给李曼曼打电话。

    李曼曼接通电话后的声音听起来好像随时随地要昏迷。她说:“我刚工作了24个小时,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请晚上再找我吧。”

    陈忱苦笑:“如果没有急事我又怎么会打给你?方念找过你吗?”

    事关方念,像个开关一样按开了李曼曼的电源,她马上清醒了过来,追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要找我?”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甚至陈忱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应付道:“大约是和我闹别扭了,没有吵架,但是一早起来人都不见了,请了1个月的假,我不知道他能去哪,先来问问你。如果他来找你,麻烦请转告我。”

    “他的证件和行李拿了吗?”比起关心则乱的陈忱,李曼曼倒冷静多了。

    陈忱听她这么说,也顾不得冒犯了,衣橱一拉先看行李箱,果然少了一个,再去书房翻找方念的抽屉,身份证件全都没有了。陈忱心里一凉,坐在书房里长长叹了口气。

    “全拿了?”李曼曼听着那边的动静没了,陈忱却半天不出声,只好自己追问。

    陈忱轻轻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他虽然是个omega,但到底是个成年男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不过他选择一个人离开总有理由,你手忙脚乱也没用。”

    李曼曼的话不无道理,但是陈忱现在怎么可能听得进这个?满心烦躁,勉强礼貌地挂断电话,一扭头看到方念放在书桌上的那个光影纸雕,心里难受极了。扪心自问,他也觉得心里不好受,相比对方念的折磨就更甚了,方念选择一逃了之,他能理解,但能理解不代表能体谅啊,心火烧得他胸口痛,陈忱忍不住做了几个深呼吸稳定情绪。

    李曼曼挂了电话,一扭头看着窝在自家沙发上的方念,狠狠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有什么出息?这就要跑?”

    方念整个人气息都是轻软的,好像活力都被抽光了,听到李曼曼训斥他,也只是掀了掀眼皮,翻了个身,背对着李曼曼不理人。

    李曼曼是个急性子,怎么受得了这个,气得忘了自己工作了24个小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又把方念翻了过来。

    “诶,我问你话呢!你们俩到底怎么了?你来睡我的沙发,还要我帮你骗你男人,然后你还什么都不告诉我?说得过去吗?”

    “是你说出了事情要来找你的,我们是兄妹。”李曼曼喉咙再响,方念也是不怕的,一句话就把妹妹堵回去了,憋得李曼曼脸都发青了。

    ”方念,”她插着腰咆哮道,“我跟你兄妹情深,你就这么对我?我看你也不像有什么大事的样子,还懂得气我,你这么有本事躲到我家里来干什么?怎么不去和你的alpha先生吵架?”

    这句话戳心戳肺的,方念把脸又往抱枕里埋了埋,眼神无光地说:“就是不想和他吵啊……”

    “嚯,”李曼曼大奇,“就你这么些年来把他当阳光、当雨露,当作唯一的神话,这崇拜加爱慕的深厚复杂感情,到了你想和他吵架的地步,他做了什么?他出轨啊?”

    “李曼曼!”方念终于忍不住了,“说了是不想吵架!你没完了是吗?你不要睡觉啦?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李曼曼从来不怕他的虚张声势,知道方念就是个纸老虎,但确实是困得眼皮打架了,看方念那个萎靡的样子也可怜,终于良心发现,打算暂时放过方念。

    “你等我睡醒了再说。”她撂下狠话进了自己的卧室,留方念一个人在客厅里恍恍惚惚。

    李曼曼帮着方念撒了一个谎,她安心去睡觉了,却让陈忱一整天心都像悬在半空一样没有着落。

    陈忱知道自己本应该去工作,但生怕一进办公室满脑子就都是家里那位不知所踪的omega,赌气之下叫他爸回来顶班,驱车又回了别墅,一腔不忿,统统准备倾泻给罪魁祸首。

    陈先生的思路和目的也很明确,解决了秦珏惹出来的事端才是解

    分卷阅读49

    -

    分卷阅读4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